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神力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神力

要知道,這撤離的命令,並不是那麼容易下的,尤其是在這種災難降臨的時刻.畢竟這不是趕一群羊,人xing是非常難控制的東西,越是在這種災難的時刻,越是會讓人xing中那種惡的一面顯露出來.如果現在說四季島上的人要撤離,那麼整個四季島不知道會亂成什麼樣了,光是這混亂已經可以說是一場巨大的災難了.

萬一要是那魔紋卷軸有用,真的把那狂鯨拉布驅逐了,那麼留給布拉德洛的四季島,仍然會是一個難以收拾的爛攤子.而這,不僅僅是會讓金度王國承受巨大的經濟損失,王國的聲譽更是會受到巨大的打擊.畢竟這個時候,四季島上可不僅僅是金度王國的人,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勢力的代表.

因此對于布拉德洛來說,下令撤離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不管怎麼選擇都要冒著極大的風險.

可是布拉德洛的猶豫,讓那些大臣們愈發的焦急了,他們可不希望自己的家族,跟著金度王國一起完蛋.只是現在,布拉德洛畢竟還是國王陛下,沒有他的命令,這些大臣們也不好擅自先讓自己的家族逃離.

"好,好,你們幾人現在立刻返回四季島,協調國民撤離的事情,但是一定要注意預防動亂發生……"布拉德洛猶豫了一下,但終于還是決定撤離島上的國民,至少要給金度王國留下一些火種.

然而,就在布拉德洛下令的時候.八爪族大君海格爾已經飛近了狂鯨拉布.海格爾沒有像維迪大公在拍賣會上那樣,緩緩展開卷軸來展示魔紋卷軸力量,維迪大公那時要顧忌拍賣會場中客人們的安全,但是現在海格爾大君卻沒有什麼顧忌.

因此,飛近狂鯨拉布之後,海格爾大君抓著手中的魔紋卷軸,沒有任何遲疑的一下子把卷軸向著那頭狂鯨展開了.而隨著魔紋卷軸的展開.整個空間中的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都停滯了,就連所有人的呼吸都停了下來.

空間中那原本看不見摸不著的魔法元素,也在這個時候突然不甘寂寞般的湧現了出來.仿佛每一個魔法元素微粒都在閃爍著各se的光芒,將這片空間點綴得格外絢麗.

接著,就見那魔紋卷軸爆發出耀眼的光芒.好像海格爾的手中捧著一顆太陽似的.從那光芒中,一個個奇異玄奧的魔法符號飛出,每一個魔法符號的出現,都會引發空間中某種魔法元素的暴動,仿佛它們的王者出現了一樣.

那些魔法符號,帶領著一片片的魔法元素,形成一條條se彩各異的元素之河,向著狂鯨拉布頭頂上空湧去.一條條元素之河在這片空間中流竄翻滾,在狂鯨拉布的頭頂上空交錯成一團,一個龐大的幻影漸漸由這些元素之河交織而成.

這龐大的幻影.由虛幻漸漸變得凝實,仿佛從迷霧漸漸顯露出真容.而這個時候,眾人也終于看清楚,那龐大的幻影居然真是一座雄偉高山的影像.按說以安瑞爾世界的廣大,比這影像中的高山更加雄偉的山峰絕不在少數.可是眾人卻從靈魂深處感覺到一股,在其他山峰上絕對感受不到的高不可攀的感覺.

"泰山?那就是泰山嗎,泰坦神族的聖山?"所有人腦海中都不約而同的想起了,當初維迪大公在拍賣會上,對那泰山的解釋.而現在看到那雄偉高山的影像,他們的心里也更加相信維迪大公的解釋了.除了泰坦神族的聖山,整個安瑞爾世界還有哪座山峰能夠與之相比呢.

當然,這些人絕對想不到,他們以為的泰坦神族的聖山,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東西.這影像中的雄偉高山,其實只是林立穿越前那個世界的泰山,和什麼泰坦神族根本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不過,也難怪這些人,會把這影像和泰坦神族聯系起來,除了有維迪大公之前的解釋之外,更重要是這影像中的雄偉高山給眾人帶來的感覺.盡管好雄偉高山只是懸在狂鯨拉布的頭頂,而且僅僅還只是一個魔法凝聚的虛幻影像,但是身處這片空間中的所有人,卻都從內心深處不自禁的升出一股頂禮膜拜的沖動.

這個時候的狂鯨拉布,也不像剛才對付那些聖域強者時那樣自在了,似乎也從頭頂上空的影像中感覺到了威脅.隨著一聲震耳yu聾的咆哮,它那對無比寬大的肉翼猛然拍打兩下,龐大的小山一樣的身軀迎著那高山影像向上飛去,仿佛是真的要以自己的力量去扛起一座山峰.

如果只是普通的山峰,別說是這樣的一座山峰,就是十座百座的山峰,以狂鯨拉布那半步成神的實力,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托起頂翻.可是,現在這座魔力凝聚的山峰,其實只是那魔紋卷軸表現出來的外在形象而已,實際上內部都是一種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全新的規則所構成的.

狂鯨拉布迎著那高山影像只飛高了幾米,接著不管怎樣咆哮,不管那對寬大無比的肉翼怎麼瘋狂的拍打,竟然是再也無法升高一絲一毫.而且,隨著海格爾大君手中,那魔紋卷軸施展出來的更多的力量,那雄偉高山的影像愈發的凝實,並壓制著狂鯨拉布開始向下沉去.

看到這樣的情景,所有人都被驚呆了,就算是原本已經對這魔紋卷軸有些認識的海格爾大君,此刻都感到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其他那些只以為那魔紋卷軸是大師級的人們,面對這樣的景象就更加是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了.

布拉德洛本來已經下令,讓那些大臣們回去組織島上的國民們撤離了,可是看到這樣的情景,後面的話卻也顧不得再說下去了.而那幾位大臣.也正領命准備回去先把各自家族的jing英保存下來,可是在這一刻也是無法再挪動腳步了.

巨鯊族的格里納,恨得都要吐血了,雖然使用魔紋卷軸的是八爪族的海格爾大君,可那魔紋卷軸卻是自己的仇人的作品.也就是說,這一回那個該死的費雷,竟然是又要大出風頭了.

難道.那樣一張魔紋卷軸,真的能夠制服狂鯨拉布嗎,那可是眾多聖域強者都無法對付的強敵啊!格里納很想再說幾句打擊眾人信心的話.可是那嘴張了又張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雖然他心里無比憎恨林立,可是也不至于睜著眼說瞎話,眼看著那魔紋卷軸似乎有作用.愣要再說什麼貶低的話,那就只會讓別人都把他當成個白癡.

該死,怎麼可能那麼強!格里納只覺得現在臉上火辣辣的,自己剛還把那魔紋卷軸貶低的一無是處,現在那魔紋卷軸卻展現出這樣恐怖的力量,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啊!而且,這還不是別人主動來打自己的臉,而是自己把臉湊上去,用自己的臉猛擊對方的巴掌啊!

這個時候,格里納心里真是又悔又恨.後悔自己之前干嘛那麼著急的說話,多等幾分鍾都不會被這樣**裸的打臉了.同時,他對林立的恨,也可以說是更上了一個層次,認為這一切肯定都是林立有預謀的要讓自己出丑.

不過.格里納多少還算有點理智,並沒有立刻要和林立算帳,一方面現在金度王國的劫難還要依靠對方的魔紋卷軸渡過,另一方面誰知道對方手里是不是還有那樣的魔紋卷軸.他可不認為,林立拿去拍賣會的,是唯一的一張擁有那樣恐怖力量的魔紋卷軸.至于如果換成是他自己,肯定不會把唯一一張那樣的魔紋卷軸拿去拍賣.因此在他看來,對方手里說不定還有同樣的魔紋卷軸,或者甚至要比拍賣掉的那張魔紋卷軸更加強大.

那魔紋卷軸的力量,就連狂鯨拉布那個無盡之海的禍害都難以抵抗,格里納就算再自大,也不會認為自己的實力能夠和狂鯨拉布相提並論.

同樣,金度王國那邊,康托利和幾位代表元老家族的大臣們,心里也是相當的糾結.如果有選擇,他們肯定也不願意撤離四季島,但是現在這個渡過劫難的機會,卻是自己等人一向看不起甚至仇視的人提供的,這就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了.

如果說,那張魔紋卷軸,真的能夠幫助金度王國,安然渡過這場恐怖的劫難,那麼林立就等于成了整個金度王國的大恩人.別說是抽金度王國兩次耳光了,就是再抽二十次兩百次的耳光,憑這份巨大的恩情,金度王國的人也沒辦法說出什麼來.畢竟,這等于是把金度王國,從滅亡中拯救了出來,這份恩情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報答的.

雖然這份恩情,用不著康托利他們來報答,但是布拉德洛身為金度王國的國王,卻是不能不把這份恩情放在心上.換句話說,以後康托利等人想要對付林立,就算是他們這邊占理,林立抽他們耳光也是白抽,因為布拉德洛是百分百要站在林立這邊的.

但是,如果那魔紋卷軸沒用,金度王國不欠林立的恩情,對于康托利他們來說同樣也不是什麼好事.要是沒人能夠阻止狂鯨拉布,金度王國固然要完蛋,他們這些元老家族難道就能幸免嗎?所謂的撤離,也不可能一點利益不受損失的全部撤離,什麼叫做保留火種,那就只能勉強讓家族能夠延續下去而已.

而且,如果沒有了金度王國,在這各種勢力遍布的無盡之海上,單憑他們幾個元老家族的實力,想要生存下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這無盡之海的環境,比起安瑞爾大陸更加接近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畢竟安瑞爾大陸的主要勢力都是人類,可無盡之海卻是海族的地盤.

這時的戰場上,狂鯨拉布顯然已經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龐大的身軀周圍散發出濃厚的黑霧,幾乎把身軀都完全包裹了起來,就好像一團黑云飄在那里似的.可即使是這樣,在那魔紋卷軸釋放出的高山幻影的壓制下,狂鯨拉布仍然是一絲一毫都無法掙脫,被一寸寸的強壓著幾乎就要沒入海面了.

海格爾大君拿著魔紋卷軸,不斷的催發著卷軸上的力量,盡管表情顯得十分嚴肅,可內心卻幾乎已經要歡喜的發瘋了.這個時候,那四億金幣的付出,他可是一點也不心疼了,能夠得到如此強大的魔紋卷軸,別說是四億金幣了,就算是四十億金幣也是值得的.

以自己在銘文領域的宗師級造詣,海格爾大君已經明顯的感覺到,這魔紋卷軸所施展出來的力量,已經是涉及到了那傳說中的神匠領域,那是神靈才能夠掌握的力量啊!對于八爪族來說,這魔紋卷軸不僅僅是一件攻擊型的魔法武器,更是一盞通往神匠領域的指路明燈,那可是平時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像八爪族的大長老海希斯,成為銘文宗師已經不知多少歲月了,就是因為無法摸索到通過神匠領域的道路,多少年都再沒有一點進步.可是上一次,得到海奎斯拿回去的那塊魔紋石板,竟然像是在銘文領域又打開了一扇全新的大門,對于銘文學又有了突破xing的領悟.而那塊魔紋石板,還只是林立在海奎斯的作品上,隨手用墨汁潑灑出來的一個魔紋而已.

但是現在的這張魔紋卷軸,是完全出自林立之手,八爪族能夠從中得到的東西,也必定要比之前那塊魔紋石板多不知多少倍.說不定憑著這張魔紋卷軸的啟發,他們還有可能真正達到銘文宗師的巔峰,一窺神匠領域的奧秘呢.

這時,隨著魔法卷軸泰山的一寸寸壓迫,狂鯨拉布的龐大身軀已經完全被壓入了海中.而且,那恐怖的壓力之下,極大的一片海域中,竟然是沒有一滴海水,所有的海水都被擠壓到了周圍,使用那里出現了一個巨大而又詭異的空洞.

被壓制住的狂鯨拉布,更是不斷的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咆哮,不斷的催動著所有力量想要掙脫泰山的壓制.它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蘇醒,不但沒能暢快的吞噬美味的血食,反而是讓自己陷入了這樣一個難以掙脫的困境之中.(未完待續.,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辦法已經給了你們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唯一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