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擂台決勝局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擂台決勝局

掌聲!從落花狼藉倒下的那一瞬間就已經響起,沒有遲疑,沒有發呆,因為觀眾們早在等著這一瞬了.一個新秀擊敗全明星?這種期待本不該有,但是這一場不一樣,從于鋒退讓,而後唐柔緊逼搶攻,打得落花狼藉真的落花流水十分狼藉的時候,觀眾心中就燃起了信心,他們開始期待那種本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他們早已經做好了歡迎和鼓掌的准備.

而現在,真的出現了.唐柔擊敗了于鋒,寒煙柔的戰矛最終將落花狼藉貫穿在地,奪去了他最後一絲生命.

榮耀!

象征著勝利的兩個大字在閃耀著,現場雷鳴般地歡呼,雷鳴般地掌聲.比較遺憾的是,現在進行的是擂台賽,勝利者需要在比賽里席里准備接下來的對決,無法出來接受大家的掌聲.但觀眾管不了這麼多,主角不在,興欣戰隊的其他人不都在場邊選手席嗎?勝利屬于個人,更屬于團隊.這是唐柔的勝利,同時也是興欣戰隊的勝利.

于鋒從百花的比賽席里出現,神情還算從容,但心里可是一點也不平靜.

全明星選手,被新秀擊敗?這恐怕會成為今天所有榮耀賽事中的一條重榜新聞.而他,將成為這條新聞中的陪襯,被人們嘲笑的那一個.

于鋒不甘啊!

再打一次,他還是很有信心可以擊敗這個唐柔的.只可惜比賽中沒有如果.

于鋒黯然的走下場來,回到選手席.百花的隊員們幾乎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于鋒是隊伍,是他們這支隊伍現在的精神支柱,從來都是他去撫慰眾人的.而現在,他遇到了這樣的挫折,大家該說點什麼好呢?

于鋒卻沒有等大家來安慰他,下來稍坐了一下,就已經平複了心情.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他絕不能亂,他如果亂了,整個隊伍都會因為沒有主心骨而渙散.

他是輸了,但是他輸,並不代表百花輸,百花戰隊還有一人呢!

"效平."于鋒出聲叫道.

朱效平,百花戰隊擂台賽第三位要登場的選手,第六賽季初入聯盟,一年板凳生涯後在第七賽季漸成主力,職業是聯盟中從未出現過全明星級別高手的職業,召喚師.

不過現在被隊長召喚,朱效平連忙湊上前去.要論在隊中資曆,朱效平當然比于鋒還要強,不過他對于這個轉會而來的隊長還是相當信服的,而對百花昔曰隊長張佳樂,朱效平則相當有看法.

因為第七賽季是朱效平正式開始在職業舞台發光發熱的賽季,就在該賽季他們百花殺入決賽,雖然最終敗給微草,但第二名的成績,也是挺鼓舞士氣,讓很多人都捏勁了拳頭准備來年努力的.

朱效平就是其中之一,結果下一賽季,張佳樂突然宣布退役,弄得百花戰隊一陣慌亂,扶起的新百花繚亂鄒遠彷徨無助,表現驚人的唐昊卻因為非核心職業無法帶動全隊的運轉,百花就這樣連季後賽都沒能踏入,而這一切,都要從張佳樂的突然退役說起.朱效平這個原本對這一賽季充滿了期待的年輕人,當然會對張佳樂抱有怨念了.

可以說,朱效平是百花隊中堅定的反張佳樂派,甚至在張佳樂複出後,他也從不期待張佳樂回到百花.去了霸圖?這選擇朱效平冷笑,因為在他看來張佳樂就是這樣一個自私的人.倒是新來的于鋒,在朱效平看來盡職負責,十分有擔當,哪怕剛來時成績不好,卻也從未喪氣或是推卸過責任,這讓他十分欣賞,所以一直堅定地支持著于鋒.

"隊長."朱效平湊了過來.

"要當心.這個唐柔,比我們在研究中看到的還要強,是一個典型的比賽型選手."于鋒說道.

"但她現在只有一半生命了."朱效平說.

"她用一半生命,拼掉了我五分之四的生命."于鋒說.言外之意,當然就是說能拼掉我一半,說不定就能拼掉你的全部.當然,話說那麼透沒必要,這樣已經足夠讓人聽懂.

"我明白.我會注意."朱效平並沒有絲毫不悅,對于于鋒,無論是職業作風,還是實力,他都是相當服氣的.

"加油."于鋒說道.

"嗯."朱效平點點頭,在隊友們期待的目光中,走上了比賽台.

興欣對百花,擂台賽決勝局,就此開始,一半生命的戰斗法師寒煙柔,對滿狀態上場的,朱效平的召喚師風刻.

同是法師系的兩個角色,開場後都沒有猶豫,齊朝地圖中央沖去,不大會已經相遇.而此時朱效平已經讓風刻召出了幾只召喚獸.

召喚獸這個職業,因為技能點的限制,也不可能把所有召喚獸都點到最高級.這根據玩家偏愛召喚獸的不動,那組合可就多種多樣了.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個新流派產生.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每個流派的產生,不會是單憑喜好,總有他的道理在其中.

一般來說都會有一個或兩個召喚獸是這一流派的核心,通過圍繞他選擇其他召喚獸構成團隊戰力.由此來看,召喚獸的選擇頗有搭建一支戰隊的風范,如此要涉及的內容當然很多很複雜.召喚師職業一直不出頂尖高手,確實是有職業方面的原因.無論戰術運用,還是艹作,這個職業確實都相當難.不過對于新人而言,這個職業卻又有其容易的地方,打怪什麼的圈上一堆召喚獸上就是了,角色安全地蹲在大後方喝茶,聽起來就簡單.

一個上手簡單,精深卻難的職業,卻也不乏人喜愛,朱效平就是其中之一.他喜歡這個職業,一直鑽研這個職業,希望有朝一曰可以率領自己的召喚軍團登上榮耀賽季的巔峰王座.為了這一天他一直在努力,每一次訓練,每一場比賽……看到寒煙柔沖來,朱效平立即艹作風刻指揮召喚獸們布陣.

朱效平的召喚師流派,是風行許久,一直長盛不衰的死亡騎士流.顧名思義,這一流派是以死亡騎士這一召喚獸為核心召喚獸的.死亡騎士物理攻擊,防高,血厚,高大的體型讓人看著就有安全感.而朱效平的死亡騎士流呢,在舊有的基礎上又添加了他個人的改良,就是靈貓的使用.朱效平可是職業選手,他的打法自然會引起玩家的各種效仿,于是死亡騎士加靈貓頓時被玩家們視為死亡騎士流的最高端用法,各種似是而非的攻略在網上流傳著.

不過職業選手之所以是職業選手,就是因為他們一直被模仿,卻始終無法被超越.

靈貓騎士流,不是召只靈貓再召個死亡騎士就算的,到底還是要看玩家對召喚獸的控制運用.

而此時,朱效平的眼前,一個身型高大,一身毫無光澤的黝黑鎧甲的死亡騎士,和一只通體雪白,身體柔滑的小貓,一起擋在了召喚師風刻的身前……

來吧!

朱效平注視著寒煙柔的舉動,指揮著死亡騎士先迎了上去.死亡騎士一手抓盾,另一手卻是一杆極長的戰矛,提著便朝寒煙柔沖了去.

風刻手中魔杖連續揮舞著.一個又一個的召喚法陣在他身前凝結而成.靈貓騎士流,只是以這兩個召喚獸的運用最為關鍵,並不代表著就沒有其他召喚獸了,共同輔助進攻的召喚獸還是會有很多的.

比如,魔界之花!

這株從異界召喚而來的植物,幾乎是任何一個流派的召喚師都不會放棄的一個召喚獸.雖然它無法移動,但是它對攻擊范圍內的目標干擾是非常強力的.可以散發出帶毒的花蕊,可以用根部進行地刺攻擊,還可以伸出藤蔓將目標卷來,花葉齊開好像血噴大口一樣撕咬攻擊.

魔界之花不是任何一個召喚流派的核心,但要讓對手投票來說的話,絕大多數人肯定都會認為魔界之花是最煩人的召喚獸.只要將它召出,召喚師在往它身邊一站,就讓人一陣心煩.想等魔界之花持續時間到消失是不可能的,召喚師任何技能的冷卻,都足以保證任何召喚獸在不受傷害的情況下持續在場.對手唯一可以慶幸,大概就是魔界之花一次只能召喚出一朵.

魔界之花已經召出,這一片區域,任何人想闖恐怕都要好生掂量,尤其是在其他召喚獸都已經在這里嚴陣以待的情況下.

結果,寒煙柔卻好像看不到眼前這陣勢似的,腳下未有絲毫遲疑,速度丁點未慢地筆直就沖了上來.

"果然比我們了解到的還要……"朱效平一時間也沒找到合適的詞來形容唐柔的舉動,他隱在召喚師軍團當中,安全感十足地指揮著召喚獸們准備包圍寒煙柔.

豪龍破軍!!

寒煙柔技能悍然出手.

"真是個急姓子啊!"朱效平感慨著,死亡騎士持盾攔上.

任何職業都不敢正面硬碰的豪龍破軍,死亡騎士絲毫無懼,或許只因為他只是一個被召喚的生物,隨時都可能有一個新的結界生成,召喚出一個新的死亡騎士將他取代吧……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一步都不能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沖破召喚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