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五章 覺醒上  
   
第五章 覺醒上

第五章 覺醒上



進入空間之門的一瞬間,周圍的場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變得如黃昏般的暗灰暗,樊天可以清晰地感觸到周圍有一種莫名的能量正在微微地壓迫著自己的身體,空氣當中是似乎還夾雜著淡淡的血腥味.

空間之門是覺醒祭壇開辟的另一片天地,這里相當于一個異次元空間與外界完全是兩個不同的空間,而在這個空間之內,充斥著一種神秘的能量,正是這種能量在獸魂覺醒中起著關鍵的作用.

樊天一個人站在入口處,雙目環視著周圍的場景,一個大約一公里直徑的廣場映入眼簾,青石鋪地,玉欄做圍.這里的空間不是很大,但是容納幾萬人還是綽綽有余的.因為樊天進入得比較晚,此刻的青石廣場之上已經盤坐了很多人,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況,他想尋找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

不過,就在樊天尋找的過程當中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簾,不過這個熟人的身影並不是什麼朋友,而是那天在客棧中一再挑釁樊天的舟山吳家的那為吊額公子.

本來樊天沒想再與此人有其他交及,打算找一個離他較為偏遠的位置坐下,可惜事與願違,在樊天看到他的那一瞬間,這個人居然也同時看向了樊天.同時一個並不受人喜歡的聲音在樊天耳邊響起.

"鄉巴佬,你果然也是來覺醒獸魂的,不過就憑你那低賤的身份,今天必定作為養分留在了這里!"吊額少年出口惡毒,立刻便引起了樊天的反感.

"你再一遍,我不介意現在就把你費了,讓你在覺醒之前便成為這里的養分."樊天目光冷冷的看著他,同時身體微微向前跨出一步.在樊天向前跨出的同時,吊額少年雙目之中露出一絲懼怕,身體微微向後一仰,口氣已經沒有之前生硬.

"哼,馬上就要覺醒獸魂,本少爺不想將體力浪費在于你爭斗之中,待獸魂覺醒之後,如果你還活著的話,我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話間,吊額少年已經從盤坐的青石地面站了起來.話音剛落,便轉身向其他方向走去,樊天前幾日給他留下的印象至今記憶猶新,他還真怕眼前這個家伙不顧其他,在覺醒獸魂之前把他廢了.

見到這個無趣之人悻悻地離開,樊天也懶得再一次計較,畢竟覺醒獸魂才是當前的第一要事,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角落正好有剩余的空位,樊天闊步走了過去,輕身而坐.

就在這時,長老進行的聲音在這個異次元空間當中響起.

"各位源大陸的未來,覺醒儀式即將開始,我要的很簡單,在這里除了意志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幫到你,所以祝福大家能夠成功地活著出去!"隨著長老聲音的消失,原本那個傳送進來的空間之門也脫離了大家的視線.

空氣中那股擠壓著皮膚的神秘能量似乎變得活躍起來.

"開始了!"樊天心中默默道,在來到覺醒祭壇之前,他已經將覺醒獸魂的來龍去脈掌握的清清楚楚.

"獸魂,是傳中被封印了的本源能量,而這個覺醒的過程,就是打破封印喚醒本源.之所以必須在覺醒祭壇之中才能夠覺醒,是因為打破封印需要一種特殊的能量,而這種能量大千世界當中實在是太稀薄,稀薄到根本無法利用,所以人們必須來到覺醒祭壇,因為這里有十分濃郁的能量,覺醒的過程就是將這些能量引入體內,打破封印."

樊天不清楚自己是什麼獸魂,因為他的父母從來沒有告訴他過他們的獸魂,所以樊天對自己將是什麼樣的獸魂一點也不清楚,因為每個人的獸魂基本上都會遺傳父母的獸魂,當然其中也會有些變異,不過那只是個別的另外.

所以,源大陸的很多大家族,都十分看重自己的血脈,因為血脈越純正的人,覺醒者的獸魂也會更加接近自己家族的始祖獸魂,天賦也就更加強大.

對于樊天來,不知道是什麼獸魂就意味著不清楚自己的覺醒難度,因為越是強大的獸魂,打破封印所需要的力量越多,難度就越大.所以一些大家族為了提高自己家族的覺醒成功率,都有一些打破自身封印和提高成功率的秘法,這也是為什麼那個吊額少年看不起樊天的原因,作為一些不是大家族出來的人,本身的獸魂就不一定有多麼強大,覺醒之後的獸魂有可能十分弱,以後的成就也將有限,雖然任何獸魂都能最終進化成為巔峰獸魂,但是你覺得一個只有幾百銀的窮人和一個身價幾百萬銀的紈绔二代比怎麼樣.

窮人,是有可能通過自己的努力變成富人,但是你覺得他要通過多少的努力,才能夠得到紈绔二代剛剛出生時就擁有的身價,他又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夠超過並且追上紈绔二代的父親.

其實,這就是祖輩的福蔭,一個強大的獸魂能夠讓一個武者具有強大的潛力,而一個弱的獸魂同樣會十分限制武者的發展,而且越是強大的家族,越是擁有更大的能量來支持他們晚輩的獸魂覺醒,使得他們的成功率更高,比如秘法,丹藥等等.

樊天坐在青石之上,已經靜下心來,緩緩地將周圍的能量引入體中,他相信憑借自己的身體強度,即使沒有強大的密法和丹藥的輔助,他一樣可以突破封印,其實那些沒有家庭背景的人想要增加突破的成功率,唯有和樊天一樣不斷地打磨自己的身體,使他變得更加強大,能夠承受住更大的能量沖擊,憑借強大的意志覺醒成功.

隨著能量不斷地湧入身體,樊天的識海當中突然出現了一幅畫面.

"果然和書上的一樣,在覺醒獸魂的過程當中,借助這種特殊的能量,可以實現內視的能力."樊天只是最初略微有些驚訝,便開始仔細觀察起了體內的況,一條條強勁的經脈出現在樊天的眼前.

"我的經脈寬度,足足是書上記載的三倍!沒想到這些天的訓練果然有效果"樊天內心當中的驕傲了一把,不過有件事他卻不知道,若不是父母留下的神秘藥池,他的經脈能夠強大到普通人的一點五倍就已經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仔細想想,一個能使人在一晚之間便重新恢複健康和活力的藥液,怎麼可能是普通的東西.

興奮之後,樊天自己的神識向氣海穴集中,因為那里就是封印的地方,在神識地注視之下,另一幅別有洞天的畫面展現在他的識當中.氣海穴上,密密麻麻的爬滿血色的絲線,牢牢的將穴口堵住,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那些密密麻麻的血色絲線,居然構成了一個古篆體的"封"字,彎彎曲曲的堵在氣海穴的門戶上.

"果然和記載的一樣,只要打破這封字,那麼就可以喚醒氣海穴當中的本源獸魂.不過,我的看上去怎麼要比記載當中的堅固那麼多?"經過仔細地觀察之後,樊天居然發現他氣海穴上的血色絲線,居然是常人的三倍,也就是他要突破封印的難度是普通人的三倍,而一般大家族的子弟才是普通人的一點五倍,能夠達到兩倍的,都是曠世奇才.超過五層都會隕落.

而樊天,居然憑借著一個普通家庭的身份,想要突破三倍的封印,沒有丹藥密法的輔助,它的成功率不會高于半層.當然,沒有丹藥和秘法的輔助這只是他個人的看法,其實他一直修煉的萬獸篇乃是上古秘法,雖然只有築基篇,但饒是如此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而他一直泡的丹藥,更是伐毛洗髓的上品.

不過即使如此,面對三倍的封印,他的成功率依舊不超過一成.

看著自己的封印,樊天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苦笑"如此強大的封印,我體內的獸魂一定弱不了,但是…"樊天沒有繼續下去,他此刻已經不知道是應該哭還是應該笑,獸魂強大是一件好事,但是強大過頭了就不見是什麼好事了,畢竟有命有,但不一定有命用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樊天的那絲苦笑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堅毅,因為他想到了還在外面獨自一人等待他回來的妹妹,一個只有七歲的女孩,孤苦伶仃,樊天清楚他沒有任何理由,將自己的妹妹獨自一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

"來吧!"樊天的雙眸,迸發出不可動搖的光芒,成功,活著這是他的唯一選擇.

"我倒要看的三倍的封印到底有何難!"萬獸訣在體內起了引導的作用,按照上面的記載,樊天首次運轉了起來,因為在覺醒獸魂之前,武者是無法引動源力的,所以樊天一直修煉的都是萬獸訣外拳,這是他第一次,利用覺醒祭壇空間的能量,引導運轉.

空間中的能量,在萬獸訣的引導之下,緩緩地通過毛孔向體內湧入,流向經脈,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樊天並沒有急于沖擊封印,因為他知道要想打破自己的封印,普通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他必須不斷的積累,積累到自己經脈所能承受的極限,然後再集聚體內所有的力量,給予封印雷霆一擊.

一成,兩成,在萬獸訣不斷地引導之下,經脈當中的能量越來越多,從最初點滴的金色光芒,到凝聚成一絲絲金芒細線,樊天的經脈當中已經遍布了金色的能量,但是他知道這還不夠,還需要更多,至少需要將體內所有經脈都漲滿.

然而,就在他還不斷積累能量的時候,一聲聲吼叫已經在廣場當眾響起.

"看,有人的獸魂覺醒了!"一個個驚訝的聲音,打斷了樊天的凝聚,睜開眼睛,順著大家目光的方向,一個身穿麻衣的少年,面部布滿了汗水,而他的背後此刻正有一個虛影掙紮而出,顯然這是即將打破封印,獸魂降世的一種趨勢.

就在大家驚奇的議論聲中,一個不削的聲音響起.

"覺醒的這麼早,一看就知窮山僻野當中出來的,武魂定然好不到哪去."話的是一個穿著富態,眉宇之間滿是傲氣的少年,一看便是富家子弟.雖然他的話不太招人待見,但確實是一個實行,獸魂覺醒的越是容易,證明封印越是脆弱,封印內部的獸魂也不會強大到哪里去.

就在大家話其間,那個少年的身後的虛影已經漸漸凝結而成.

"快看,他的獸魂突破凝實了!"第一個突破的人,總是受大家關注,幾乎廣場的所有少年都將目光投了過去,樊天自然也不例外.隨著虛影不斷清晰,大家都看清了獸魂的真面目.

"青羊,果然很低級!"另一個聲音略微有些同,畢竟青羊作為最為低等的獸魂之一,除了速度有些有優勢之外,無任何其他優點,這將大大地限制了它的武道前途,也就是這個少年的天賦並不是很好.

在覺醒的那一瞬間,這個少年也清楚了自己是什麼獸魂,滿臉盡是沮喪,如同霜打的茄子,而大陣也將它傳送了出去,因為空間之門已經消失,唯有成功覺醒獸魂的人,才能夠被傳送出去,否則將永遠留在這里,雖然這個少年的獸魂並不理想,但他應該慶幸他至少活了下來.

少年被傳送出去之後,剩下的人感受盡不相同,有的憂慮,有的不在乎,有的害怕,不過樊天卻沒有精力在意這些,因為他要抓緊時間凝聚體內的能量,沖擊他那牢不可破的封印.

而在那個少年一覺醒之後,一些低級獸魂紛紛開始覺醒,時不時地便有一具身影被傳送出去,不過就在大家紛紛攘攘的沖擊自己有獸魂的時候,一聲刺耳的叫聲,打破了原有的秩序.

"啊!"痛苦的聲音從廣場東北角一個少年的身體當中傳出,就在大家疑惑的時候,緊接著發生的變化,將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樊天在內.

"嘭!"痛苦讓少年失去了知覺,而恰恰就是在少年失去知覺的那一瞬間,他的身體爆炸了,化為一團血霧,消失在空氣當中,留下的只是一些衣角碎片.樊天終于明白空氣當中那淡淡的血腥味是從何而來.而此刻他也明白那些少年為何沒有走出去,甚至連一具尸體都沒有,因為他們的尸體早已經化成能量,變成了這個異次元空間的一部分.

到這一刻,樊天突然醒悟,這個空間中的能量,似乎不僅僅是提煉于天地之間啊.

少年的突然死亡,驚嚇到了廣場當中的一些人,雖然他們在進來之前就已經知會有人死亡,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在成年之前像樊天一樣行走于山林之間,磨練于生死邊緣.此刻已經開始有人羨慕那些成功被傳送出去的人了,雖然獸魂低級,但畢竟還活著.

不過這個少年的死亡並不是個結局,因為就在大家驚魂未定之時同樣的聲音再次響起.

"轟!"又是一團血霧,又是一個少年,又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在大家的面前消失.樊天沒有再繼續觀望,而是淡淡的閉上了眼睛,凝練自己體內的能量,因為他心里很清楚,廣場上所有還活著的人當中,他無疑是步入後途幾率最高的一個.




上篇:第四章 給你個教訓     下篇:第六章 覺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