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二十八張 禍事  
   
第二十八張 禍事

第二十八張 禍事



PS:第三章到,激再次揚起!

回到山門之後,瓜分了五枚空間戒指當中的戰利品,眾人互相告別後,分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樊天回到別院的第一件事,不是修煉而是給嘯天尋找個奶媽,嘯天是樊天給懷中獸犬新起的名字.雖然獸犬能夠吸收自己的源力維持生命,但樊天總覺得應該給它找些吃的.

果然,再尋到幾只能夠哺育的野獸之後,這個家伙胃口突然大開,咕嘟咕嘟地喝個不停,直到最後肚子已經裝不下,才不甘停手,也許是之前餓壞了.雖然從樊天吸收過來的源力能夠維持他的生命短時間內無礙,長時間肯定還會出問題.

解決了這個家我的後顧之憂,樊天終于定下心來進入修煉狀態.而姚銘劍早就手持折扇,笑嘻嘻地回到了自己房間,不知道干什麼去了.

屋內,樊天手持三枚源核,便覺得自己內心發熱.經過了半月的後山磨練,他早已將自己體內的源力打磨穩固,穩穩固定在二段之上.可以經過半個月的生死訓練,他已經完全具備沖擊三段的根基,手中的源核正是他的資本.

"三枚源核足夠滿足我沖擊三段."樊天心中不出的喜悅,因為這要是換成普通的修煉,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才能夠積攢足夠的源力.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的大家族大門派的弟子,修煉的速度會遠超常人,這就是所謂的修煉資源.

"呼!"手中握著源核,樊天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緩慢地進入了修煉狀態,淡金色的源力本源,緩慢地由菱形的源核流向體內.隨著這股能量的湧入,氣海穴當中的霧旋突然活躍起來.

"這次一定要突破三段!"樊天眼中變得十分凌厲,因為他心里清楚,若是在肖云突破之後,自己仍舊沒能達到中級,失去了蒼岩師兄的威懾,他很難在肖云手中保住性命.所以,他必須在短時間內突破中級,並且越快越好.

在萬獸訣的引導下,他不斷地將源核中的源力導入體內,霧旋在這股源力注入下,吞吐翻騰了起來,如同漲潮時的波濤,洶湧澎湃,一片沸騰.霧旋的速度在不斷增加,當中的暗金色液滴似乎在互相打架.

"只要將這些液滴完全融合在一起,化成一道波濤洶湧的液態漩渦,就成功突破到了三段."其實源力的進階道理非常簡單,就是將體內的源力一步步地凝練壓縮,從最初的氣體狀態變成最終的液體狀態.

經過多半天的吸收,樊天終于將第一枚源核當中的能量消耗殆盡,不過他卻並沒有急于吸收剩下的八魄本源,因為這種本源在失去了源力的保護下,並不會馬上消失,至少需要三天之後,才會漸漸地流散.

所以他換上了第二枚源核,因為他想一鼓作氣,使體內的源力突破三段.得到了第二枚源核的支持,體內的霧旋再次加速旋轉起來,原本的霧滴也漸漸地合二為一,變成了大于之前兩倍的大霧滴.

隨著大霧滴不斷出現,體內的霧旋也逐漸變得更加粘稠.霧旋上方的武魂也感受到下面沸騰的源力,變得興奮起來,同時不可察覺地生長著.

第二枚源核的能量,也消失殆盡,取出最後一顆,將它握在手中,同時心中默念.

"一定要突破,這次一定要突破!"樊天有些緊張的看著霧旋當中越加密集粘稠的霧滴,緩慢地灌注源力.得到的第三股能量的注入,那些密集的霧滴終于發生了質變:互相吸引,撕扯,似乎要將對方納入自己的身體.

"嗡嗡"

這剛剛注入的源力,就如同一條條絲線,將所有的霧滴聯系,拉扯在一起.仿佛這不是一條條源力絲線,而是一條條紐帶,拉近彼此的紐帶.

轟隆隆

量的積累終于達到了質的飛躍,一枚枚大霧滴終于融合在了一起,樊天體內的霧旋,分成了一段段的勢力,這些勢力就是剛剛的霧滴所融合,而它們之間,也在彼此拉拽融合著

隨著源核中源力不斷減少,霧旋當中的幾段勢力也在彼此拉近,整個霧旋已經縮到了原來三分之一的大,但其中所含的源力能量,卻是不減反增.

"嘭嘭!"幾塊夜團終于抵禦不住,互相融合起來,直到最後化成了涇渭分明的兩段.樊天心里清楚,只要將最後這兩段融合到一起,那麼他就擁了有三段的實力.

"給我凝!"識海中精神力輻射,在強大神識的作用下,兩段液團終于緩慢的向對方靠近,融合.隨著最後一絲源力地注入,終于融合到了一起.

"轟"

在成功的瞬間,氣海穴中波濤洶湧,暗金漩渦急速旋轉,周圍液態能量不斷在旋渦當中吞吐翻騰,同時漩渦上方的武魂,也再次成長了身形.

"這就是大旋渦?魂師的標志?"樊天有些震驚地看著體內不斷翻騰的金色能量旋渦.在神識的探測下,他發現旋渦的底部似乎被什麼阻擋,神識無法透過.

"傳,皇者的旋渦當中會發生變化,隱藏著驚天之米,不知到真的假的!"樊天一陣向往,不過在那之前,必須要打破旋渦阻擋,溝通無冥,才能透過漩渦地步的另一個世界.

興奮歸興奮,樊天可不是那好高騖遠之人,再次拿起身旁殆盡源力的源核,他開始吸取其中的八魄本源.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變得更加輕車熟路.

七彩光芒繚繞,武魂再次得到強化,樊天感覺自己的五識變得更加強大,同時第八魄在本源之力的補給之下,變得更加強大,籠罩著武魂的霧紗也變得更加濃郁.

三天之後,樊天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金芒.

"武魂出來."在他的一聲令下,一只身長兩米,霸氣逼人的黑色獵犬出現在樊天頭頂,黑狗武魂的雙眸,充滿霸氣與深邃,它此刻已經不能夠再被稱作黑狗,因為黑狗絕對不會有如此強迫的身姿,它現在的身形已經不遜色于任何一條雄獅.

感覺到武魂帶來的力量增幅,樊天不由得怒吼一聲.然而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焦急的腳步聲.

"樊天,出大事了,趕快出來!"打開廂房,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姚銘劍如此焦急.

"怎麼了,銘劍?"眼中疑惑凝視對方.

"我們被揭發了."被揭發了,樊天第一反應便是想到了後山的事.

"你別著急慢慢!"

"我們那天的戰斗,居然被人使用影像法符記錄下來,如今已經舉報到長老會,他們正准備審判我們呢."銘劍臉上的焦急取代了往日的散漫.

"如果被對方記錄下來,那麼長老會應該知道,是他們挑釁在先!"樊天皺著眉頭,自己這方還存在著一線生機,但是聽到這些銘劍變得更加焦急.

"這正是他們的卑鄙之處,那個家伙並沒有記錄之前對方挑釁的場景,而是記錄了我們屠殺的那一塊."聽到名劍的闡述,樊天知道他們這次被算計了.就在這時,山門執法隊的人,出現在他們眼前.

"誰是樊天和姚銘劍!"看到出現的執法隊,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我們就是!"樊天雙目當中露著寒芒,向對方走去.

"長老殿有請,二位跟我門走一趟吧!"青年男子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領頭走了出去.

"我是否能夠先見一人."樊天身形一頓,現在能夠幫助自己的,只有輩分還算可以的蒼岩師兄.

"什麼人?"青年男子並沒有直接拒絕,好像這次來的執法隊員是二師兄陣營一邊,多少給樊天留了一絲機會.

"外們執事殿,蒼岩!"青年男子聽到,微微皺眉,不過依舊點了點頭,因為這里去長老殿的途中正好經過外門執事殿.

半刻鍾後,幾人來到了執事殿門前,青年男子看將樊天.

"你只有半刻鍾的時間!"

"足以"樊天只兩個字,便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依舊是蒼岩師兄懶散的樣子.看到樊天,蒼岩先是一驚,接著便熱起來.

"樊天,你怎麼有空過來,需要些什麼,盡管開口!"老師兄仍舊十分熱,絲毫沒有意識到樊天的變化,不過樊天卻沒有過多的時間和對方客氣.

"師兄,我在後山殺人,被對方算計舉報了,正前去長老殿,不知到你有沒有什麼辦法!"樊天直入主題,將事的經過闡述給蒼岩師兄,而對方聞之也陷入了沉默.

半刻鍾後,古銅色的身影從執事殿中走出.

"謝謝!"樊天向青年執法隊男子點了點頭.

"不謝!"對方聲音依舊淡淡沒有任何感.兩人在執法隊的帶領下,來到了長老殿.堂下的三人正是,習少皇,福泉和甯曉月.此刻每個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曉月更是滿臉蒼白.

"你就是殘害同門的樊天?"威嚴的聲音,從殿堂上傳來.




上篇:第二十七章 再生事端     下篇:第二十九章 門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