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章 離  
   
第一章 離

第一章 離



一個古老的詛咒,一個界波蘭的大陸,在這里拉開了不朽的續篇…

海峰之巔,斷崖彼岸,玄風刺骨,云霧濕襟,孤影赤臂,少年一切不為所動,只有那烏黑的雙眸,一動不動地凝視著遠方…..

兩天前,邊陲鎮.

"父親,父親!看啊,這是我剛剛抓到了一只野狼!"年方的只有十四歲的少年樊天,拖拽著一只已經斷氣的灰色野狼,十興奮地沖到父親面前.

然而,這一切,少年的父親卻不為所動,剛毅的雙目始終仰望蒼空,在沉思著什麼.

樊天疑惑地看著父親,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往日一直很疼自己的父親最近突然變得心神盡失,總是莫名地望著天空,時而口中喃喃些什麼.

"哎,看來只能去找母親炫耀了!"年紀不大的樊天有些的失望的搖了搖頭,轉身准備離開屋子.不過就在他轉身的刹那,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由遠及近,轉瞬間便將他們平日生活的鎮籠罩,就連並未真正踏入武途的年幼樊天,也十分清晰的感覺到了空氣當中的異常,因為這股氣息來的實在是過于猛烈,過于清晰了.

"父親!"樊天臉色微變,看向仍舊仰望著天空的父親,按常理父親乃武者,對事物的靈敏度強于樊天千萬倍,但此刻卻如同世外之人,絲毫不覺.一絲不好的靈覺突然在樊天的內心當中蔓延.

果然,事朝向了最壞的方向發展,在空氣中那股異常氣息的籠罩下,原本萬里無云的天空突然籠罩上了一層層濃霧,黑暗的異常恐怖.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年幼的樊天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恐懼.反觀他的父親卻依舊十分平靜著,似乎這一切並不能影響到他,似乎這一切在預料當中,似乎這一切本該到來.

天空中,黑色的濃霧越來越多,越來越濃,原本的白晝轉瞬間變成了黑暗,黑暗中似乎有一種力量正在不斷地向他們蔓延,聚集.

突然,一只黑色的大手從濃霧當中鑽了出來,樊天永久不會忘記那只充滿了詛咒氣息的黑色骨指,巨手的每個關節都栩栩如生,如同一具干枯沒有一絲血肉的骨掌,攝人而栗的抓向樊天的父親.

"父親!"充滿詛咒氣息的魔爪令樊天驚慌失措的發出了一聲尖叫,而這聲尖叫終于將父親的神智換了回來,那張剛毅的臉龐輕輕的轉向了樊天,雙目之中沒有一絲恐懼,沒有一絲驚訝,只露出了一張慈父的臉龐,向樊天微微一笑.

這是樊天看到父親的最後一個畫面,從那以後父親便消失在了這個世界當中,無一絲聲響,無一句留.

木屋中

"母親,父親是被什麼人抓走的?"樊天拉扯著母親的衣角,雙目垂淚.

"孩子,有些事你長大了就會知道的,不要為你的父親擔心,因為那是他的選擇!"母親的眼睛已經被淚水浸濕,父親的消失,傷害最大的無疑就是母親.然而,這才只是上蒼安排的夜幕開始,黑晝隨之飄落!

第二日,平靜的邊陲鎮,突然迎接到了兩個神秘老者,這兩位老者沒有一絲聲響地來到了樊天在家中,不容拒絕的將母親強行帶走.

吹著刺骨的冷風,樊天還記得母親臨走時的最後一句話"你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要照顧好你的妹妹!"

看著無盡的蒼溟,樊天在心中不斷地重複質問"為什麼?為什麼?"但蒼天依舊是那樣的平靜,不為所動.整整一天,他都站在這個寒風刺骨的涯頂,因為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在短短的兩天內父母相繼離去.

十四歲的少年正處于一個天真浪漫時期,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無法讓他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即使如此刺骨的寒風,依舊無法喚醒他混亂的內心.

"哥哥!"帶著鼻涕般的抽咽聲,在樊天的身後響起.原本一長通的臉,已經被山風摧殘的清白,嬌弱的七歲身軀似乎一不心就會為山風吹倒.

"妹妹!"看到靈兒的這一刻,樊天混亂的內心終于清醒了過來.父母不在了,妹妹今年只有七歲.在這一瞬間他明白了,他並沒有失去所有,還有一個妹妹留在他的身邊,需要他的照顧,呵護.他不能沉淪,不能再悲傷,要像一個男子漢一樣,站起來,走下去,保護照顧她的妹妹,不受任何人的欺負和任何委屈.

拉著妹妹冰冷的手,兄妹二人的身影漸進消失在懸崖之顛,另一種生活從此刻起正式跳起了新的音符.

轉瞬間

距離父母消失已經過去一個多月,兄妹倆也漸漸地從傷痛當中走了出來,雖然妹妹還會時常想起母親,他也會想起自己的父親,但他們卻都在慢慢地走出來,慢慢的學會面對這個世界,接受這個現實.

父母消失的這一個月中,樊天每隔三五天就會去山林當中打獵.

因為,他和妹妹年幼,食量並不大,一只野獸足夠他們吃三五天,這也幸虧樊天從四歲習武,十歲打獵,雖然都是山林當中的一些野獸,但對于一個十四歲的孩子來已經相當不容易.

樊天生活的地方被稱作"源大陸",一個武者生存的大陸,在這片大陸之上,如果一個人不會武,就相當于當今社會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寸步難行,無法生存.當然,武者的成就有高有低,高的統領一片地域,低的只能在山林中打獵維持基本生計.

十五歲,這是源大陸上,每個人提起都會激動的年齡,因為在這個年齡會發生一件決定每個人命運的事.那就是"獸魂覺醒",獸魂是真正成為一名武者的標志,只有成功覺醒獸魂的人,才能夠被稱作為真正的武者.

所以,獸魂是源大陸的命脈,是武者的命脈,而此刻的樊天,正在為半年後的獸魂覺醒,瘋狂地努力著.因為他知道"要想尋回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除了讓自己變得像父親一樣強大,別無他法,要想保護自己的妹妹,除了變得強大別無他法,要想在這個大陸上生存,除了變得強大別無他法."

三個別無他法述了源大陸一個最淺顯的道理"武乃天道!"

後山密林,熊王穴口.

一聲聲怒吼不斷傳出,森林中一個古銅色的身影,手持巨木與一只身高三米的巨熊對恃!只有一米七多身高的少年,絲毫不懼,雙目中迸射出堅毅而又凝重的光芒,古銅色肌膚下那蚱蜢般的肌肉在微微蠕動,似乎時刻准備迎接著對手的攻擊.

"嗷嗷!"三米多高的灰色巨熊此刻甚是憤怒,因為面這個可惡的人類,已經連續騷擾它半個多月的時間了,而且每天至少有兩到三個時以上,偏偏它又無法奈何眼前這個可惡的人類.

"笨熊,不要叫了,我們開工了!"樊天晃了晃手中的長木,咧著嘴角,笑嘻嘻看著對面的巨熊.半個月前,為了更快更好地增加自己的身體力量,樊天不斷地找尋各種方法,在偶然的意外當中,他突然發現,這個山洞中的熊王,力量出奇的大,但是速度卻不如他.

于是樊天靈機一動,想起了一個歪主意,就是每天與這只大笨熊交手來鍛煉自己的力量,因為在戰斗中,瞬間可能會承受平時幾倍的力量,這樣的鍛煉方法遠遠強于自己的靜態力量訓練,而且這種生死之間的戰斗,更容易壓榨出自身的極限.

雖然,樊天表面上看上去嬉皮笑臉,但在實際的戰斗中他絕對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因為這只熊王的力量遠高于樊天數倍,雖然比雙腿的速度,這是熊王只有在樊天後面吃塵土的份,但若正面抗衡力量,差不多一巴掌就能將他拍成肉泥.

所以樊天每次戰斗並不是真正的正面來抗衡熊王的力量,而是憑借手中的長木,側面地削弱,使自己只承受部分力量.即使這樣,這半個月的時間來對于樊天也是受益匪淺,自身的力量至少提高了三成.同時抗打擊的能力和戰斗的經驗提高了也不是一點兩點.

"吼吼!"半個月來,熊王對樊天已經視而不見,不想理睬,因為他打又打不死,追又追不上,但奈何對方卻並不想放過他,每當它無奈地准備放棄攻擊對方的時候,這個可惡的人類,就會用手中的長木,毫不留地向它的頭部砸來,熊王絲毫不懷疑,若是自己不還手,這個人類絕對會毫不留地用手中的長木將它砸死.

所以,它現在的唯一希望就是,對面的這個可惡又渺的人類,在戰斗中一不留神之下被它拍死.當然,這樣的先例也並不是沒有,有幾次這個渺的人類已經被砸斷了胳臂,甚至劃開了胸膛,但最終都讓這個人類僥幸地逃脫了.

"吼吼"

眼前這只大笨熊叫聲不停,但卻遲遲不肯先動手,樊天知道需要給它一些動力刺激,手中兩米長的長木,在雙手的控制下,以迅雷之勢直奔對方頭顱.

"嗷嗷!"看到這根毫不留的長木,熊王心里明白,若再不動手就要中招了.心不甘,部願,但它的手下可是一點都不聲勢,招招凶狠,次次奪命.山般的身軀,在長木落下的一瞬間,撲了過來.

"轟"

一只熊爪乾淨利落的擋住長木,另一支熊爪毫不留的抓向樊天面門,熊王清楚,要想徹底解決眼前這個討厭的人類,除了徹底殺死他別無他法,所以它的每次出手都凶殘無比,招招致敵于死地.

"呵呵!這樣才對嘛!"見到熊王手下絲毫不留,樊天口中笑嘻嘻,但雙眸當中卻凝重無比,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只熊王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一不心,露出一絲破綻,就會被熊王撕成粉碎,前幾次的受傷,他可至今記憶猶新.

"轟轟!"

戰斗在樊天的挑釁中正式拉開序幕,對于他來這又是一次生死考驗,同樣也是一次力量提升.

然而,就在他與熊王進行著與往常一樣的對練時,來了一只巨大的不速之客,龐大的身影如烏云遮天,狂暴的氣息猶如九天罡風.

"轟隆"就是這樣一個不速之客,突然由天而降,落在他們的不遠處.

"飛龍!"樊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時突然從天而降的龐然大物,居然和書籍上描寫的飛龍一模一樣,十多米的身長,碧綠色的雙翼,血色的雙眸,皆于書上的風龍相對應.

"風龍怎麼會出現在這里?"樊天震驚的同時,年幼的腦袋也在不斷地飛轉,要知道眼前這個家伙的殺傷力,可遠比這只熊王大得多,吹一吹口氣就能夠讓他灰飛煙滅,這可是只相當于高級武魂師的凶獸啊.高級魂師什麼概念,舉手間開山裂石的強大存在啊.

PS:覺得還行就給個收藏鼓勵一下吧




    下篇:第二章 屠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