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七十一章 突破  
   
第七十一章 突破

第七十一章 突破



場下爭吵的怒火朝天,場上同樣劍拔張弩.樊天和司馬雄的氣勢都在不斷地攀升,武斗場上的源力已經沸騰起來,在兩人的控制下,隱隱形成抗衡之勢.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承受住我的威壓."司馬雄中露出一絲驚訝,因為他和樊天,整整差了三個階級,一個是中級一段,一個是半部高級.在這樣懸殊的等級面前,樊天絲毫沒有受到他威壓的影響,確實讓他另眼相待一次.

"我你還是不要廢話,跟女人一樣."樊天語間處處諷刺,目的並不在逞口舌之快,而是想打亂對方的步伐,點起司馬雄的怒火.面對半步高級的司馬雄,樊天也不得不處處心.聽到樊天的譏諷,對方果然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氣.

"你簡直就是在找死."被怒火充斥的司馬雄,起手間便沖向了樊天,龍鷹鋪天蓋地,鋒利的巨爪抓了下來.

轟隆隆

戰場局勢瞬息萬變,樊天腳踏虛空印,古銅色的身軀產生重重幻影,看似凶險,但卻都堪堪避開了對手的攻擊.同時黑鐵長棍暴射而出,如同長矛,飛向空中的龍鷹,淡淡的紫金色光芒,顯示出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

黑鐵長棍堪比箭矢,速度之快讓人咋舌,若非對方已經半只腳踏入了高級,定難躲過這樣鋒利的攻擊.面對突然出現的紫金長矛,司馬雄臉色微變,憑借著自己強橫實力,堪堪將黑鐵長棍擋住.

"樊天的長矛變得更加鋒利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夠演變成功法."遠處的銘劍看著樊天雷厲的攻擊,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從這簡單的交手就可以看出,在這半年當中,樊天並沒有閑著,他的實力同樣有著不的進步.

反觀被樊天偷襲的司馬雄,臉色異常難看,在眾人面前被一個只有中級一段的魂師偷襲成功,滿臉狂傲的他,哪會接受這種事實.

"你這個卑鄙的家伙,居然出手偷襲."面對惱羞成怒的司馬雄,樊天淡淡一笑,手中魔棍幻化不停,天地間的源力似乎被魔棍攪動,變得躁動不安,一股凝而不散的氣息,從樊天的身體當中爆發而出.紫金色源力纏繞魔棍,一重幻影揮向對方.

"橫空,斬月,洞天."樊天手中的魔棍如同蛟蛇,緊緊咬著司馬雄不放,對方堪有一身實力,卻被樊天逼的無法施展.這就是戰斗經驗的差距,和樊天相比對方簡直毫無經驗可談.

"壞了,雄兒被對方纏住,無法施展出真正的實力."司馬烈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對于自己的兒子,他非常清楚.從便被各種優秀的資源灌注著,盡管修煉天賦上佳,修煉速度駭人,但是過少的戰斗經驗,是他致命的弱點.若是遇到一些普通的武者還可以憑借實力壓制,但是遇上樊天這樣的高手,就會將自己的缺點暴露無疑.

反觀姚家一方,見到樊天居然將司馬雄纏住,個個臉上露出了喜色,但是場上接下來的變化,卻讓他們的心再次一沉.被樊天纏住的司馬雄,突然背生雙翼,使出家族絕學,整個身體在一次硬碰下飛向了空中.

"不得不,你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但是你也僅止步于此."空中的司馬雄不斷煽動著雙翼,顯然這門絕學在他的手中,已經發揮出了不可思議的力量,令本就已經達到半步高級的他可以短暫的飛行.

"你以為擁有騰空能力就很了不起嗎?"樊天在司馬雄震驚的目光中,居然一步步的踏向了虛空.古銅色的身影每走一步,如同跨越一個階梯,腳下紫金色源力使空氣中發出淡淡的裂痕,若隱若現的印字行于足間.

"他居然可以騰空?"不只是司馬雄,整個觀看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震驚的神,就連三大家族的族長都站了起來.不過這些老家伙見多識廣,很快便看出了樊天並非真正擁有騰空的能力,而是憑借著特殊的功法,腳踏虛空,凌駕天地.

"吃我一棍."樊天踏上虛空可不是只想玩玩,手中魔棍毫不留砸向對方.經過短暫驚訝的司馬雄,也反映了過來,雙翅煽動,躲過樊天的攻擊.不得不承認,司馬雄騰空之後,讓樊天失去了原有的優勢.即使樊天同樣能夠騰空能力,但也無法施展出像地面上一樣流暢的攻擊.

"哈哈,你能騰空又怎麼樣,在空中你的戰力大大降低."經過這一下,司馬雄清醒了過來,他不是傻子,相反十分聰明,從震驚當中走出後,很容易便看出了究竟.與此同時看樊天的目光也變得更加狠厲.

轟隆隆

天地間的源力,在司馬雄雙翼的煽動下,不斷地向身體聚集,梭型巨啄,出現在他的面前,擺脫了樊天的攻擊,司馬雄居然開始使用獸魂融合技能.天地為之變色,源力臣服腳下,恐怖的氣息彌漫著整個賽場.姚家眾人見此各個色變,就連銘劍的臉上,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翼龍鷹啄"巨大的鷹啄,在司馬雄的控制下,撲向樊天,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恐怖氣息,手中魔棍不斷幻化,一個個神秘的符文交織在一起,天地間的源力不要命的聚集,紫金色光芒噴湧而出,一把通天巨棍帶著同樣恐怖的氣息,出現在天地間.

"一棍裂天地"樊天已經能夠非常純熟的控制這招技能.紫金巨棍如同天擎,劃破天際,與鷹啄相撞.在這瞬間,樊天突然感到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這還是第一次裂山棍法受到阻撓.

轟鳴聲震耳欲聾,樊天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處于弱勢,紫金巨棍在鷹啄的撞擊下居然出現了裂痕,隨著裂痕不斷增加,司馬雄的表變得更加猙獰.樊天還是錯誤地估計了對方的實力,面對真正的半步高級,他的力量還是有些不夠.

空中的紫金色長棍,終于經承受不住對方的攻擊,化成了碎片,散落在天地之間,如同一片紫金色的花雨.然而對方的鷹啄依舊沒有停下攻擊,勢頭不減的繼續沖想樊天.古銅色的身軀,咬著牙腳踏虛空印,身形不斷幻化,這才勉強躲過對方的攻擊.

一口鮮血從樊天的體內湧出,自從南火之地歸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正面敗給敵人.看到樊天嘴溢鮮血,空中的司馬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似乎心中的怒火終于得以宣泄.

"怎麼樣,這回知道苦頭了吧,這就是與我作對的後果,今天你別想活著離開這里."司馬雄隨著不斷狂笑,殺意變得更加濃郁.然而地面上的樊天,似乎被剛剛的落敗而震,半天沒有話.只見一雙深邃的黑瞳,漸漸散發出了紫金色的光芒.

"司馬雄,你已經讓我憤怒了."樊天經過短暫的平靜,突然抬起了頭,雙眸如同刺眼的神燈,仿佛要望破蒼穹,一股陰森恐怖的殺氣,漸漸由古銅色的身體當中溢處,紫金色光芒在體表不斷翻騰,一股為不可見的黑色能量,縈繞在他的身旁.

樊天突然的變化,讓在場所有的強者都感覺到了不同,這種殺氣和武道意識凝結在了一起,仿佛天地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住他的腳步,周圍的源力不受控制的向體內湧入,大漩渦如同沸騰的無盡東海不斷咆哮.

"他的氣息居然在緩慢地變強."姚家族長姚鉦第一個發現了異常,滿臉不可思議的注視著戰場上古銅色的身軀.就在這時,其他的大家族族長,也發現了異常,司馬烈更是臉色突變,傳音給場上的司馬雄.

"雄兒,速速將它解決,他正在突破,遲則生變."場上的司馬雄聞知,也是臉色一變,不可思議地看向樊天.經過交手他可深知對方的可怕,能夠僅憑著一段實力便將他逼到如今地步的人,一旦突破那還得了.

"龍鷹之爪"司馬雄不是愚鈍之人,明白過來後,第一時間向樊天出手.然而古銅色身影僅僅晃動著自己的腳步,懾人的目光看向司馬雄,淡淡的聲音從空氣當中響起.

"現在才想著出手,晚了."在樊天最後兩個字落下的時候,古銅色的身體中,氣息猛然爆發,狂暴的能量直接壓得在場眾人喘不過氣來,頭頂的龍鱗獸犬居然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緩慢地變大,一只身長三米的紫金色巨犬,氣勢恢宏,矗立于天地之間.




上篇:第七十章 怒火     下篇:第七十二章 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