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重力魔紋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重力魔紋

原本,維迪大公覺得,就算是鑒定出來那魔紋卷軸的級別,也不會再拿到拍賣會上來拍賣了,畢竟萬惡之心已經是創造了一個拍賣會曆史的奇跡.【.但是,過了試驗報告之後,盡管心里不是十分相信,他卻還是鬼使神差的把東西拿了上來.

相對于絕大多數人的哄鬧,在八爪族的包廂卻完全是另一付情景.參加拍賣會的,正是八爪族少君海奎斯,聽到接下來的拍賣品,是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的作品時,腦海頓時想起了之前父君和大長老的評價.

那個人類魔法師的銘造詣,難道真的達到了大長老所說的那種境界嗎?海奎斯雖然從心里不願意相信,但是也不敢懷疑大長老他們的判斷.因此,對于現在這件拍賣品,他產生了不小的興趣.畢竟上一次只是對方在自己的作品基礎上,弄出來的那樣一個魔紋,現在卻是對方親手繪制的作品,應該更能夠體現出對方的水平.

"費雷,到你的魔紋卷軸了,這拍賣會來還有點眼光啊."對于林立的魔紋卷軸,居然還在萬惡之心後邊上場,康納里斯倒是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別人不知道林立的本事如何,他跟著林立這麼長時間了,又怎麼可能沒有了解呢.

林立則是無所謂的一笑,之所以把這魔紋卷軸拿來給拍賣會,也只是應金度王國方面的要求,算是給布拉德洛一點面子而已.至于這魔紋卷軸能夠拍賣多少錢,他其實根本沒放在心上,誰拍下來算誰的運氣,流拍也沒什麼值得可惜的.

不過,布拉德洛那邊,可不知道林立是這樣的態度,而且就算是知道,也勢必不會讓那魔紋卷軸的拍賣出現冷場的情況.這魔紋卷軸如果到最後都沒被拿上台,那麼也就算了.反正通過之前那幅海爾德諾斯的畫,金度王國這邊已經表達出了一定的友好之意.

可既然現在魔紋卷軸被拿上台了,布拉德洛為了之前做的工作不至于白費,就只能是按照最先計劃的那樣,想辦法給魔紋卷軸一個體面的成交價格了.當然,這對他這位一國之主來說,花些金幣而已,也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真正讓他擔心的還是大廳那些人的反應.會不會讓那位費雷會長感到尷尬.

"各,各位,請靜一靜,請靜一靜!"聽著下邊各種各樣的議論聲,維迪大公都有些無法保持平靜了,只一個勁兒的讓眾人安靜一下.

好在維迪大公還是有點面子的,而且參加拍賣會的眾人在議論一陣之後,也想維迪大公到底要如何解釋,那個魔紋卷軸究竟為什麼會放在這個時候拍賣.因此.大廳的議論聲,這才漸漸平息了下來,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目光.著台上的維迪大公.

對于那些目光所蘊含的種種意味,維迪大公心里完全能夠感受得到,可了放在那里的魔紋卷軸,還是硬著頭皮拿魔紋卷軸拿了起來.

拿著那魔紋卷軸,維迪大公在心里稍稍整理了一下措辭,這才對台下眾人說道:"關于這份魔紋卷軸的級別,我先不告訴大家……"

本來按照習慣,要介紹魔紋卷軸,首先得把這魔紋卷軸的級別說一下.比如高級魔紋卷軸,大師級魔紋卷軸,甚至說宗師級魔紋卷軸.可是維迪大公剛想按習慣介紹,卻突然想起這份魔紋卷軸的級別,還根本沒有鑒別出來呢.只得又臨時改口,假裝想要玩一個懸念.

只是對于維迪大公的這個做法,台下的眾人卻並不買帳.如果拍賣品是其他什麼神秘的物品,他們倒是並不介意維迪大公玩玩懸念.可魔紋卷軸這種東西,要麼就是低高級.要麼就是大師宗師級,這有什麼值得當懸念的呢.

何況,這份魔紋卷軸,還是出自一個人類魔法師之手,而且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人類魔法師.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那個年輕的人類魔法師,能夠繪制出多少了不得的魔紋卷軸,維迪大公這個懸念玩的簡直是莫名其妙.

"維迪大公,難道你手里的魔紋卷軸,是學徒級別的魔紋卷軸嗎?"當下就有人大笑著喊道.

"是啊,能夠在這樣的拍賣會上,見到一份學徒級別的魔紋卷軸,也的確是非常不輕易的事情呢,哈哈!"緊接著,不少人就跟著哄鬧了起來.

聽到下邊的哄鬧聲,維迪大公頓時也是臉色尷尬,卻也只能是裝作聽不到,繼續大聲說道:"接下來,我會在這里,為大家展示一下這魔紋卷軸的力量,相信到時候各位心里都會有一個判斷."

"還用展示什麼,直接開始拍賣好了,我出一個金幣!"

如此不給維迪大公面子的,正是已經被氣得有些歇斯底里的格里納.在這次拍賣會上,格里納可是被林立坑得不輕,先是暗金魔龍鎧被搶,後面勢在必得的萬惡之心又因為林立的緣故競拍失敗,這仇可絕對是結大了.

暗金魔龍鎧被搶,就是因為格里納考慮到,後面的萬惡之心才是這次拍賣會上最重要的目標,所以沒辦法肆無忌憚的砸錢.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萬惡之心最後竟然也沒有拍到,只留下手的一大把金幣,簡直就是失敗到了極點.

堂堂巨鯊族少君,格里納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沒有立刻帶著四神將去找林立算帳,就已經是很給金度王國面子了.現在,到拍賣台上,居然又冒出了林立的魔紋卷軸,他心里那怒火頓時就壓不住了.

而有了格里納開頭,大廳那些人自然也沒了顧慮,一個個有樣學樣的大喊起了價格,一個金幣一個金幣的往上加價,好像還競拍得很激烈的樣子.

到這樣的情景,維迪大公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得自顧自的將魔紋卷軸上的綁繩抽開,按照下邊人交上來的鑒定報告,緩緩將魔紋卷軸展開了一點.

實際上,要按維迪大公自己的想法,直接一下子把這魔紋卷軸展開就行了.反正這台上有強大的防禦魔法陣保護.別說是這樣一個可能不怎麼高級的魔紋卷軸了,就算是大師級的魔紋卷軸,也不可能對這拍賣會場造成任何損傷.

不過,想到鑒定報告的內容,維迪大公盡管心里十分懷疑那真實性,可手還是不由得緩了一緩,只將魔紋卷軸展開了兩指寬就頓住了.而隨著魔紋卷軸的展開,一股沉重的力量也頓時從卷軸散發出了出來.瞬間籠罩了會場所有的人.

會場的眾人,原本還在不斷的起哄,一個金幣一個金幣的報著競拍的價格,誰都沒有去在意台上的情況.但是,卻突然間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力量憑空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這讓原本有些鬧哄哄的會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就好像呱呱叫的鴨子被突然卡住了脖子一樣.

只是,這樣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緊接著會場就爆發出了更大的聲浪.相對比較小的勢力的人,倒還沒表現得太過分.只是發泄一下心里的不滿而已.而那些對維迪大公的身份並不怎麼在意的人們,卻是一個個開始聲討起維迪大公了,有質疑這拍賣會公正性的,也有質疑維迪大公人品的,甚至還有人都牽扯到了金度王國的信譽上邊.

"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呢,原來只是一個重力魔紋而已,這種銘學徒都不屑去做的魔紋卷軸,居然也敢放到這樣的拍賣會上!"感受到魔紋卷軸上的力量,格里納更是毫不掩飾的大聲嘲笑了起來.

重力魔紋!實際上.幾乎所有人在感覺到身上那股沉重力量後,腦海都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樣的一個名字.而只從這里就得出來,這重力魔紋實在不是多麼高深的東西,別說是正經的銘師了,就是對銘學沒有多少了解的人都知道這重力魔紋是什麼東西.

重力魔紋的力量很簡單.就是給人施加更大的重力,就好像給人身上綁一大堆鐵塊一樣,因此不少戰士都會用這種方法來鍛煉自己的力量.

另外在戰斗的時候,要是打開一個重力魔紋卷軸,也可以對敵人的行動造成一點影響.只是這個影響勢必不會太大.畢竟對于戰士來說,那點增加的重力可能早就習以為常了.而對于魔法師來說,施放魔法也不會因為重力增加受到影響.所以重力魔紋的用處,不管是在哪一方面來說,都是十分有限的.

重力魔紋嚴格來說沒有具體的等級,就連銘學徒都能夠繪制得出來.只不過,隨著繪制者的能力提高,繪制出來的重力魔紋的力量,也會得到一定幅度的提升.

但是這個提升的幅度並不會很大,比如大師級的銘師如果繪制一個重力魔紋,那重力魔紋的力量,可能就和高級魔紋的力量差不多.因此一般來說,銘師們也不太喜歡把精力用在重力魔紋上邊,

通過那股沉重的力量,眾人猜到維迪大公手的魔紋卷軸,僅僅是一個低級的重力魔紋,心里自然是更感到不屑.哪怕是個大師級的什麼魔紋也好啊,拿一個重力魔紋出來糊弄鬼呢!眾人對把這垃圾魔紋卷軸拿上拍賣台的維迪大公也是十分不滿.

"維迪大公,你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吧,這個玩笑開得可有些過了,我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做這個游戲."認定那魔紋卷軸是重力魔紋後,會場的眾人紛紛站起來就准備離開了.能來參加這場拍賣會的,都是無盡之海有頭有臉的人物,被人這樣戲弄可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

小開一點無傷大雅的玩笑,大家嘻嘻哈哈也就算過去了,可是維迪大公把重力魔紋卷軸這種垃圾拿上台來,那可就有點羞辱人的意思了.盡管他們也不認為,維迪大公真的有膽量得罪這麼多人,可也不願意再陪著他繼續玩下去了.

尤其是格里納,在憎恨林立破壞自己競拍計劃的同時,也連帶著把維迪大公給恨上了.他可還沒有忘記,之前自己和黃昏之塔發生矛盾之後,金度王國方面是如何給自己答複的了.這一次的拍賣失敗,再加上上一次金度王國的表態,他很自然的就想到,金度王國和黃昏之塔八成是有什麼奸情.

不過,格里納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叫嚷著要離開拍賣場.在他來,這場表演顯然是金度王國和黃昏之塔拉關系,如果自己就這樣一走了之的話,那也太便宜金度王國和黃昏之塔了.

因此,在眾人鬧哄哄的要離場的時候,格里納卻站到了包廂的窗前,幾乎把上半身都探到了外面,大聲說道:"各位請靜一靜,我相信對于這件事情,維迪大公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待的,否則我們有理由懷疑這場拍賣會的公正性!"

顯然,作為巨鯊族的少君,格里納也不是一點腦子都沒有的.借著這個機會,他還想著把事情再搞大一點,如果拍賣會的公正性受到了大家的質疑,那麼之前拍賣出去的那些東西就得要重新拍賣了.而有了這個時間緩沖的話,他也可以做更充分的准備,到時候來一次絕地反攻.

聽到格里納的話,王室包廂的布拉德洛和蒙特利,臉色都變得極其難.這場拍賣會不僅僅是在金度王國舉行的,而且還是由金度王國負責主辦的,格里納裸的質疑拍賣會的公正性,那就和質疑金度王國的信譽沒什麼兩樣.

但是面對這一切,布拉德洛卻是有苦說不出,這一切還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嗎.如果不是自己要通過拍賣的方式,和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拉關系,也不會讓對方拿這麼個卷軸出來拍賣.如果不是自己讓蒙特利去勸說維迪大公,那卷軸也不會被放在這個時候拿上台.(未完待續)

ultult.

,,,!

上篇: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壓軸     下篇: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