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大結局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大結局

而看到林立的動作,幾位大主祭也把頭垂得更低了,一個個的腦門上都止不住的冒出了汗珠.雖然他們在得到神諭,把莉莉婭找來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永琱坏D找這位前任聖女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卻也沒有想到,前任聖女會如此受永琱坏D的看重.要知道,對于一般人來說,踏入傳奇境界都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而這位永琱坏D竟然是直接就讓莉莉婭成為了一位聖域境界,這等神眷可是太令人驚羨了.

而莉莉婭此時表情也顯得有些激動,不過卻不是因為自己獲得的力量,而是舉起了手中的那半支箭頭,滿臉企盼的向林立問道:"這件東西您是從哪里得來的,難道您認為它原來的主人嗎?"網不跳字.

雖然莉莉婭用的是敬語,可這在幾位大主祭看來,還是有些對偉大的永琱坏D不夠恭敬.不過,當他們有人抬起頭來,准備呵斥莉莉婭的時候,卻看到了林立的表情仿佛並沒有在意這一點,連忙識趣的閉上了嘴.

林立沒有立刻回答莉莉婭,而是轉向幾位大主祭,說道:"這次的事情,我就不和你們計較了,如果你們信奉我為你們的主,那麼以後就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不要在設立所謂的聖女了."

雖然被稱為永琱坏D,但是林立卻認為自己成為神靈,是因為心中有希望,因為信仰自己的人們心中有希望.嚴格來說,可能林立應該稱為希望之神,既然是因希望而成神,又怎麼能夠做斷絕自己信徒希望的事情呢.[

幾位大主祭聽林立說不追究這件事情的責任,頓時顧不得抹去額頭的汗水,異口同聲的答應道:"是,我主,我等必遵照我主的意志,從此不再設立聖女之位."

林立點了點頭,這才又轉回到莉莉婭身上,說道:"你在安瑞爾大陸,有個女兒在伊娜吧.這半支箭頭,是麥格雷尼在離世時交給我的,希望我能夠幫伊娜找到她的母親."

"雷尼他……"莉莉婭聽到自己的愛人離世的消息,頓時有些難以承受,也幸虧林立之前賜予了她聖域級別的力量,否則這一下恐怕就要暈厥過去了.不過緊接著,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兒,愛人離世了,那麼女兒又怎麼樣了呢,于是又不顧一切的問道:"那麼伊娜,伊娜她還好嗎?"網不跳字.

林立抬手在旁邊虛空一劃,一道光芒的大門緩緩開啟,接著對莉莉婭說道:"如果你在這里已經沒有什麼事情,那麼穿過這道大門,你就可以看到你的女兒了.不過,在見到她之後,請不要向她提起我."

莉莉婭這時已經顧不得考慮,林立為什麼要特意交待最後一句了,即將見到女兒的喜悅和忐忑已經將她的心都裝滿了.她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沒有懷疑林立的話是真是假,邁步向著那道光芒之門走了進去.

在白銀之手的營地中,莉莉婭出現在伊娜的面前,兩個人先是默默語,在一陣交流後又充滿喜悅的相擁而泣.透過光芒之門,看到這樣的一付景象,林立的心也終于放下了,抬手將那光芒之門揮散成數的光點.

完成了對伊娜的承諾,林立也可以專心的去凝聚自己的神格了.不過在離開永痧奐答漁伬,林立才有些詫異的注意到,永痧奐絳s場中央矗立的神像,居然是和自己有著幾分相似.

轉念一想,林立心中頓時明白了,這神像不是自己,而是不朽之王.永痧奐筐s竟是由誰創立的,一直都是一個謎,即使是維倫等永痧奐答漱j主祭們恐怕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在黑暗年代之前,永痧奐絕N已經存在于安瑞爾大陸了.

而這也觸動了林立的靈魂中,融合的格雷斯科的記憶,頓時了解了永痧奐答滲u正來曆.不朽之王並不是高等精靈,而是永睌躨薴云漱ㄕ握屁,誕生之初以人類的形態在安瑞爾大陸上游曆,並且創立了永痧奐.

之後不朽之王與高等精靈女王相愛,為了高等精靈一族的興盛,將永痧奐答熊握j部分資源都用在了高等精靈的身上,成為了高等精靈崛起的一塊重要基石.之後,不朽之王更是為了不讓永痧奐絳v響到高等精靈的發展,將永痧奐翔E移到了遙遠的東方大陸.

不得不說,在愛情這方面,不朽之王做得也是夠絕的,連自己一手創立的永痧奐絨ㄞ鈰魕葑.當然,從後來的事情來看,不朽之王還不僅僅是在愛情方面這樣,為了追尋突破至高法則的契機,更是轉生格雷斯科,一手將高等精靈一族幾乎滅絕.不管怎麼說,這就是一個狠人,不僅僅是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盡的虛空中,毀滅之城籠罩上了一層神光,接著微微一震,從原地消失得影蹤.

輕風平原,黃昏之塔,一切都已經恢複了平靜,只是天空中卻沒有了那座龐大的毀滅之城.誰也不知道,那位年輕的費雷會長,還有那座龐大的毀滅之城,究竟去了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會再次回到這里.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轉眼間就是一年,在災難中被摧毀的多蘭德城,已經是廢墟上重新建立了起來.黃昏之塔,在巴塞爾,加文等人的領導下,緩慢而又穩定的發展著,只是他們的會長仍然沒有回來,毀滅之城仍然沒有出現在黃昏之塔的天空上.

又是一年過去,隨著其他地方的人們的遷移,多蘭德城已經漸漸的恢複了生機.而從輕風平原各地,加入黃昏之塔的魔法師數量,也幾乎又翻了一番,不得不再次擴建高塔下的魔法城.但是,會長沒有回來,毀滅之城沒有回來.

兩年,三年,轉眼間五年的時間過去了有人建議黃昏之塔的裁判長巴塞爾,接替黃昏之塔會長的職位.不過,這個建議卻被巴塞爾拒絕了,不僅僅是在巴塞爾的心里在加文,埃蘭等所有黃昏之塔的人心里,他們的會長只有一個.

這一天吸血鬼諾菲勒走出了永睆第l的黑鋒要塞,五年來第一次出現在巴塞爾等人面前.不過,面對充滿了期盼的眾人諾菲勒卻只說了一句話:"巴塞爾,主人說了,由你來做會長吧,我們要追隨我們的主人去了."

而在說完那句話之後諾菲勒就從眾人面前消失了,隨他一同離去的,還有烏伊法魯西,以及黑鋒要塞中的那些天譴騎士們.

幾個月之後,巴塞爾正式接掌黃昏之塔會長一職,成為了黃昏之塔的第二任會長.就任儀式上,輕風平原的各個勢力,最高議會和光明黑暗兩大神殿,以及萊丁法蘭還有洛丹倫和金度王國,都派來了使者參[

只是,如此的盛況,卻並沒有讓巴塞爾等人感到高興,反而是感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畢竟,現在的黃昏之塔,已經不是林立在時的黃昏之塔了.現在,可以說林立的余情還在,各大勢力看在林立的面子上,對黃昏之塔還能夠多看一眼,但時間久了呢?那麼,真正想要保持黃昏之塔的地位,對于巴塞爾等人來說可就是一個十分艱巨的任務了.

不過,黃昏之塔現在的發展很好,不僅有一支傳奇法師組成的法師團,這五年中也吸納了不少的魔法天才.憑借著林立留下的各種資源,只要不出什麼大錯,黃昏之塔的未來,必定會是輝煌的,成為不遜于最高議會的強大勢力.

當然,更重要的是,盡管林立不在黃昏之塔了,但是不少人都知道,林立並不是在那場災難中出了什麼意外.那場籠罩整個世界的神罰,不僅僅是拯救了安瑞爾世界,更是林立留下的一個巨大的威懾.

在那之後,林立在安瑞爾世界,已經是繼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之後,又一位神話般的存在了.而黃昏之塔,也借此奠定了安瑞爾大陸魔法聖地的地位,這是任何人都不能視的事實.

巴塞爾的會長就任儀式結束之後,葛瑞安唉聲歎氣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著外已經幾乎看不到盡頭的魔法城熱鬧的景象,卻是感覺自己愈發的郁悶了.葛瑞安知道,那個比自己還奸詐的小子,如今已經是高高在上的神靈了,因此並不因為林立的離去而感到悲傷.但是,回想起當年,第一次遇到林立,然後拍賣藥劑,收拾梅林家族,還仿佛就發生在昨天一樣,心里不免有些感慨.

"媽的,費雷你個臭小子,自己跑去做神了,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好玩的,這麼久也不知道回來看看!"葛瑞安咒罵了幾句,突然好像有所感應似的,扭頭向旁邊的桌上看去.原本出去的時候,還空一物的桌面上,此時竟然多了一支流動著白色光芒的藥劑.

葛瑞安兩步走上前去,伸手將那支藥劑拿了起來,抬頭打量自己房間的每個角落,不過卻什麼也沒有找到.接著,他才低下頭,仔細的看著這支莫名出現的藥劑,只見藥劑瓶上浮現出一行小字,"超級偉哥,讓你找回男人的雄風!老頭,找個老伴吧!".

是誰在耍自己開心嗎?這是葛瑞安的第一個反應,但是緊接著就注意到,這支藥劑瓶可不是尋常的東西,似乎正是費雷那小子曾經專用的夢境水晶雕刻的藥劑瓶.

葛瑞安之所以這麼肯定,一方面自然是因為曾經在林立那里見過這種藥劑瓶,另一方面就是這夢境水晶的稀有程度,整個安瑞爾世界恐怕都很難找出另一支了.就算是有,可誰會拿這麼珍貴的東西,來和他開這種玩笑呢.

葛瑞安沒有再去四處尋找林立,因為他知道對方不出現,自然是有不出現的理由,自己就找也是白找.他只能是握著藥劑瓶,看向了外的天空,眼角帶著幾分濕潤的再次咒罵了起來.

海加山脈的叢林中,一支冒險者小隊,與一群魔獸激烈的戰斗著.站在冒險者小隊最前邊的,是一個身高兩米多的好像黑熊一樣的巨漢,手中舞動著一柄門板像的雙手大劍只一劍就將一頭箭背魔蜥斬成兩片.

然而,當那巨漢,再次斬殺一頭魔蜥後,卻神奇的從那魔蜥的尸體中掉落出一件不可能藏在魔蜥軀體中的盔甲.巨漢一劍將湧來的幾頭魔蜥掃開,伸手撿起了那件鎧甲,不禁看著鎧甲有些愣,顯然搞不懂這東西究竟怎麼來的.

而在巨漢身後,一個老頭走了過來,拍了拍巨漢的後背,說道:"希恩,如果我看得不錯,這件鎧甲應該就是當年你那位朋友,在金度王國的拍賣會上拍下的暗金魔龍鎧.沒想到,他會以這種方式,把這件鎧甲送給你."

希恩回過神來,扭頭看向老頭,仍然是滿臉的不解,說道:"老師,你是說這件鎧甲,是費雷先生送來的?可是,他是怎麼把這麼大的鎧甲,塞到那魔蜥的肚子里去的,直接交給我不就好了,我都好久沒有見過他了?"

"他是神,什麼做不到,你要是想見到他,那就要努力了,也許有一天你也會成為和他一樣的神."老頭歎了口氣,再次拍了拍希恩的後背,因為夠不到這個傻大個的肩膀.

"嗯,我會的,我說過還要做費雷先生的追隨者的!"希恩堅定的點了點頭,仿佛成為神靈對他來說,只是和提升一個等級一樣普通的目標.

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議長安度因如同往常一樣,處理了議會的事情後,就鑽進了自己的藥劑實驗室.然而,當他走入實驗室,正准備挑戰一種高級藥劑的時候,卻站在藥劑配制台前愣住了.

桌面上,放在一本筆記,封面寫著幾個大字,偉大的藥劑神匠費雷之書.安度因頓時有些激動,過了這麼多年了,那個臭小子終于肯傳給自己配制藥劑的秘法了嗎?

安度因手有些顫抖的翻開筆記,而且直接就翻到了後邊,想要看看能不能配制一支大師甚至宗師級的藥劑出來.然而,在他翻開的那一頁上,卻沒有藥劑配方,而是寫著這樣一行字,"欲煉神藥,從零做起.老師,你不想有一天把天空花園炸掉的話,還是從最低級的藥劑開始學吧!"

而後,安度因發現,不管自己翻到哪一頁,都只能看到那一行字,只有第一頁最基本的藥劑學理論那里,才能夠看到真正的內容.也就是這說,這本筆記的內容,不是他想看什麼就看什麼,而是藥劑學水平達到一定程度,才能夠看到接下來的內容.

"我配制藥劑這麼多年了,怎麼也應該算是高級藥劑師了吧,居然讓我從第一頁學起!"安度因雖然這麼抱怨著,但是卻也不得不接受這個安排,因為他發現那第一頁的內容,居然都是自己不懂的.

加洛斯魔法工會,翡翠之塔,會長凱文剛剛結束了冥想,走出冥想房間,一路和工會的魔法師們打著招呼,來到了高塔的最頂層.[

站在露台向外望去,小小的加洛斯城盡在眼底,只是凱文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遠方,心中不禁有些感歎.誰能夠想到,當年從這個偏僻的小地方走出去的一位魔法師,如今已經成為了神話中與格雷斯科並列的人物.

收回目光,凱文轉身回到房間中,打算翻閱一下從黃昏之塔送來的幾本魔法書.然而,桌面上,除了那幾本魔法書之外,竟然是多了一支造型奇特的法杖.這法杖的長度,也就是五六十厘米,暗紅色的杖柄虯枝盤結,頂端鑲嵌了一枚雞蛋大的乳白色寶石.

"這是……太陽王權杖?"凱文桌面上的這支法杖,竟然是與林立曾經使用的太陽王權杖十分似乎,或者這本來就是林立的太陽王權杖?

雖然在與格雷斯科的一戰中,林立為了達到七支星辰碎片齊射,就連太陽王權杖都投入到了信仰之火中燃燒了.不過,成為神靈之後,再加上在鍛造上的造詣,要再制作出一支太陽王權杖太容易了.

林立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漩渦的上空,身上沒有顯露出絲毫神靈的氣息,毀滅之城居然縮得只有拳頭大小,飄浮在他的肩膀上空緩緩旋轉著.他的目光,從加洛斯的方向收回來,又掃了一眼這片天地,終于如踏天梯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天空中,那個從幾年前的災難後就一直存在的漩渦中,並最終隨著那個漩渦一同從這個世界消失得影蹤.

"鈴鈴鈴!"

一陣輕脆的鈴聲響起,一只手從被窩里伸出,"啪"的按在了鬧鍾

起身,穿衣,林立走到了前,拉開簾看著外面的高樓大廈,看著下邊川流不息的車輛.安瑞爾世界的經曆,就如同一場夢幻似的,只有那毀滅之城,在旁邊的桌面上緩緩的懸空轉動著.如果用放大鏡去看的話,就會發現在那拳頭大的城市中,一隊隊身穿鎧甲的騎士正在廣場上操練著,就好像一群螞蟻一樣.

諾菲勒一付管家打扮,敲門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主人,早餐已經准備好了."

"好的,我很快下去,"林立應了一聲,卻沒有動,看著外面正在升起的朝陽,喃喃自語的說道:"至高法則!在這個世界,我又要如何打破那至高法則呢?"(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煙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