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忍者向前沖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忍者向前沖

擊敗了方銳的賀銘長出了口氣.不只是這一局對決,同時也是對整個擂台賽的形勢,都有些輕松了.

葉修,蘇沐橙,方銳,興欣最有威脅的全明星級別的三人都已經出過場,意味著接下來擂台賽能面對的,都只是他們東挑西揀來的新人了.

賀銘不是小瞧這些新人,但他顯然並不覺得這些人比那三個全明星還要難纏.他以挺大的優勢就送走了方銳,接下來打興欣的兩個新人,這,已經是神奇獲勝的節奏了吧?

正滿意呢,屏幕中的對手位上,對方選手的角色已經站了上來.

毀人不倦……那個吃紅牌的忍者嗎?

這是莫凡職業賽八圈下來,給人最大的印象,除此以外,他至少都還沒有收獲一場勝利,所受的關注自然也是極其有限了.

而賀銘,對毀人不倦的認識倒是挺早,網游中,神之領域和葉修那一戰,毀人不倦就已經是葉修的幫手.

是的,幫手,賀銘是這麼以為的,他哪里知道莫凡和興欣這邊還有那麼一堆的曲折.

有印象.對于毀人不倦,賀銘僅此而已.

除此以外的認識,紅牌出場,意味著對職業規則很不了解,榮耀不是足球,籃球,搞出犯規真的很少很少,更別提犯規犯到要出動紅牌了.再有一場未勝,那意味著實力不強.

一個對規則還陌生,實力平平的,葉修的幫手.

以上,就是賀銘對莫凡的認識了,而這一周的備戰,莫凡也不是他們特別主要針對的對象.分主次的話,莫凡顯然是被丟了次要的那一欄.

而現在,次要的家伙上場了.

賀銘精神抖擻地准備迎戰.從簡單的了解中,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很有耐心,喜歡搞偷襲的選手.

嗯……興欣就是一幫這樣的家伙.

想到這,賀銘忍不住吐了個槽.

比賽很快開始,地圖不變,還是武川道.忍者的速度那就更不用去比了,肯定是毀人不倦先到.這一次,賀銘索姓不著急了,他的魯洛慢悠悠地走在路上.對手不是有耐心嗎?那就讓他多等一會吧!賀銘的心情很放松.

但是很快,距離武川道正中的酒肆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賀銘看到了毀人不倦的身影.

怎麼會?

賀銘驚訝了一下.這位的話,不是應該藏在酒肆的某個位置,暗暗地觀察著,尋找偷襲的機會嗎?之前但凡他出場,都是這樣做的,今天怎麼變了?

變就變吧!

賀銘也沒太放心上,莫凡,實在不是一個足以引起他緊張的名字.

毀人不倦沖了過來,魯洛迎了上去.

光電環.

賀銘先給魯洛上了一個這技能,忍者,那是很有可能一個影分身術就貼上身的,有這技能可讓對方多些顧忌,隨後火焰暴彈.低階技能起手,幾乎是所有職業最正統的起手打法.

毀人不倦輕巧變向,閃過了火焰暴彈,雙手開始胸前舞動,顯然是在結印.賀銘瞬間恍惚了一下,不由地就聯想到了上場比賽.忍者的結印,是很暴露自己技能的發動方式之一,因為每種忍術的結印都不相同,從結印手法中是可以看這是什麼技能的.不過因為忍者結印的速度和選手的艹作直接相關,所以當選手艹作夠快時,結印根本就是一團眼花繚亂的手勢變化,完全無法看清剛剛一個手勢是曲了一根手指還是兩根手指,如此自然也就無法准確判斷是什麼技能,只能從雛形大概去猜了.

職業選手的手速,那都能達到這個程度的,莫凡的艹作也不錯,刷刷幾道手影,結印完畢,瞬間就是十多個毀人不倦閃了出來.

忍法?影舞.

上來就是70級大招,這要是全明星級別的選手李華,賀銘一定會覺得很驚訝.但是眼前卻是一位職業規則都沒吃透,八輪一場未勝的小新人,賀銘的看法只能是兩個字:幼稚!

一堆影分身朝魯洛沖來,賀銘不打算退讓,元素之力瞬時彙集魯洛腦部,全神貫注狀態下,直接瞬發70級大法術:天雷地火.

一堆毀人不倦瞬間就被電與火交織成錯的法陣給吞沒了,賀銘豪氣干云的,用魯洛的大招將毀人不倦的大招就這樣強行給吃掉了.

一個個的影分身被天雷地火給擊毀,化為煙霧一般的泡影.

五個,四個,三個……

賀銘默數著,影舞不像劍影步那樣存在真身假身,影舞出來的影分身,每一個都可以說是真身,當技能結束,亦或是影分身一個個被擊殺時,那麼剩下的那最後一個,就是忍者的本體了.

一個!

賀銘的視角鎖住了最後一個毀人不倦,他停止了天雷地火的艹作,已經准備再來新的技能,直接補充新一波的攻擊.誰想未等魯洛吟唱,這最後一個毀人不倦,竟然就一樣被擊殺了.

怎麼會!

賀銘這下可吃了一驚.這個也會被擊殺,那意味著還有影分身在,在哪里,自己為什麼沒看見?

魯洛飛快地轉著身,扭著頭,視角很快掃了一圈,根本沒有發現.

賀銘瞬間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但是,遲了……

地心斬首術!

毀人不倦自地底鑽出,忍刀割在魯洛的下顎,卻很不真實地沒有把這張臉給切下來,而是將魯洛給擊向了半空.

忍法?雀落!

毀人不倦空中一團身子,竄高一截,再撐開雙腿時,正蹬到魯洛肩上,借力一躍之後,再接背身縛首術,忍刀刀柄上的繩索,已經將魯洛脖頸纏住,毀人不倦雙手交叉扯在胸前,輕輕落地,將魯洛縛在了背後,跟著拖翻在地.

沒把莫凡當回事的賀銘此時可有些慌了,這三個技能,兔起鶻落,一點空當不留,上一秒還在被偷襲,下一秒就已經被縛翻在地.游戲里角色未死,但是忍者這種暗殺技的神出鬼沒,卻讓賀銘心悸了一把.

倒地後視角一轉,就見毀人不倦又在結印,顧不上細看,賀銘連忙艹作魯諾朝旁翻起,數道水流竄出,卻是一記百流斬被賀銘剛好避過.

賀銘正慶幸,毀人不倦的忍刀已燃成一道火刃,火焰斬,殺到.

後跳後跳後跳!

瞬間移動那種艹作有點多的技能賀銘根本沒手去施展,只能狂往後跳,火焰斬擦面掠過,魯洛連跳了三下這才停下.

"真多余."場外葉修感慨著,要躲這一刀,一跳就夠.賀銘卻過于慌亂,艹作過多.多出來的兩跳,也沒能將自己拉到安全的距離,反倒因為多余的艹作,接下來的攻擊可就沒辦法再閃了.

噗!

兩記多余後跳完了的時候,毀人不倦甩出來的疾風手里劍早已飛到面前.後跳再快,還能有發出的技能快?

賀銘此時懊悔兩跳多余已經遲了,魯洛被這記瘋風手里劍直接打飛出去.毀人不倦箭步沖上,又一手里箭放出,跟著影分身術,真身送至魯洛身邊,空蟬雙殺,兩記手刀的氣勁接連打到魯洛身上.魯洛根本就沒能飛完全程,半路就被毀人不倦給擊落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賀銘有點搞不明白.自己面對方銳,遇到了此前方銳從未用過的打法;自己遇這莫凡,也遇了之前八輪這家伙都沒有表現過的窮追猛打,這不應該是一個躲在陰暗處伺機偷襲的猥瑣流嗎?怎麼一被自己遇到就變得這麼凶猛了?

魯洛又一次被打倒在地,匆忙翻滾起身,毀人不倦的攻擊卻又一次來了.

瞬間移動!

賀銘顧不上太多了,先將角色拼命拉開距離再說.但是瞬間移動能閃出的距離事實上也並不太遠,魯洛剛落穩,轉視角一看,毀人不倦手中結印,一步跨出,距離在刹那間竟然就已經拉近了極多.

忍法?縮地術!

忍法?櫻殺碎月!

縮地術一步跨近,未入攻擊距離,就已經發動了忍者75級技能櫻殺碎月.毀人不倦手中忍刀幻化成細碎櫻花,朝前席卷而來.賀銘手足無措,跑,跑不過,閃,技能剛用過.

冰牆!

眼看著對方沖近還有一點距離,賀銘連忙艹作,魯洛召出了一道冰牆橫在身前.毀人不倦恰已沖到,細碎櫻花直湧冰牆,轉瞬間就聽砰一聲響,冰牆已被沖開一洞……雖然只是一個洞,但從技能意義上來說,冰牆此時就已經被算是被擊毀了.毀人不倦不閃不避,直沖上來,直接將冰牆撞了個粉碎,手中忍刀更已捅到魯洛,細碎的櫻花飛流而過,帶出一道又一道的細花,魯洛,在這一瞬間仿佛要被粉碎了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賀銘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怎麼一到自己,這對手一個個地就和之前研究過的不一樣了呢?

方銳,他領先,他有優勢,再加上方銳一開始還沒搞那新花樣,賀銘贏了.

這一次,莫凡一上來就不同,強攻,硬攻,緊追不舍地攻.賀銘是一個元素法師啊,元素法師最怕的就是被人纏上無法脫身拉開距離,這一次,他被纏了個徹底,結局還能有什麼懸念?

莫凡終于贏得了一場勝利,一場干脆利落的勝利.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盜賊氣功師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溝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