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真正的思路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真正的思路

轟轟轟!

連片爆炸的火光中,周澤楷的一槍穿云翻滾著.

他可以看得出攻擊並不是指向他的,但是槍炮師還有元素法師等等遠程職業的很多技能那都是范圍攻擊的.不是指向他,但在落地鋪開攻擊後卻也會觸及到他,周澤楷不能不讓.

他在閃,方銳的海無量更在閃.但看他不慌不忙很有思路的將攻擊向一槍穿云的方向引導,旁觀的職業選手們頓時明白,這絕不是意外,這一定是方銳有意的.

擅入者死.

到底是怎麼個死法?直接秒?

這個設定沒有交待,之前幾場對決更沒有對這一點做出試探.但方銳就這樣讓海無量越線了,這個舉動可說大膽之極,冒險之極.萬一這道線就是個死亡切割,一旦逾越就是直接秒殺,那麼這一場輪回可就要不戰而勝了,周澤楷的損耗將比上一場還要少,上一場一槍穿云至少用掉了一些法力.

但是結果畢竟沒有,NPC們因此被觸發了,他們開始追殺海無量,而方銳對他們攻勢的刻意引導,可以看出他早有心理准備,也就是說,這是他一開始就期待的局面.

場外興欣的選手席上,魏琛得意地笑著.

這是他和方銳一起分析討論得出的結論.就在莫凡的毀人不倦觸發了上方伏兵時,方銳就已經開始為這一局出戰做准備,拉了魏琛開始分析這"擅入者死"的設定.

設定不是系統自動賦予的,這是地圖設者者,也即是榮耀這游戲的策劃所賦予的.

猜這設定,等于是猜游戲設計的思路,猜榮耀這游戲十多年以來一直秉承的邏輯.

十幾年,或許連榮耀游戲方的各種工作人員都換了幾波,但是卻有玩家十幾年如一曰的堅持了下來.魏琛,就是其中一位,他的職業生涯,其實不過兩年,其他時間全是在榮耀網游中度過,那個無處不在體現著設計者思路和榮耀這個游戲特點的網游中.他甚至比很多游戲方的工作人員還要熟悉這個游戲.

而魏琛推斷這個"擅入者死",不是秒殺.

他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沒有在禁區內沒有看到可以制造一擊必殺的裝置和道具,而榮耀一貫是盡可能遵循行為邏輯,如果是越線秒殺,那就會設計一個正常的殺死方式.哪怕是突然從天而降劈下一道雷,也該有引發這道雷的方式方法,而不是平白地加一個設定上去.

這並不是一個只有魏琛可以做出的推論,但是,卻沒有多少人敢有他這樣的自信.

這里可是榮耀總決賽的決勝局,這一個推斷如果錯誤,如果發生秒殺,方銳的海無量就將直接掛掉,興欣一整個賽季的努力,就可能毀在這一個瞬間.

判斷錯誤的結果太可怕,這樣的結果,幾人敢承擔?

魏琛敢!

他只是做了一個判斷而已,但是這一刻的他,就好像昔曰率領著藍雨的隊長,他本就是一個有勇氣,有信心背負一切的人.

"就是這樣."場邊,他就是這樣篤定地告訴方銳.

于是方銳上場,在那一瞬間就踩了這麼一腳,將海無量的生死完全交付給了魏琛的判斷.

判斷沒錯!

沒有秒殺,而是NPC刷新後的追殺.

這就是一個順理成章的推論了,方銳要的也就是這個順理成章.

再然後,就是現在的場面,NPC刷新了,但攻擊是指向海無量的,可是周澤楷在這一刻,卻也變得束手束腳起來.

他所面臨的局面,和第一場葉修和孫翔那一局極其相似.只不過那一局里被NPC咬上的是輪回,而這一局里,被NPC咬上的是興欣罷了.那一局里輪回孫翔的一葉之秋被咬上是被動的,而興欣方銳的海無量被咬上,是他主觀造成的.

主觀造成這樣,目的是什麼?這樣豈不是和上局的莫凡一樣,要面臨NPC和周澤楷的聯合攻擊?

能想到這一點的,倒是很快就能發現不同.

上一局莫凡觸發的是山頂伏兵,周澤楷的一槍穿云放手攻擊,都不會攻擊到那些伏兵身上.

但是這一局,沖出的NPC和他們落在同一平面,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再對方銳的海無量攻擊,他隨便一閃,這子彈就落到NPC身上,馬上NPC也會把他當作一個攻擊重點.

所以這一局里,周澤楷沒可能和NPC形成聯合攻擊.

那該如何處理?

一想到這種問題,所有人腦中情不自禁就出現了擂台賽第一場的面畫,這一切都是剛發生過的,曆曆在目.

那一局里,葉修不想攻擊吸引到NPC,所以他讓君莫笑攀在山壁上高枕無憂地看著,結果是孫翔的一葉之秋在和NPC的混戰中直接打出了滿階的斗者意志,還加滿了五種炫紋,戰斗力達到了巔峰,再然後……再然後的事先不用考慮了.想到這大家至少都知道了,這NPC的圍殺並不足以對一個職業選手造成毀滅姓的困擾,假設周澤楷的一槍穿云一直旁觀的話,結果就是方銳的海無量將這些NPC全部清理了.雖不足死,但也會有不少消耗,然後周澤楷可以來一個以逸待勞.

而他如果不這樣做,那自然是攻擊了,攻擊就肯定會引起NPC的攻擊,然後兩個人就要在NPC的包圍攻擊中,決出勝負.

怎麼看,也是第一種選擇更占便宜.氣功師又不會像戰斗法師那樣,越打越彪悍.

一個看起來相當簡單的選擇題,但是此時的周澤楷,一直打得十分堅決果斷的周澤楷,卻流露出了一絲的猶豫.他對一槍穿云的艹作看起來並沒有拿定主意,似乎還在兩種選擇中搖擺.

"周澤楷好像有點拿捏不定啊,他在猶豫什麼?"解說潘林說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

"呵呵."李藝博笑了笑,"這時候當然是回避戰斗靜看方銳被消耗是上策了,但是,別忘了周澤楷在比賽中一直以來的態度啊!向前,向前,再向前;攻擊,攻擊,不斷的攻擊.現在突然開始回避,這股氣勢可就落下去了."

"所以說,方銳就是看准了周澤楷不能退,所以逼他和自己來一場混戰嗎?"潘林說.

"看起來是這樣的."李藝博笑道.

"這麼說的話,方銳認為這種混戰是對他有利的?"潘林又說.

"啊?"李藝博明顯愣了一下.

混戰對方銳更有利?他甚至還沒來及思考到這個問題,可此時略一想,頓時發現:"是的,混戰對方銳有利.因為周澤楷的職業是神槍手啊!"

神槍手,遠程攻擊手,攻擊不只需要看到目標的視野,還需要足夠子彈飛行的空間和軌跡.而在這樣的大混戰中,神槍手想集火一個目標,那就太難了,找視野,找射擊軌道,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即便是周澤楷,陷身于這樣的環境中戰斗力也難免會有所下降.

難怪他每一局都要速戰速決.

難怪他每一局都沖得那麼堅決果斷.

這並不僅僅是為了讓輪回打出士氣,還因為在這副圖中,持久戰對神槍手不利.因為這副圖的事件刷新會帶來這樣的混亂局面.

此時此刻,李藝博才真正完全看清周澤楷的思路.

混亂對神槍手不利,這是一個很初級的形勢判斷.但是看著周澤楷的時候,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這一點,因為他太強,強得讓人覺得這種太初級的形勢判斷對神一樣的他來說根本就不是困擾.但是周澤楷自己卻不這樣想,他擁有強大的實力,卻一點都不自傲.他堅決果斷,打得殺氣騰騰,無堅不摧的攻勢中,小心保護著自己在這一張圖上的缺陷.

所以他現在的猶豫,並不僅僅是因為要不要堅持那份沖勁,還因為方銳的手段是要將他的缺陷暴露出來的.

這個對神槍手不利的簡單局面,太多人都忽視了,但周澤楷自己意識到了.而現在,他的對手方銳也想到了,他用這樣一個冒險的法子,將NPC提前召喚了出來.在方銳的意識中,這些集火攻擊著他的NPC恐怕根本不是敵人,而是幫手.

"別跑啊!讓你這麼多幫手你還怕什麼?"應對這麼多NPC的攻擊沒那麼悠閑,但是搶出空當來句垃圾話還是可以的.方銳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抽空就趕緊來了一句.他了解周澤楷,他肯定很清楚目前的形勢,這樣的激將對周澤楷是不會有用的.但他知道在場外卻有很多對局面一知半解的普通觀眾,在他們看來,情況就和自己描述的一樣,這種情況下周澤楷還跑,當然非常的不爺們,能這樣毀一毀這家伙的形象,方銳頓時覺得這垃圾話還是挺有斗志的.

"跑不了."超意外的,周澤楷居然還回了方銳一句,或許是因為此時一槍穿云完全在安全范圍,他基本沒有事可干的緣故.

就這樣安安穩穩地看著方銳被消耗下去,這是大家意識中的上上策,方銳擠兌他的垃圾話,他是完全不在考慮的.但是他了解方銳這個同期生,在方銳讓海無量一腳把這些NPC踩出來時,他就很快明白了方銳的意圖.

方銳不會就這樣和NPC絞殺給他觀看的,他會"率領"著這些NPC來包圍自己.自己一直回避,一直回避,可最終又能避到哪呢?葉修的君莫笑當時可以在山壁上躲得挺安穩,因為他擁有忍者的手段,在山壁上的行動遠比一般職業自如,而且孫翔的一葉之秋又是一個近戰職業.眼下呢?他的一槍穿云在山壁上只能靠跳躍,局限很大,飛槍艹作也很受局限,子彈落到NPC身上那可就招到仇恨了,再加上方銳的氣功師想攻擊山壁上的目標手段可就遠比戰斗法師要豐富了.所以此一時彼一時,葉修的君莫笑能躲得安穩,他的一槍穿云想那樣躲到山壁上,基本沒可能.

于是到最後,就是一路回避一路退,極限就是峽谷另一端的禁區,退無可退時,還是要被這種混亂包圍,還是要在這種混亂中和方銳決勝負.而到那一刻,這些NPC對方銳造成的消耗又能有多少呢?

周澤楷看了幾眼,方銳的海無量在混亂中走位刁鑽,攻擊也不多.保命為主,移動優先,就是要帶著這些NPC向自己沖,恐怕就算沖到另一端的禁區,他也不會有太多損耗.

"不跑就來啊!"方銳這時又叫陣了.

這一次周澤楷沒有再用消息回應,但一槍穿云卻沖了回來.

這才是一貫的他,只做不說.

上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有意還是失誤     下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局面掌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