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二十五章 契約?  
   
第二十五章 契約?

第二十五章 契約?



PS:求收藏!!

"嗷嗷!"聲音再次響起,雖然不是很大,但卻很清晰地傳到了樊天的耳中.

"這是什麼聲音?聽上去很像獵戶家中,常有的看門獸!"皺著眉頭,向聲音的源泉望去.正是這個聲音剛剛拯救了樊天的生命,一個能夠將三階凶獸嚇走的聲音,樊天本不應該繼續好奇.立刻離開此地,才是上上之選.

但是,這個聲音中透出的虛弱與無力,始終令樊天遲遲無法下定決心.無論是從趁火打劫,還是從感恩的角度,都讓他無法就此離開.

"還是過去看一看吧,如果對方實力很強,那麼就轉身離開."樊天心中默念,隱匿起自己的氣息,沿著聲音的方向,謹慎尋去.隨著他不斷接近聲音的源泉,周圍凶獸的氣息也變得越加稀薄,這意味著聲音主人的附近,居然沒有任何凶獸肯靠近.

感受著周圍的變化,樊天心中越發緊張,畢竟能夠將三階凶獸嚇走,本身實力肯定肯定強悍.但是隨著不斷接近,樊天並沒有感覺到任何強大的氣息,相反只有一股十分脆弱的生命力,似乎隨時都有熄滅的危險.

"難道真是什麼洪水猛獸遇到重創,即將死亡?"如果真是這樣,那他這次可算是撿到寶了,不過在沒有看到目標之前,樊天始終不敢掉以輕心,剛剛陰蛇的經曆就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嗷嗷"聲音似乎越叫越,對方的生命有可能馬上消失.經過一番周折,樊天終于看到了聲音的主人,不過看到對方的瞬間,詫異地表同時出現在他的臉龐.

"獸犬,還是幼生的?"樊天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將三階陰蛇驚走的聲音主人,居然是一只剛剛出生的獸犬,怪不得他會覺得這個聲音聽著耳熟,在邊陲鎮的時候,很多獵戶家中都會寄養獸犬.

"它好像快不行了!"樊天眉頭緊皺,再三觀察周圍況確實安全後,古銅色的身影迅速來到這只快要斷絕的生命面前,這分明是一只剛剛出生便被遺棄的獸犬.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讓它的母親拋棄,但樊天覺得,這只生命該救,不為別的,就因剛剛它的吼聲驚走了陰蛇,救了樊天一命.

"家伙,不要怕,既然我們有緣,你救了我一命,我同樣不會任你自生自滅."看著面前只有手掌大的幼犬,樊天輕輕的將它抱在懷中,同時體內溫和的源力將對方包圍.

在接觸樊天的瞬間,幼的身體突然一震,似乎害怕,又似乎驚懼.但隨著溫和的源力將它包圍,緊張的緒也漸漸的消退.還沒有睜開雙目的幼額頭在樊天的懷中可愛的拱了拱.

"呵呵,既然我們有緣,今後你就跟著我吧,我們一起戰斗,你是犬,我也是犬,我們雖然沒有上好的天賦,但我們卻有無盡的意識,讓我們一起戰斗,成長吧!"樊天看著懷中的幼犬,突然有一種特別親切的感覺,那是只有家人才能夠帶來的悸動,那是妹妹離開之後便消失的溫馨與溺愛.

懷中的幼犬似乎感覺到了樊天的想法,幼的口中不斷發出吱吱咕咕的聲音,就在樊天以為對方撒嬌的時候,突然一個六芒陣出現在他們倆的上方,古老而又滄桑的波動,透過六芒陣直接傳入樊天的識海.

一套套神秘的字符,不斷散發著七彩光芒,兩人的身體同時被各種不同的光暈纏繞,雖然樊天並不懂這是什麼,也看不懂那神秘的字符,但他的心中卻突然有一種明悟.

"天道有心,彼之心,汝之心!"隨著神秘符文和大道之韻的纏繞,樊天漸漸覺得自己與懷中的獸犬擁有了莫名的聯系,體內的源力也在主動流向對方體內,同時幼犬的生命力在不斷的粗壯,強大.

"契約?大道束縛?"樊天腦中第一時間閃現了一個想法,那就是源大陸上只有凶獸才可以主動發出的大道契約.凶獸天生殘暴,但若從培養,與主人產生感,它們就能夠主動發出一種大道之痕,法則之跡的東西,與主人產生一種莫名的聯系.

而這種東西的好處,就是人類和凶獸靈魂上的溝通,在戰斗當中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當然這種莫名的大道之痕,法則之跡,對每只凶獸所激發的也不盡相同.畢竟能夠獲得凶獸喜愛和尊敬的人不多,源大陸對它的認知也不深入.

樊天此刻就感覺到了除了溝通之外的用途,那就是懷中的幼犬正在通過這種聯系向他不斷索取源力,恢複自身的生命力.當然這個家伙並不是狂暴的掠取,而是在樊天的允許下,溫柔地吸吮著.

溫暖的看著懷中幼犬,樊天決定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剛剛六芒陣爆發出的光芒太過耀眼,肯定會吸引其他凶獸的注意,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其他凶獸沒有靠近這條幼犬,但樊天可不敢保證,下一刻它們是否會一擁而上.

雖然抱著幼犬,他的速度卻沒有一絲減慢,古銅色的身軀再次化為黑暗的一部分,消失在了空氣當中.

第二日清晨,迎著朝霞,吞吐源力,樊天一人坐在巨木頂端,面向朝陽,胸口處的幼犬正在甜蜜酣睡著,利用溫暖的獸皮,樊天將它固定在了胸前,幼的身軀,絲毫不影響他的動作.

"今天還要繼續獵殺凶獸,順便尋找入口!"望著空間戒指當中的那枚冥獸源核,樊天可不敢在這里吸收修煉,這不是在懸崖之上,不用擔心其他凶獸偷襲.這里可是凶獸們的樂園,稍有不慎,就會陷入其中,昨天陰蛇的經曆,可讓他記憶猶新.

"按道理,這里距離入口應該不是很遠,畢竟我墜落崖底的地方,距離路口只有一公里的距離."樊天拄著下巴,站在巨樹頂端,認真地觀察著周圍的地貌,突然間他似乎發現了不同.與他相反的方向在緩慢地升高,而他現在沿著的方向,卻在一步步地下降,步向深淵.

"走反了!"樊天額頭滿是冷汗,幸虧發現得早,若是繼續沿著走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如果遇到中級凶獸,一只就夠他吃不了兜著走.趕緊轉換方向,退了回去,同時他也不忘觀察周圍的凶獸.

"這里的凶獸好像比昨天密集了!"經過昨天發現幼犬的地方,樊天突然覺得周圍多了很多之前沒有的氣息.其實有件事他並不知道,就在他與幼犬簽訂契約之後,就有很多凶獸向這邊趕來.因為他當時的行動比較迅速,所以在那些凶獸到來之前,便已經離開.

"是非之地,先走為妙!"瞥了眼懷中的幼犬,他突然感覺,這個幼的生命似乎並不簡單.然而在他走後不久,一個十分強大的氣息,突然降落此地,冰冷的目光察看著四周的況.

而就在這時,一個更加強大的氣息由萬獸門中爆發而出.

"萬獸山腳下,速速離開!"聲音氣勢恢弘,不容置疑.而那個冰冷目光的主人,注視著樊天離開的方向,心有不甘地向後山深處離去.與此同時,萬獸山那股強烈的氣息也如潮水般腿去.

萬獸山中央大殿,獸天擎掌門眉頭微皺.

"後山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掌門的表十分凝重,而一旁的長老們卻是滿不在乎.

"我們萬獸山,有萬獸大陣守護,管他什麼妖魔鬼怪,盡不能破!"灰衣長老們,一個個非常贊同,附和著,但獸天擎的眉頭卻始終沒有舒展.

轉眼間,兩天過去了.

樊天依舊沒能找到入口,並不是距離入口有多麼遠,而是這里的凶獸過于密集,就在昨天,他被兩只凶獸看得整整一天沒有挪動一步.面對著那兩只凶獸,樊天都不知道該什麼好了.

當時他正在向入口方向奔去,突然間一只凶獸的氣息出現在前方,攔住了他的去路,然而就在他准備出手干掉對方的時候,另一個氣息突然出現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而這兩只凶獸還都沒有發現樊天的行蹤.

但是,若是他對付其中一只,另一只一定會被吸引,所以他處于一個十分尷尬的地步,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本以為這兩只凶獸片刻後便會離開,沒想到他們兩個分別休息了下來,直到一天後,前方的那只才悻悻離開.

看著懷中吸飽了就睡的家伙,樊天真是一陣羨慕,當然對方吸取的那點能量絲毫不會影響到他,你想一只巴掌大的幼犬能吸收多少源力.

就在樊天准備繼續尋找出路的時候,前方隱約傳來的兵器聲吸引了他的注意.

"出去有望了!"樊天嘴角一咧,向聲音的方向奔了過去.




上篇:第二十四章 獵殺與被獵     下篇:第二十六章 組隊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