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共度難關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共度難關

"居然是狂鯨拉布,它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對于海族中的那些大人物來說,狂鯨拉布可就不僅僅是個神話傳說了.狂鯨拉布雖然出現在金度王國的海域,可是對于所有海族人來說,那都是他們不能不面對的噩夢.

而看到引起異變的,居然是神話中的狂鯨拉布,布拉德洛國王更是險些背過氣去.本來這又是海市,又是立國慶典,布拉德洛還很高興的,可是狂鯨拉布的出現,卻是讓他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難道是天要亡我金度王國嗎!布拉德洛勉強支撐著沒有暈過去,可是心里卻甯願自己這個時候暈過去好了.誰不知道,這狂鯨拉布根本就是無盡之海的一個災星,它到哪里,哪里就只有毀滅一個下場.別說神話中的海靈族的消亡,就是真正被記入史料的,被狂鯨拉布滅亡的海族也不在少數.

別看現在,這里聚集了這麼多的聖域強者,可是布拉德洛的心里卻仍然是一點底也沒有.神話中被狂鯨拉布滅亡的海靈族,可是號稱有近二十位聖域強者,再還有傳奇強者組成的強大的軍團,不也一樣被滅亡了嗎.

何況,現在這些各族的聖域強者,又不會直的以拯救金度王國為己任.要是真到了最壞的時刻,這些聖域強者恐怕立刻就要各奔東西了,誰會留下來陪著金度王國一起完蛋.想到這些,布拉德洛國王的心里.可真是徹徹底底的絕望了.

這時,布拉德洛扭頭看到阿迪曼聖者,立刻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急切的說道:"阿迪曼聖者,光照會與我金度王國,向來都是休戚與共,如今面對這樣的劫難.你們可不能撒手不管啊."

聽到布拉德洛的話,阿迪曼聖者也是不禁面露苦se.對于布拉德洛的心情,阿迪曼聖者自然也是理解的.而且對方說的也的確是沒錯,光照會要是離開了金度王國,那就成了一座沒有地基的空中樓閣.同樣存在不了多久.可是,現在要面對的,是神話中的狂鯨拉布啊,就算是把光照會的力量都拿出來,恐怕也未必奈何得了這頭恐怖的怪獸.

"各位,狂鯨拉布再次蘇醒,恐怕無盡之海中又要經曆無窮劫難了.現在不光是為了金度王國,也為了無盡之海的安甯,希望大家暫時拋開往ri的恩怨,先渡過眼前這道難關."阿迪曼聖者雖然只是光照會的聖者.但憑借那強大的實力,就算在整個無盡之海,說話也是相當有份量的.

而且,阿迪曼聖者說的也沒錯,誰也不能肯定狂鯨拉布在毀滅了金度王國之後.就會老老實實的再次陷入沉睡,天知道這個家伙的下一個目標會是誰.要知道,可不是說離這里越遠就越安全,狂鯨拉布在海中的活動根本就沒有任何規律,也許現在就有可能掉頭殺向其他海域.

簡單的說,狂鯨拉布就是整個海族的公敵.上一次沉睡正是海洋王朝集合了整個海族之力的成果.現在,雖然海洋王朝不在了,那強大的海洋王族也名不副實了,可是其他海族中的強者還在,未必就不能做到當初那樣.

阿迪曼的話,立刻引來了眾人的認同,尤其是幾大海族的強者們,不管真情還是假意,總之是都表示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這時,下邊第一艦隊的防禦力場,終于是撐不住了,在狂鯨拉布的隨意放出的攻擊中轟然崩潰.一些准備不及的輕型戰艦,只是被那余波一掃,都四分五裂的沉入了海中.只剩下二十幾艘重型煉金戰艦,在那強大的攻擊中狼狽的支撐著.

看到這情況,阿迪曼聖者知道,再不出手的話,金度王國這第一艦隊可就真的完了.當下,他將手中的混亂權杖一擺,一個四頭八臂的混亂魔神像憑空浮現出來,強大的力量將殘余的戰艦籠罩了起來.

而見到阿迪曼聖者都出手了,其他那些聖域強者們,自然也不再耽擱了,紛紛出手向遠處的狂鯨拉布發起了攻擊.

也不知該說金度王國的運氣好還是運氣差,沉睡了上千年的狂鯨拉布一蘇醒就找上了他們,卻又正碰上這各族強者彙聚在一齊的時候.要是換成別的時間,就算金度王國王室有什麼底牌,就算金度王國有什麼底牌,恐怕也難以渡過這場災難.

可是,就算是有如此多的聖域強者,也並不意味著金度王國這回就能化險為夷了.要知道,那狂鯨拉布從洪荒年代活到現在,實力早已經達到了半步成神的層次,那可是神靈之下近乎無敵的存在.雖然金度王國這邊,有各族的聖域強者助陣,但想要對付狂鯨拉布這樣恐怖的敵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龐大的混亂魔神像的保護下,殘余的第一艦隊開始撤離這片海域,這樣層次的戰斗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那強大的煉金巨艦,在狂鯨拉布的面前,根本就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只要力量不達到聖域層次,根本無法對狂鯨拉布造成絲毫的影響.

不過看得出來,即便是阿迪曼聖者這樣強大的聖域強者,在那狂鯨拉布的攻擊下支撐的也頗為辛苦.那一道道鯊魚背鰭似的巨大水刃,分開海面狠狠撞在混亂魔神的身軀上,每一道都能讓混亂魔神的身軀劇烈的晃動扭曲.

好在這個時候,周圍各族的聖域強者沒有再袖手旁觀,紛紛向著狂鯨拉布發起了攻擊,為阿迪曼聖者一定程度上的分擔了一些壓力.

首先就是巨鯊族的四位神將,召喚出渾身銀光閃耀的遠古巨鯊,直接從半空躍到了巨鯊的背上.四位神將隨手在海中一抓,數十米長的海藍戰矛就出現在了手中.騎在銀se巨鯊的背上好像戰神降臨一樣,在一朵朵浪花的簇擁下向著狂鯨拉布發起了沖鋒.

雖然格里納在拍賣會上搞了一肚子氣,而且也對金度王國維護黃昏之塔感到不滿,但現在對他來說卻是一個揚眉吐氣的好機會.試想,如果自己這邊,在金度王國的這場災難中,發揮出了非常大的作用.那麼金度王國還怎麼好意思繼續維護自己的仇人.

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這狂鯨拉布的傳說,畢竟距離現在年代有些久遠了.像格里納這種年輕的海族,對于狂鯨拉布的恐怖並沒有一個十分清晰的認識.在格里納看來,自己這邊四神將都是聖域強者.只要對方不是真正的神靈,就算比自己這邊強也絕對強得有限.

因此在格里納的示意下,巨鯊族的四位神將毫不猶豫的沖入了戰場.這四聖域級別的強者,身上的斗氣光芒並不十分耀眼,而是看上去淡淡的一層金se光芒包裹在身體上,顯得無比凝實,如同穿了一身金se的鎧甲一樣.

這四位神將,雖然也沒有經曆過狂鯨拉布肆虐的時代,但畢竟身為聖域強者,對狂鯨拉布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有著更清楚的認識.不像格里納那樣想當然.因此,在向狂鯨拉布發起攻擊的時候,四人先是組成了一個菱形戰陣,而後才駕馭著銀se巨鯊,如同四道閃電一樣沖向了狂鯨拉布.

別看當初在黃昏之塔的使館門前.這四位神將吃了點小虧,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輕敵.身為聖域強者,他們自然不會把康納里斯那樣卡在傳奇巔峰的敵人放在眼里,卻沒有想到康納里斯已經擁有可以與聖域強者抗衡實力.

而現在,面對半步成神的狂鯨拉布,這四位神將要是還抱著那樣的想法.那恐怕不是傻子就是白癡.這個時候,四位神將一上來就將斗氣運轉到了極致,真正的將自己聖域級別的實力都爆發了出來,一絲一毫都不敢疏忽.

不過,還沒等巨鯊族的四位神將沖到狂鯨拉布近前,那狂鯨拉布卻是猛然一拍背上的肉翼,龐大的身軀竟然是從海中飛了出來,就好像一座飛在海面上的山峰一樣.不過,它飛得並不是很高,距離海面大概也就十幾米的樣子,只是將身軀的全貌都顯露了出來.

緊接著,就見狂鯨拉布背上,突然噴出一股水柱,和尋常鯨魚噴水差不多,只是那水柱更粗更高,好象要直上云宵一樣.水柱噴到空中後散開,卻變成了千萬道水箭落下,而且並不是單純針對巨鯊族的四位神將,而是將整個這片海域都籠罩在了水箭攻擊之下.

在這片海域中,原本還有幾座島嶼,因為靠近四季島,曾經都是頗為繁榮的,此時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生命.而此時在狂鯨拉布這漫天水箭的攢she之下,這幾座島嶼也無法幸免了.每一道水箭落在島上,都會引起一聲爆裂的轟鳴,無數道水箭的攢she中,一座座島嶼在眾人的注視下分崩離析,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看到這一幕,布拉德洛可真是心疼的不得了,盡管那些島嶼上的人和財富都已經完了,可只要島嶼還在就還有重建的希望.可是,狂鯨拉布這做得也太絕了,居然連島嶼都給毀滅了,那就算是渡過了這場災難,這個損失也是難以彌補的.

換句話說,對于一個海上王國來說,每一座島嶼每一寸土地都是非常寶貴的.那島嶼要是被敵人占領了,自己還有希望把島嶼奪回來,可是這毀滅了卻真的就是毀滅了,就等于金度王國的領土面積實實在在的縮水了.

尤其重要的是,這幾座島嶼在四季島附近,每一座都有著無可取代的用途,不管是軍事方面還是商業方面.這下可好,整個島嶼都毀滅了,以後就是想重建都不可能了,幾乎等于說這片海域都失去了原有的價值.

而另一邊,在這水箭攢she之下,巨鯊族的四位神將也只能暫時把jing力用在對付那無窮無盡的水箭上了.別看那水箭看上去好像很普通的樣子,可是每一道水箭中都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威力,即便他們這四位身體強悍的聖域強者,也不敢冒險去硬抗那水箭.

四位神將把手中的海藍戰矛揮動如風,不斷的將向自己落下的水箭擊散,身上的斗氣更是好像金se的火焰一樣光芒大盛,遠遠看去就好象四個金se的火把.

看到手下的四位神將就這樣被擋住了,格里納臉上的表情可就有些難看了.在他原本的預想中,四位神將就算不能一舉擊退那狂鯨拉布,也應該能夠讓對方吃點苦頭,讓眾人見識一下巨鯊族的強大.可是現在,吃苦頭的卻是四位神將,那狂鯨拉布恐怕根本都沒把他們放在眼里.

當然,周圍的眾人,並不知道格里納的想法,見巨鯊族的四位神將都沖出去了,自己自然也不能落後.雷鰻族的曼森少君,雖然剛剛踏入聖域境界不久,但畢竟也是真正的聖域強者了,見這情景便想沖上去展示一下自己聖域級別的強大實力.不過,曼森身形剛剛一動,卻被身後的雷鰻族大長老給攔了下來.

雷鰻族大長老加布里埃,在擋住少君曼森之後,毫不客氣的呵斥道:"還不退下,這樣的戰斗不是你能參與的!"

別看曼森已經踏入聖域境界了,可和狂鯨拉布比起來,那仍然是差著十萬八千里呢.何況,曼森頭上還頂著個雷鰻族少君的身份,別說是實力不行,就算是行,加布里埃大長老也不會讓他去冒這個險.

身為大長老,加布里埃在雷鰻族的地位也是非常超然的,就算是雷鰻族大君在他面前都要畢恭畢敬的.曼森就算心里再不情願,也不敢對加布里埃大長老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滿,只能是乖乖的退到了後邊.

將曼森擋下之後,加布里埃沒有去看曼森那幽怨的表情,雙手猛然一搓,也沒有吟唱什麼咒語,直接向著狂鯨拉布揮出手掌.頓時,就像他的雙手之間,一道水桶粗的紫se電蟒,帶著咆哮般的轟鳴聲she向了狂鯨拉布.

上篇: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狂鯨拉布     下篇: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