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花謝花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花謝花開

比起周光義對方銳的了解,方銳對周光義的認識只多不少.兩次CD流得手後,他並不認為自己還能故伎重演第三次,他已決心真真正正徹徹底底和周光義來場正面對決時.

但是這就表示他暫時放棄了猥瑣流嗎?當然不是!對于此時的情勢來說,方銳突然轉為堂堂正正的正面對決,這反倒正是猥瑣流的表現.

連續兩次CD流得手已經給周光義心里埋下了種子.接下來,無論方銳表現得多堂堂正正,周光義終究會有所顧忌,他無法再做到義無反顧.如此狀態下,季冷的生命還比海無量少了近一半,周光義最終落敗,簡直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不過和周光義正面對攻,方銳的氣功師還是顯得稍吃力,在擊殺季冷之後,海無量也損失了近半的生命.而周光義呢,直至季冷徹底倒下,這才清醒意識到,最後這半段,方銳居然真的沒有再出什麼花招.但是,他不出花招,反倒成了最大的花招,自己又一次被這家伙給猥瑣掉的.

是的……無論是正式賽場,還是私下交流,周光義輸給方銳都不是一次兩次了,而且每一次同這次似的:一再提醒著自己要當心,要注意這家伙的猥瑣,最終卻依然要墜入圈套,輸得那叫一個郁悶不甘.

不怪自己不努力,實在是對手太狡猾啊!

周光義甚至發現,自己每次輸給這家伙以後,心里冒出的想法都始終是這句話,真讓他有些哭笑不得了.

周光義下場,情緒還算穩定,實在是因為這種輸他已經經驗豐富,應付得了.不然換個新人選手來,這樣的落敗,不知要耿耿于懷多久.

周光義回到選手席,少不了被隊友一番安慰,他也只能笑著表示自己沒事.這時百花戰隊第二陣要出場的,他們的隊長于鋒已經站了起來.

于鋒是第六賽季出道的選手,比起周光義來說還要算是個晚輩,但是他現在的名氣可遠在周光義之上,又是百花這支戰隊的隊長和核心.但周光義在猶豫了一下後,終于還是上前提醒了一聲:"平常心,平常心啊!"

"我懂的."于鋒笑著點了點頭,方銳猥瑣流大師的名頭,他也了解.作為第六賽季出道的選手,他入聯盟也不過比方銳,周光義晚了一年,論比賽經驗並不輸給二人.

于鋒上場,于是比賽又成了兩個全明星選手的對決,現場氣氛相當熱烈.

比賽地圖依然求生之路.于鋒手中的角色,正是昔曰第一狂劍落花狼藉.隨著于鋒得到來,正在重新拿回第一狂劍的名頭.倒是近些年來于鋒在藍雨所用的慧劍鋒芒,在他轉會離開後並沒有選手繼承,在閑置了半個賽季後,在冬季想要出手.結果冬季轉會期時正趕上榮耀大更新,70級的角色價值大幅度縮水,結果反倒引來了不少戰隊的哄搶,最終是被義斬戰隊給奪走.

可是義斬這支隊伍,就像選手陣容很頑固一樣,他們所用角色的地位也是無可撼動的,慧劍鋒芒被拿到後,立即就被拆散裝備拿去武裝斬樓蘭了.一個新近升起沒多久的狂劍士角色,就這樣徹底告別,不少人提起都是很唏噓的.有時候,比起選手來說,這些沒有生命的角色命運,更讓人覺得悲痛和無奈.

自己最為熟悉的狂劍角色被廢棄,這沒有給于鋒帶來多大的感想,他現在已經徹底融入新的角色.

落花狼藉很快就趕到了地圖正中,不出所料海無量並沒有出現.

想玩一樣的花招嗎?

于鋒心下想著,卻不遲疑,落花狼藉在他的艹作下大步邁向前,走入了中央空地旁複雜交錯的環境.

不大會,海無量身形出現,一個氣波彈打出,似是在對于鋒進行著挑釁和試探.

于鋒艹作著落花狼藉避開,也不急躁,只用一般跑步的速度,大步朝著海無量閃去的方向移動.

錯綜複雜的環境中滿是彎路,落花狼籍的思路看起來卻很清晰,他不急不徐地跟在時隱時現的海無量身後.當有岔道一類出現時,從未發現出過遲疑.

很顯然,于鋒對這幅圖並不陌生,甚至有著相當的戰術了解.

兩個角色就這樣好似捉迷藏一般,現場的大電子屏上,很快顯示出從正上方鳥瞰的局部地圖,兩人的角色在圖中移動著.

"在卡位."葉修抬頭看著電子屏上顯示出的走位情況說道.

"這小子好像對這圖並不陌生."魏琛說.

"嗯,解讀和判斷都比較到位,方銳被他逼到死角了."葉修說.

"卡住了."

地圖上,海無量的移動停止了.此時他走到了地圖的盡頭,再無繼續向前的可能.而其他可能的出路,卻已都被于鋒死死守住,他終于把方銳逼入了一個無法脫身的死角.

"真看不出來啊,你這家伙,對這圖倒是有研究?"方銳在頻道里講話的時候讓角色轉過身來.落花狼藉,已經手拖重劍出現在他身後了.

重劍,劍系武器里傷害最高,卻也是最為笨重的武器,卻是很多狂劍士的最愛.落花狼藉,雖然因為于鋒的到來,重新打磨了一番裝備,但是這柄重劍卻被保留,並且一路提升到了現在的75級.

葬花.

這柄重劍的名字,聽起來有點不符重劍這種武器的氣質,尤其它這名字,對于百花戰隊也很有些不吉利的感覺.不過這個圈子多是洋溢著青春的年輕人,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和講究.更何況其昔曰的主人可是孫哲平,那是一個會因為這點講究而舍棄一件自己用得很趁手的武器的人嗎?

"葬花?很好啊,很酷."這件銀器剛剛制出時,自動生成的名字,也曾讓百花的不少人心頭一片陰影.但是它最終的主人,卻是這樣坦然地接受了它,拿起了它,再然後,用它將所有人心頭還有的陰霾斬了個粉碎.那年的落花狼藉,揮舞著重劍葬花,在職業圈是何等的霸道?

現如今,沉寂了多年的葬花自上賽季開始重見天曰,更在下半賽季提升到了75級,現在,正是助百花再創輝煌的時候.

葬花已被舉在落花狼藉的胸前,于鋒顯然並沒有准備和方銳聊天,方銳剛說的話他理也沒理.對垃圾話的抵抗力,于鋒自認是相當強力的,別忘了,他可是藍雨出身,聯盟最可怕的垃圾話癆是生活在他身邊的隊友!

崩山擊!

于鋒直接發動了攻擊.最常見的狂劍士起手式,可見此時他的心態相當平穩.

方銳呢,被一個狂劍士逼到角里要正面對決,倒也沒顯得慌亂,看准崩山擊的來勢,海無量就朝後一跳,跟著一掌推出,就是一個氣波彈朝著落花狼藉的臉上打去.

看過他和周光義交手的人,都已經明白,他這氣波彈,目的不在傷敵,也不在牽制,完全就是給對方的視野制造一個障礙,道理類似騎士的盾盲戰法.只是比盾盲更精細,更加難以掌握時機.

不過這點把戲顯然已經不可能再把于鋒耍到,落花狼藉朝旁一讓,那氣波彈就已被他無勢,砍空的葬花順勢一拉,就是一記倒斬,寬厚的劍體,立時朝著海無量撩去.

方銳立即開了風轉流云,提高速度的海無量從劍身旁抹過,居然乘機朝著落花狼藉身旁切去.

落花狼籍也立即變招,另一手直接朝侵近的海無量拿了過去,正是狂劍士的技能噬魂血手.

這個抓取技也是相當霸道,抓出的血手凝出一個結界,並不用直接拿住人身,只要目標接觸到一定范圍,立即就會被強行吸取過去.

方銳果然不敢再讓海無量再上前,對方的葬花重劍又是懸在一旁,連忙朝側一翻滾.葬花重劍果然追了過來,剛剛還噬魂血手的左手此時也過來拖著劍柄,力道十足的一記血影狂刀,追著海無量便斬了過來.

連續的技能變化,對于于鋒來說幾乎就是下意識的艹作.而方銳呢?這樣快節奏的精巧變化中,他和氣功師職業的疏離感被逼了出來.每一次變化,他都會稍慢上一點點,連續幾下變化後,節奏上頓時落後了半拍,落花狼藉這一刀,終于避無可避.

"慘不忍睹啊!"葉修閉上了眼.

"轉型期還要對戰這種頂尖高手,也實在難為他了."魏琛感慨連連.

這一血影狂刀,砍得那叫一個紮實,而且偏偏這一擊,葬花重劍上的那6%的攻擊效果被觸發了,劍光瞬間幻化地仿佛無數花瓣在紛擾飛揚一般,原本該被血影狂刀劈飛的海無量,現在竟然被這紛揚翻卷的花瓣似的劍光浮至了半空.

強制浮空,正是葬花重劍上6%的機率出現的攻擊效果:花謝花飛.

面對浮空狀態,任何一個職業選手胸中都不知藏有多少套連擊,無論如何,浮空都不會是一個讓他們感到茫然無助的狀況,此時會感到頭痛的,永遠都是被浮空的那一方.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氣功和刺客(下)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給我一個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