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五十二章 樊天出手  
   
第五十二章 樊天出手

第五十二章 樊天出手



龍蛟鋪天蓋地,鵬鷗同樣盛氣凌人,兩人氣息狂暴,凌駕九天,虛空對峙.騰空是高級魂師特有的標志,一旦突破高級,就有了凌空飛行的能力,看著那個枯瘦的長袍男子,眾人一陣羨慕.

鵬鷗百丈身軀,突然晃動湧入男子的身體,同時一對兩米長的羽翼,出現在他的身後,獸化同樣是高級魂師的標志.一旦突破高級,獸魂將不再凌駕頭頂,而是融入己身.而這個男子第一步融入的就是羽翼,隨著實力的不斷增強,獸魂的其他部分也會漸漸融入身軀,直到完全融入,突破高級成為王者.

枯瘦男子羽翼融入,頓時速度大增,同樣是騰空,但在空中的移動速度卻大不相同.男子手持爪器,如同鵬鷗的利爪撲向龍蛟.龍蛟更加凶殘,神龍擺尾,巨大的尾部掃向男子.

兩人身形一撞即開,初次交手,皆是試探,一人一獸都路出了凝重的表.然而就在這時,海面再次翻騰,三股稍若的氣息浮出海面,眾人聞知,覺得一窒.

"三只中級凶獸!"整個戰船上都在尖叫,因為他們只有兩名中級魂師,同時面對三只凶獸,光是數量上便落于下風.船上的兩名中級魂師,同樣皺起了眉頭,但他們卻仍舊硬著頭皮,沖了出去.

"戰船有危險了!"樊天撇向旁邊的伯轅,見到他無奈而又滄桑的表,突然覺得一時酸楚.

"哎,常在河邊的,哪有不濕鞋,沒想到上天還是不肯放過我!"伯轅無奈地搖了搖頭,本以為是最後一次出海,沒想到卻變成了葬禮.三只凶獸顯然無法威脅到那位高級魂師,其他的武者也可以紛紛逃離,但是實力浮弱的他卻很難在失去鋼鐵戰團的保護下,活著返回岸邊.

天空戰事吃緊,海中狀況同樣不好,而船上那些實力不強的船員,能做的只有祈禱,一旦對方擊沉鋼鐵戰船,他們將很難活著逃離.

"子,你也是第一次出海吧,遇到這種況,也只能算你時運不濟."顯然伯轅認為樊天的實力並不比他強多少.因為修煉萬獸訣的緣故,他的氣息幾乎完全被掩蓋,很少人能夠看出它的真正實力.

"老哥,你想活著回去麼?"樊天突然看相對方,伯轅有些不明白樊天的含義.

"如果你決定不再出海,今天我可以讓你活著回去!"樊天目光一動不動地注視著伯轅,似乎在等待著他的結果.

"當然,當然不會再出海,如果這次能夠活著回去,我將再也不踏入這片海域!"伯轅肯定的點著頭,目光光十分確定,而就在這時,一只八爪毒獸,突破了兩名魂師的封鎖,向鋼鐵戰船,撲了過來.

在眾人絕望的目光中,一股凌厲的氣息突然爆發,高達百仗的通天巨棍突破蒼穹,由天落下.帶著泯滅般的氣息,鎖定了對面的八爪毒獸.

"一棍裂天地!"

樊天的周身,突然爆發出暗金色光芒,龍鱗獸犬怒目而視,淡淡的威嚴彌漫于空氣之間,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厚重的暗金光芒狠狠的砸在了對方身上.

"噗"八爪毒獸龐大的身軀,在巨擎的撞擊下,柔軟變形,這是它的一種天賦,能夠卸掉對手九層力量.然而令它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它全力抵禦裂山棍法的時候,一聲怒吼突然響掣天地,就連空中的龍蛟都受到了干擾,身形一頓,被對面的枯瘦男子抓住可乘之機.更何況是海中只有中級實力的八爪毒獸,身體更是瞬間僵硬,如同被凍結了一般,獨目中露出恐懼.

"龍鱗爪!"四指巨爪,露出森森光芒,墨色的龍鱗更是彰顯威嚴,在八爪毒獸恐懼的目光中,抓向他的身軀,散發著暗金色光芒的巨爪,如同一只魔手,將對面的毒獸攥在手中,猛然用力,對方連一聲悲鳴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失去了生命.

眾人的大腦還未反應過來,一枚墨綠色的源核已經出現在樊天的手中,那個剛剛還非常霸氣的少年,再次恢複了平靜,感覺不到任何強大的氣息.遠處的一名蚱蜢大漢,更是驚得一身冷汗,因為他在樊天上船的時候,居然還無知的恥笑對方.

"這只中級源核你拿去!"在眾人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樊天悄悄將手中的源核,交給了伯轅.而對方仍舊沒有從驚訝中恢複過來.

"你,你…."看著樊天,他已經不知道該什麼好,手中的源核更是不敢接受.

"呵呵,老哥我此次要去無盡東海的深處,這些東西已經對我無用,不如你拿去安享晚年,也算我們認識的一場造化!"樊天的話,讓伯轅更加震驚,不過這個枯瘦的老人,也逐漸的恢複了過來,眼中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樊天,既然你要去那里,老哥也沒有什麼好給你的,這是一枚海螺."在樊天不解的目光中,伯轅仿佛回到了過去.

"那是在二十年前,我在一次出海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他口中不斷喃喃著神島,其他人都以為他是瘋子,想神島想瘋了.而我卻覺得這個人有些特別,閑著無聊與他交談起來,最後他送給我一枚海螺,告訴我,二十年後也許會遇到一個想要去神島的人,將這個東西交給他,也許會成功."伯轅看相樊天,兩人目光中,都充斥著震驚.

"看來,你就是他預料的那個人,希望你能夠成功!"接過手中的海螺,樊天突然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的生命軌跡,正在被他人所設計.自己就如同一個無法擺脫的棋子.

凝望蒼溟,不震驚那是假的,深邃的雙眸想找出軌跡,卻發現前方一片模糊.

轟隆隆

天空中經過長時間的戰斗,終于分出了勝負,鵬鷗男子略勝一籌,將龍蛟斬殺,不過他的況也不樂觀,身前一條長長的裂痕,蒼白的面色和嘴角的鮮血,都證明這場戰斗贏的並不容易.

而海中的兩個中級凶獸,見到龍蛟被斬,也都分別逃之夭夭.在兩名中級魂師回到船上之後,聲聲號角響起,鋼鐵戰船准備返航.而樊天也踏上了自己的船,向無盡東海的深處劃去,此刻戰船上再也沒有譏笑聲,有的只是不解和疑惑.只有那個枯瘦老者,似乎明白了一點什麼.

"老大,這條船也太了吧!"看著十米見方的鐵船,嘯天搭拉著臉,和身後的鋼鐵戰船作為比較.

"你歇歇吧,這個是銘劍花大價錢,通體用玄冥鐵鑄著而成的,比旁邊那個鋼鐵戰船堅固了不知道多少倍!"樊天用源力驅動的這個如同一個空心長棍的新型武器.為了防禦各種惡劣的天氣,整個鐵船都是封閉的,他們倆也是通過法陣看向周圍的景,不得不,銘劍真是花了大價錢.

不過一想到長棍,樊天就有些郁悶,因為隨著實力不斷地增強,普通的武器已經無法適合他,就連玄冥棍也在剛剛的最後一擊中,不堪重負,加上之前的裂痕,徹底化為了粉面.

"看來,要為自己尋找一件魂器了!"樊天無奈地搖了搖頭,不過這一切都要等著他,能夠活著闖過這片海洋再.

轟隆隆

鐵船在他的駕駛下,已經觸及到死亡線.在這一瞬間,仿佛天地在警告,整個船身為之一震,在樊天更加猛烈的源力注入下,才掙脫對方的束縛,闖入了另一片天地.

進入的瞬間,他們便感覺到了一股琤j的氣息,仿佛整片海洋和天地都在動蕩,這里就如同一個不安的世界,到處充滿著毀滅,短暫的平靜似乎在為更加凶猛的波濤旋渦蓄力.

隨著不斷地前行,樊天感覺不到周圍有任何生命的氣息.到是嘯天,憑借著過人的嗅覺,聞到了海底百里深處許多強大的存在,不過這些強大的存在,似乎並不想浮出水面,遭受風云變幻,惡魔天氣的摧殘.

"老大,海面以下的波動似乎越來越弱,超過百里之後更是平靜無波,與海面上形成巨大的反差."嘯天這個家伙,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成長到了三段頂峰的實力,只是不知道這個家伙是什麼種,幾乎不用修煉,實力就如同做火箭一樣往上飚.

"海底無論多麼平靜跟我們也沒有絲毫關系,你也聽了只有通過海面上的詭異天氣才能夠有機會找到神島."而樊天不知道,那枚待在空間戒指當中的海螺,在他們進入無盡東海的瞬間,便是發起淡淡的藍色光芒.

轟隆隆

原本平靜的天際,突然變色.見到周圍場景的變化,樊天面目凝重,他知道真正的生死旅途已經開始了.




上篇:第五十一章 海獸     下篇:第五十三章 鬼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