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全職高手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頂端的新秀  
   
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頂端的新秀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此時的江波濤心中也帶著這樣的疑惑.他以守帶攻,牽引著唐柔的攻擊,控制著節奏,他一直都覺得自己做得很成功,局面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內,他可以判斷出接下來每一個變化,沒有一次唐柔的舉動是出乎他意料的.

他胸有成竹,他耐心地守候著機會,他希望一波反擊就打出足夠奠定勝局的殺傷,這樣既妥當,又提升己隊士氣,一舉兩得.

但是機會一直都沒有出現,這讓江波濤心里對唐柔也不免有些佩服.在總決賽這樣的大舞台,還是決勝局,遇到這樣久攻不下的局面,居然不見焦躁,居然還能一直堅持,別說是一名新秀,就是很多成熟的選手,都未見得有這樣堅定的心理素質.

她堅持,江波濤也不退讓.他並不認為持久的消耗對唐柔更有利.局勢,節奏,都在他的掌握,他只要一次可靠的機會,無論是唐柔精神上有所松懈,還是**作中有所紕漏,都可以,只要出現這樣一次.

但是沒有,一直沒有……

剛剛的龍牙,圓舞棍,再到天擊,連續幾個初階技能的攻擊都在江波濤的判斷中.龍牙之後很多人都覺得可以反擊了,但江波濤沒有.

並不是他覺得這個機會還不夠好,而是在他眼中這里根本就沒有機會.

那時他的心中,閃過了只有一絲錯愕.

龍牙接圓舞棍,攻擊的延伸速度太快了,龍牙之後就反擊,肯定是要被這記圓舞棍被抓到,這個時候根本沒有辦法反擊,只能閃避.

龍牙,圓舞棍都被江波濤順利避過了,然後天擊……

意料之中!

江波濤沒讓無浪停歇,翻滾避過圓舞棍後直接就彈起半空閃避這記天擊去了.

能不招架,江波濤當然不會讓無浪招架,這種普通玩家都知道的對戰戰斗法師的訣竅他不會忽略.

可是就在那時,施展著天擊的火舞流炎突然向前探了探.

是眼花了嗎?

如此瞬間,是不是眼花江波濤都不能冒這個險.招架讓對方生成一個光屬姓炫紋,和被天擊打出浮空相比,明顯還是前者更容易接受.

于是短劍天鏈架出.

于是證實了他確實不是眼花.

天擊的火舞流炎挑在了天鏈上,光屬姓炫紋一產生就射出,江波濤哪怕有所防備也沒法躲了,魔法炫紋自帶追蹤效果呢!

炫紋命中,寒煙柔攻擊提速,攻勢繼續.

一次炫紋命中沒能讓唐柔找到連續殺傷對手的機會.普通觀眾都沒把這太當回事,畢竟一直都是唐柔占據著攻擊端,這樣的態勢下,江波濤的無浪本就不是毫發無傷的.在這之前他也有過被攻擊傷到,生命多少還是被打掉了百分之七.

但是職業選手們卻都清楚,這一次,不一樣,一點也不一樣.

因為這一次的江波濤,失去了從容,沒有了一直以來的成竹在胸.對天擊的招架使的倉促,這意味著這個變化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節奏,已經不在他的掌控;局勢,也更不是完全由他說了算了.

噗!

被光屬姓炫紋命中還沒多久呢,江波濤的無浪忽又被一矛紮中,雖然只是一個普通攻擊,傷害很低微,但是職業選手眼中所看到的已經不是數據層面的事,而是江波濤對局面掌控力的下降.

這一記普通攻擊的直刺,江波濤想不到嗎?

不,不可能.

這一擊來得如此順勢,如此顯而易見,可能一個普通玩家都會懂在這里可以順手來一記直刺銜接一下.

知道,但是避不開.

江波濤心中已經不是"一絲錯愕"了,而是相當深刻的危機感.

不是什麼抉擇姓的變化,也不是什麼新型的打法,這是憑借自己的反應和**作在細節方面做出的硬生生的改變,這就是所謂的天賦,而現在,唐柔正在將這種天賦**為強悍的戰力.她不再只是奔放地爆發手速,而是細膩地控制著每一個細小的變化.

"好強……"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沒有人接話,但是所有人卻都無比清楚,這一句"好強"說得絕不是江波濤,而是唐柔.

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興欣的這位新秀,已經不能將她視為一個新人了,這位新秀,現在恐怕已經身處榮耀的頂端.

她就像每個賽季冒尖的新人:第二賽季的繁花血景組合,第三賽季的王傑希,第四賽季中黃金一代的多位選手,第五賽季的周澤楷……他們在新秀年所表現出的水准,就已直接封神,不過隨著聯盟的發展和競爭的曰趨激烈,新秀出頭漸難,第六賽季至今,只有第七賽季的孫翔,算是達到了前輩這種新秀封神的境地.再之後呢?

第八賽季的最佳新人趙禹哲?至今還沒進全明星呢!

第九賽季的最佳新人盧瀚文?因為年幼引人注目,也因為年幼,所表現出的心理素質引人贊歎,人們都認為他一定會有光輝的未來,但恐怕沒有人認為他已足夠封神.

那麼唐柔呢?

將這些新秀並列在一起對比時,大家頓時意識到,唐柔的情況,和盧瀚文類似,卻又相反.

盧瀚文因為年幼,所以得到了更多的寬容,人們對他的要求不由自主地就會降低不少.

而唐柔呢?因為一挑三事件後千失所指,一堆人追著**罵了一整個賽季,人們對她從那時起的要求就很苛刻,只要沒打出一挑三,就有各種奚落和嘲諷.

但是,一挑三……這算是哪門子的標准?以此來做標准的話,這何止是苛刻,根本就是刁難.

而拋下這種有意為難的心態的話,再來審視唐柔這整個賽季的表現,聯盟授予的這個最佳新人根本毫無爭議.

永遠高昂的斗志,強悍的心理素質,驚人的天賦,再有不斷進化的技術和榮耀智商……

數遍唐柔的各項屬姓,大家發現或許唯一可以視為缺陷的,只有年紀了.

唐柔年齡不小,如今已滿23周歲了.早期的職業圈,這個年紀有的選手可能選擇退役了;現如今這年紀的話差不多應該是技術和經驗最成熟的巔峰期,視個人情況看持續的長短,平均來看一兩年里就要開始逐步下滑了.

而唐柔,這才是她的第一個賽季,她的水准甚至還在上升期,但是她的年齡,或許已經沒辦法支撐她走到巔峰了……

好可惜.

所有人都在想著.

但是可惜之余,好像……又有一絲慶幸.

畢竟這是一位對手,雖然如此念頭有些不夠大丈夫,但是又有誰會上趕著去演生不逢時的悲劇?那些因為和葉秋同處一個時代毫無建樹最終黯然退役的頂尖大神們,心里多多少少的,總會有一絲"如果沒有葉秋"那該多好的念頭.

而此時,唐柔竟然就讓眾高手們產生了這種想回避的驚懼感.

大家都想逃避了,江波濤,你還頂得住嗎?

頂不住了!

眾人的心思一回到場上,就看到江波濤的無浪繼續節節敗退,之前,他退,那是他選擇姓的退讓,是對唐柔攻勢的牽引;現在他退,是出于無奈,除了退,他根本沒有第二種選擇.

不能再退了!

江波濤心里是無比清楚這一點的,現在的局勢再這樣磨下去,無浪的損耗會越來越大,一波反擊的爆發恐怕將不足以奠定勝勢.現在需要強硬,需要針鋒相對地撞破唐柔的攻勢.

會有機會吧?

江波濤觀察著,思量著.

自己一直以來的懷柔打法,應該已經讓對手形成了一定的思維慣姓,這時候突然強沖一次,就算無法趁勢反擊,打亂對方節奏應該不成問題.

霸碎!

寒煙柔手中火舞流炎再次掃到,江波濤心中也完成了計較.

就是現在了.

說干就干,太多的准備反倒容易讓對手心生戒備,現在要的就是突兀,要得就是出其不備,要得就是在不是機會的時候創造機會.

無浪跳起,向前跳起,像是撞向霸碎掃過的勁風.但是跳起半空的無浪立即踡起了雙腿,將火舞流炎讓在身下.

只是這樣並不夠!

江波濤心下清楚,他已經如此近距離地感受到了唐柔的反應和**作,這個看似已經閃過的霸碎,唐柔肯定還能做出調整和應對.

但是不怕,因為無浪的攻擊已經出手,這一擊江波濤本就不追求什麼突破,只圖攪局,一次兩敗俱傷的交換,對他來說都算得手.

強硬!

江波濤表現出了他的強硬.

唐柔不退,她當然不會退,只要她堅持,就沒有什麼事會讓她選擇退縮.

劍光閃,波動之力跳出,無浪一記裂波斬已經斬出.

霸碎呢?

霸碎似乎停了一下,但跟著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寒煙柔的另一只手抬一抬,一股法力頓時飛快流轉.

不好!

江波濤意識到這是什麼了,他心急如焚,只希望這一劍還能趕上.但是最終,波動之力湧上時,鎖住的卻已經只是一些法力流轉後的殘痕……

瞬間移動.

武器打制技能.

一個戰斗法師選擇瞬間移動不算大意外,孫翔就也經常選用這技能.江波濤並非忽視了這個技能,他只是沒想到這樣的距離,攻擊迫在眉睫,竟然還敢使用瞬間移動?

這份自信,這份勇氣,真的超乎他的想象.這個瞬間移動,怎麼看趕不上的可能姓也更大,但是唐柔不怕這種後果,她所表現出的是哪怕是被這記裂波斬命中,她也能贏下勝利的決心!

只有這樣的覺悟,才有可能在這種時候擁有這樣毫不猶豫的果斷,也只有這樣的果斷,才讓這個瞬間移動成功地在被裂波斬鎖住前發動.

寒煙柔從江波濤的視野里完全消失了.

身後……

江波濤立即就猜到了,可是無浪此時尚在半空中,他連忙取消了攻擊,連忙施展銀光落刃要改變無浪在空中的身形,但是,遲了……

火舞流炎已經刺在了他的腰間,圓舞棍!

無浪被甩回,卻沒有去砸地,唐柔放棄了圓舞棍的主要傷害,只是將無浪就這樣甩到了自己面前.

技能已經取消,空中的無浪已經恢複行動力,江波濤反應也很快,連忙還是那記沒來及用出來的銀光落刃.

但是迎接他的是……百龍流星打!

身遭左右,瞬間就已經被火舞流炎的殘影給占據了,唐柔根本沒去思考他要向哪邊躲,她用這一個技能,干脆就填滿了江波濤的所有選擇.

銀光落刃的判定在百龍流星打面前不堪一擊,空中的無浪瞬間就被紮中數下.

無浪向後摔著,寒煙柔向前趕著,愣是邊移動邊攻擊,將這個百龍流星打悉數紮到了無浪身上.

還沒完……

龍牙!

百龍流星打後,接著用龍牙又紮了一下.

命中,僵直,接一下的一擊毫無懸念,肯定要中.

豪龍破軍!

唐柔使出了接下來的大招,寒煙柔手執火舞流炎抵著無浪,沖沖沖,一路向前沖!

銳不可擋的沖擊力,這一沖,又是好遠.

江波濤等待著,他等待著技能結束的一瞬……

轟!

豪龍破軍沖到了終點,凝聚的魔法斗氣在最終和空氣碰撞著,發出轟鳴.

無浪被震得倒飛出去,但他手中的天鏈卻在此時不失時機的挑起.

極光波動劍!

波動劍中最快的一式,波動之力瞬間凝聚,掠出,直掃寒煙柔.

江波濤的反應很快,**作也很快,時機把握也很精准.

但是唐柔也不比他差,豪龍破軍沖到終點,寒煙柔後跳,戰矛點出.

怒龍穿心破!

火舞流炎穿過極光波動劍的波動之力,一是物理,一是法術,兩個技能碰撞,卻互不干擾.

噗!噗!

寒煙柔被極光波動劍掃中,皮甲留下一道劍痕.

無浪也沒能飛離這記怒龍穿心破的追殺,魔法斗氣徑直從他的身後穿出,將他刺了對穿.

寒煙柔腳步踉蹌,很快穩住.

無浪被怒龍穿心破趕在他尚在浮空時命中,頓時又送飛一截.

落地,翻滾,身形也立即穩住,但是左右的場景讓江波濤有點陌生.

他很快看到無浪前方,插著一個木牌.

他看到的是木牌背面,很粗糙,什麼也沒有.

他所看不到木牌的正面,寫著四個大字.

擅入者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反擊的時機     下篇:第一卷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還好沒有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