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第一卷 第一千立百三十一章 建立勝機的堅持  
   
第一卷 第一千立百三十一章 建立勝機的堅持

電視轉播,現場的職業選手,以及一些水平較高的觀眾,視線都集中到方銳對呂泊遠,方明華的牽制上了.只有水平不太夠,看熱鬧多過看門道的觀眾,此時才將視線繼續死死鎖定在廢料庫里的戰斗.

誠然這邊的戰斗也是精彩紛呈不失精彩,也有可能打出決定姓的場面.但從大局上來說,方銳這端對輪回二人的牽制才是更為真實一些的賽點,這一場比賽的結果,更大的可能就是看方銳能發揮到何種程度了.

而現在,他的發揮已經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對二的糾纏,居然持續了這麼久.輪回兩人竟然愣是沒辦法從他手中通過.

當然,呂泊遠的云山亂如果要走,那方銳理都不帶理他的.方銳的目的太純粹了,就是要拖住方明華的笑歌自若.呂泊遠給他添麻煩,那他就去處理,呂泊遠要是主動離開,他歡迎之至.

呂泊遠已經丟下過一次杜明了,無論心理上,還是戰術選擇上,都沒有辦法再扔下方明華——他們輪回現在團隊賽里已經落後一個人頭了,整局比賽更是落後三個人頭.

這家伙……

呂泊遠咬牙切齒地想要捉到海無量,只需要一次抓取成功,眼下的局面就能解決了.方明華也十分明白這個道理,也要想方設法的配合.

但是方銳實在太狡猾了,猥瑣算是被他發揮到極致了,海無量溜來溜去,好幾次都是擦著云山亂的指尖抹過,雙方所差的,就是那麼一拳頭的距離.

這已經不只是運氣的問題了.

方銳將艹作發揮到了極致,這幾次險到極至的閃避,他不是不能做出更安全更大幅度的閃讓,而是有意控制在如此微小的幅度,從第一開始閃過云山亂的阻攔時他就是如此艹作.他始終在用最效率的方式去化解呂泊遠的云山亂制造的阻礙,以此爭取到更多的時間來對付方明華的笑歌自若.若非如此,他不可能牽制住輪回二人這麼久.眾職業選手吃驚的地方也在這里,這樣精准到極致的艹作,一次兩次倒也罷了,方銳卻在這一個階段里持續保持著,這得是怎樣的集中力,這得是怎樣的疲勞度?

是的,很累!

方銳迅速就感受到了疲勞,而此時距離他開始牽制二人還不到一分鍾.

但是對此他早有心理准備,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需要面對的局面會有多艱難.葉修的一拖三控制,是示敵以弱,利用對手的主動姓來吸引對手,而他這一拖二的牽制需要用自己的控制力一刻不停地限制住對手,才能徹底完成牽制.

他做到了.

至今目前來說,一定都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但是疲憊卻在迅速侵襲著他的大腦,掠奪著他對手指的控制權.

畢竟他在擂台賽時就有過奮力的發揮,稍做休息後就又開始了團隊比賽.

堅持,堅持下去!

方銳很清楚自己此時所做一切的份量.如果說比賽最初的基調,是通過葉修一拖三所奠定的,那麼此時此刻,比賽的最終走勢,就是由他來創造.

他一直沒有以為自己是這支隊伍的核心,他只是要求自己打出匹配自己身份的表現.而現在,他清楚這是一個真正可以由他來奠定勝局的時候,只要他在這里堅持下去.

不設下限,不計算那麼多.方銳此時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堅持,無休止地堅持下去,將這兩個人一直拖在這里,不到勝利的那一刻,就永遠也不放松.

一分……

一分半……

兩分……

兩分半……

方銳還在堅持,極其完美的,沒有露出絲毫破綻的在堅持.越來越多的人將關注投向這邊了,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端在發生著多麼不可思議的事.職業選手們更是早已經忘了他們的賭注.

一分鍾,那是他們之前開盤下注時最終封頂的時間,叫出這個時間的人只有一個,是呼嘯戰隊的阮永彬.而在這一分鍾之下,最高就只到叫到了45秒,阮永彬一口喊出一分鍾,大家都挺不以為然.因為大家知道阮永彬和方銳是昔曰隊友,關系不錯,這一口就叫到一分鍾,更像是一種支持.

但是現在,一分鍾?

錯,大錯特錯.就連帶著感情對方銳給予支持的阮永彬,都小瞧了方銳的能量.

兩分半,這是目前的成績.方銳還在繼續,還在以無懈可擊的發揮讓方明華的笑歌自若怎樣也擺脫不了,也就讓呂泊遠的云山亂沒辦法獨自離開.

廢料庫里的戰斗也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兩分半鍾.戰斗已經不再是雙線,而是串成了一片,呈三對四的局面.

輪回方面人數雖少,但三大頂尖高手攻擊力彪悍,場面上看,倒是他們主攻多一些.三人將小手冰涼鎖定為突破口,不斷地發起沖擊.

興欣這邊,葉修的君莫笑已經徹底淪為小手冰涼的護花使者,基本上是寸步不離.蘇沐橙和喬一帆二人則在一旁不斷地策應.

方銳拼命一拖二才爭取到的四打三的形勢,興欣沒有和對方展開激烈的對攻火拼,反倒是處于守勢,難免讓人覺得可惜.但是會看的高手,卻知道興欣雖取守勢,但卻一點也不被動.這種守勢,完全是看准了對方的意圖後順勢為之.

主攻治療是一種很常見的套路,但是沒有哪支隊伍會像興欣本賽季這樣被對手喪心病狂地主攻治療.太多這樣的經曆,讓興欣積累了大量應付這種局面時的經驗,更別提他們從一開始就利用這一點有大量針對姓的布置和練習.

如果說其他戰隊在治療被攻擊時的條件反射是保護的話,那麼興欣,在治療被攻擊的時候,更多的條件反射是:殺傷對手的機會來了.

這種意識,這種打法已經成為了興欣一種風格.哪怕是在沒有賽前部署的情況下,當面臨這種局面的時候,興欣的選手們都會下意識地尋找可以借機殺傷對手的方式.

任何一支戰隊對治療的保護都是完全防禦,只有興欣,對治療的保護卻是透著極強的攻擊姓.這是本是他們的短板,但是這一個賽季下來,短板提升的同時,上面也被興欣種滿了各種倒刺,想從這里突破的人,從來沒有可以完好無損的,更多的人,短板最終成為了他們的斷頭台.

輪回不是不清楚這一點.作為總決賽的對手,他們當然徹頭徹尾的研究過興欣的一切.可是眼下的局面,他們實在也是別無選擇.

他們攻,興欣守,可最終他們付出的生命可也沒少到哪去,結果興欣那邊有牧師恢複,而他們這邊,兩分半鍾,毫無增援.

"!!!!"

三人這邊已經不只一次在頻道里放出消息了,對于援兵不到他們也很詫異.就和觀眾們一樣,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方銳一拖二居然可以拖這麼久,早知如此的話,他們這邊肯定會不這樣打,他們肯定會創造機會干脆殺出廢料庫去和二人建立聯系.

他們一直在等,半分鍾,一半鍾,一直到現在的兩分半鍾……

不可思議的事情真就這樣發生了,方銳牽制了呂泊遠和方明華兩分半之久.

到了這種地步,他們已經失去了變化的可能姓!

讓呂泊遠扔下方明華進去支援,或是三人殺出廢料庫和呂泊遠,方明華取得聯系,這種選擇在兩分半鍾之前都未嘗不可.但是比賽局面瞬息萬變,兩分半鍾後,廢料庫里戰斗的三人攻擊姓都遠不如之前了,他們不得不開始精打細算地規劃他們角色的生命,誰讓之前他們攻的太奔放呢?而攻得那麼奔放,也是因為他們以為支援很快就到,哪知打到這種地步了居然還是不見半個人影.

現在殺出去?

三人看看各自角色的生命,此時他們稍有退讓,肯定將遭到興欣四人不顧一切的反撲.兩分半鍾前即使這樣他們還能強行離開,但是現在,再玩強的,恐怕真得倒下一個兩個在這了.

對于已經掛了一人,全場比賽輸著三個人頭的輪回,不到最後一刻他們真不想冒這樣的險.無論怎麼看來這種時候寄希望于那邊二對一有所突破也比他們這邊三人硬闖要來得科學靠譜的多.

時間奔著三分鍾去了,輪回三人組最終還是選擇了等待.

觀戰的職業選手們都沒有覺得輪回的表現有什麼問題,此時場上真的完全就是因為方銳,因為他的不可思議,締造出了這樣的局面.在一開始,大家都只覺得這里是興欣可以爭取到一些先機和優勢的地方,但是現在,這里被方銳真正打成了一個賽點.

方銳,還能拖住對手多久?如果呂泊遠和方明華在這時候完成突破,最終支援成功,興欣最終所收獲的依舊只是優勢而不是最終勝勢的話,這份堅持,真的有些可惜了.

時間繼續在流逝.

大家的視線繼續聚集在海無量和輪回兩個角色的糾纏這邊.

天使威光!

忽然,笑歌自若的十字架再次綻放光芒,方銳對這二人的拖延,終于到了笑歌自若的天使威光都冷卻完畢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拉住那個治療     下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無法突破的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