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六十四章 天堂的魔  
   
第六十四章 天堂的魔

第六十四章 天堂的魔



PS:五點才下班,這個月白班,不過沒關系,燈絲能熬夜,更新不會少的,就是晚點,見諒,呵呵!另求收藏呀!

天使之門,聖潔環繞,銀色的天使二字不斷散發出祥和的光芒,溫暖而又平和.煉獄右扇,妖氣沸騰,黑色氣息濃煙滾滾,煉獄二字猶如地域的惡魔,咆哮尖叫.站在這妖異的大門面前,樊天有一種不出的感覺.

"大祭師,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能夠擁有如此詭異的氣息,樊天絕對不會簡單地認為,這里只是一條普通的邪魔通道.

"具體是什麼地方,我也不清楚,但是聖者手劄中有段模糊的記載,在很久很久以前,這里確實是天堂.但是為什麼會變到如今這個樣子,就不為人知了."大祭師捧著聖者手劄,他也曾經無數次思考過,為什麼在聖池下方,會有一個這樣的存在,但每次都是郁郁而終,因為線索依舊斷在萬年前.

"看來要解開這個謎底,依舊需要先弄清萬年前."樊天突然發現,自己所經曆的一切,都與萬年前有著數不清的聯系,千絲萬縷,纏繞在了一起.

"好了,不要亂想了,無論它有怎麼樣的來曆,我們今天都必須憑借著自己的實力,闖過去."一旁的准皇自從進入這里,臉色便一直凝重著.

看著樊天和准皇的背影,大祭師的臉上居然露出一絲不舍,雖然相處時間並不長,但他們兩個卻是島上為數不多,能夠與之談心的人.

"我作為聖島的大祭師,職責所在,不能夠離開這里,與你們一起前往外面的世界.不過,將來的某天,在我尋找到接班人之後.一定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大祭師語間手上已經動了起來,一個個神秘的字符通過聖者手劄,打向面前的詭異大門.

"呵呵,你這個老頑固終于開竅了,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在樊天和大祭師不解的目光中,准皇搓了搓手,看向面前的詭異大門.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等到突破之後再離開這里嗎?"准皇這次沒有賣關子.

"因為這里同樣無法令人突破到皇級,雖然這里具備契機,但是這個契機似乎被冥冥當中的一股力量所限制,所以想要突破,就必須離開這里,去真正的源大陸"樊天看著准皇,直到此刻才明白這位准皇者,為什麼會如此急于離開這里.為此,在兩天前還特意尋找大祭師幫忙,來到這里試探.

原來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他發現這里無法突破皇級.而無法突破皇級,就意味著他的大限將至.一位武者,只有成功突破,才能夠繼續延長他的壽命.否則等待的只有死亡的審判.

"那你確定到了源大陸就能夠突破嗎?"聽到對方的解釋,樊天突然覺得,源大陸似乎也並不見得,就一定能夠讓人突破.准皇聽到樊天的話,果然臉上露出了無奈.

"其實我也不確定,但是為了最後的機會,只能拼一下了."准皇長長的歎了口氣,像他這樣壽命將近,卻又遲遲站在臨界線上無法突破的人,最是折磨.樊天看著准皇枯瘦的背影,突然覺得,他似乎也是一個可憐的人.

大門隨著字符不斷湧入,光暗兩種能量突然沸騰的攪在了一起.門縫間似乎有股力量,想要掙紮破出.

"我體內的源力只夠支持一刻鍾,如果在一刻鍾之內,你們沒能退回,那麼大門就會關閉,再開啟至少需要兩天之後.其中的的凶險准皇已經見識,你們心!"大門在大祭師的支持下,終于打開.樊天和准皇毫不猶豫踏了進去,因為在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准備,此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嗡嗡

在大祭師的注視下,准皇和樊天的身影消失在大門當中.門內,完全是另一片景色,首次進入這里的樊天,險些被它的外表所迷惑.青山綠水,白云朵朵,溪流淌,空氣中彌漫著清新的氣息,一股股平和更是讓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這里就是天堂煉獄?"樊天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一旁的准皇卻是始終眉頭緊皺.

"不要被這里的景象所迷惑."准皇時刻警惕地注視著周圍,仿佛兩天前那次試探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在准皇凝重的目光旁邊,樊天卻始終一副十分輕松的樣子,因為有一位准皇級強者在這里,他這個只有中級一段的武者,是否認真已經變得不重要.

"有一個准皇級別的強者做保鏢果然好."樊天好不自在,然而就在這時,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波動,一只蝴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放著七彩色光芒的蝶王看起來充滿了神聖氣息.然而正是面對這只看起來弱不可摧的蝴蝶,准皇居然率先出手.

"大悲手!"一只金色巨手,帶著悲傷的氣息,突然按向蝴蝶.而這只看上去充滿神聖氣息的七彩蝴蝶,在樊天不可思議的目光下,突然變成了一具鬼臉,散發著濃郁的妖邪氣息,淬不及防,被大悲手打散在虛空當中.樊天清晰地感覺到,在那一瞬間這只看似弱不可摧的蝴蝶,居然爆發出了高級魂師的戰力.

"這就是所謂的天堂煉獄?"樊天終于理解了這里所發生的一切.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生在天堂中,活為煉獄魔!"消滅了這只蝴蝶,准皇並沒有放松,而是繼續觀察著周圍的一舉一動,因為他知道這里看是平和的一切,卻到處充滿了殺機.

"我們需要一直向南走."樊天眯著眼睛,看向遠方.這是來之前,大祭師所指的道路,在南方的盡頭有一個傳送陣,這個傳送陣是返回源大陸的唯一途徑.准皇自然也知道這件事.

"我們需要加快速度,這里的獄魔一旦被吸引,就會無窮無盡地撲過來,這深處有絲毫不弱于我的存在."准皇帶著樊天一路狂奔,絕對是佛擋殺佛,神擋誅神.幾百里的路程轉眼間便走過了,然而就在他們兩個繼續飛速狂奔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一名黃金色戰甲男子.

"好久沒有見到人類的."男子溫和的外表不僅沒有給樊天帶來暖意,反而險些讓他的頭皮炸開,不用看也知道來者並非善類,因為從准皇沒有出手的行為就可以看出,這個對手並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解決掉的.

"我們只想借用前方的傳送陣,不知閣下是否可以高抬貴手."令樊天沒有想到,准皇居然率先服軟,然而對方似乎並不買賬,原本和煦帥氣的臉龐,突然變得猙獰恐怖.

"哈哈,你們有見過,妖邪高抬貴手了嗎?"隨著對方聲音和臉龐的轉變,黃金戰甲男子,在二人的目光中,變成了一名面目猙獰,頭生雙角,身著骷髏戰甲,手持邪文倒勾劍的妖邪.

"樊天,你速速後退,注意保護自己,這個對手十分難纏."樊天自然也看出了端倪,體內源力運轉,緩慢地向後退去,他知道這種激烈的戰斗,不僅無法插手,就是離近些,都有可能隨時喪命.

然而,他還不敢離開太遠,因為一旦失去兩道強者氣息的籠罩,其他妖邪便會湧上來,樊天可不具備准皇的實力.紫金色源力已經在體表散發出淡淡的光芒,虛空印時刻在腳下流轉.

准皇不願意在這里拖延時間,所以出手便是絕學,這個空間中的所有能量似乎都被他拖拽了過來,毀滅的氣息壓得身後的樊天都有些喘不過氣來,天空中一名神佛頂天而立,巨大的金色手掌,似乎要懲戒眼前的妖邪.

面對神佛,對方毫不示弱,黑色妖邪之氣纏繞,三首八臂魔神目光中盡是邪惡,手中倒勾長劍更是散發邪氣,與金色巨掌對峙.

"萬佛金手""魔神妖劍"兩個強大的技能同時使出,在虛空中碰撞,妖劍險些將巨手撕裂,在這關鍵的時刻,一把念珠出現在准皇的手中,強大的王級氣息立刻讓空中的巨手變得更加堅固,狠狠的抓向妖劍.

轟隆

妖劍被准皇打出的念珠纏繞,瞬間便出現了裂痕,即使在倒勾長劍的增幅下,仍舊未能逃脫念珠的束縛,化成片片塵埃,消失在空氣當中.與此同時,對面的妖邪口中溢出一口黑色的血液,臉色變得更加猙獰.

"很好人類,你居然讓我受傷了."妖邪非但沒有因為受傷而萎靡,反而變得更加興奮,眼中充滿了瘋狂,邪惡的氣息居然開始在他的周身沸騰,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從對方的體內湧出.

"不好,這個家伙居然越戰越勇."面對如此棘手的敵人,准皇的眉頭已經皺在了一起.而此刻,樊天的狀況似乎也並不好到哪里.

這已經是第三次撞擊,這只手持一把黑鐵棍的獨妖魔,眼中不斷放光,手上長棍更是絲毫不弱于樊天,一把黑鐵棍在四個手臂的交替配合下,讓樊天好不狼狽.

"媽的,爺我和你拼了!"樊天咬牙,顯然憤怒了.




上篇:第六十三章 天堂煉獄     下篇:第六十五章 准皇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