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七章 覺醒下  
   
第七章 覺醒下

第七章 覺醒下



在樊天體內爆發出一聲怒吼的同時,意味著他的身體終于到達了極限,不過樊天並未止于此,因為體內遲遲無法打破僵局,能量巨龍與封印始終僵持不下.雖然封印已經有了一絲融化的跡象,但是依照這種緩慢的速度,即使樊天的意識能夠堅持住,祭壇剩下的開啟時間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所以,在怒吼聲暴出的同時,身體同外界吸收能量的速度再一次被他提升.而這種粗暴的行為,即使再強壯的身體都會無法忍受,一絲絲血已經開始由他的毛孔中溢出,樊天古銅色的皮膚上漸漸地被淡色的血漿所覆蓋.

而超過三倍的吸收速度,也使樊天的周身鍍上了淡淡的光暈.

"他的身體居然發出了淡淡的金光,而且還在不斷地增強."身著紫衣,柳眉清目的少女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角落的樊天."這是能量過于聚集,顯形于表面的一種形態,師傅凡是能做到如此而又不死亡的人身體都是強悍到了極點的."紫衣少女不可思議地抿著嘴.

而其他幾個仍留在祭壇當中的人,自然也都知道這個道理,他們心里也不由得都羨慕一番,若是這樣的獸魂覺醒成功,這個金光少年絕對是各黨派爭搶的對象.幾人驚訝之後,又重新恢複到了自己的修煉狀態,因為他們已到了關鍵的時刻,不過樊天的身影卻給他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身體要崩潰了嗎?"樊天凝視著自己體內已經略微裂開的經脈,雙目場中閃出了一絲猶豫,不過轉瞬間這絲猶豫就被堅定所取代.

"即使今天經脈盡斷,我也要打破封印."樊天除了勇往直前別無選擇,而此刻體內的金色巨龍在得到三倍能量的支持,已經變得鏗鏘有力栩栩如生,在樊天的經脈城當中不斷翻騰起波濤,對面的封印也在它的狂暴攻擊之下,加速了融化.

什麼叫做痛入骨髓,什麼叫撕心裂肺,樊天今天終于徹底領會到了,那是一種來源于靈魂深處的灼燒,這種感覺與割傷斷骨完全不同,它是一種源于深處直指靈魂,讓你無一絲抵抗和防禦的能力.

這種痛苦完全是在磨滅你的意識,而當你的意識無法忍受這種痛苦而熄滅的時候,體內那些引入的金色能量,就將不受控制的潰散引爆,從而將你化成一團血霧.

樊天此刻終于知道那些少年為何紛紛失敗,因為他們的經脈不如樊天的粗壯,所以在遠遠于樊天幾倍的能量下,就已經開始經脈斷裂,承受灼燒的痛苦,而在這種痛苦之下,意識略微不堅定的人,就會徹底昏迷,從而失去生命.

現在,樊天能做的不是抵抗,而是堅持,堅持讓自己的意識不去消亡,因為只要自己的意識還在,體內那些能量就不會消散.樊天終于明白金行長老最開始的話,雖然簡練無比,但卻出了覺醒獸魂的根本.

因為樊天剛剛發現,體內那些被本該已經斷裂了的經脈,居然遲遲未斷,雖然仍舊是破裂狀態,但卻真真切切地沒有一根斷掉.仔細將自己的神識附著在經脈之上,一個驚人的結果被窺視了.

"原來這些狂暴金色能量,居然在緩慢地修補的經脈."樊天有些不敢相信,這些造成經脈破裂的罪魁禍首,居然也在同時修補著經脈,雖然這種修補的速度微不可見,但他卻可以始終保持著經脈不徹底斷裂.

似乎是一種明悟,似乎是一種通澈,樊天終于真正明白為什麼獸魂覺醒是武道途上的第一關.見到自己並沒有徹底斷裂的經脈,他才真正明白,獸魂覺醒真正殺人的不是別人,不是身體,不是任何客觀因素,完全是因為自己的意志不夠堅定,而意識不夠堅定的人,必然會是武道路途中第一批被淘汰的人.

明白了這些,樊天強忍著痛苦吸了一口氣.

"呼,既然只要精神不滅就不會死亡,那爺就來個狠的!"在體內萬獸訣的控制下,樊天吸收能量的速度居然再次提到了一倍,原本體表那淡淡的金色已經被濃郁的光芒所代替.同時在金色光芒之下的古銅色皮膚,不計其數的毛細血管爆裂炸開.

身體不會死亡,並不代表不會受到傷害,體內的經脈在更加強烈的能量湧入之後,變得更加岌岌可危,但卻始終掉著一口氣沒有徹底斷掉,樊天知道,這已經是他身體的極限了,雖然金色能量能夠修複經脈,但也有一定的額度.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他所要拼的就是意志了,金色的巨龍在氣海穴門庭不斷地咆哮,封印終于耐不住壓力,加速融化了起來,一絲絲血色絲線化為血氣被金色能量煉化的虛無.憑借著現在的速度,差不多還需要一天的時間,樊天就能夠徹底打破封印.

而現在外界已經過去了兩天時間,祭壇內還剩下的,就只有帆布衣少年,紫衣少女,還有樊天.不過這兩人似乎已經快要打破了自己的封印,兩個虛影分別在他們背後的頭頂上方掙紮凝結著,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徹底破空而出.

到第兩天半的時候

紫衣少女終于率先打破了僵局,一只碩大的清明雀在其身後展翅鳴叫.清明雀傳是神鳥畢方的後代,展翅如鶴,名叫如鶯,擁有神秘莫測的力量,可以直接攻擊對手的神識,是獸魂當中非常頂級的一種法魂.

覺醒之後,紫衣少女看向仍舊在打破封印當中的帆布衣少年和樊天,眼中露出一絲異色,似乎要結交他們倆

"女子,紫鶯,不知是否可以同兩為公子成為朋友!"在紫鶯的期待中,一股力量似乎想量將她傳送出去,不過她背後的清明雀雙翼微震,便延緩了這絲力量.

面部猙獰的帆布衣少年,沒有睜開雙目,但卻從牙縫當中擠出了兩個字.

"力山!"聲音中還夾雜著一絲痛苦,顯然他現在十分不好過,不過還是露出了結交之意.畢竟,能夠扛過兩天半活著出去的人,都是一方天才,將來很有可能會有所交集,今日種下善緣,他日很有可能會得到一想不到的效果.

而就在這時,樊天也從牙縫當中擠出了兩個字.

"樊天!"不過他的聲音與另一個上年相比,顯然更加無力和痛苦.得知二人姓名,少女微笑的點了點頭,便被更加凶猛的傳送之力送了出去.

在少女離開不久,帆布衣少年也終于打破了自己的封印,一聲巨大的獅吼震顫了整個祭壇內部的空間,就連樊天都為之一振,雙目微開.金色巨獅呈現在樊天眼簾,抬首仰天,傲然天地,隨後少年的身影也被傳了出去.

現在整個祭壇當中就只剩下樊天一人,還有不到半天的時間,他體內的封印也終于融化到了不足一半.

"加把勁啊!"樊天內心在不停地怒吼,他的意識已經開始漸漸的模糊,即使剛剛在回答紫衣姑娘的問題是,也是朦朦朧朧,現在唯一支持著他還能夠清醒的就是還在外面等待他的妹妹.

"我不能死,我不能昏迷,妹妹還在外面等著我!"想起妹妹手中緊緊的抱著布娃娃,雙目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樊天進入覺醒祭壇的景,樊天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那一刻周圍的人群似乎都與這個女孩無關,天地間僅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人,唯一能夠支持著她的就是,那個唯一的哥哥只需幾天,就會再從面前這個祭壇當中走出,擁抱著她,撫摸著她的頭.

樊天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死,他不能讓自己的妹妹失望,不能將自己妹妹孤零零一人留在這個世界之上.而此刻正在灼燒痛苦當中掙紮他卻不知道,那個女孩自從他進入祭壇的那一刻起,便再沒有移動一步,手中緊緊地抱著娃娃,一動不動地注視著祭壇,兩天沒有動一絲一毫.

似乎她的世界從那一刻靜止了,似乎只有哥哥的出來,才能夠讓她的世界重新運轉,而這一切,卻被一位霓裳藍衣的女子看在眼里.

而這時,紫衣少女紫鶯已經被傳送了出來,興高采烈地投向了她的師門.一個同樣身著紫衣的中年女人,見到紫鶯出來,終于長長的松了口氣.

"丫頭,真給師傅增氣,你是最後一個被傳送出來的吧!"中年婦女驕傲地問道

"嘿嘿,讓你失望了哦,里面還有兩個人!"紫鶯的答複讓中年婦女大吃一驚.

"什麼?還有兩個人?那他們還是人嗎?"中年婦女雙目瞪得滾圓,要知道現在已經過去兩天半的時間,紫鶯已經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沒想到里面還有兩個更妖孽的存在.

"都是什麼門派的?我們認識的大門派似乎都出來了?"中年婦女眉頭微皺,似乎在搜索著記憶當中遺漏的勢力.不過紫鶯卻打斷了她的思考.

"師傅,那兩個人應該都是無門無派,看他們的穿著都很簡樸,徒兒出來的時候問卻了他們的名字,一個叫做力山,另一個叫做樊天.不過力山應該馬上就要打破封印了,那個樊天一直被金色的光芒籠罩著,但卻沒有一絲打破封印的跡象."紫衣少女蹙了蹙眉,將里面的況告訴了她的師傅,而她的師傅在聽到樊天那金色光芒所包圍的時候,眼中更是露出了震驚.

"什麼?有人被金色光芒所包圍,那麼就意味著他的身體素質至少有強于普通人兩倍以上!"中年婦女有些不敢相信,但紫鶯卻肯定的點了點頭,在她的震驚之上又狠狠地敲了一棒.

就在他們話之間,祭壇光芒一閃,那個帆布衣少年被傳送了出來,大家也都被這突然出現的少年震驚了,許多大門派都紛紛上前搶著收徒.

而這個時候,還有三個時祭壇就要關閉了,廣場上三天未動的女孩,圓圓的雙目中充滿了霧氣,但卻始終沒有流下,因為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這最後三個時當中,把所有的信念都聚集在了一起.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廣場上的人群也漸漸散離,因為大家不再相信有還有人可以在里面存活,只剩下一些失去孩子的家長在操場上哭泣.這時那個霓裳藍衣女子終于走向了靈兒.

"妹妹,你在等人嘛?"藍衣女子的聲音是那樣的輕柔,平易近人,不過這些似乎並沒有影響到靈兒,一個似乎要枯寂的幼心靈,由于三天未進食,只得發出一聲十分虛弱的聲音.

"哥哥!"靈兒的雙目當中終于矜持不住,淚水不停地流了下來,因為此刻金行長老已經宣布祭壇關閉,而她的哥哥始終沒有能夠走出來.看著傷心的靈兒,藍衣女子也不禁為之動容.

"哥哥不會回來,祭壇已經關閉了,跟姐姐好嗎!"藍衣女子柔聲地撫摩著靈兒的頭,女兒的內心防線終于崩潰了.

"哥哥不會騙我的,他一定會回來的,他臨走的時候答應過我!"靈兒哭泣著抽噎著,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而她弱身體似乎再也無法承受如此的劇烈刺激,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藍衣女子緊緊地抱住她的身體,眼中盡是同,對著已經昏迷的靈兒.

"哥哥不在了,以後姐姐照顧你!"帶著靈兒弱的身體,藍衣女子輕身而動,消失在天際之邊,而就在他離開不久,祭壇突然發生了變化,經久不動的它居然主動吸起了天地能量再次運轉起來.

祭壇內,樊天背後的虛影在不斷的掙紮著,他終于達到了最後一步,即將沖破封印,可是就在這關鍵的時刻,祭壇停止了運作,周圍的能量瞬間變得遲鈍不堪,難以吸收,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體內的能量出現了給予不足.

三天的努力既將化為泡影,樊天不甘心,就連虛弱的靈魂,都怒吼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再多來一刻,我的妹妹,等著我,等著我!"樊天不甘心,撕心裂肺般的怒吼,他布滿血痂的身體,在怒吼聲中層層破裂,再次流出了鮮血.血色的雙眸絕望的怒視周圍一切.

然而上天似乎聽到了他的吼聲,原本已經停止運轉的祭壇,在無人注入源力的況下,居然主動運轉了起來,空間內的能量再次活躍,而且遠大之前,狂暴的能量在怒吼聲中直接沖到了氣海穴之中,那為數不多的封印之力,終于灰飛煙滅,一只黑色的獸魂,在其背後怒吼著狂叫而出,似乎在宣泄著它的不滿.

隨後,在金行長老震驚的目光當中,一個滿身血色的少年被拋了出來,在傳送出來的那一瞬間,樊天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微笑.

"我答應妹妹的,終于做到了!"隨後便沉沉地昏了過去,因為這次覺醒已經徹底耗盡了他的體力,也耗盡了他的魂力.然而,他卻不知道,他的妹妹已經被一個神秘女子帶走.




上篇:第六章 覺醒中     下篇:第八章 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