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五十六章 聖泉之力  
   
第五十六章 聖泉之力

第五十六章 聖泉之力



ps:這幾章是另一個背景的展開

白色的迷霧,濃郁的光明氣息,隨著不斷深入,周圍白霧變得更加濃密.熒光雙瞳居然都無法看破這里的一切,他的目光在這里受到了大大的限制,同時一股十分不舒服的氣息,讓體內的龍鱗獸犬惶惶不安.

"這麼濃郁的光明能量,連體內的獸魂都受到了影響!"樊天眉頭微皺.但他卻沒注意到,這白色的迷霧隨著呼吸正在不斷的進入身體,一股並非光明的能量,不斷在樊天體內彙聚,似乎在醞釀著一個陰謀.

"左前方的光明能量最濃郁,聖池應該在那個方向!"古銅色的身軀一振,消失在濃霧當中.隨著不斷向聖池接近,樊天突然覺得有些躁動不安,這種感覺似乎來自體內,並非外界.

發現聖池的瞬間,體內那股不安終于爆發了,各種負面緒洶湧澎湃,三魂在刹那間就被喜怒哀樂喪包圍.在這一瞬間,強大的負面緒差點令樊天的三魂崩潰,若非經過之前的考驗,三魂已經圓滿,不存在一絲裂痕,恐怕就是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就可以讓他止步于此.

"怪不得每一個進入這里的人,必須通過聖堂的考驗!"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聖堂的考驗不是阻止人們進入,相反他們是在保護這些進入的人.因為沒有通過考驗的人肯定會喪生在剛剛的巨變下.想到這里,樊天額頭不禁流露出了冷汗.

"聖池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似乎記載中,這里並沒有攻擊和傷害別人的東西啊?"帶著疑惑,樊天已經完全將體內的那些負面能量驅散,映入眼簾的則是一汪充滿著白色光點的聖水,在聖湖的中間一座雕像惟妙惟肖,長發清靈,仿佛那並不是一座雕像,而是一個活靈活現的少女,不過這個少女卻始終看向北方,聖潔的臉龐上,似乎露著淡淡的憂傷.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會讓這個雕像傳達出這樣的悲傷?"樊天站在池邊,遠在池中的雕像已經影響到他的心境,雖然少女是側面對著他,但是他仍舊能夠感覺到那種憂傷,似乎它源于靈魂…

樊天看著自己雙手,從那股憂傷當中脫出,因為他現在要做的是洗盡自己體內的鉛華,打破冥龍的詛咒.對于別人來,能夠到達聖泉面前,這些問題自然迎刃而解,但是樊天卻不行,因為他體內的能量恰恰與光明相反,雖然大祭師感受到他體內的黑暗屬性遠遠比其他人純淨,擁有一絲存活的契機,但也僅是一絲契機.真正能否活下來還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和體內的血脈.

"既然都來到這里了,自然沒有放棄的道理!"黑色雙瞳中露出堅定,一步一步踏向聖泉當中.

嘩啦

聖泉因為樊天的進入,原本平靜的湖面動蕩起來,光明能量似乎並不歡迎他這個黑暗生物,整個聖泉如同一只聖潔的獨角獸,怒視的看著樊天,同時不斷敲打著翅膀,仿佛要驅除這個黑暗的入侵者.

進入聖泉的瞬間,樊天便感覺到無數的光明能量通過毛湧入身體,同時體內的龍鱗獸犬變得更加躁動不安.雖然在樊天極力控制下,沒有破除身體,立于頭頂,但這種況似乎堅持不了多久.

吼吼

龍鱗獸犬不斷在體內怒吼,光明能量似乎已經開始侵蝕他的經脈,兩股不同的能量在體內博弈,不過光明能量似乎更加強大.在聖泉源源不斷的支持下,樊天體內的黑暗能量節節敗退,經脈當中也不時的冒著黑煙,這股黑煙當中居然包含著就連樊天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邪惡,殘忍的負面氣息.

而這絲絲黑煙,透過樊天的身體,居然融入到了空氣當中的白色濃霧,直到這一刻,一切都在明白不過了,聖泉本身確實沒有任何攻擊,本身也並未有白霧,這些白霧都是前人浸泡聖泉時湧出的負面氣息.

"怪不得聖堂限制進入聖泉,不僅是為了保護人類,同樣是保護聖泉不受更多的負面氣息影響,變得更加危險!"樊天咬緊牙關,轉瞬間便想通了一切,不過這些事就不是他所能夠操心的了,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打破體內的詛咒.

體內暗金色能量節節敗退,光明能量正在不斷的腐蝕改造著樊天的經脈,並且緩慢的向氣海穴逼近.最終,體內的獸魂終于不受壓制,突破出了頭頂,銅鈴般的雙目,怒視周圍.

嗷嗷

在獸魂出現的瞬間,整個湖面沸騰了起來,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敵人,光明能量如同一條真龍,狠狠的撲了過來,將頭頂的獸魂纏繞.

"完了!"在這瞬間樊天便知道不好,若是能夠將獸魂壓制在體內,那麼他還可以慢慢的利用光明能量,一點點的洗盡鉛華,打破封印.但是現在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因為武魂的出現惹起了眾怒,光明能量調集整個聖泉的能量要煉化它體內隱含的負面氣息.

獸犬銅鈴怒視,龍鱗犬軀不斷掙紮,然而這些似乎徒勞,龐大的光明能量已經將它緊緊包圍,一股股黑色的負面氣息發出嗤嗤的響聲從獸魂當中溢出.腐蝕般的劇痛不斷充斥著樊天的大腦.

"我靠,這簡直就是在找虐啊!"樊天面目扭曲,整個身體也在與武魂一樣飽受著煎熬,就連氣海穴中的大漩渦都受到了牽連,暗金色的漩渦翻江倒海,最本質的源力中居然都有黑色的負面能量溢出.

這些東西不只是武魂帶來,更有一些是戰中無意間形成的暴怒之氣,怨念等等,總之一切與黑暗有關的衍生負面能量都在被抽絲剝繭的一點點洗刷出來.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樊天古銅色的身軀居然露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而體內的大漩渦更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的暗金色已經轉變成了紫金色,體型更是縮了不少.

反觀頭頂的武魂,仍舊在不斷的掙紮著,不過這些掙紮同樣變得越來越弱,龍鱗黑犬已經變成了龍鱗紫金犬,原本兩米多的身材更是大大縮水,再次回到一米左右,不過那雙銅鈴雙目卻變得更加深邃,霸絕的氣息背後,似乎透露著一股毀滅.

吼吼

吼聲震動了整片聖泉,一條由一個個字符組成的龍形黑暗氣息,從樊天體內溢出,雙目中充滿了怨毒.

"沒想到你居然找到了聖泉,驅除了詛咒,你不的好死,一定會不得好死的!"在這聲怨毒的聲音中,冥龍的詛咒徹底破除,最後的那絲怨念也脫了樊天體內.在這絲能量溢出之後,周圍的光明能量居然停止了對樊天的攻擊,而他本人再也感覺不到光明帶來的壓力.

"這就是純正的黑暗吧,果然與光明井河不犯啊!"樊天痛苦的表終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死後余生的感覺真的讓人陶醉,看著池中的雕像,他居然有種熟悉的感覺,慢慢的走了過去.

這是一股憂傷,憂傷中似乎還包含著無盡的思念,樊天再次感覺到雕像散發出的氣息.看著對方聖潔的臉龐,樊天覺得世間任何東西都無法將對方贖犢,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她產生了這種感覺呢?

就在樊天胡亂思考的時候,空間戒指當中那枚幾乎被遺忘的海螺,突然飛了出來,藍色的光幕將雕像籠罩.

"這是,失蹤已久的聖器螺音!"就在樊天震驚的時候,聖堂當中的大祭師同樣膛目結舌,滿臉的不可思.然而在兩人同樣震驚的目光中,螺音居然落到了聖女雕像的手上,雕像在這一瞬間仿佛獲得了叢生.

樊天似乎感覺到對方,聖潔的臉龐望向了他,在這瞬間,他失去了一切意識.然而在聖堂的大祭師卻是目睹了整個過程,眼睛差點跳了出來.

嗡嗡

當樊天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居然莫名的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環境.

"老大,看這個家伙就是個窮鬼,一刀捅死算了!"

"我們山寨正是缺人的時候,把他帶回去入伙,這樣我們不是又多了一個可以擋死的弟!"刀疤男子滿臉淡然,示意身旁滿臉獻媚的家伙將樊天托起,而對方卻是滿臉不願的扛起了古銅色的身軀,消失在密林當中.




上篇:第五十五章 聖者手劄     下篇:第五十七章 這里不是源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