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爭奪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爭奪

隨著這個身影的出現,那股蘊含神性的氣息,瞬間席卷了整個空間(星際天使全文閱讀). 最快更新.光照會和黃昏之塔兩支隊伍的人,頓時變得十分緊張,盡管他們無法看透對方的實力,卻感覺到靈魂都被無邊的恐懼所籠罩了.

阿迪曼和祖瑪,嚇得臉色都變了,當下也顧不得和林立多說什麼,連忙回身組織手下的隊伍准備迎戰.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個從裂縫中沖出來的身影,所擁有的實力就算不比真神,恐怕也不會比那半步成神的強者差,這無疑將是一場極為艱難的戰斗.

只見那個身影停在半空,並沒有立刻注意到下邊的兩支隊伍,而是仰天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那咆哮聲中有痛苦也有憤怒,同時又透著幾分難言的欣喜.

身為一位神靈,被鎮壓了那麼漫長的歲月,好像個奴隸一樣被不停的抽取魔力,這不僅僅是痛苦,更是極大的侮辱.如果不是無法控制自己,恐怕這些神靈在知道無法離開後,早就熄滅神火自我了斷了.

在一通發泄之後,那個身影終于注意到了林立等人,尤其是看到了曾經出入裂縫的林立.他顯然能夠猜到,林立和鎮壓自己的人有著密切的關系,說不定就是那個該死的家伙的傳人.

被鎮壓了數千年,又被不停的抽取魔力,這位神靈心里對鎮壓自己的人,那仇恨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現在,猜到林立可能就是那個人的傳人,這位神靈自然是不肯錯過這個報仇的機會.

于是,這位神靈咆哮一聲,雙手猛然張開,身後頓時浮現一座正在噴發的火山(七星大帝全文閱讀).

火山之神?林立看到這里,已經是可以確認那位逃脫者的身份了.

火山之神,只是一個從神而已,侍奉著主神炎之古神.掌握著火與地結合衍生出的火山規則.雖然就算是從神,也不是尋常聖域強者能夠對抗的,不過這火山之神被鎮壓裂縫中,被抽取了數千年的魔力,實力已經遠不是全盛時期可比了.要是再有幾千年這樣的鎮壓,說不定他連神火都要熄滅了,真從神位上跌落下來.

不過,阿迪曼等人可不知道這些.只知道這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帶給了他們一股幾乎窒息的龐大壓力.別說是隊伍中的其他人了,就是阿迪曼聖者這樣一個老牌的聖域巔峰強者,這個時候也是顯得極為緊張.

如果是放在別的情況下.打不過起碼還可以逃跑.但是現在,他們後邊就是一代聖主阿奎羅的複活之地,如果這個時候跑掉了,那麼天知道阿奎羅聖主的複活會是什麼結果.光照會為了這個目標,已經努力了數千年時間,誰也願意見看到希望的曙光,就再次墜入永琲熊敢璊.

阿迪曼聖者,祖瑪長老,還有光照會的所有人.此時的臉上都露了一種視死如歸的神情.為了阿奎羅聖主的複活,哪怕是面對真正的神靈,他們也可以毫不猶豫的付出自己的生命.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立卻是微微皺了下眉頭,嘴里嘟囔道:"怎麼這麼不小心,居然還被跑出來了一個."一邊說著,一邊轉身抬起手臂.指向了那個正准備沖過來大殺特殺的火山之神.

誰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就見林立轉身隨手一指,突然空間中湧現出一道道絢麗的光芒,向著那正要發飆的火山之神纏繞了過去.火山之神剛剛沖出十幾米的距離,就被那些光芒纏繞在了身上,頓時發出了無比痛苦的咆哮聲.

就見那火山之神,在被那一道道光芒纏繞後,身上就好像被澆滅的柴堆一樣(宸後txt下載).冒出滾滾的黑煙.而他,也顧不上再找林立等人發泄憤怒了,就在那半空中痛苦的掙紮咆哮起了,仿佛是受到了什麼酷刑一樣.那咆哮聲中的痛苦,讓下邊的眾人聽到耳中,心里甚至都不禁升起了幾分不忍.

要是這火山之神還是全盛時期.那林立根本不用試了,直接有多遠跑多遠.可是,這火山之神,先是被數千年抽取魔力,已經衰弱到了相當程度,逃脫出來的時候也同樣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現在的實力恐怕比起半步成神的人物還在差上一些.

格雷斯科的考驗中,林立連幾位古神都擊敗了,何況是這樣一個被抽取了大半力量,已經只能苟延殘喘的小小從神呢.

很快,那火山之神的咆哮聲停歇了,整個身體就好像被冷卻了的岩漿,變成了黑色的龜裂的石頭,並且一塊塊的碎落而下.

轉眼間,一位神靈在眼前隕落,這給阿迪曼等人帶來的震撼,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盡管他們也知道,那位神靈只是身上擁有神性,可力量卻並沒有強大到多麼誇張的地步,可林立做的也太輕松了.就算那只是一位半步成神的對手,也不至于就這麼簡單被干掉!

從再次見到林立,阿迪曼就感覺到了,林立身上有了難以說出的變化.而這個時候,看到林立輕易干掉了一位神靈,他們對林立的實力就更覺得高深莫測了.至于讓阿迪曼這位老牌聖域強者來,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干掉那火山之神的,甚至光照會這邊還要為之付出極大的代價.

可問題是,阿迪曼又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林立現在的實力絕對還沒有達到神位境界,說半步成神恐怕都還差著一些.這就讓阿迪曼搞不明白了,同樣都是聖域巔峰,這實力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而干掉了一位神靈的林立,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轉回身拍了拍手,對黃昏之塔這邊的眾人說道:"好了,大家准備一下,我們應該離開這里了."

阿迪曼心里滿是疑惑,可也知道這種事情是不能問的,只能是壓下所有的疑問,下令自己這邊的隊伍也做好離開的准備(異世之草藥人生最新章節).不過有一點,他心里很清楚,就是關于林立的實力這件事情,要盡快的傳回光照會去.

一位接近神匠級別的銘文宗師,一位可以揮手間擊殺神靈的聖域強者.光照會要是和這樣的人為敵,那可就真是傻透了.而且,不但不能為敵,還要用更多的手段,將兩者之間的關系進一步拉近,這才是符合光照會利益的唯一選擇.

地下世界的事情結束,黃昏之塔和光照會兩支隊伍,終于又回到了詛咒之地的地面上.接著又乘坐上黃昏之塔的星辰號,向著四季島的方向返航.

這個時候,在四季島上,巨鯊族的格里納少君.卻是顯得前所未有的開心.在之前的拍賣會上,他可是吃了不小的虧,不但沒有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且還把一處礦藏的開采權轉給了海蛇族幾年,按說心情絕對好不到哪去.

而格里納的心情,之所以能夠突然好起來,就是因為此時站在他面前的,正是當初被黃昏之塔提前買走的那群海馬族奴隸.外面人不知道,這群海馬族奴隸.對于巨鯊族來說意味著什麼,可是格里納身為巨鯊族少君,卻是知道這群海馬族奴隸到手,足以彌補自己競拍失敗的遺憾.

海馬族,曾經無盡之海的統治者,海洋王朝的王族,因為觸怒海神而失去了力量.不過.海洋王朝當初那樣強大,所積累的財富更是遠遠超出人們的想象.巨鯊族等幾大海族反叛後,所瓜分到的海洋王朝的財富,據估計恐怕還不足十分之一.另外的十分之九的財富哪里去了,就只能問那些幸存下來的海馬族人了.

格里納也是聽說,這群海馬族奴隸中,似乎是有海馬族王室後裔,因為才為了這樣一群奴隸.和黃昏之塔大動干戈.當然,他看不起小小的黃昏之塔,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否則要是換成其他的強大勢力,他就要好好考證一下,究竟值不值得和對方鬧僵了.

格里納揮手讓人把海馬族奴隸押下去,轉回身對給自己提供了信息的康托利(拿一朵云愛你最新章節).無比熱情的說道:"康托利,我的兄弟,多虧了你的消息,我把找到這群該死的奴隸."

實際上,康托利只是告訴格里納,林立帶著黃昏之塔的主要力量離開了.不過,格里納不能那麼說,否則就顯得自己好像怕了黃昏之塔一樣.盡管他的確是沒有把握,從林立手中搶出這些奴隸.

而康托利,一直就想著怎麼讓林立栽個跟頭,現在看到林立買到的奴隸,被格里納都給搶了過來,心里自然也是無比的舒暢.不過,他倒底還是有些理智,在接受了格里納的謝意後,叮囑道:"格里納大哥,您也知道,我們王國和黃昏之塔的關系,所以這件事情,還請你能夠替我保密."

"明白明白!"格里納重重的拍了拍康托利的肩膀,神情卻明顯有些不屑的說道:"也不知道布拉德洛那老家伙,究竟是怎麼想的,居然這麼巴結那黃昏之塔.你說,那黃昏之塔有什麼,不就是有兩個聖域級別的人嗎,那有什麼好怕的."

對于格里納的話,康托利似乎也覺得不好回答,只能夠是搖頭苦笑,接著便向格里納告辭離開.實際上他還想說,不僅僅是金度王國對黃昏之塔那樣巴結,就連光照會也差不多一個德性.不過這個話,他不能說,說了恐怕格里納就不會按自己想的去做了.

把康托利送走之後,格里納回到自己水下的城堡中,忍不住就想仰天大笑.自從來到金度王國,他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暢快過.他甚至能夠想象到,當黃昏之塔那個費雷回來後,得知那海馬族奴隸不見了的事情,會是怎麼樣的氣急敗壞.

而且,格里納也做好了准備,就等著黃昏之塔的人找上門來,自己再好好的羞辱對方一番,也好報自己之前在黃昏之塔使館被打臉的仇.

四季島上,林立不在的這段時間里,似乎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仍然是充滿了節日的喜慶氣氛,所有人都在為金度王國的立國慶典做著各種准備.龐大的星辰號,經過幾天的航行之後,也終于再次駛入了被節日氣氛裝點一新的海倫娜港.

阿迪曼和祖瑪,帶著光照會的眾人,在碼頭上向林立告辭,准備返回光照會報告這次行動的結果(網游之終極肉盾).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光照會的一位祭司卻急匆匆的跑到了碼頭上,來到了阿迪曼近前低語了幾句.

沒人聽到那祭司說了些什麼,但是阿迪曼的臉色,卻是瞬間變得極為難看.接著,阿迪曼也顧不得再和林立客套,簡單的說了幾句告辭的話後,便立刻帶著手下眾人火急火燎的離開了碼頭.

該死,巨鯊族的那小子,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阿迪曼帶著人離開碼頭,一路走一路在心里暗自咒罵著.

在這金度王國,有些事情是國王不知道的,但是沒有什麼是光照會不知道的.巨鯊族格里納做的事情,可以瞞過金度王國,卻根本無法瞞過光照會的耳目.只不過,光照會對外的事務,一向都是混亂聖殿的阿迪曼聖者處理,因此直到他現在回來,光照會的人才把這事情報告給他.

而且,巨鯊族那邊,還有四位聖域級別的神將,就光照會留在四季島的力量,如果不動用其他三大聖殿的話,想要管這件閑事還真的是不容易.

巨鯊族的水下宮殿中,格里納還正在開心的想著,等下要如何炮制那些海馬族的奴隸,卻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很快就有一個侍衛滿臉焦急的跑了進來,一見到格里納就叫道:"少君,不好了,光照會的人來了."

光照會的人來了有什麼不好的?格里納還有些奇怪,畢竟巨鯊族和光照會也是有往來的,關系不能說是有多好,可互相之間也都給幾分面子.

因此,格里納當下把臉一沉,很是不爽的問道:"什麼意思,光照會的人來了又怎麼樣?"

"少君,是光照會的人說,讓您立刻把黃昏之塔的海馬族奴隸都交出去."那個侍衛連忙說道..

上篇: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歸來     下篇: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郁悶的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