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全部都要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全部都要

在康托利看來,黃昏之塔在輕風平原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地方勢力而已,怎麼可能一下子拿得出那麼多錢.當然,康托利知道林立還有一個身份,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可最高議會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又怎麼可能替他來付這樣龐大的一筆巨款?

那位秘商也是艱難的咽了下口水,有些結巴的說道:"這,這位客人,您是,是說全部都要嗎?"

"沒錯,"林立笑了笑,看著那秘商說道:"不過價格,按照你剛才的報價,要降到十分之一."

什麼!十分之一?那秘商聽清林立的話,險些一口血噴出來.媽的,十分之一的價格,那連成本都不夠啊,這家伙是成心拿老子開玩笑的嗎!

"這位客人,您的這個玩笑,開的可有點大啊.您確定自己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秘商語氣不善的說道.其實換成是誰也是一樣,雖然說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可一下子砍到十分之一,這可讓人看不到一點購買的誠意.

不過林立卻是一點也不著急,掃了一眼那裝滿了幽冥珍珠的盒子,說道:"看來你對這個價格不太滿意,那麼如果再加上一個讓你們安全進出幽冥海的方法呢?"

"什麼!"那秘商本能的就覺得這不可能.為了進入幽冥海探索,他可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也僅僅是在幽冥海的外圍才勉強采到了這些幽冥珍珠.

自從幽冥海形成以來,曾經有無數人想過如何能夠進入其中,探索海洋戰爭中遺失在那里的寶物,可是結果卻往往都成了幽冥海中的亡靈.別說是一般的人了,就算是聖域強者,也無法抵抗幽冥海中那股死亡氣息的侵蝕,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讓人安全進出幽冥海的方法呢.

而旁邊的康托利,就更是忍不住笑出了聲來,說道:"費雷會長在講笑話嗎?恐怕你連幽冥海都沒見過.居然還想拿這個來騙人.你要是有那個本事的話.又何必來找別人買幽冥珍珠,自己去采不就好了!"

康托利是金度王國的人,對幽冥海的情況自然也不陌生,就連他的老師光照會聖主都沒辦法深入幽冥海,打死他也不相信林立會有辦法讓人安全進出幽冥海.而且就像他說的那樣,可是有人真的能把幽冥海當成自家後花園,那又何必拿出來告訴別人呢,那幽冥海中的所以資源不都是他自己的了嗎.

然而面對質疑,林立卻好像毫無感覺一樣.依然對那秘商說道:"怎麼樣,這個交易,你做不做."

看到林立這樣的態度,那位秘商也不禁有些動搖了.尤其是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位聖域強者,而且也聽過林立在金度王國的光榮事跡,這就讓他不能不考慮這件事情的可能xing了.如果真的能夠安全出入幽冥海,那他能夠從中獲得的好處可就太大了.要知道那曾經的豐饒之海中可不只是有幽冥珍珠.

"您.是在說真的嗎?"在問這句話的時候,那位秘商自己都感覺自己是在犯傻,可是出于一個商人的本xing,又讓他不希望真的錯過這樣的機會,哪怕這個機會似乎相當的荒誕.

林立點了點頭,毫不在意的說道:"方法很簡單,我現在告訴你也無妨,只要一些冥仆祝福藥劑.就完全可以讓人不被死亡氣息侵蝕.至于冥仆祝福藥劑,雖然是比較冷門的藥劑,不過也不是沒有藥劑師能配制."

"冥仆祝福藥劑?我只聽過光明祝福,黑暗祝福,元素祝福這些藥劑,還真沒聽過什麼冥仆祝福藥劑.就算是有,恐怕也應該說是詛咒.詛咒生靈成為亡靈嗎?"聽到林立所謂的辦法,居然是用到這樣一種奇怪的藥劑,康托利忍不住滿臉不屑的嘲諷道.

那位秘商也是不解的看著林立,只是沒有像康托利那樣直接質疑,而是等待著林立近一步的解釋.

"冥仆祝福藥劑,只是暫時將使用者轉化為亡靈形態,而使用者既然變成了亡靈生物,自然不用再被死亡氣息侵蝕.而當使用者暴露在陽光下,或者周圍沒足夠的死亡氣息之後,冥仆祝福藥劑的力量,也會很快被陽光消融,讓使用者重新恢複為生靈."林立看都沒看康托利一眼,簡單的把冥仆祝福藥劑的作用說了一下.

這樣的作用,如果說放在純正的亡靈生物身上,頂多就是小幅的提升亡靈生物的實力,還真是相當雞肋的作用.而用在生靈的身上,也就是讓生靈暫時擁有亡靈生物的氣息,實際上卻並不能真的變成亡靈生物.比如說,亡靈生物只要靈魂之火不滅就不會死,可是生靈就算擁有亡靈生物的氣息,致命部位受創也一樣會死,畢竟只是氣息發生變化.

因此,盡管冥仆祝福藥劑的級別不高,也不需要多麼珍貴的草藥,卻也並不受人們的歡迎.事實證明,沒有市場需求東西,就注定是要被淘汰的,冥仆祝福藥劑被發明出來後不久,就徹底的被人們遺忘了.

"真的有這樣的藥劑嗎?"那位秘商有些不太相信,一方面是自己的確從來沒聽說過這種藥劑,另一方面則是感覺解決辦法簡單得有些不真實.

當然,如果真的能夠這麼解決進出幽冥海的問題,那麼能夠從中獲得的利益,可就遠遠不是這些幽冥珍珠能比的了.所以盡管感到無法相信,可這位秘商還是多少抱了一絲希望,等著林立拿出更有力的證明來.

"你可以試一試,"林立說著將手一翻,一支透明無se的藥劑出現在手中.冥仆祝福藥劑,在黃昏之塔是用來給新的死亡騎士們使用的.

那些被天譴騎士陸續召喚來的死亡騎士,往往開始的實力遠遠不足以派上用場,因此需要盡快的把實力提升起來.而冥仆祝福藥劑,除了林立之前說的那點作用之外,用在亡靈生物的身上,還可以加快亡靈生物吸收死亡之力,就好像給亡靈生物的營養液一樣.

只不過對于一般亡靈法師來說,他們又無法得到死亡騎士的效忠,其它低等的亡靈生物都只是消耗品而已.用冥仆祝福藥劑培養亡靈生物實在是有些奢侈.也就只有黃昏之塔.既有死亡騎士,又用得起這種方法.

"開什麼玩笑,怎麼會有那種藥劑!"康托利見林立居然真的拿出一支藥劑,突然想起自己在輕風平原時候的調查,藥劑生意似乎正是黃昏之塔的一項主要生意,心里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難道是真的?秘商半信半疑接過那支藥劑,不過看林立那樣確定的樣子,還是決定試驗一下,免得真的錯過發大財的機會.要試驗當然不必真的去幽冥海.他直接叫人帶來一個奴隸,然後命令那奴隸把冥仆祝福藥劑喝下去.

對于奴隸來說,一切都是屬于主人的,別說是拿來試藥,就是直接讓他自殺,他也沒別的選擇.因此,那奴隸雖然身體在顫抖著,可還是將藥劑瓶拿到了嘴邊.仰頭灌入了口中.接著就緊閉著雙眼等死了.

可是,這個時候,讓那秘商和康托利,以及周圍看熱鬧的眾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隨著那個奴隸喝下冥仆祝福藥劑,那奴隸身上的生靈氣息很快在眾人的感應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完全與亡靈生物沒有兩樣的死亡氣息.但是,那個奴隸的模樣,卻沒任何的變化.完全還是和服用藥劑之前一樣,只是身體周圍多了一層淡淡的黑霧.

"拿著這個!"秘商強壓著心中的激動,將一顆幽冥珍珠拿了出來,遞給給了那個奴隸.幽冥珍珠中蘊含著非常純粹而又強大的死亡氣息,尋常人要是稍一碰觸,就會被那死亡氣息侵蝕成亡靈生物.因此,如果那個奴隸不會被幽冥珍珠的死亡氣息侵蝕的話.那就有極大的可能抵擋住幽冥海那環境中的死亡氣息.

死,死,死,一定會死!康托利也同樣緊張的看著那個奴隸,暗自在心中不斷的祈禱著.他跟上來,是要給林立找別扭的,可不是看林立得意的.可是現在,似乎只有他自己最倒黴,四百萬金幣買了個廢物,而對方卻正在達成目標,想到對方和那秘商完成交易後的得意模樣,那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

而除了康托利之外,那位秘商,還有左右附近幾個攤位的秘商,以及被好奇心吸引過來的圍觀者,也都表現的有些緊張,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如果真的有辦法,能夠讓人不用擔心死亡氣息的侵蝕進出幽冥海,那麼他就幾乎等于把整個幽冥海當成了自家的後家園了.

就在那些人的注視下,那個奴隸終于拿起了主人遞來的幽冥珍珠.幽冥珍珠離開水晶盒後,誰都能夠看到那上邊凝聚的一團濃濃的黑氣,甚至還能看到好像有無數的怨靈在里邊嚎叫掙紮.如果是普通的生靈拿到手里,那黑氣立刻就會向全身蔓延開去,同時那無數的怨靈也會撲出撕碎生靈的靈魂.

可是現在,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卻是讓人無法相信的一幕.幽冥珍珠被那奴隸拿在手中,卻並沒出現人們所預想到的那一幕,幽冥珍珠上的黑氣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樣,沒一絲一毫向奴隸身上蔓延.同時黑氣中的無數怨靈,也只是向著周圍感應到的生靈氣息發出無聲的咆哮,卻偏偏對那奴隸一點也不感興趣.

冥仆祝福藥劑的效果得到了驗證,周圍的眾人頓時都呼吸急促了起來,紛紛上前想要向林立打聽冥仆祝福藥劑的事情,甚至直接就打算和林立合作.

雖然說,在探索幽冥海需要面對的危險中,死亡氣息的侵蝕只是其中之一而已,還有來自幽冥海亡靈海族的威脅.但是,亡靈海族的威脅是有形的,是可以通過其他辦法去應對的,比如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躲等等.

而死亡氣息的侵蝕,卻是無孔不入的,是擋不住躲不過的,是最難對付的.說把幽冥海當後花園也許有些誇張,但是只要解決了死亡氣息的侵蝕,探索幽冥海的難度就等于是降低了一大半.

如此巨大的誘惑之下,周圍的眾人不管地位多高,掌握著多麼龐大的財富,這個時候也有些忍不住心里的yu望了,一個個圍上林立就准備說合作的事情.

看到這情景,那位秘商頓時急了,連忙雙手捧起那盒幽冥珍珠,一邊遞到林立的面前,一邊對周圍眾人說道:"好了,各位不要吵了,這是費雷會長與我的交易,請各位不要影響我們的交易."

"開什麼玩笑,不就是幾顆幽冥珍珠嗎!費雷會長,只要您和我們七海商會合作,你需要多少幽冥珍珠,我們就給您提供多少幽冥珍珠!"一個大腹便便的商人擠入人圈,滿臉堆笑的向林立說道.

"巴迪洛,你打得好主意啊!誰都知道幽冥海中蘊藏著多麼巨大的財富,幽冥珍珠和那一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東西,你居然好意思拿這樣的條件和費雷會長合作."又一位高高瘦瘦的好像竹竿似的的人擠進來,先是不屑的駁斥了巴迪洛,接著臉上表情一變,臉上露出近乎諂媚的笑容對林立說道:"費雷會長,我們塞赫迪倫商會,是非常有誠意希望能夠與您合作的.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談一談合作的事宜."

而等著看林立笑話的康托利,這個時候卻已經被人們擠到了外面,看著那群無比激動的人,心里頓時升起一股強烈的挫敗感.四百萬金幣對他來說,倒也算不上什麼大不了的,關鍵是被自己恨得牙根發癢的仇人給坑了,這可就讓他沒辦法接受了.可是,隔著人群,聽著那些人對仇人的恭維聲,他卻是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上篇: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天價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獵王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