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親王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親王

四千三百萬金幣,可不是四千三百金幣,一個金幣就夠一個普通人家好吃好喝過生活一個月了,四千三百萬金幣買金度王國的煉金巨艦都能買個四五艘了.而那位大貴族,卻是眉頭都不皺一下,財大氣粗的說道:"行,就這個價格,把東西給我拿來."

"等等!我先要買的,憑什麼賣給他!"見海神柱這就要被賣掉了,安吉拉諾可急了,那東西可是自己將來在海上的生命保證啊.何況,本來是自己要買的,憑什麼那鯰魚怪就要賣給別人.至于說四千三百萬金幣這個價格,他就直接忽略掉了,反正最後是林立付帳.

"你搗什麼亂呢,錢不是給你了嗎,你怎麼還賴著不走!"鯰魚頭老板雖然在罵著安吉拉諾,但是眼睛卻不住的往林立和康納里斯那邊瞟.

而那位要買海神柱的大貴族,卻是咧著嘴樂了,看著安吉拉諾,說道:"喂,那個小丑,你還想買海神柱啊.你聽清楚了,是四千三百萬金幣,不是四千三百金幣,你買的起嗎.再說了,你要是現在能拿出四千三百個金幣,我都把那海神柱讓給你,你拿得出來嗎!"一邊說著一邊把晶卡給那鯰魚頭老板遞了過去.

"瞧不起人?小心我拿錢砸死你!"安吉拉諾本來也不是個好脾氣的人,聽到又有人叫自己小丑,自然是半點也不想和這人客氣.

"喲,拿錢砸死我?我倒要看看,這金度王國還有誰能拿錢砸死我溫森特!"那大貴族一聽安吉拉諾的話,頓時咧著嘴大笑起來,臉上更是滿臉的傲然之色.

溫森特?林立突然感覺,這名字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可是他想了一下,自己認識的人里邊,似乎也沒有叫溫森特的.

鯰魚頭老板不再去理安吉拉諾,接過那大貴族手中的晶卡後,就緊接著開始轉帳.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操作了兩下之後,鯰魚頭老板卻停了下來,苦著臉對那大貴族溫森特說道:"這位大人,您的晶卡中,錢不夠."

"什麼!怎麼可能?"溫森特一把搶過來晶卡,看了又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該死,我剛剛想起來,上午剛付了珊瑚商會的貨款.這樣,那個海神柱,你給我留三天,聽到沒有,三天之後我過來拿.四千三百萬金幣,一個子也不會少給你."

"這個,大人,我就是個做生意的,哪有生意來了不做的.況且來這里的人都是什麼身份,我一個小商人怎麼惹的起."鯰魚頭老板滿臉苦相的說道,好像下一刻就會有個惹不起的人來買海神柱一樣.

"那我不管,我告訴你,四千三百萬金幣,你要是能賣得高這個價格,我認栽."溫森特抖著臉上的肥肉,蘿蔔一樣粗的手指指著鯰魚頭老板,惡狠狠的說道:"你要是比這價格低出手,別怪我讓你這商鋪開不下去!"

林立在旁邊聽到這里,已經不僅僅是覺得溫森特的名字耳熟了,對他們兩人這一唱一和的表演也感覺有些熟悉.雖然想不起溫森特是什麼人,不過眼前這一幕,不正是為了抬高價格做的戲嗎.不過有一點,林立想不明白,他們怎麼就能確定,自己掏得起那四千三百多萬金幣呢,那對于任何一個勢力可都是一筆巨款啊.

正在林立暗自琢磨的時候,卻從商鋪外面又走進兩個人來,一邊從人群後邊走進來,一邊說道:"哈吉,今天你這里怎麼這麼熱鬧啊,這海市還沒有到日子呢,你這生意就這麼紅火啊."

那鯰魚頭老板一見進來的兩人,臉上的表情頓時一變,也顧不得去和安吉拉諾計較了,幾步迎上前去,說道:"唐納德大師,托利親王,您兩位今天想看點什麼啊."

原來,走進商鋪的兩人,正是洛丹倫王國這次派來的使者,一位是洛丹倫王國的宮廷法師唐納德,另一位則是洛丹倫王國的托利親王.

他們來這里,一方面是應邀參與金度王國的立國慶曲,另一方面自然就是為了這彙聚天下珍寶的海市了.

而且真要說起來,唐納德和托利親王,可要比林立來這海市的次數更多.畢竟,林立先是去詛咒之島,回來後又閉門鑽研那神匠級魔紋,這才剛剛開始認真的逛海市.而唐納德和托利親王,卻沒有那麼多事情要忙,除了和金度王國的貴族們應酬之外,那就是逛海市了.

這家商鋪的鯰魚頭老板,顯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唐納德和托利親王,一上來就叫出了兩人的名字,而且態度顯得極為熱情.

"原來是托利親王啊.一直想去拜訪,可惜沒有機會,這回既然遇到了,看上什麼中意的東西盡管開口,都算在我的帳上."那大貴族溫森特還真是不差錢,自己剛要花兩千多萬金幣給城堡買個裝飾品,這就又要請客給托利親王和唐納德買東西.

然而,唐納德和托利,卻只是稍稍向溫森特點了點頭,就徑直走到了林立和康納里斯那里.在溫森特和鯰魚頭哈吉詫異的目光中,唐納德和托利顯得格外客氣的對林立說道:"費雷大師,剛剛去使館拜訪,聽說您不在,沒想到在這里能遇到您."

聽到唐納德和托利叫出費雷這個名字,這位財大氣粗的大貴族溫森特,卻是突然間渾身一抖,扭頭向了林立和康納里斯那邊看了過去.這一看不要緊,這位大貴族頓時臉色變得蒼白,臉上的肥肉不由得好像海浪一**的抖動了起來.

鯰魚頭哈吉雖然對唐納德和托利親王的表現有些驚訝,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生意,因此見他們去聊天了,自己便又轉回頭對溫森特說道:"您看,這海神柱,我可最多能給您留三天,而且要是有人比您的價格高,我也不好不賣."

"留什麼留,不要了,不要了,"溫森特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見林立那邊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連忙挪動著肥胖的身軀,逃也似的向著商鋪外面而去.

"哈哈,正好,他不要我要!"安吉拉諾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見那死胖子不和自己爭,立刻高興的叫道.

眼見著溫森特要離開了,可另外幾個人卻沒有問價的意思,這讓哈吉心里有些挫敗,一扭頭看到小丑一樣的安吉拉諾,頓時就忍不住了,怒聲咒罵道:"你這小丑一定要把我生意攪和了才滿意是!走,我們找金度王國的人評理去,我到要看看金度王國是怎麼維持市場秩序的!"說著伸手就要去拉安吉拉諾.

實際上,安吉拉諾要說買什麼便宜東西,也許還真就被當顧客來對待了.可是這家伙,一上來就要那海神柱一身七彩斑斕的滑稽鎧甲,怎麼看都不像是有錢買海神柱的人.現在更是把四千多萬金幣的大生意給攪和了,哈吉心里都恨不得把這小丑的皮扒了,哪里還管什麼和氣生財.

哈吉要拉著安吉拉諾去算帳,而那位大貴族溫森特肥胖的身軀也已經挪到了商鋪門口,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林立那邊傳來.

"溫森特親王你這是著急要去哪里啊."林立終于想起來了之前自己手下那幾個水手被金度王國的人抓起來,理由就是毆打金度王國的親王,而那個金度王國的親王不就是叫溫森特嗎!

只不過,事情到了後來實際上和溫森特已經沒有多大關系了,主要還是禁衛團的事情搞得金度王國下不來台.因此,對于溫森特這個人,林立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這才只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卻沒有立刻想起來.

但是林立沒把溫森特放在心上,不代表別人也是這邊,怎麼這也是金度王國的一位親王呢.結果唐納德隨口一提,倒是給林立提了個醒,一下子想起了這個害自己手下水手被抓起來的親王殿下.

已經走到門口的溫森特親王,本來已經就要走出去了,卻在聽到林立叫破自己身份後,頓時身體僵在那里.而後,他那肥胖的身軀,好像機械一樣僵硬的一點點轉了回來,滿臉帶著尷尬的表情,說道:"原,原來是費雷會長,真是巧啊!"

"呵呵,的確是巧,我還正想著,什麼時候去拜訪一下你,好替我手下那幾個水手,向你道歉呢."林立其實沒想把溫森特怎麼樣,畢竟事情已經算是結束了.而溫森特也是被康托利和德拉諾他們利用了,撈到沒撈到好處不知道,反正是挨了一頓打,爵位還被布拉德洛給免去了.

但是溫森特可不敢那麼想,林立搞出那麼大的事情,金度王國都不敢追究,要是對方真想把自己殺掉,或者卸條胳膊卸條腿的,恐怕自己那位國王侄子是不可能替自己出頭的.不,不是恐怕,而是肯定不會替自己出頭!禁衛團那件事情可是**裸的打臉,布拉德洛都能夠忍下來,自己這個廢物叔叔又怎麼可能讓他替自己出頭呢.

一想到這里,溫森特兩腿就不禁打晃,好像承受不住那肥碩的身軀一樣.同時,他的臉上,也是很快就密布汗珠,好像剛從水里撈起來的一樣,聲音顫抖的說道:"費雷大師,說笑了,那件事情明明是我不對,挨揍也是我活該,害幾位水手大哥受了幾天委屈,應該是我去向您道歉的."

聽到溫森特親王居然這樣低聲下氣的和林立說話,旁邊的鯰魚頭老板哈吉頓時有些目瞪口呆,而聽這意思好像溫森特親王還讓那人手下的水手給揍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金度王國的親王啊,怎麼會被幾個下賤的水手給揍了呢,金度王國就能忍下去?

"是嗎,你是真的要道歉嗎?"林立雖然原本沒打算找這溫森特親王的麻煩,但是對方既然撞到了自己手上,那不收點利息怎麼行呢.

"啊,"溫森特愣了一下,本以為那件事情已經結束了,自己也就是說幾句軟話就行了,沒想到聽對方這意思,好像還真要讓自己出點血啊.

看著發愣的溫森特,林立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絲的冷意,語氣不愉的說道:"怎麼,溫森特親王原來只是說說而已嗎?"

溫森特打了冷戰,立刻回過神來,慌忙說道:"哪里話,費雷會長說笑了,我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向您道歉,就是不知道您能不能給我這個機會."

"嗯,這才看出一點你的誠意,"林立終于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沒有一點客氣的一指那邊的海神柱,說道:"剛才聽你說,你要買那海神柱?正好我的人對那海神柱也有些意思,你說該怎麼辦呢?"

"啊,那,那我不買了,讓給您好."溫森特聽到林立的話,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原來不是讓自己大出血,只是要自己讓出那根海神柱啊.本身自己就是個托而已,又沒打算真的買那破柱子,對方要買就買去好了,自己也沒有什麼損失.

可是,林立既然說了要看溫森特的誠意,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松讓他混過去,當下冷笑說道:"溫森特親王,我買,又怎麼看出你的誠意呢?"

這下,溫森特親王明白了,對方這是要狠宰自己一刀啊!那海神柱可是要四千三百萬金幣,自己這個廢物親王哪里去搞那麼多錢來.別說是四千三百萬金幣,就是四百三十萬金幣也不是自己能拿得出來的,否則自己何苦來給人家當托呢!

一想到自己如果拒絕,會落下什麼樣悲慘的下場,溫森特親王的臉頓時就綠了,鼻涕眼淚也下來了,說道:"費雷會長,我現在連爵位都沒有了,王室也斷了我每月的生活費,只能靠著租出去的幾間商鋪的租金過活,哪里有那麼多錢買那海神柱啊!"

上篇: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哪里來的小丑     下篇: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洛丹倫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