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四百章 你想要什麼  
   
第一千四百章 你想要什麼

旋轉了上千年的大漩渦,在那月光法杖的光芒籠罩下,旋轉的速度陡然加快,同時在大漩渦的中心亮起了一個星點,就好像漆黑的夜空中有一顆閃爍的明星一樣.只不過,那個星點的光芒,漸漸的在變強,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從大漩渦下浮出.

"星辰之怒,終于再次見到你了!"林立已經敏銳的,從那星點上感覺到了星辰之怒的氣息,而且可以肯定這次將要見到的,絕不會再是什麼魔力凝聚出來的東西.

那一點星光,變得愈發明亮,直至從大漩渦的中心飛射而出,如同一道閃電來到了林立的面前,靜靜的懸浮在那里,仿佛展示一樣緩緩的轉動著.

看到自己苦尋許久的星辰之怒,此時就飄浮在自己的眼前,即使是以林立現在的境界,也不禁感到有些心潮激蕩.這可是星辰之怒啊,只有擁有了它,才能夠真正發揮出七支星辰碎片的全部力量,只有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的組合,才是真正的滅魔屠神的至強神器.

看著面前緩緩轉動的星辰之怒,林立的身體甚至都抑制不住的,發出一陣陣激動的顫封,小心的抬手伸向了那星辰之怒,仿佛生怕把這星辰之怒嚇跑一樣.

七支星辰碎片,也依次在林立身周的虛空中浮現出來,好像衛星一樣圍繞著他的身體旋轉了幾圈.接著,便一個個化作流光,飛向了那已經被林立握在掌中的星辰之怒,一接觸就變化成了利箭搭在了上邊,仿佛歡鳴般的發出一陣陣震顫的聲音.

星辰之怒在手,林立心中一直的不安也頓時消去大半,就憑著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的力量,他已經有了相當的底氣面對任何可能出現的狀況.那些空間裂縫,那些洪荒魔獸,甚至強大的泰坦巨人,在他心中都已經幾乎不再有任何威脅.

而就在這個時候,與大漩渦對應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並且就好像水中滴入了一滴墨汁一樣,以極快速的速度擴散開來,轉眼間就已經染黑了大片的天空.

接著,那被染黑的天空,仿佛是在呼應地面上的大漩渦,也開了緩緩的旋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侄懸的漩渦.

看到這樣的變化,林立按下了心中的激蕩,手緊緊的握著星辰之怒,仰著頭靜靜的等待著.他來大漩渦,拿星辰之怒是一個重要的原因,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里也是這次災難中最大的空間裂縫出現的位置.

而且,按照當初羅格大祭司所說的,這里的大裂縫中隱藏著的,將是真正可以毀滅這個世界的恐怖存在.相比這個恐怖的存在,那些洪荒魔獸,那些泰坦巨人,簡直就如同是一場戰爭中沖在最前面的炮灰.

站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林立靜靜的等待著,手中在星辰之怒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光芒,七支星辰碎片的光彩流動著混合成絢麗的光彩.

毀滅之城的天幕打開了,永睌躨薵漸穻漱妞吇9n整個城市,所有的魔晶艦炮和裂天者等等攻擊武器也都開始了充能.毀滅之城里邊,此時已經沒有了林立之外的任何人,一切的攻擊防禦都由阿紮達斯的靈魂所接管.

毀滅之城的上空,毀滅之龍再紮達斯的幻影,浮現在了天空中,與林立一樣望著頭頂的黑色漩渦,發出無聲的咆哮.

終于,從那黑色漩渦中,一個散發著光芒的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只是那身形與漩渦相比實在是顯得太過渺小了,遠不像那些身軀龐大的洪荒魔獸那樣震撼.

但是,隨著這個身影的出現,他身體上的光芒也漸漸的將四周照亮,仿佛巨大的黑色漩渦中間出現了一個正在亮起的太陽.而在那光芒的照射下,巨大的黑色漩渦,也好像凝固一樣停止了旋轉,並且漸漸變得透明淡薄.

當那個身影,漸漸向自己走來,林立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了起來,眼中帶著濃濃的疑色看著對方,握著星辰之怒的手更是青筋爆起關節泛白,似乎是在用力的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情緒.

當那身影在不遠處停下來後,林立終于將自己的情緒調整了過來,語氣低沉的開口說道:"我應該稱呼你格雷斯科,還是不朽之王呢?"

林立沒有想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引導自己一路走來的格雷斯科.甚至從傳承這方面說,格雷斯科還可以算得上是他的老師了,畢竟他現在所學會的一切魔法的知識,都是與格雷斯科密切相關的.

看著眼前的身影,林立可以非常肯定,這回看到的絕對不再是什麼投影分身了,而是一個無比真實的法師之神.但是,林立沒有直接稱呼對方格雷斯科,反而是問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一句如果被旁人聽到會覺得不可思議的話.

可是,一直就對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關系感到疑惑的林立,這個時候卻突然間想到了一個非常難以令人置信的猜測.

林立想到了在太陽之井中,擊敗那個獵人影子的時候,不朽之王曾經留言說期待著在大漩渦的會面,可是現在出現的卻是格雷斯科.

雖然在詛咒之島地下的那座高塔中,格雷斯科的影子說是替一個人還一份人情,這似乎是把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分開了.可是,林立還記得,對方的介紹自己的時候,曾經說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是格雷斯科.這個介紹可就有些詭異了,既然從什麼時候開始是格雷斯科,那麼在那之前又是誰呢?

因此這個時候,在見到格雷斯科的真身後,林立問出了這樣一個有些荒誕的問題.

"曾經,我是不朽之王,現在我是格雷斯科,你還是稱呼我格雷斯科好了,不朽之王這個名字就當作是一段曆史."格雷斯科輕描淡寫的回答道,顯然對這個問題毫不在意,畢竟以他現在所達到的層次,是什麼身份又有什麼關系呢.

但是,親耳聽到格雷斯科的回答,林立卻是有些無法淡定了.在安瑞爾大陸上,關于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傳說太多了,但卻從來沒有人認為這兩者會是同一個人.不朽之王創造了高等精靈王朝,而格雷斯科卻帶領著反抗軍,推翻了高等精靈的統治這就好像自己親手毀滅了自己的成就一樣.

不過,考慮到格雷斯科所在的層次,林立又感到可以理解了.不管不朽之王還是格雷斯科,都已經眾神之神一樣的存在了高等精靈對于他而言,恐怕也只不過是一件玩物而已.而且不僅僅是高等精靈,人族以及其他的智慧種族,甚至說眾生,在格雷斯科的眼中也只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而現在,這一場對于安瑞爾世界來說的末日災難,林立也不得不想到了格雷斯科的身上難道這又是和推翻高等精靈一樣,也是格雷斯科有意操縱的結果嗎?

林立的想法並不誇張,要知道永琱屁薶N是格雷斯科推倒的,而安瑞爾世界規則的失衡也是由永琱屁薵滬丳憐茪獉_的.以格雷斯科的實力,林立不相信要消滅高等精靈就真的需要把永琱屁虩R毀,那麼格雷斯科的做法就很值得思考了.

"好,格雷斯科,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了,你,究竟想要什麼?"曾經林立已經在心里,詢問了上千遍這個問題,格雷斯科做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而現在,在知道了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關系後,他也愈發強烈的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個時候的格雷斯科已經是站在了整個世界的最頂端,就算是眾神也要拜服在他的光芒之下.林立實在是想不通,已經擁有了如此成就的格雷斯科,究竟還有什麼不滿足的,難道僅僅只是為了玩一場游戲嗎?

老實說這個猜測,一點也不會讓人愉快做棋子和做玩物雖然本質同上沒有多少區別,可棋子起碼代表著有存在的意義,而玩物那就可就太令人惡心了.尤其是對于林立來說,他甚至不願意成為別人的棋子,又怎麼可能會接受玩物這個身份呢.

聽到林立的問話,格雷斯科的臉上露出一縷微笑,兩眼淡淡的看著林立,反問道:"你覺得,我擁有現在的成就,就已經應該滿足了嗎?"

林立愣了一下,皺著眉頭打量了格雷斯科上下,說道:"從你鎮壓眾神的手段來看,你已經是難以再找到對手了,無窮的壽命,強大的實力,難道還不能讓你滿足嗎?"

"眾神?不過也只是至高法則下的一群螻蟻罷了!"格雷斯科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是對眾神的不屑,同時又似乎有著對林立的失望,說道:"在至高法則之下,即使是我,也只是一只稍稍強壯一些的螻蟻,如果對這點成就都沾沾自喜,豈不是太過無知了嗎."

"至高法則?"林立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東西.

眾所周知的,這個世界是由各種法則構成的,歸結到根源就是地火水風四大元素法則,以及光暗混沌三大基本法則,其他如冰雷雨植物生命等等,都是由這七**則衍生出來的.

那麼,至高法則又是什麼呢?聖域強者要登上神位,就是要掙脫七**則的束縛,成為跳出這個世界的偉大存在.可是現在,格雷斯科顯然已經是成為了眾神之神的存在,卻又提出了一個至高法則.

"用你們那個世界的話來說,至高法則或許可以稱為天道,這樣你是否能夠理解了呢?即使是神靈,在天道這個至高法則之下,也仍然得不到真正的自由,得到真正的永1琱ㄕ.而我要的,就是要打破這至高法則,我將那種存在稱為無的境界,不受一切束縛,永琱ㄕ!"格雷斯科解釋到這里,眼中甚至隱隱透出幾分狂熱,仿佛數萬年追尋的目標已經近在眼前了.

在聽到格雷斯科的解釋後,林立不禁為對方瘋狂而驚訝,同時也對這個所謂的無的境界而充滿了懷疑.

什麼才是真正的無,如果能夠解釋出來的話,恐怕也就不能稱之為無了.就好像說宇宙虛空,沒有了光就是黑暗,沒有了溫度就是極寒,可黑暗是不是無,極寒又是不是無呢?也許黑暗與極寒就是一種規則的體現,那麼在這之外又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在游戲的世界中,神靈是至高的存在,卻仍然要受游戲世界的規則束縛,可跳出游戲世界之後,又何嘗不是另外的一個世界呢?所謂的真實世界,外面是否還有一雙眼睛在窺視,而那窺視之人的背後也許還有另外的存在.

這似乎根本就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林立想不通,也只能不去想,看著格雷斯科說道:"你又如何知道,在你所謂的至高法則之外,沒有另外的更高的法則呢?"格雷斯科笑了,目光投向了遠方,仿佛在俯視整個安瑞爾世界,片刻之後才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事實上正是因為我曾經去過你們那個游戲世界,知道那個世界竟然只是另一個世界的玩物.因此我很想知道,即使是現在的我,是否仍然只是更高級存在的玩物.至于你的問題,有沒有更高的法則,又有什麼關系呢,如果有,那就再打破它!"格雷斯科開始的語氣很平淡,但是在最後卻終于讓林立體會到了,屬于法師之神的那股探究一切的勇氣,以及打破一切法則的霸氣.魔法師的道路,不就是這樣嗎,借助法則的力量,操縱法則的力量,打破法則的力量,這大概就是格雷斯科能夠擁有如此成就的,最根本的原因.

雖然感覺到,格雷斯科的出現,恐怕並不僅僅是為了解答自己的疑問,但林立還是為格雷斯科的這股精神而歎服.

不過,歎服歸歎服,林立還不至于因此忘記自己的事情,轉而問道:"那麼,你所追尋的目標,和我又有什麼關系呢,為什麼把我拖進這個世界,不要說什麼還人情的等話了,這個理由你自己都不會相信."

上篇: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月光法杖     下篇: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