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三章 始源城  
   
第三章 始源城

第三章 始源城



始源城是源大陸擁有覺醒祭壇的幾個城市之一.經過長達一個多月的路程,樊天和他的妹妹靈兒,終于來到了這個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座擁有祭壇的城市.

"哥哥,這就是始源城嗎?好壯菇!"坐在角馬上面的靈兒滿臉不可思議地望著遠處的巨城.百丈的城牆似乎在訴著它的巍峨與挺拔,城池上方不時飄動而出的光暈和城牆上的黑甲軍無不在向人們展示它的城防力量.

"是啊,這就傳當中的巨城始源,城池上方的那些光暈想必就是傳中的護城大陣吧!"從便生活在邊陲鎮的樊天也被眼前的氣勢震驚了,如此巍峨的城市,他也是平生第一次見到.

"走,妹妹我們去看一看如此壯觀的城市內部,究竟會繁華成什麼樣子!"樊天雙腿用力,身下的角馬十分默契的向遠處的城市跑去,帶著笑容與期盼,這兩個初出茅廬的兄妹倆,正是踏出了他們人生旅程的第一步.

城門口

"站住,兩個鬼趕快從馬上下來!"一身黑甲,手握偃月刀的城防武士十分嚴肅的將樊天兄妹二人攔下.

"請問,有什麼事嗎?"樊天不卑不亢,雖然初次出門,但是股子里那股天大地大的性格,卻讓他不懼面對任何人.

"你不知道城內不允許騎馬嗎?"見到樊天沒有一絲懼意,黑甲軍的語氣變得更加嚴肅起來,同時握著偃月刀的手緊了緊,絲毫不排除如果樊天硬闖就動武的可能性.不過樊天的回答卻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預料.

"哦?城內是不允許騎馬的嗎?那對不起,我們並不知道!"樊天在黑甲武士詫異的目光中撓了撓頭,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不好意思地牽著角馬向城內走去.不卑不亢並不代表不講理.樊天就是這樣一個人,遇強則強,知禮尊人.

看著樊天那漸漸遠去的身影,黑甲武士心中擦擦不平"媽的,本以為是一個世家的紈绔子弟,今年可以好好讓我收拾一頓,沒想到居然是個雛,真是浪費大爺的感"

若是黑甲武士的這些話被樊天聽到,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其實樊天並不知道,像始源城這種地方的城門守衛,可不是誰都惹得起的,平日里只有他們欺負別人的份,很少有人能夠欺負到他們的頭上.這當然不僅是始源城勢力所罩,而是這里每一個能夠當上守衛的人,本身的實力都不容覷.

"哇!果然是大城市,真夠繁華的!"周圍川流不息的人流和四處林立的店鋪,已經讓樊天和靈兒的眼睛花了.

"哥哥,我們今天住在什麼地方?"摸著自己的肚子,靈兒似乎有些餓了,經過了一個月的風餐露宿,對這個從沒有離開家門的妹妹,可以也算得上是一個不的考驗.

"恩,今天當要住客棧!"溺愛的撫摸了一下妹妹的頭,樊天可不再忍心讓自己的妹妹以天為被地為席了,之前為了趕路是沒有條件,現在有了條件,必須當仁不讓,住最好的!

手中牽著角馬,沿途一路走過來,各種店鋪應接不暇的映入眼簾,兵器,護甲,藥店,娛樂場所,唯獨沒有發現他們需要的客棧.

"奇怪,客棧,都跑哪去了?"樊天站在大街中間回望著四周的店鋪,撓了撓頭就是沒有發現自己現在需要的客棧.

"哥哥,我們要不要找個人問一問?"靈兒可愛的眉頭也是一雛.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樊天向不遠處的一個販走去.

"您好客官,請問需要點什麼?"販見有人光臨,立刻就要展示自己的商品.不過他顯然找錯了人.

"呵呵,請問一下這里的客棧在什麼地方?我是首次來到始源城,找了半天卻沒有發現這里的客棧!"樊天有些不好意思地直奔主題.

"哦,客官是想住店啊,很多人第一次來到找不到呢,看您的年齡是來覺醒獸魂的吧."販十分熱,常年做生意的他心里十分清楚,這些始源城的外來人身份背景盡不相同,不好哪一個就是世家公子,山門奇葩,這些人可不是他一個人物的對得起的.

看到如此熱的販,樊天倒是有些盛難卻.

"是呀,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覺醒獸魂,順便帶著妹妹來瞻仰一下大城市的光彩."對于為人處世,樊天始終奉行著遇兵則兵,遇儒敬儒.

見到樊天也是一個柔和健談的人,販也敞開了.

"的確應該來看看,始源城對于整個大陸來都算得上是一個比較大的城市,只有在這里才看到高階的武器,上品的丹藥,只要你有錢,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買到."販口若懸河,侃侃而談,好像一個主人在炫耀自己家的財富,而樊天也樂得從他這獲取一些始源城的信息,畢竟他初來乍到,多一點信息對于自己總是沒有什麼壞處.

見販如此健談,樊天突然靈機一動,雖然他知道覺醒祭壇就在始源城中,但卻並不知道具體的位置,正好順便向販打聽一番.

"我此次前來覺醒獸魂,但卻並不知道覺醒祭壇在城中到什麼位置?"樊天話鋒一轉,得到了這些信息他將省下不少力氣.

"哦,其實這正是我要跟你的,之所以你剛才沒有看到城中的客棧,就是因為覺醒祭壇."販頓了頓繼續道"因為每年都有大量的人來到始源城進行覺醒,所以這些進行覺醒的人對于城中的商業有著很強的帶動,因此為了方便大家,城中的客棧就建在了覺醒祭壇的附近."販轉過身來指向身後的路.

"你沿著這條路直到盡頭,左面就是一個巨大的覺醒祭壇,也是我們始源城的根本和驕傲,在祭壇周圍就有好多家客棧!"沿著販所指的方向,樊天似乎看到了遠處一片六芒之光,若隱若現直沖云霄.

"謝謝!"對于這個萍水相逢的熱販,樊天還是出之于內心的感謝.得知祭壇與客棧在同一個地方,樊天心中露出了一絲佩服,雖然這只是一件事,但卻能從中看出來始源城的商業運作模式和領導者的睿智.

手中牽著角馬,花了一會的時間,樊天和他的妹妹靈兒終于發現了客棧的身影.

"哥哥,天涯客棧!"靈兒興奮的指向右手邊一座金碧輝煌,三層雅樓的客棧,看來她是真的餓了.

"好,既然靈兒看上了這間,我們就在這里下榻!"在樊天和靈兒交流的時候,店中的一個二已經迎了出來.

"兩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二分熱地將樊天手中的角馬接了過去.

"即打尖,又住店,把我的角馬用上好的飼料喂養著!"樊天十分干脆地拉著妹妹向店中走去,因為他發現這個妮子實在是餓得不行了,肚子已經咕嚕咕嚕的叫個不停.

"有包間嗎?"樊天雖看上去略,但舉手投足間充滿了成熟的氣息,源大陸十五歲成年,他也還有兩個月的生日就真正的成年了,所以不能算作最多只能算作是年輕.

提到包間,兒的臉上似乎露出一絲難色.

"客官,因為最近覺醒祭壇即將開啟,店客流量倍增,現在普通的包間已經沒有了,剩下的只有貴賓包間了,而貴賓包間的最低消費是一千塊銀."二話時看樊天的目光有些猶豫不定,似乎並不相信,如此年輕的一個少年,能夠去消費這麼高的場所.

"一千塊銀,一頓飯消費確實有些高了!"樊天沉吟了一下"不過今天第一次來到始源城,算是接風,貴就貴些吧!"樊天表面上這麼,而且還心痛的咬了咬牙,在周圍人的目光當中,明顯這位青年給自己放了一次血,不過樊天的內心卻十分清楚,這點錢對于他來根本不算什麼,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掩蓋自己,畢竟錢不可露白,懷壁有罪.

不過,他的妹妹似乎並不知道這些,同樣被自己的演技所騙.

"哥哥,不如我們在外面吃吧,我看這里的環境也很好啊!"靈兒很懂事,以為樊天真的是缺錢.不過樊天也樂得靈兒配合.

"沒事,今天第一次來到始源城,我們就好好地吃一頓,以後省一些就是了."在樊天的堅持下,他們來到了貴賓間,富麗堂皇,優雅氣息,最可貴的是這里居然能夠正面看到祭壇.

"不愧是貴賓間,錢花得還真值."遙望著窗外遠處的祭壇,樊天的內心又是期盼又是激動.

片刻間,兒已經將茶水端上,並且拿來了菜譜.

"客官,請問您想吃些什麼?"二將手中的菜譜遞向樊天.

"你們這里頭有什麼特色菜?"樊天手中把玩著菜譜,目光卻始終在注視著遠方的祭壇.

"天龍燒,九清羊,鳳運膽都是我們店的招牌菜."兒有些驕傲的推薦.

"好,那就一樣來一份!"樊天微微一笑將菜譜遞還給二.不過二卻被樊天的隨意驚到了.要知道,這幾盤菜既然作為招牌菜,那麼它的價錢一定不霏,三樣加起來差不多要5,000塊銀.

"客官,你確定要這些!"兒有些把不准,畢竟剛剛這位公子出1,000塊都表現出心痛的樣子.

"去吧,菜錢我付得起!"樊天向二微微一笑,便不再些什麼,其實這點錢對于他來還真就不算什麼,父親臨走時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但母親卻給了他一張龍卡,樊天當時看到這張龍卡當中的數目時,震驚的半天沒有出話.

那是他第一次猜測起母親的身份.而此刻不知實行的靈兒,卻還在為樊天的大手大腳而擔心.

"哥哥,我們沒有必要一次要三份啊,吃不了多浪費."靈兒雖但卻十分懂事.

"呵呵,丫頭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吃吧,母親給我們兩個留下來的生活費絕對可以保證我們不被餓死!"樊天的這些話有點違心,這哪是不被餓死,簡直就可以用撐死來形容.

在樊天的寬慰下,妮子終于不再擔心,而這時飯菜也上來了.

"不愧是貴賓廳,這速度,這服務!"樊天一邊感慨,一邊將菜夾到靈兒的碗里.

"餓了吧,趕緊吃!"有些溺愛的看著靈兒.

"恩,哥哥你也吃!"兄妹倆互相參夾的吃了起來.不過就在兩人吃的正興奮得時候,樓下客廳中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聲音.

"什麼?沒有包間了,本少爺來這里吃飯,是你們的榮幸,你既然敢告訴沒有包間了!"聲音尖銳而又蠻橫,一看就是個從不受管教的紈绔子弟.

"哥哥!"突如其來的聲音似乎嚇到了靈兒,樊天的眉頭也是皺了皺.

"沒事靈兒,我們吃我們的,這些事客棧自己會處理的!"樊天沒有興趣節外生枝,而且這次出來的主要目的是覺醒獸魂,其他不關自己的事,樊天是不會輕易涉足的,畢竟現在自己自保的能力尚不足.

不過話得好,爾欲潔身,禍欲爾.正在樊天與妹妹話之間,那個尖銳聲音的主人,不知什麼時間已經來到了三樓.

"這不是有貴賓間嗎?你們居然敢騙我!"語之間的少年十分霸道不講理.

"客官,這個房間已經有人了!"二極力解釋,滿頭大汗,心神交亂的跟在這個身高兩米,鼠目吊額的青年身後.

"是嗎?我倒要看看是誰搶了我的包間!"語間已經拉開了包間的屏風,一個男只映入了樊天的眼簾.

"請問?有事嗎?"樊天語氣平淡無一絲波動.雙眸不悅的注視著這個突然闖入起來的人.而對方在見到,包間內只有一少年和一女孩子,氣焰變得更加囂張.

"你給本少爺滾出來!這個包間我要了!"在這個青年話的瞬間樊天的眼神,變了.

PS:覺得還行就給個收藏鼓勵一下吧




上篇:第二章 屠龍     下篇:第四章 給你個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