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四十九章 詛咒  
   
第四十九章 詛咒

第四十九章 詛咒



陸峰當中一道厚重的氣息由遠及近,身形壯碩的魁梧男子落在在大家面前.

"囚牛鮮依,沒想到二師兄也來了."眾人在下面議論紛紛,沒想到一場決斗居然引起了兩大勢力首領的關注.

"鮮依,你什麼意思?"獸華宇眉頭微皺,鮮依與他同樣是半只腳踏入高級的實力,若是對方出手阻攔,今天的事只能悻悻了之.鮮依整個人透露出厚重的感覺,兩米多的身材,站在那里如同一座山.

"我只是前來觀看師弟們決斗而已,沒想到來遲了一步!"鮮依露出一臉的惋惜,不過獸華宇顯然不會認為對方擁有如此閑雅致,若非自己打算出手,這個鮮依是絕對不會露面的.

"哼,決斗就可以殺人嗎?"獸華宇長一甩,看向樊天的目光不善.

"三師兄,武斗台是門派公開解決個人恩怨的地方,生死由命,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難道三師兄是剛來的?"樊天語間毫不客氣,自從他斬殺肖云的那一刻起,便與對方交惡,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緩和的,樊天也不屑與這種自傲之人為伍.

面對樊天的諷刺,獸華宇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體內源力嗡嗡作響,轉頭看向一旁的鮮依.

"今天的事,你確定要插手?"看見獸華宇冰冷的目光,鮮依和煦的點了點頭,面帶微笑.

"咱們對剛入門不久的師弟出手,有失身份."二師兄語間已經站在了樊天身邊,見到自己今日無法出手,獸華宇冷哼一聲,踏空離去.

"多謝二師兄出手相助!"樊天微微向對方致首.

"舉手之勞,不過你今天確是斬掉了獸華宇一只羽翼,今後的日子,他不會輕易放過你的!"鮮依嚴肅的看向樊天,畢竟獸華宇隨時都有可能踏入高級.

"多謝二師兄提醒,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樊天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絲毫沒有為自己的未來擔心,見到樊天如此自信,對方也是微微一窒,隨即也笑著離開了山頂.

云峰中,獸華宇面目猙獰,滿臉怒氣.

"樊天,好一個樊天,早晚會讓你以命抵命!"獸華宇恨恨,一個茶杯在他的手中化為粉末,陰冷的目光充斥著整個瞳孔.

陸峰,厚重如山的男子,面帶微笑"樊天?有意思的家伙!"

外門,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了別院.

"樊天,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突破了中級!"蒼岩依舊沉寂在震驚當中.

"沒想到你已經達到了和嬴風一樣的境界,居然可以使用獸魂技能了,看來我也需要努力一下了."銘劍也露出了一絲驚訝.獸魂技之所以需要中級三段的實力才能夠施展,是因為它需要龐大的源力作為支持.

然而這些對于從南火之地回來的樊天幾人,卻不存在任何問題.因為經過火煉,他們幾個體內的源力,早已經強于普通人三倍不止.樊天更是在上次的大戰之後達到了四倍,擁有了施展獸魂技的一絲能力.

"你施展的那通天一棍是什麼棍法?我怎麼從來沒有見你使用過?"曉月也好奇的瞪大了眼睛.樊天被眾人接二連三的問題弄得有些頭大.

"那個其實就是裂山棍法,只不過我將三招融合到了一起,化為通天一擊."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樊天耐心地解釋.

"其實這三招棍法早就察覺到有一絲聯系,奈何當時根本沒有領悟每一招,所以根本無法融合,不過經過上次的大戰,我終于將三招都領悟了真諦,所以嘗試著融合,沒想到真的和當初預想的一樣,這是一招非常強大的棍法,被人拆開了而已."眾人聞之,無不佩服樊天,居然敢在戰斗中試練技能,若是失敗的話很可能就被對方斬殺了.

不過樊天卻也無奈的笑了笑,平時不是沒有演化過,只是從來沒有成功過,這次也是借助對方的壓力才成功,若是沒有對方強大的壓力,結果還很難,其實這就是武道,閉門造車永遠不如戰斗時的瞬間領悟.

在眾人離開後,樊天關上房門,眼中忽然露出凝重,盤膝而座,神識進入體內.

"到底什麼地方出問題了?"樊天眉頭緊鎖的檢查著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雖然今天的戰斗以勝利而告終.但在戰斗中源力幾次滯流,卻讓他驚出一身冷汗.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當源力急速運轉的時候,體內都會莫名的出現滯感,這種現象絕對會在戰斗中威脅到一名武者的生命.

隨著神識的不斷掃視,樊天的表也變得愈加凝重,因為這種現象在他突破中級之前從未發生.而且在自己嚴密的神識下,居然仍就檢查不出問題.

"問題究竟出在哪里?"神識將整個身體都檢查了遍,最後集中在了武魂上,因為它可以肯定,自己的經脈沒有任何問題.那麼無疑可能出現問題的地方就是武魂的內部.隨著神識的不斷滲入,武魂當中的景一點點的展現樊天的面前.最終,一團停留在角落當中的黑色的迷霧,引起了他的注意,若非仔細觀察,很難發現它的蹤跡.

隨著神識的靠近,一段陰冷的聲音讓樊天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哈哈卑微的螻蟻,你能夠發現這團詛咒,證明它已經起作用,我黑暗冥龍哈迪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煉化的,這個詛咒將隨著你的強大而變得更加明顯,好生享受它給你帶來的負面影響吧"隨著聲音的消散,那團黑霧居然化作一個個的字符,消失在武魂體內,之後任憑樊天無論如何,再也尋找不到.

"可惡!"恨恨的咬了咬牙,沒想到被一條死了的冥龍暗算一把.

在接下來的幾天,樊天憑借著中級的弟子的身份再次進入武學殿,獲取了裂山棍法的後三式,同樣是個被拆散了的功法,同樣三式,樊天很期待第二棍練成的威力.

當然,他也沒有忘記尋找冥龍留下的詛咒,不過經過三天的尋找都沒有獲得任何收獲.最後還是在那位曾經審判過樊天的灰衣長老的幫助下,找到了一本十分古老的書籍,上面記載著一個類似的詛咒.

"冥龍的怨念,是黑暗冥龍一族臨死時發出的惡毒詛咒,隨著武者實力的不斷增強而越發明顯,在戰斗最關鍵的時候影響源力運轉,借刀殺人.這種詛咒無形無色,無法破解,傳只有東海盡頭的聖水可以洗滌人的身軀,將詛咒淨化."看到書上的記載,不僅樊天皺起了眉頭,一旁的灰衣長老同樣眉頭緊鎖.

東海,那是一個令人聞之止步的地方,人類很難踏足,成千上萬的海獸生存在那里,甚至于王級和皇級也是大有人在.看著手中的書籍,樊天沉默不語,最終似乎下定了決心,站了起來.

"你確定要去?"長老看著樊天,非常嚴肅,因為那里很可能有去無回.

"我有選擇嗎?"樊天臉上露出了苦笑,任誰都明白,除非樊天以後不當武者,否則一旦運用源力就有可能觸發詛咒,在戰斗中與人生死相博,突然源力停止運轉,可想而知後果有多麼嚴重.帶著無奈,樊天的身影漸漸消失…

幾天後

"你真的要去?"曉月瞪大眼睛,滿臉不舍.

"沒的選擇!"樊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我們和你一起去吧!"胖子堅定的看著樊天.

"不用了,你們也有你門要做的事,也有你們的家人,這次不要跟我冒險了."樊天阻止著.

"那我跟你去吧,我正好回家看看!"一旁一直沒有話的銘劍,突然望向樊天.語出驚人.

"你家在東海?"眾人滿臉震驚.

"恩,不過不是海中,只是海上的一個島."銘劍果然藏著秘密,這次樊天沒有拒絕,兩天後,在眾人的目光中,兩人一狗離開了萬獸門.看著離去的背影,萬獸門中央大殿兩道身影.

"你確認讓他去?我知道這個詛咒你是可以破解的!"話者正是萬獸門掌門獸天擎.

"我過,到達高級之前,我是不會插手的!"戰甲男子不知道心中在想什麼.

"那他很有可能死掉的,這樣你的希望就會再次破滅!"獸天擎眉頭微皺.

"那我就再等五千年"




上篇:第四十八章 死     下篇:第五十章 無盡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