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十九章 橫空  
   
第十九章 橫空

第十九章 橫空



PS:感謝兄弟們的收藏,你的收藏是對燈絲最大的鼓勵,謝謝!感謝這章4000

後山是二十七條山脈所連接的無垠山林,有一條路可以穿過二十七條山脈直接進入這片無人居住的大山林.因為萬獸門的存在,周圍布滿了禁制,越是遠離萬獸門禁制越是脆弱.

所以,靠近萬獸門地區,在禁制的限制下,凶獸的實力並不強大.相反後山深處則居住了許多強大的存在.樊天此次的目的就是在後山的邊緣,尋找一些弱的凶獸打打牙祭.

半個時辰的腳力,後山的入口呈現在樊天面前.

"後山危險,甚入!"石碑大字蒼勁有力,提醒路人.樊天見到也暗暗點頭,這樣就不會有人誤入後山而遇到危險.

"今天如果可能,盡量多獵殺幾只三階凶獸,畢竟我的萬獸訣也需要源核才能夠晉級."握著剛剛蒼岩師兄給他的玄鐵長棍,樊天運轉起了體內的源力,進入戰斗狀態,這才向入口走去.

"呼"

在進入後山的一瞬間,便清晰地感覺到這里少了一分萬獸門的祥和,卻多了幾分古老和滄桑.樊天終于明白為什麼在萬獸門當中看不到一只凶獸,僅有一線之隔的後山卻是凶獸的樂園.

"原來都是這個禁制的原因,它將萬獸門和後山清楚地劃分開來,就如同楚河漢界一面不可摧毀的壁壘."但是樊天卻不知道,萬獸門所處的位置正是後山通向外界的唯一門庭,而這個門庭此刻正十分堅固的封閉著.

站在森林入口,樊天想起蒼岩師兄的囑咐.

"沿著入口一公里的距離就能夠發現三階凶獸,千萬不可深入,否則將會遇到更強大的存在,在後山遇到危險師門是不會出手的."蒼岩師兄當初嚴肅的表,讓樊天也清楚地認識到這里並不是什麼善地.

隱匿著自己的氣息,樊天可不想被那些一階二階凶獸所打擾.急速前行下,一公里不過是分分秒的事.

"三階凶獸的氣息!"樊天驟然停下了身形,沿著氣息的方向望去,不過他卻沒有看到任何身影.就在他疑惑的時候,一股陰冷的氣息突然從背後撲來.多年在山林當中作戰的經驗,讓他第一時間反映過來.

"當啷!"

手中的玄鐵長棍僅憑著感覺擋在了他的身後,同時整個身體側滑,強力扭轉自己身軀,直到這一刻他才看清背後的身影.不過這個身影顯然並沒有想輕易的放過他.

"癡龍!"樊天眼中盡是驚色,但對方可沒有理睬這些,被玄鐵長棍擋住的巨鱷再次咬向了樊天.樊天的震驚在對方凶狠的攻擊下暫時被壓制了,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全心全力對付這只三階凶獸,絕對要吃大虧.

"轟"

體內源力瘋狂湧動,身後黑狗武魂憤怒咆哮,手中玄鐵長棍散發熒光.毫無疑問樊天已經將自己的戰力提到巔峰.整個人的氣質也彌漫著淡淡的殺氣,但在殺氣的影響下對方居然沒有絲毫變化,這只明一點,那就是對方的殺氣不在樊天之下.

癡龍,龍首蛇身,背生青藍雙翅,相傳遠古時期癡龍乃是飛蛇一種,但後因化龍失敗,變的龍首蛇身,故得名癡龍,五行屬風,劇毒.

大陸志當中的記載,讓樊天絲毫不敢掉以輕心,手中長棍在對方撲出的同時再次迎了上去.

"哄"

對方的牙齒與玄鐵長棍相撞,居然發出鋼鐵般的聲音.可想而知,若被其咬中,後果多麼嚴重.撞擊之後,樊天借著慣力身體暴退,拉開了和對方之間的距離.在第一輪偷襲當中,癡龍沒有獲得絲毫好處.

"沙沙!"

偷襲未果的癡龍似乎有些不甘,盯著樊天的黃色雙孔又在預謀著什麼.三階凶獸的智力已經不亞于一個五六歲的孩童,當然這種智商本身並不算什麼,但是要成天用在戰斗和偷襲之上也是令人防不勝防.

所以樊天決定率先發動攻擊,同時也想檢驗一下自己的裂山棍法.玄鐵長棍幻化如法,絲絲長影,延綿不絕,橫掃對方.

癡龍見樊天率先發起攻擊,先是一驚,隨後也露出了嗜血的表,沖了過來.青藍雙翼揮動,兩米蛇身交折,居然十分輕松地躲過了樊天的攻擊,直奔他的面門撲來.

"不好!"樊天心中一驚,沒有料到對方身手如此敏捷,手中玄鐵長棍已經來不及回轉,關鍵時刻樊天雙爪化鷹,同時手指在源力的加持下如同鋒刀,躲過對方巨額,抓向頸部.

這一刹那,樊天用起了萬獸訣的外形拳,與棍法相比,樊天的拳法才是從浸淫的.然而令樊天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雙手即將抓住對方的頸部時,癡龍巨鱷當中毒霧彌漫,噴湧而出,直射向近在咫尺的樊天.

而此刻樊天已經處于一個退無可退,進則危難的尷尬地步,在這生死之間,他突然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暖流由氣海穴噴湧而出.

"吼!"

聲音的源泉並不是樊天,而是樊天身後上方的武魂黑狗,這一聲叫吼並不像犬吠,也不是虎嘯,但卻充滿了威嚴,最主要的是它居然是聲波攻擊,生生打斷了對方噴發而出的毒霧.

"好機會!"樊天見到對方身形一頓,心中大喜,手上原本停頓的動作再次抓向了對方的蛇頸.堅硬冰冷的蛇鱗在接觸的瞬間,就另樊天知道根本無法突破對方的防禦.

所以,他的另一只手沒有停下,直接發現對方七寸之出的白點,狠狠地刺了進去.

"嗷!"

癡龍終于從聲波的影響下出來,同時一股劇痛由它的身體傳出.樊天在這時也將它的身體拋了出去,同時迅速揀起地上的玄鐵長棍,運轉其體內的源力,再次向對方砸去.

"橫空!"

將所有源力都集中在長棍,一片幻影攜帶著凶猛的氣勢,再次掃向了癡龍,不過這次對方並沒有躲開,受傷的身體讓它的移動能力大減.玄鐵長棍狠狠地砸在了對方的身體之上.

"嗷嗷!"

伴隨著痛苦的聲音,癡龍的長軀被砸出了二十多米.同時樊天也終于領悟到了橫空的一絲真意.

趁你病要你命,樊天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人,長棍追上,直接砸向對方躺地的頭顱,鮮血四溢,這只凶獸就這樣被結束了生命.收起了對方的尸體,樊天快速向入口奔去.

因為他發現,三階凶獸的實力,並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對付的,若非剛剛武魂突然發生的變化,想必現在躺在地上的應該是他了.

身影閃爍,再次回到入口的樊天,長長的松了口氣.

"真沒有想到,三階凶獸居然如此凶猛,不但實力過人,而且戰斗天賦超強!"樊天心有余悸,但是看著空間戒指中的癡龍,還是一陣狂喜.所謂富貴險種求,就是這個道理.

不過就在得高興的同時,一個極其破壞氣氛的聲音傳入耳中.

"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在武斗台上耀武揚威的狗嗎!"對方的語令樊天的臉色變的難看至極.

"師兄如此辱罵師弟不覺得有些過分嗎!"樊天指節因緊握而發白,要不是實力遠差與對方,早就沖上去將對方撕了.

"我有嗎?你頭頂上的不是狗?難道我錯了?"金鷹肖云完全無視樊天,反而裝作十分疑惑地問向自己身後,臉上盡是譏笑.身後的人在肖云的示意之下更是譏聲附和.

"師兄沒有錯,對面確實是擁有"狗"武魂的師弟."話間還有意無意地將狗字長長的停頓了一下.

"哈哈哈哈!"眾人一片譏笑,而樊天的臉色卻越加難看.但轉而一想既然對方想徹底撕破臉皮,那他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反正在山門當中他們是不可以對樊天動手的.

"沒錯,爺我這只狗專門喜歡吃金色的鳥."對方沒有料到樊天居然敢出還擊,參差不齊的笑聲,突然如同吃到魚刺,卡在咽喉.

"你什麼?"肖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自從他入門那天,憑借著自己法魂的地位,處處受人追捧,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出不遜.

"好話不二遍,沒想到鳥居然耳背!"到這里樊天還露出了一份同的表.樊天沒有再理對方,便向外門走去.

半晌之後,肖云終于反應過來,臉色變得醬紫,面目已經扭曲.

"你給我站住,今天本少爺要讓你知道得罪我的後果!"話間金鷹法魂已經從肖云得身體飛出,就要沖向樊天.而在這時同他一起的師弟們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趕忙相勸!

"師兄,不要沖動,上了他的當!如果在師門動手會被廢出武功的!"身邊師弟的勸使得怒火朝天的肖云心中一顫,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這個門規可不是隨便,即使他是法魂天賦優越,觸犯門規仍舊一樣,前車之鑒令人聞風喪膽.

肖云咬著牙,雙目噴火地看著樊天,兩米多長的金翅鷹同樣暴躁的在其頭頂盤旋.

"難道就這麼算了?"看著樊天漸漸遠去的身影,肖云內心當中的怒火實在無法發泄.

"自然不會就這麼算了,這里距離後山只有一線之隔,不如我們將他請入後山?"另一個青年淡淡道,但語中卻包含著狡詐.

"怎麼請?他會傻到自己進去?"肖云眉毛一挑,並不認為對方的方法可行,但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眼中光芒一閃.

"師兄,難道我們這麼多人,還無法請動一個初級武魂的少年嗎?"細眉,薄唇,尖瘦臉青年會意的看著肖云,而肖云就是再傻也明白對方是什麼意圖了.

"霸行,霸強,你們兩個中級一段武魂的身份,請一個初級武魂的螻蟻入後山應該沒什麼問題吧!"肖云話間目光十分冰冷,看著樊天的怒火,已經漸漸變成了殺氣.

"當然沒問題!"兩個五大三粗的蚱蜢大漢,咧著嘴就向遠去的樊天沖了過去.

"兄弟,等一等!"二人不懷好意,幾下沖到了樊天的面前,攔住他的去路.

"有什麼事嗎?"樊天眉頭微皺,他可不認為對方會有什麼好事.

"肖云少爺,有請兄弟後山一聚."兩大漢不善的表,瞬間便讓樊天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這里是山門,你們要是動手,最好考慮一下門規!"話間樊天不斷地觀察著逃跑路線,但是卻發現這唯一的一條路,已經被兩個大漢完完全全的堵住.

"我們可不是要動手,只是想請你去後山而已!"傻子都知道對方的目的,一旦入了後山,樊天就別想活著回來.

"少爺我現在沒時間,請你們讓開!"樊天手中已經握緊了拳頭,稍有不慎便准備動手.但是他卻沒有料到對方兩個大漢,直接向他走了過來,兩人廣闊的身軀,如同碾路機一樣,讓樊天找不到任何過去的空隙.

"這是要將我生生的逼到後山啊!"樊天已經看清了對方的目的,兩名中級魂師,即使不動手,樊天卻也無法突破他們的防禦,這樣他就會被對方逼的不斷後退,一步一步的退向後山,一旦進入後山,他門就可以對樊天下殺手了.

"別再逼我!"樊天的手上已經出現了玄鐵長棍,若是對方再強迫他後退,他將毫不猶豫主動出手.見到樊天拿出武器,兩名蚱蜢大漢,大嘴仍舊一咧,兩只大地熊獸魂噴湧而出,護在了各自的前方,但仍舊沒有對樊天出手的意思.

"轟"

樊天揮出了手中玄鐵長棍,他知道自己再不動手,今天必是死局.但是就在他的玄鐵長棍砸到對方的身軀時,卻愕然發現對方如同堅固的壁壘,根本無法撼動絲毫.

"這就是等級之間的差距嗎?"樊天滿臉震驚,他的全力一擊居然都無法破掉對方的防禦,而就在這時,他的身體已經退到了後山入口的邊緣.

一旁的肖云更是已經滿臉陰冷的踏了進去,等待他的進入.

"怎麼辦?"中級一段武魂的防禦都破不開,他更不相信能在肖云的手下逃生.然而兩名大漢可並不想給與樊天思考的時間,蚱蜢般的身軀攜帶著武魂的威壓同時向樊天湧去,他再次進入了後山這個凶獸的樂園.

就在他被迫進入的一瞬間,一只巨大的金翅巨鷹凶猛撲面而來,鋒利的鷹鉤爪割向樊天的喉嚨.

"啊!"

一聲慘叫突然從後山傳來!




上篇:第十八章 二段     下篇:第二十章 一年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