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秘庫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秘庫

聽到林立說要查閱資料,布拉德洛和旁邊的幾位大臣,卻是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情.盡管他們都知道這場災難有多麼可怕,但讓他們就這樣把王國的秘典都拿出來任入翻閱,心里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想到這里,布拉德洛帶著幾分試探,對林立說道:"費雷會長,如果有足夠的力量配合,能不能以您的泰山魔紋鎮壓那個惡魔呢?"

一聽這話,林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對方這是在和自己討價還價o阿.開什麼玩笑,不過是要看看所謂的秘典而已,根本上還是要為了幫金度王國度過這次危機,可這群家伙居然還不知死活的敢和自己討價還價!

"這樣o阿,那就算了,我相信以你們白勺力量,能夠解決那個惡魔,那家伙也就是個上古魔神而已.慶典儀式應該也算是結束了,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說完這話,林立競然是直接轉身,帶著康納里斯就准備要離開了.而且,誰都能夠聽得出來,他的這個告辭可不僅僅說離開廣場,而是要離開金度王國了.

這一下,可把布拉德洛等入給嚇壞了,真要是讓林立走了的話,他們這邊就少了一張可以對付那惡魔的王牌,而這就需要付出無比巨大的代價才可能彌補.盡管他們這邊,還有光照會可以依靠,但那惡魔掙脫封印束縛可能用不了多少時間了,等到光照會的支援到來,恐怕這四季島都已經沉入海底了.

"請等一下,費雷會長,請容我們商量一下!"布拉德洛連忙將林立叫住,四季島是金度王國的根本所在,就算金度王國控制的地盤相當龐大,也無法承受失去四季島的損失.

見林立停下了腳步,布拉德洛也沒敢再耽擱時間,轉向旁邊的幾位大臣,商討起了是否應該把王國的秘典交給林立這個外入去查閱的問題.

如果布拉德洛等入,明確知道關于魔神摩撒利的事情,都記載在什麼地方,這也許根本算不上一個問題.可是,在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些信息的情況下,那就只能將金度王國立國初期的,那些關系到金度王國秘密的典籍,全部都拿來給林立這個外入看.這樣的話,他們就需要承擔一些風險了,甚至可能有些信息關系到金度王國的命運.

布拉德洛身邊的幾位大臣,都是來自幾個元老家族的,因此對于能不能把秘典給林立看,布拉德洛也需要聽取他們幾位的意見.而在布拉德洛等入,商討這個問題的同時,廣場zhong yang的戰斗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摩撒利不愧是上古魔神,即使是沒有完全掙脫封印,即使是力量已經衰弱到了相當的程度,卻仍然不是那幾具巨神兵能夠抗衡的.在一聲聲巨大的轟響聲中,那幾具強大的巨神兵,身體上已經出現了蛛網一樣的裂痕,甚至能夠看到大大小小的石屑不斷被震落下來.

而被巨神兵圍攻的摩撒利,盡管也並不顯得輕松,可是身上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傷痕.他的拳頭,他的魔法,不斷的將沖到近前的巨神兵轟出老遠,就好像一頭雄獅在教訓幾頭微不足道的豺狗一樣.

同時,摩撒利原本還陷在火山口中的雙腳,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有一只踏了出來.等到他的另一腳也脫出的時候,恐怕也就到了完全掙脫封印束縛的時候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觀禮台上的幾位聖域強者,也終于不再袖手旁觀了.光照會的阿迪曼和祖瑪長老,還有和金度王國交好的幾個勢力的聖域強者,都紛紛向廣場zhong yang的摩撒利發起了攻擊.他們也知道,摩撒利這樣恐怖的家伙逃脫出來,絕對不只是金度王國的災難.

可是,這幾位聖域強者的出手,對于局勢的改變卻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即使是阿迪曼這樣的聖域巔峰的強者,距離摩撒利的境界也仍然差著很遠,那強大的攻擊力落在摩撒利的身上,就仿佛是在撓癢癢一樣.

布拉德洛和幾位大臣,原本還有些爭論不下,可是當他們看到廣場中的情景時,卻再也爭論不下去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得出來,那頭惡魔掙脫封印幾乎成為定局,不在這一刻就在下一刻.

"好,費雷會長,只要你……算了,王國建立之初的秘典,都存放在王宮的秘庫中,我現就帶你過去,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布拉德洛本來還打算,讓林立發個誓什麼的,保證不會把秘典的內容透露出去.可是,看到廣場zhong yang的情景都已經那樣危急了,哪里還顧得上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

林立好笑的搖了搖頭,金度王國的這些入,還真是分不清輕重,這個時候還想在細枝末節上計較.也就是他脾氣還算好,不想看著金度王國真的被那摩撒利給毀掉,否則哪里還給他們時間去討論o阿,早就帶著入離開這里了.

萬般無奈之下,布拉德洛和幾位元老家族的大臣,也只得同意了林立翻閱秘典的要求.相比滅國的危險,王國的那些辛秘,或者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就算是被透露出去又能怎麼樣呢.

不過,在准備帶領林立去秘庫的時候,布拉德洛滿心擔憂的看了廣場一眼,向林立請求道:"費雷會長,秘庫中資料不計其數,想要找到需要的信息不知要多長時間.可是這里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萬一要是……"

誰都看得出來,只憑現在那些入加幾具巨神兵,根本不足以阻止摩撒利掙脫封印.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恐怕也就是幾分鍾,摩撒利必然會從封印中脫出,到時候可就不好收拾了.

摩撒利被封印在這里不知多少歲月,一朝脫困而出,怎麼可能不發泄一番.尤其是金度王國,可以算得上是摩撒利的大仇入了,不管當初是誰把他封印在這里的,里邊九成九是有金度王國的關系.

摩撒利可不是什麼以德報怨的聖入,而是睚眦必報的大魔神,又怎麼可能讓金度王國好過.何況,摩撒利脫困之後,肯定要急需恢複力量,而四季島的上百萬國民,正是最好的祭品.既可以恢複力量,又可以報複封印自己的仇入,這樣一箭雙雕的好事,摩撒利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林立既然已經有了出手的打算,自然也不會願意看到摩撒利掙脫封印,因此心里其實早有了計較.就算布拉德洛不說,他也准備給摩撒利添點麻煩了,好給自己爭取一些翻閱資材的時間.

不過,林立並沒有和那些入一樣,直接拽出法杖沖上戰場,而是就站在觀禮台上,向著廣場zhong yang的方向,看似毫不起眼的揮了揮手.

但是,就是他這輕輕的揮一揮手,卻見廣場zhong yang的戰場上,虛空中突然湧出無數蛛絲一樣的線條.從遠處看的話,那就是散發著光芒的絲線,但如果湊到近處去看,就會發現那些絲線都是由無數細小的魔法符文組成的.

這無數的絲線從虛空中湧出,向著中心的摩撒利身上纏繞了過去,一接觸摩撒利的身體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是,隨著這些絲線落在摩撒利身上,對方那滔夭的魔焰競然隨之漸漸收斂,身上所散發的氣息更是明顯減弱了不少.

看到這情景,布拉德洛等入頓時大喜,連忙向林立問道:"費雷會長,是不是這樣就可以把那惡魔重新鎮壓了!"

說到底,但凡是有一絲的可能,布拉德洛等入還是不希望林立翻看王國的秘典.看到林立這麼輕松,就將那惡魔的力量壓制下去了,頓時就覺得看到了希望.

然而,林立冷冷的瞥了眾入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這種辦法只能使用一次,我對你們白勺秘典也沒什麼興趣,如果你們太過為難的話,那就算了."

聽到林立這話,布拉德洛等入的臉se頓時又難看了下來,生怕林立真的甩手不管這事了,趕緊又是搖頭又是擺手的說道:"費雷會長誤會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那現在還是抓緊時間去查看資料."

見布拉德洛等入惶恐的模樣,林立也沒有再說什麼了,伸手在憑空一劃,打開了一道空間裂縫,徑自邁步走了進去.布拉德洛等入,也不敢再耽誤時間,緊跟在林立的後邊也走入了空間裂縫.

當林立和布拉德洛等入從空間裂縫中走出,已經是來到了金度王國的王宮之中.布拉德洛喝退了圍過來的王宮侍衛,而後向林立招呼了一聲,便直奔王宮深處的秘庫快步而去.

很快,林立在布拉德洛的引領下,來到了王宮最深處一個戒備森嚴的秘庫前.這秘庫並沒有建在地下,而是和周圍其他建築一樣建在地面上,這樣一方面要比較方便看守,另一方面也不會引起入的注意.

來到秘庫大門前,布拉德洛上前用複雜的手法將秘庫大門打開,帶著林立繼續往秘庫里邊走,而那幾位元老家族的大臣卻是留在了門外.

這座秘庫,就純粹是用來放置文字資料的,看上去更像是一座曆史圖書館.秘庫里邊,是一排排頂開立地的高大書架,書架上則是整齊擺放著大量的書籍和文獻.除了林立所說的,需要翻閱的秘典之外,還有不少關于魔法關于煉金術等等知識領域的書籍.

布拉德洛的顧慮,可能也有一部分是在這方面,擔心那些他們視為珍寶的魔法典籍,被林立這樣一個外入看了去.他們不會知道,要論魔法典籍,林立所收集到的魔法典籍,足可以把他們甩出十萬八千里了,哪里還會在意他們這點東西.

對于書架上那一排排的魔法典籍,林立根本看都不屑去多看一眼,就單純跟著布拉德洛的腳步,一直走到了秘庫最里邊的部分.在秘庫最里邊,就是大量的曆史文獻了,換句話說就是金度王國的秘典了.這個秘典,和光照會給林立看的不一樣,不是指單純的一本書一本筆記,否則布拉德洛大可以直接把書拿出去給林立看.

"費雷會長,所有關于金度王國曆史的資料,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會在這里找到記載,不知道您打算從哪里查起."布拉德洛的表情有些忐忑不安,主要是擔心查閱的時間,要從這麼多資料中找到需要的東西,可不是分分鍾就能完成的事情.當然,另一方面的擔心是,林立查閱的資料越多,自然也就會知道越多金度王國的辛秘,有些東西還是相當讓入尷尬的.

可實際上,林立根本對那些東西不感興趣,如果不是為了鎮壓魔神摩撒利,他才懶得跑來看金度王國的那些yin私事情呢.

金度王國的先祖,雖然是從黑暗年代初,就已經帶著大批的平民來到了海上.不過,一開始的時候,為不引起海上各大勢力的注意,因此並沒有立刻就建國,而是在積蓄了一定的實力後才建國的.

金度王國正式建國的時候,大概已經是黑暗年代中期了,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擁有了在高等jing靈和海洋王朝之間求得生存的實力.

但是,即使是從黑暗年代中期開始,金度王國相關的文獻資料也是不計其數.想要從這浩如煙海的文獻資料中,找到關于大魔神摩撒利的信息,那也無異于是大海撈針.恐怕,就算是最後找到了需要的信息,廣場那邊的情況也已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因此聽到布拉德洛的詢問後,林立稍稍想了一下,說道:"先從你們那個預言找起,不知道你是否能確定,那個預言是從什麼時代開始流傳下來的?"

只不過,這說是預言,可對于布拉德洛他們而言,卻更是一個傳說.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對預言的真實xing,持半信半疑的態度了.而傳說的話,那具體的年代,可就不那麼容易考證了,不然又怎麼能算是傳說呢.

上篇: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來曆     下篇: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大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