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泰山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泰山

見布拉德洛臉色那麼難,蒙特利親王盡管心里也很不舒服,卻也不得不勸說道:"陛下,也許事情並不會真的那麼糟糕,我們應該相信維迪大公,相信……費雷會長.【."

說到相信林立的時候,蒙特利親王還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結巴,實際上他自己心里也是相當沒底.畢竟對于銘學,他和布拉德洛國王一樣,都是百分百的門外漢,只是因為平常能夠接觸到一些魔紋才算是小有了解.因此,那個重力魔紋卷軸,究竟是不是很了不得的東西,維迪大公又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把它拿上台來拍賣,這是他們怎麼也猜不出來的.

就在眾人的情緒,被格里納稍稍有點煽動起來的時候,海妖族的克里夫親王卻站了出來,沉聲說道:"格里納少君,話可不能亂說,維迪大公的信譽如何,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數.至于現在,維迪大公這麼做,肯定是有這麼做的理由,各位如果沒什麼要緊的事情,不妨坐下來又能怎麼樣."

在無盡之海,克里夫親王的聲望,那可是和幾位大君相比也毫不遜色的,遠遠不是格里納這個海族少君可比的.因此聽到克里夫親王的話,大廳原本已經被格里納煽動起情緒的眾人,卻是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要說這場拍賣會最大的贏家,無疑就是成功拍下萬惡之心的海妖族了,現在格里納居然要質疑拍賣會的公正性,海妖族的克里夫親王自然是要站出來反駁.

其實,克里夫親王也搞不明白,林立為什麼拿那樣一件東西去拍賣.只不過,雖然只和林立打過一次交道,但是他卻能夠感覺到,林立不是那種隨意胡鬧的人.因此,對于那份魔紋卷軸.他本能的覺得應該不會那麼簡單.

當然,之前正是得到了林立的幫助,海妖族才成功的拍下了萬惡之心.別說那魔紋卷軸還沒有完全展示出來,就算最後證明真的只是一份重力魔紋卷軸,克里夫也不可能去說林立的不是.

不管怎麼說,克里夫親王的話,比起格里納還是要管用不少的.盡管那些人對台上的重力魔紋卷軸,依然不抱任何的好感.但起碼也沒有人嚷嚷著退場,或者公開質疑拍賣會的公正性了.

"哼,"格里納冷哼了一聲,卻沒有說話,氣呼呼的坐回到椅子上.面對克里夫親王,他雖然心里十分的不滿,表面上卻也不敢表現得太明顯.畢竟這克里夫親王,在無盡之海是和幾族大君一輩的人物,他這個巨鯊族少君就算是再狂傲,也不敢不把克里夫親王放在眼里.

站在台上展示魔紋卷軸的維迪大公.見場面被克里夫親王一句話穩了下來,盡管知道對方不是為了自己.可心里對克里夫親王卻仍然是頗為感激.當然,他現在也沒辦法說什麼感謝的話,最重要的還是趕緊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吧.

于是,維迪大公一邊祈禱著那鑒定報告上說的都是真實的,一邊將手的魔紋卷軸再次緩緩的展開了一些.或許是對這魔紋卷軸也沒有多少信心,這一次維迪大公一下子就展開了四分之一,已經可以讓人到卷軸上繪制的部分魔紋真容了.

如果真的只是重力魔紋.別說是展開四分之一了,就是一下子全部都展開,那力量也不會和剛才有任何的變化.因此當維迪大公展開卷軸的時候.下邊的眾人根本就沒有幾個在意的.雖然他們被克里夫親王勸說的留了下來,可坐在那里一個個還是互相談論著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把台上的維迪大公完全無視了.

然而,就在眾人毫無准備的情況下,那股籠罩著他們的沉重力量,突然之間暴漲了仿佛有百倍之多.緊接著,就聽到大廳,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東西破裂的聲音,在那股無形的力量壓迫下,眾人感覺到一股巨力猛然施加到了自己的身上,迫使他們將坐下的椅子都給壓碎了.

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骨頭,似乎都在那重壓下發出了吱吱咯咯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被生生壓斷似的.而實力稍些一些人,更被壓得坐在了地上,怎麼都站不起來,連忙呼吸都變得極為困難.

好在這個時候,拍賣會會場所布置的防禦魔法陣,在感受到那股強大的足以摧毀會場的力量後,終于被激發了出來.就見拍賣會會場的四周,那些原本上去非常平凡的柱子,迅速的退去了偽裝的外衣,如同黃金鍛造的一樣閃爍起耀眼的光芒.那金色的光芒,從一根根柱子上散發出來,很快就連成了一片,將會場和會場的人們都保護了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會場的眾人才終于松了一口氣,那些被壓得坐在地上的人們也都狼狽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原本還都有些尷尬,但是到其他人和自己一樣,心里頓時也就平衡了許多,接著就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了拍賣台上.

要知道在這群人當,實力最差的也要接近傳奇級別了,尋常的重力魔紋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而能夠給他們帶來這樣感受的魔紋,在他們來就算不到大師級別,應該也差不多了.

不過,這股力量,雖然讓眾人有些狼狽有些尷尬,但是卻還不足以讓他們真正的重視起來.畢竟,這樣的力量,還算不上多麼令人震驚,和之前的萬惡之心比起來更是差著十萬八千里呢.

而且,在回過神來之後,這些人可就有些憤怒了.他們都認為,剛才讓自己等人出丑,肯定是維迪大公有意而為的,否則為什麼不提前提醒一聲.當然,他們這個時候可不會去想,就算維迪大公提醒了自己,自己就會真的把那重力魔紋卷軸放在心上嗎?

"維迪大公,你不覺得你的做法有些過分了嗎?"當下就有人怒氣沖沖的責問道.來這里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剛才出丑的事情,簡直就好像抽他們的臉一樣,就算面對的是金度王國的大公爵,他們也不可能忍得下去.

"維迪大公.你要清楚,我們敬重你,是敬重你的商譽,而不是懼怕你什麼!"有脾氣暴躁的,更是好像要上台去和維迪大公算帳一樣.

只是維迪大公這個時候腦袋也有些發懵,兩眼呆呆得著台下一片狼籍的景象,拿著魔紋卷軸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倒不是說他被這力量嚇到了,而是到現在為止.似乎發生的事情都非常符合鑒定報告的內容,讓他想到了報告最後的那個可怕的結論.

當然,對于報告的那個可怕的結論,維迪大公心里仍然是抱有懷疑的,盡管他十分希望那上面說的都是真的,可理智上又不斷的告訴自己那不可能.

這一場拍賣會搞得可是太熱鬧了,曆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場拍賣會搞成這個樣子.雖然在拍賣會上,如果遇到什麼熱門的東西,競拍者們不斷競價發生爭執也會很熱鬧,可那是競拍者與競拍者之間的事情.

而現在發生爭執.卻是競拍者和主持拍賣的維迪大公,這兩者居然成了對立的存在.這可絕對是拍賣會曆史上絕無僅有事情.成為所有競拍者公敵的維迪大公,回過神之後,聽到下邊眾人的責問之聲,可真是欲哭無淚了.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人都在責問維迪大公,在那眾多的競拍者當,還有相當稀少的幾位人類銘師.此時卻是著維迪大公手里的魔紋卷軸目露迷茫之色.

雖然銘師這個職業,除了以銘為天賦的八爪族之外,在整個安瑞爾世界都非常稀少.但是這場拍賣會聚集了無盡之海最頂級的人物,又怎麼可能沒有幾個人類銘師呢.只不過由于天賦所限,這幾位銘師的級別並不是很高,最高的也連大師級別的門檻都沒摸到呢.

但就算是銘學徒,也知道銘學的一個常識,一個魔紋的力量在繪制出來的時候是什麼強度,那麼就會一直是那樣的強度.即使是給魔紋更換了魔力源泉,可魔紋能夠承載的魔力還是那麼多魔力,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自然也不會改變.

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有些顛覆這幾個銘師的常識了.他們注意到,那魔紋卷軸的力量,居然隨著維迪大公的展開而不斷的增強.這完全不符合常識啊,難道那魔紋卷軸里還設置了什麼機關,專門來調整魔力的輸入嗎?那麼等到魔紋卷軸完全展開,那力量又會達到一個什麼樣的層次呢?

就連這幾個人類銘師都能出來的東西,身為八爪族少君的海奎斯自然不會不出來.實際上,在維迪大公剛剛展開魔紋卷軸,被人以為那是重力魔紋卷軸的時候,海奎斯就已經感覺到了那魔紋卷軸的怪異.

尤其是那股被人們當成是加倍重力的力量,剛一籠罩到身上的時候,海奎斯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只不過那個時候,他也僅僅是覺得那力量有點古怪而已,卻並沒再往深的地方去想.畢竟銘領域的知識博大精深,即使他已經是銘大師了,也不敢說大師級以下的魔紋就全部都掌握了.

但是,等到隨著維迪大公展開魔紋卷軸,而那股力量也隨著卷軸的展開變得更加龐大,這種違背常識的情況出現時,海奎斯終于不得不正視這位,被大長老給予了極高評價的人類銘師了.

正好隨著魔紋卷軸的展開,卷軸的魔紋也顯露出了一部分,海奎斯的注意力立刻就投往了卷軸之上.盡管距離台上比較遠,可是海奎斯還是能夠清楚的到,那魔紋卷軸所露出來的魔紋部分.

只可惜,憑借海奎斯絞盡腦汁,也無法從那部分魔紋上,出這魔紋卷軸究竟使用的是什麼魔紋.

"費雷,你這魔紋卷軸叫什麼名字?"別康納里斯對林立很有信心的樣子,實際上靠得也是以往的經驗和對林立的了解.

當初林立繪制出這魔紋卷軸,根本就沒有給任何人過,就直接拿給金度王國參加拍賣了.因此康納里斯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那魔紋卷軸的力量,對于那卷軸究竟有什麼,那就更是一無所知了.

真要算起來,外面大廳里發生的那些事情,還都是林立那魔紋卷軸引起來的.不過,林立坐在包廂里悠閑的品著美酒,好像完全沒有在意外面的情況.反正這是最後一件拍賣品,他又不可能競拍自己的東西,自然是不用去關心拍賣會的任何事情了.

聽到康納里斯的詢問,林立輕輕晃了晃了酒杯,著酒液掛在水晶杯壁上的瑰麗顏色,淡淡說道:"泰山!"

得到回答的康納里斯,卻是愣了一下,接著眉頭就皺了起來.這個泰山是什麼東西,他身為安瑞爾世界的上古魔神,還真的是聽都沒聽說過,不過倒是能夠聽得出,林立說的似乎是一座什麼山.但是,什麼山和魔紋有什麼關系,這就更讓他想不明白了.

而林立也沒有多作解釋,總不能說這名字來源于另一個世界吧.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把自己穿越的事情說出來,也不會引來什麼了不得的麻煩,但畢竟還是會有麻煩的.他可不希望,把自己原本已經非常有限的時間,浪費在應付那種無聊的問題上邊.

因此,泰山就是泰山,說是某個地方不出名的小土包也好,說是神話傳說某座被毀滅的山峰也罷,隨便別人怎麼去想吧.

康納里斯見林立沒有進一步解釋的意思,也就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扭頭向拍賣台那邊去,繼續著這場與己無關的大戲.

"維迪大公,你還嫌丟臉不夠嗎,還是趕緊把那垃圾隨便幾個金幣處理掉好了,別在這里繼續丟人了."格里納剛才也被那股力量嚇了一跳,不過他和大多數人一樣,對銘知識也是一無所知,自然也不認為剛才的事情有什麼奇異之處.

ultult.

,,,!

上篇: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重力魔紋     下篇: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