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直接無視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直接無視

方銳獲得一場相當不錯的勝利,海無量最終尚有生命百分之七十七.杜明郁悶下場,卻也贏得了輪回觀眾們的掌聲.雖然這一場他敗得略慘,但和蘇沐橙那場可是贏的相當漂亮,粉絲沒有那麼失憶,會這麼快忘記選手的漂亮表現.

杜明卻還是沮喪之極,畢竟除了贏得比賽,他還是帶了一點小小的私人目的上場的.從賽台一路下來回到選手席,面對自家隊友的安慰時,眼神就又先往興欣那邊瞟過去了.

"沒救了."

"賣給興欣算了."

"哈哈,我在想,要是賣興欣的時候最後弄成和唐柔的交換轉會就搞笑了."

總決賽,幅度不小的擂台賽落後,輪回的選手們卻依然可以說笑得出來.不得不說這支隊伍已經養成了相當強大的自信,面對任何處境,他們的心態都能保持自然.領先,落後,都是比賽的一部分,他們都能以一種樂觀享受的姿態參與其中,爭取最終的勝利.

"到我了."

孫翔站起身來.他和興欣還有葉修之間的話題和淵源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說盡的.不過在總決賽已經進行的兩輪擂台賽上,他都沒能和葉修相遇,倒是讓比賽少了些許話題.而眼下,他是輪回擂台賽的最後一位選手,所要面臨的是興欣近兩人的挑戰,形勢容不得太樂觀.

但是輪回粉絲看起來卻對他們這位本賽季剛剛加盟的新隊員顯得特別有信心,熱烈地為他鼓掌加油.孫翔也洋溢著一臉自信的神態,一路向觀眾們揮手致意,走上了賽台.

擂台賽,決勝局,還有兩個對手.

孫翔當然也無比清楚這一點,進入比賽席前,不由地也向興欣的選手席這邊望去,看了一眼興欣的唐柔.

他看唐柔,意味當然和杜明大不相同,杜明眼中所含的是一種期待,而孫翔的眼神和笑容中,卻全是"等你來戰"的挑釁.對于唐柔彪悍的斗志,他一點也不陌生,不過唐柔說到底還是個新秀,孫翔作為一個頂尖大神向新秀發起挑釁多少有些不符合邏輯.但是此時,他的挑釁卻有另一層深意,他把角色生命尚有百分之七十七的方銳完全給忽略了.

方銳那好說是全明星級別,猥瑣流宗師級的人物,論身份,比起唐柔更符合做孫翔的挑戰對象,但是現在,他卻是一個被孫翔無視,直接宣判了死刑的主.

現場的輪回觀眾頓時更興奮了,掌聲,尖叫.

興欣選手席這邊,大家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被人無視,但是一想到被無視的是方銳,而且這家伙還在比賽席里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大家忽然可氣之余,也有點可笑.

"有點想告訴他這件事."蘇沐橙說.

"太壞了.隨便替他默哀一下就是了."葉修說.

"今天這擂台賽,我還真不想上場打了."求戰**向來空前強烈的唐柔能說出這話可相當不容易.

"嗯,我們每場都是這樣期待的."安文逸說.唐柔通常都是興欣擂台賽中的第五順位,她不上場,意味著興欣在擂台賽中至少贏得了2個人頭,這確實是擂台賽中大家比較希望看到的結果,安文逸非常理姓地說了大實話.

"我倒是比較期待老大一挑五."包子對葉修的膜拜那真是曰月可鑒,照耀的葉修自己都分外不好意思.

"看方銳的."葉修連忙把話題掰回來.

比賽雙方的角色已經開始載入,很快比賽正式開始.

"投降吧!"方銳立即刷起了垃圾話,可憐他還不知道在孫翔眼中他都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呵呵."孫翔果然不願和一具尸體多話.一葉之秋豪邁沖出,直達地圖中央,一點都不意外地沒有發現方銳的海無量.

"又藏哪了?"孫翔隨手在頻道里發了個消息.

"一個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方銳回道.

"是嗎?"孫翔說著,一葉之秋繼續移動.一路視角看起來只是很隨意地時不時轉動著,根本沒有太急切要找到海無量的意思.

很快一葉之秋來到了一根鍾乳石下,觀眾頓時都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還沒來及在大腦里搜索一下記憶,就見一葉之秋已經跳起,一跳,兩跳,三跳,四跳.

四個起落,一葉之秋站在了鍾乳石頂.

所有人頓時恍然,這不正是剛剛杜明所做過的事嗎?孫翔這是准備原樣再來一遍?

"什麼意思,一樣的打法再來一遍,以此來顯示自己比隊友更能耐嗎?"陳果很是鄙夷地說著.對孫翔的不喜,甚至讓她為輪回的其他選手打抱不平起來.

"看下去再說."葉修卻沒有這麼早就下結論.

陳果撇了撇嘴,繼續看著場上.

一葉之秋跳躍著,果然還是上一場杜明的吳霜鉤月所走過的路線.跳躍得也是無比流暢,看來輪回選手在這圖上都進行過這方面的練習.

一葉之秋……

看著角色的名字,陳果總是覺得特別紮眼.這是她十分喜愛的角色,不知多少次為其歡呼吶喊加油.為他,更為他更後的那位**作者.如今一葉之秋的**作者已變,可是對角色,每個曾經喜愛過的人都沒辦法隨便就割舍感情.每位忠誠的粉絲,都特別習慣自己熟悉的選手和熟悉的角色台上台下的在一起,發生更換,對他們來說總是十分痛苦的一件事.

一葉之秋更換了選手,而且還是一位自己十分討厭的選手,更成了現如今己方要**的對手,對此陳果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但是她沒有辦法表露出來,因為她知道比起葉修,她對一葉之秋的感情大概根本都算不上什麼.

去年的挑戰賽決賽,面對嘉世,葉修就要親手和一葉之秋為敵,陳果想到心里就酸酸的,私下甚至抹過眼淚.她幻想過一葉之秋能到興欣,能再和葉修並肩戰斗的場景,哪怕不再由葉修**作,哪怕是讓唐柔或者隨便誰去使用,至少讓他們在場上不再為敵.

結果沒有,一葉之秋最後跟著那個讓她討厭的孫翔一起去了輪回,繼續成為他們的對手,然後又一次,在他們向終點發起沖刺的時候,一葉之秋成為了他們的絆腳石.

一葉之秋!

陳果心下發過誓,有朝一曰,自己一定要把他帶回興欣,哪怕不用,哪怕永遠封存,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一葉之秋和他們為敵,尤其是和葉修為敵.可是每次想到這點時,她心里又會覺得很可怕.因為她知道估且不論現如今興欣的財力問題,就算興欣有拿下一個榮耀頂尖角色的財力,可如今一葉之秋的**作者是那樣的年輕,他們在輪回戰隊融入的又是相當成功,這支冠軍隊,哪里可能輕易放棄他們戰隊的重要組成部分.

收回一葉之秋,或許將是很久以後的事.陳果作為戰隊的老板,她有足夠的耐心和決心去等到這一天,可是,葉修呢?作為一個職業選手,他還有多少時間?自己還能不能看到他和一葉之秋一起並肩在場上戰斗?

陳果心里知道,這個希望很渺茫很渺茫,自己所能期待的,或許只是他們在場上少做一次對手.

這一次,他們至少沒有在擂台賽上單挑相遇.上一輪沒有,這一輪也沒有.陳果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一葉之秋在鍾乳石上無比流暢的跳躍著,飛快搜索著下方.但是這次方銳卻沒有完全複制上一場的打法,他沒有讓海無量老老實實地蹲在某一根鍾乳石下靜候對手,而是不住變幻著自己的藏身處.雖未看到對手,但他的樣子就好像對手隱藏在自己身邊一樣謹慎.

對鍾乳石阻擋視角的利用,興欣的選手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像訓練有素的輪回選手那樣嫻熟精准,但擅長猥瑣的方銳,卻已將他能力范圍可以立即施展出來的手段運用到了極致.電視轉播到這里,也已經有了相當的經驗了,特別分析了海無量利用鍾乳石不斷換位隱蔽的行動.拉遠的鏡頭,從各個方向望過去的視角,可以挺直觀地讓觀眾感受到海無量的行動有多難被發現.

但是這種難發現,是構建在對手和他在同一水平面的情況,此時的孫翔完全複制杜明的做法走高空路線,方銳似乎並沒有意料到一點.海無量繼續在地面鬼祟的移動,終于落下了站位高空,擁有更寬廣視野的孫翔眼內.

毫不猶豫,一葉之秋立即調轉了方向,繼續走高空路線向海無量方向沖去.此時一葉之秋的所走的路線,就已經是杜明的吳霜鉤月之前沒有抵達過的區域了.

不斷跳躍移動的一葉之秋行進速度比起海無量要快很多.方銳的海無量每鑽到一根鍾乳石後,總是會蹲守一會.

終于,一葉之秋趕上了,跳起,落下,穩穩落在了海無量背倚的鍾乳石頂.

嗯?

方銳立即感覺到了異動,他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但是卻不動聲色,海無量的視角抬都不往上抬,好像沒事人一樣的,藏在鍾乳石後往左右探頭探腦.

=============================

竟然寫到快天亮了,超意外..大家都起床准備開始新的一天了吧?一起加油,太陽升起來啦!(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太耿直的節奏     下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就給我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