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逆伐聖域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逆伐聖域

黃昏之塔這邊,法師團的副團長多利克,正准備要向祖瑪長老說明白事情緣由,卻被康納里斯一眼給瞪了回去.接著,康納里斯把目光轉向祖瑪那邊,笑著說道:"祖瑪長老,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正好我們也想見識一下,巨鯊族的人究竟有什麼本事,敢說這無盡之海都要聽他們的."

康納里斯雖然曾經是掌控陰謀與詭詐的上古魔神,但是現在卻擁有著強大的完美身軀.他想要踏入聖域境界,除了自己的領悟之外,更需要戰斗的磨煉.因此,康納里斯對于戰斗的態度,已經不再是如從前那樣能避則避,反而是希望有更多的戰斗.

之前跟著林立一起去詛咒之地,遇到的戰斗倒是不少.可那幾場戰斗的層次,並非康納里斯能夠參與的.像光之蛇化身和半神的普爾大祭司,實力都遠遠超過他,根本無法給他太多的磨煉.

好在林立幫忙抓了兩個光翼天使給康納里斯研究,這才算是沒讓他白跑一趟.可是,光翼天使那種生命,是神靈才能夠創造出來的,康納里斯連聖域境界都不到,想要短時間從中領悟些什麼並可不容易.

所以說戰斗的磨煉,對康納里斯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是最有希望踏入聖域境界的方法之一.而現在,這些巨鯊族的人,在康納里斯看來可是相當不錯的對手.

為了踏入聖域境界的希望,他才懶得去考慮會引起什麼後果呢.

在康納里斯心里,得罪了巨鯊族,要如何應付隨之而來的報複甚至戰爭,那都是林立需要考慮的事情.現在,既然林立都不擔心,他康納里斯自然就更不怕惹出什麼事了.

祖瑪長老在兩邊碰壁,嘴里不禁一陣發苦.好在這個時候弟子福克斯湊了上來,把自己從圍觀者那里打聽到的事情,低聲告訴了祖瑪長老.

海洋七大霸主之一的巨鯊族,和最近在金度王國幾乎人盡皆知的黃昏之塔任何一個有點動靜都足以引起人們的關注了,何況這兩個勢力還是針尖麥芒的對上了.所以在這使館的周圍,早就不知道來了多少的圍觀者,自然對整個事情都從頭到尾都知道得很清楚.

聽了福克斯的話,祖瑪長老這才搞明白,巨鯊族的格里納怎麼會突然跑來找黃昏之塔的麻煩.但是知道了原因,反而讓他感覺這事情更為棘手,要是一般的小矛盾也許還能從中說和一下可偏偏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小矛盾小誤會.

為什麼巨鯊族的格里納非要那群海馬族奴隸?祖瑪長老在光照會中地位不低,所以這對其中的原因也是多少有些了解.

巨鯊族從海洋大戰之後,就一直在四處抓捕海馬族奴隸,並且為此可以說是不遺余力.海馬族人的實力,誰都知道根本沒什麼出奇之處,連傳奇境界都極少有能夠達到的.如果巨鯊族只是為了得到苦力,似乎根本沒必要這麼做.

所以,很多關注巨鯊族的勢力,包括光照會在內,對巨鯊族的這種奇怪的行為都有一種猜測.認為巨鯊族這樣不遺余力的抓捕海馬族奴隸很可能是為了曾經的海馬王族的遺產為了得到海馬王族強大的秘密.

盡管有不少勢力,也曾經試著抓捕了一些海馬族奴隸希望能夠從那些海馬族奴隸身上研究出一些什麼.不過研究的結果,卻是讓那些勢力非常失望,海馬族奴隸不能踏入傳奇境界原因好像就和其他種族那些無法踏入傳奇境界的人一樣,就是單純因為天賦太差而已.

只不過,人族和其他的智慧種族,無數人沒能踏入傳奇境界的天賦的同時,也有大量的天才不斷出現.而海馬族,卻好像根本沒有天才這麼一說,如果說不能踏入傳奇境界的人就是廢物的話,那麼海馬族就好像完全是一個廢物種族.

但是,巨鯊族當年在海洋大戰中,是分得了最大一塊蛋糕的勢力,誰也不知道他們手中究竟掌握著什麼樣的秘密,說不定其中就有關于海馬王族的一些秘密,否則又如何解釋他們對海馬族的態度.

因此,不管有沒有秘密,也不管那秘密究竟是什麼,祖瑪長老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讓格里納放棄這群海馬族奴隸很難.

那麼能不能勸說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放棄已經買到手里的海馬族奴隸呢?祖瑪長老想到這里,卻感覺自己腦袋更大了.如果換成是其他人,他也許還有幾分信心,可偏偏林立是個例外.

看看林立來到金度王國之後,都做了些什麼事情!一怒之下廢掉了金度王國第五艦隊,沒過多久又把禁衛團的駐地給夷為了平地,**裸的抽了金度王國兩記耳光,一點面子都不給留.就憑這兩件事情,祖瑪長老就知道,林立絕對不是一個肯輕易讓步的人,尤其是當對方想玩硬的時,那麼林立絕對會比對方還硬.

"黃昏之塔的朋友,不知道能不能請費雷會長出來,我們好好談一談.不過是些奴隸而已,大家沒必要因為這個傷了和氣嘛."祖瑪長老雖然知道事情難辦,卻又無法放任不管,只能是希望自己這張老臉還能有點用處.

"祖瑪長老不用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件事情我就可以替費雷回答.那些海馬族奴隸是他花錢買下的,那就是屬于他的財產,想要那些奴隸,要麼和他有交情,要麼就得有足夠的實力.而這兩樣,我看對面這些魚頭人,恐怕是一樣都不占,所以還是不要想了."康納里斯就是成心要逼巨鯊族的人動手,因此言語中對巨鯊族的輕視**裸顯露無遺.當然,他這也不算自做主張,如果林立真重視巨鯊族的話,也不可能連面都懶得露.既然見都不見巨鯊族的人,那就是說這事情沒什麼可談的,大不了就是手上分個高下.

果然,聽到康納里斯的話,巨鯊族那邊的人頓時就壓抑不住了.四神將之一的索羅兩步越過祖瑪長老,一拳向康納里斯轟了過去,口中怒喝道:"傳奇級別的螻蟻也敢大言不慚,那就讓你看一看我巨鯊族有沒有那個實力!"

康納里斯只是傳奇巔峰的實力而已,這周圍的人幾乎都能看得出來,而巨鯊族四神將之一的索羅,那可是二十七級的聖域強者,兩人之間的差距絕對是天上地下.索羅這一出手,周圍眾人幾乎立刻就猜到了結果,黃昏之塔那個傳奇強者肯定是要被轟得渣都不剩了.

而祖瑪長老就更是被嚇壞了,是看著黃昏之塔的人被轟殺還是自己出手擋下索羅的一擊,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要是黃昏之塔的人被轟殺了,那麼以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的性格,黃昏之塔和巨鯊族之間恐怕是避免不了一場大戰.可是,如果自己動手擋下索羅,那麼以巨鯊族的性格,八成是要把自己和光照會都恨上,那就等于是給光照會平白惹下了一個強敵.

總而言之,祖瑪長老當初在詛咒之地,雖然也見過康納里斯出手對康納里斯的實力有一定的了解卻也不認為康納里斯的實力足夠和索羅這個聖域強者對抗.

事實上索羅這一拳也的確不簡單,力量法則散發出的波動甚至憑空凝聚出了一頭凶悍無比的遠古巨鯊,張著血盆大口就向著康納里斯撲了過去.

盡管考慮到這里是金度王國的地盤,索羅沒使用毀滅性的武技僅僅是將力量凝聚一拳轟出,但是那力量也絕對不是一個傳奇級別的人能夠擋住的.他心里打的主意,就是在一拳轟殺那不知死活的螻蟻後,再將黃昏之塔的使館也轟成碎片,逼那個叫費雷的家伙露面.

"嘿嘿,這家伙是我的!"面對索羅轟過來的一拳,康納里斯臉上不見一絲驚駭,反而露出幾分喜色.他所喊的話,也不是對其他人說的,而是對已經融入空間的諾菲勒所說.好容易有了這麼個對手,他可不希望對方被諾菲勒的暗殺給嚇退了.

諾菲勒雖然平時都冷冰冰的,但並非是不近人情,尤其康納里斯也算是自己人.因此在聽到康納里斯的話後,諾菲勒沒有出手,而是仍然將殺意鎖定在其他巨鯊族人身上.至于說,康納里斯能不能抵擋得了一位聖域強者的攻擊,那就不是他考慮的事情了,就算康納里斯直接被轟殺了,那也純粹是自己找的.

而康納里斯,既然敢和一位聖域強者叫板,自然也是有所依仗的.雖然在等級上,他和巨鯊族的索羅差得十萬八千里,但這具完美身體卻讓他的實力遠超過了一般的傳奇巔峰.

實際上,這完美身體本身就是一具聖域級別的完美身體,大領主奧斯瑞克怎麼可能給自己准備一具傳奇級別的身體呢.只不過,康納里斯到現在,也無法真正發揮完美身體的力量,否則早就踏入聖域境界了.

因此面對聖域強者索羅轟來的一拳,康納里斯連永凍之刃都沒拿出來,直接就同樣的揮拳迎了上去.他這一拳轟出,沒有索羅那樣駭人的氣勢,看上去就好像一個普通人在揮拳一樣.而這落在周圍眾人的眼中,也讓那些人更確定了心中的猜測,眼中所看到的就仿佛是一只螳螂在向著遠古巨獸揮動鐮臂似的.

刹那間,兩個人的拳頭已經是轟在了一起,呈現在眾人眼中的畫面,則是一個相對身軀單薄的人用拳頭頂在了一頭凶悍巨鯊的血盆大口上.按照眾人的想法,接下來將要出現的情景,應該就是那個單薄的身影,被巨鯊一口吞得渣都不剩.可奇怪的是,一秒鍾過去了,兩秒鍾過去了,眾人眼中強弱差距明顯的兩個人,卻好像進入了一種僵持的狀態.

緊接著,更讓人們大跌眼鏡的景象出現了.那力量法則凝聚的巨鯊幻象,從與康納里斯的拳頭接觸的地方,突然間出現了一條條巨大的裂痕,並且快速的向著全身擴散了出去.這時"轟"的一聲巨響傳入眾人耳中,再看那巨鯊幻象居然好像脆弱的氣泡一樣碎裂,大名鼎鼎的巨鯊族四神將之一的索羅,身軀竟然是被轟得倒飛了出去.

就連還在猶豫不決的祖瑪長老,也被驚得大張著嘴久久沒有合攏.傳奇巔峰的實力,居然把聖域強者給轟飛了,黃昏之塔怎麼盡是這種變態的怪物!那個年輕的會長,早早的踏入聖域境界,甚至能夠抗下半神級別的攻擊.那個吸血鬼,打破了人們的常識,成為了前所未有的聖域級吸血鬼.現在這個應該比較普通的康納里斯,居然在傳奇巔峰的級別,就能夠將聖域強者給轟飛了,黃昏之塔還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嗎?

而在這里的所有人中,心里最震驚最不敢相信的,那就只有親身體驗了康納里斯力量的索羅了.如果對方的級別和自己一樣,也許索羅還可以自我安慰一下,畢竟自己沒有真正將聖域級別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可問題是,對方也不過只是傳奇巔峰的級別,是聖域強者眼中的螻蟻啊!一只螻蟻把一頭大象給轟飛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曆,恐怕誰都不會相信如此荒誕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終于,巨鯊族的眾人,也從那難以置信的情景中反應了過來.同樣是四神將之一的加爾西亞,猛得爆發出聖域級別的威勢,雙手瞬間彙聚起恐怖的力量,就要向康納里斯發動毀滅性的攻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抹寒光憑空在加爾西亞的胸前出現,正好穿過了他雙手力量的空隙,直刺向了他心髒的位置.這一擊,來的毫無預兆,原本就鎖定在加爾西亞身上的殺意,與之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上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劍拔弩張     下篇: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調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