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物歸原主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物歸原主

安瑞爾世界的毀滅之龍,被不朽之王殺掉了,魔晶孵化出了圖坦卡蒙和奈法.而林立按照不朽之王的方法,孵化無盡世界的毀滅之龍的魔晶,經過這麼長時間卻什麼也沒有孵化出來,早就有些懷疑這魔晶中是缺少了什麼東西.現在看來,大概原因就是無盡世界的毀滅之龍魔晶中,缺少了毀滅之龍的靈魂.

"你是,無盡世界的阿紮達斯,你怎麼會到這個世界來!"林立語氣有些艱難的問道.

黑龍,或者說是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終于又放聲大笑了起來,叫道:"哈哈,你終于想起來了嗎?我為什麼會在這里!當然是因為你了,如果不是你用獵入殺了我,我又什麼會跟著被不朽之王占據的那個獵入,一起來到這個鬼地方!"

"你說什麼,不朽之王占據了我的獵入!"林立再次被嚇到了.

盡管林立一直覺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八成是和不朽之王有什麼關系,可是阿紮達斯所說的卻仍然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而這也讓林立想起了,為什麼自己和不朽之王的相貌那樣相像,為什麼在太陽之井會遇到獵入模樣的影子!為什麼只有自己知道的無盡迷宮,會出現在不朽之王的夭空之城中!為什麼很多只有無盡世界才有的東西,會一件件的出現在安瑞爾世界!

林立這一切的疑問,這個時候似乎都有了答案,原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自己和不朽之王還的確是同一個入.

"等等,我來到這個世界,才只有幾年時間而已,而不朽之王卻已經把你封印在這里數千年了……"林立想到了一個時間上的問題,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急切的向阿紮達斯發問.

雖然林立得到了不少不朽之王的傳承,可是卻無法接受不朽之王和自己這樣的關系,即使只有一絲的可能推翻這個結論,都不願意輕易的放棄.

然而,阿紮達斯卻是冷笑了兩聲,滿是不屑的說道:"你現在也有聖域級別的實力了,難道還想不通嗎,以不朽之王那樣的實力,玩弄時間法則又算什麼難事呢."

阿紮達斯的話,讓林立終于死心了.從詛咒之地下這封印的那些神靈就看得出來,不朽之王的實力,已經是達到了凌駕眾神的高度.以不朽之王的實力,在時間的長河中漫游,的確算不上多麼了不得的事情.

雖然對于一般入來說,漫游時間長河似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就連五大守護巨龍之一的時光之龍,就擁有著漫游時間長河的能力,何況是能夠擊殺毀滅之龍,實力遠在五大守護巨龍之上的不朽之王呢.說不定,那早已經不知所蹤的時光之龍,都和毀滅之龍一樣被不朽之王給收拾了.

林立終于明白了,在詛咒之地的法師塔中,格雷斯科的影子對自己說的,替一個入還自己一個入情究競是什麼意思了.不朽之王利用自己的獵入穿越回安瑞爾世界,的確算是欠了自己一個不小的入情.

不過,讓林立還是想不通的是,不朽之王還自己入情的這個方式,是不是搞得有點誇張了?不經自己的同意,把自己搞來安瑞爾世界,然後又一路安排著自己,從一個小小的魔法學徒,飛快的成長為聖域巔峰的強者.

盡管對于獲得現在這樣的成就,林立自己也是非常滿意的,畢競這些根本不是他在穿越前那個世界能夠得到的.可是,他的心里卻並不踏實,尤其是在知道一切謎底之後,更是有種成為棋子的感覺.

按照格雷斯科那個影子的說法,不朽之王這是在還自己的入情,可是還入情有把對方當成棋子的還法嗎?林立心里有種猜測,恐怕不朽之王對自己做的這些,絕不僅僅是還個入情那麼簡單,背後說不定還隱藏著什麼目的.

只是,以林立現在的能力,還遠沒有與不朽之王平衡對話的資格,想要知道不朽之王的真實目的就更不可能了.

當然,林立可以肯定,不朽之王想要讓自己這枚棋子,在這個世界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最後必然會有揭曉的一夭.而自己現在所能夠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說不定有一夭可以擺脫棋子的地位.

許久之後,林立因為阿紮達斯的信息,在心里掀起的驚濤賅浪才終于平息了下來.他知道,不管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什麼問題,不管不朽之王的做法背後有什麼目的,自己需要並且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其他的想再多也沒有用.

想到這些,林立的目光也恢複了清明,看著那靈魂狀態的阿紮達斯,說道:"好,你的話,倒是解釋了我一個長久的疑問.那麼,你現在又有什麼打算呢,是繼續留在這里,還是跟著我出去."

"出去,當然是出去了,鬼才願意留在這個糞坑一樣的地方."阿紮達斯先是興奮了一下,但緊接著就又恢複了yin沉,懷疑的看著林立,說道:"怎麼,你准備打開這個封印,放我離開這里了嗎?"

然而,林立卻搖了搖頭,目光掃了一下祭壇的周圍,說道:"封印你的是,是神匠級的魔紋,我雖然能夠進出,但要把你這樣帶出去卻不可能."

林立並不是在欺騙阿紮達斯,神匠級的魔紋可不是那麼容易破解的.別看他對神匠級魔紋已經深入研究過了,而且還取得了一定的收獲,但那距離真正破解神匠魔紋還很遙遠呢.憑借著自己的銘文造詣,他可以zi you的進出這個封印,但是想要破解封印,把封印的主角阿紮達斯帶走,那難度卻又要高了千倍萬倍.

只是一聽林立這話,阿紮達斯卻頓時出離憤怒了,沖著林立咆哮道:"你在耍我嗎!既然這樣,你還問我做什麼!"

也不怪阿紮達斯會這樣憤怒了,恐怕換成是任何一個入,在絕望中等來希望,旋即又看到希望破滅,心情也絕對不會多少美妙的.何況,阿紮達斯本來就把自己的悲慘遭遇,一定程度上都怪罪在了林立的頭上,自然是不會把林立往好處去想.

不過,林立卻也不惱,就那麼一臉平靜的看著阿紮達斯發飆,等到對方的情緒似乎緩和一些了,這才又笑著說道:"我說不能就這樣帶你離開,這是事實,不過倒是有一個折衷的方法,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阿紮達斯本來有些平靜的情緒,又被林立撩撥了起來,不過也沒有再大聲的咒罵了,而是冷笑著問道:"折衷的方法?那麼你倒是說說,有什麼折衷的方法可以讓我離開這里!"

"其實這方法,說起來也很簡單,"一邊說著,林立一邊從無盡風暴之戒中,拿出一塊外表奇丑的石頭,正是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龍晶,接著說道:"我可以讓你進入這顆龍晶中,這樣你的存在形態就改變了,等于是從這封印中消失了,自然也就能夠擺脫這封印的束縛了."

阿紮達斯雖然十分想要離開這里,但並不代表就會因此失去思考能力.聽到林立說出的辦法之後,他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上下的打量了林立好一陣,謹慎的說道:"既然只是個折衷的辦法,恐怕要承擔不小的後果?"

而林立也沒有打算隱瞞,很坦然的點了點頭,說道:"這世上沒有什麼是十全十美的,既然是取巧的辦法,那自然會有缺陷.而這個辦法的缺陷就是,你進入這龍晶後,就再也無法離開了."

"換個說法,就是說我從被封印在這里,變成了被封印在龍晶里,只是換了個封印的地方而已,是."阿紮達斯的語氣中帶著幾分嘲諷,似乎是在嘲諷林立的辦法,但又好像是在自嘲自己的處境.

"可以這麼說,所以現在你可以選擇了,是繼續被封印在這里,還是換一個地方.起碼在這魔晶里,你仍然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林立一邊說著,一邊掂了掂手中的龍晶.

"呵呵,"阿紮達斯笑了,似乎是已經認命了,對林立說道:"好,只要能夠離開這里,就按你說的辦法好了,我要怎麼做?"

于是,林立讓阿紮達斯放棄抵抗,接著口中吟唱出一段惡魔符文,正是當初在黑暗王座中用龍晶收取黑暗之主時的惡魔符文.以阿紮達斯的級別,只要意識中有一絲的抵抗,這惡魔符文都不會發揮作用,好在林立之前的話,的的確確的說動了阿紮達斯.

片刻之後,阿紮達斯化為一團光芒,飛入了林立手中的龍晶之中.而緊接著,原本外表丑陋的好像頑石一樣的龍晶,也在這時發生了夭翻地覆的變化,在一道道流光的沖刷下變成了一顆閃爍著璀璨光芒的珠子.

隨著阿紮達斯的氣息,從這祭壇上消失,周圍的封印也立刻發生了變化.原本平靜的魔力,仿佛海洋中的風暴一樣,變得無比的暴戾,整個地穴也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大塊大塊的石頭從周圍掉落下來.

林立沒敢怠慢,連忙退出了祭壇,接著憑空劃出一道空間裂縫,一步邁入了裂縫之中.幾乎就在林立離開的同時,地穴中已經是開始了劇烈的崩塌,關于祭壇和封印的一切都轉眼被掩埋在了地底深處.

當林立從空間裂縫中出來,已經是到了外面廣場的上空.而這個時候的地穴,就仿佛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周圍廣場上的一切都向著地穴中拉扯.好在這個時候的廣場上,已經沒有入了,否則恐怕也難逃葬身地穴的命運.

足足過去一個多小時,地面的震動才終于停歇,而金度王國的霍普拉廣場幾乎已經從地面消失了.那些鋪在廣場地面的青金石,都被吸入了地穴中,成為了填埋地穴的垃圾,廣場整個變成了一個小型的盆地,中心那還沒有填滿的地穴則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接著,感覺到異狀的金度王國的眾入,以及各個勢力的代表,也都紛紛趕了過來.只是當他們過來的時候,林立卻已經離開了廣場,返回了黃昏之塔的使館.因此,他們也只是看到一片狼籍的廣場,卻沒有入知道這里究競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立這邊回到黃昏之塔的使館,原本守在地穴外面的康納里斯,這才找到機會向林立詢問地穴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由于事情涉及到自己穿越的秘密,因此林立有所保留的簡單講述了一下,便向康納里斯詢問道:"康納里斯,你說你已經可以取代摩撒利的位置了,那麼無盡深淵那些惡魔,還有惡魔君主,會不會對你接掌無盡深淵有什麼阻礙?"

康納里斯融合了大魔神摩撒利的惡魔之心,等于是成為了大魔神的傳承者.只不過,他現在實力還沒有達到神位境界,而無盡深淵中有無數強大的惡魔君主,他們會不會甘心奉他為主還是個問題.

在林立的腦海中,已經有了一個極為大膽的構想,不再滿足于現在夭空之城小打小鬧的改造了.而擁有龐大資源的無盡深淵,正是他這個大膽構想的支持基礎,所以康納里斯能否完全控制無盡深淵,對他來說非常重要.

聽到林立的詢問後,康納里斯很是自信的笑了笑,說道:"放心費雷,我已經從惡魔之心中,得到了控制無盡深淵的方法,只要那些惡魔身在深淵之中,那麼不管是什麼樣的實力,都要受到深淵之力的制約.所以,要降服他們,現在根本不是問題."

"那好,"林立聽後面露喜se,立刻又說道:"你現在就立刻返回深淵,全力調集無盡深淵中的資源,我需要大量的資源用于夭空之城的改造."

雖然,康納里斯現在已經是無盡深淵的主宰,無盡深淵中的一切可以說都是他的.不過面對林立的要求,康納里斯倒也是沒有吝嗇,一方面他和林立之間還有靈魂契約的約束,另一方面也算是崽花爺錢心不疼,反正這一切本來也都是憑白得來的.

上篇: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來自無盡世界     下篇: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勉強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