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八十二章 鸞鳳聖域  
   
第八十二章 鸞鳳聖域

第八十二章 鸞鳳聖域



PS:求點飄飄何收藏有木有!

眼前這位映入眼簾的青衣女子差點讓樊天從地上跳了起來,因為她實在是和自己的妹妹長得太像了,若不是年紀大了些,樊天都開懷疑自己是否來到了西晉的天空之城.

"妹妹?你什麼妹妹?"青衣少女的聲音如同流動的溪水清馨,悅耳.看著對方疑惑的大眼睛樊天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不過對方的相貌確實與自己的妹妹太像了,讓他一時間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呃,對不起,因為你長得實在是太像我的妹妹了,所以還請原諒剛剛的失禮."樊天費力的撐著身體坐了起來,五髒六腑又是一陣疼痛,可想而知他受了多麼嚴重的傷.少女見樊天做了起來,眼中頓時露出了緊張之意.

"你怎麼做起來了,你的傷勢還沒有好知道嗎?這樣會影響你回複的速度."少女秀眉一俏,別有一番美麗的味道.

"呵呵,多謝關心,在下樊天,還未請教姐芳名!"

"鸞西婷,他們都叫我西婷!"少女笑的時候臉上帶著兩個可愛的酒窩.

"哦,西婷妹妹,應該是你救了我吧!"對于這個長的和自己妹妹幾乎一樣的少女,樊天很難想到別的什麼稱呼.不過對面的少女對這個稱呼,卻有些不大樂意了.

"你怎麼知道我比你,就叫我妹妹?你今年多大?"樊天被對方問的頓時尷尬,沒想到外表看著很淑女的西婷,居然還是個火辣脾氣.

"我十六…!"

"那你還是叫我姐姐吧,西婷姐姐我昨天剛剛過完生日,剛滿十七!"青衣少女得意的笑容使得樊天布滿了青筋,他沒想到這個救自己的漂亮少女,居然是一個魔頭.

"那我還是叫你西婷吧,叫姐姐容易把你叫老."樊天滿頭的汗顏,實在不知道該什麼還,反而是對面的少女聽了樊天的話後,撲閃著大眼睛湊到樊天面前,半響後出一句差點讓樊天內傷複發的話.

"確實還是不要叫姐姐了,你怎麼看上去都不像是十六,到像二十六."樊天聞,嘴角抽搐,雖然這兩年一直在外面風吹日曬,顯老了些,但是被人道自己二十六歲還是有些不好受.但是礙于人家的救命之恩,他還無法反駁什麼,只能趕緊岔開話題.

"西婷,這里是什麼地方,看起來好像很陌生?"樊天眉頭一挑,他到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當初被司馬血騰一掌打的滿身是血,醒來就已經在這里了.

"這里是什麼地方我還不能告訴你,到是你怎麼來到這里的必須交代清楚,不然…哼哼!"對方突然磨起虎牙,看著樊天的目光已經開始不懷好意,讓他覺得整個背後突然間冒起冷氣,涼颼颼的.

"你不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我要是知道怎麼來到這里的就不需要問這是什麼地方了.就是因為莫名奇妙的出現在這,才不知道身在何處啊!"樊天趕緊解釋,面對這個魔女他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似乎這位清純少女的腦海中藏著無數的整人方法.

"你真的不知道?"少女的鼻子差點貼到樊天的臉上,嚇得樊天差點又躺了回去.

"我真的不知道啊!"樊天已經徹底沒有脾氣了,這哪是一個少女啊,簡直就是一個魔女,絲毫不懂男女有別的魔女.見到樊天徹底投降,魔女得意的笑了笑.因為她從兩個少年突然發現樊天的那一刻起,便已經猜到了這些,現在只不過是想逗一逗對方而已.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這里是鸞鳳聖域,你肯定沒有聽過."少女突然停下看向樊天,而樊天則是很適當的插了一句.

"為什麼沒有人聽過?"但是西婷接下來的話,就如同一個魚刺突然卡在了樊天的喉嚨.

"因為聽過的人都死了."這回不用問也知道,這個鸞鳳聖域一定不是什麼善地了.樊天突然覺得自己和虎狼非常親近,不是去虎家,就來狼窩.

"怎麼?怕了?"西婷見樊天半天沒有話,大眼睛忽閃忽閃,磨著虎牙.

"不是怕了,是郁悶了,自己剛剛慶幸從人家的手掌下活了過來,沒想到又來到了斷頭台."也不怪樊天郁悶,任誰好不容易找到個好醫生被救活,但是醒後聽到醫生的第一句話是,你活不過後天,都不會爽到哪里去.這麼折磨,還不如直接死了痛快.

見到樊天那滿臉的衰樣,少女不由的笑了出來,如同雨後梨花,異常的美麗.還別這個魔女不發彪的時候,絕對是個翩翩美少女.

"行啦,這里雖然是鸞鳳聖域,但是本姐也有救你出去的方法."少女故作神秘,樊天早就看出來對方心地善良,不可能難為他,之前那麼做完全是因為對方長的太像自己妹妹,他也是難得放松一次.

在接下來的時光里,樊天每天除了恢複傷勢,就是溫習武技.司馬血騰那掌血手可不是白挨的.樊天從醒來的那一刻起便已經決定,此獠送給他的禮物,他要千百倍的還禮回去.

嗡嗡嗡

整座山洞都彌漫著紫金色能量,若非少女在這里布置了法陣,這種波動早就傳遞出去.樊天古銅色的身體已經徹底被紫金氣纏繞,面前的消息如同一股源泉,不斷從中飛出一股股源力湧入樊天的身軀.

這條溪其實並不是普通的溪水,而是富含源力的靈脈分支,其實整個鸞鳳聖域就坐落在一條巨大的靈脈之上.經過多日的相處,樊天也了解到,原來這個鸞鳳聖域居住的是一個隱世家族,而且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鸞鳳獸魂家族.

最初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樊天幾乎震驚的大腦空白,鸞鳳是什麼?那可是和真龍一個級別的存在,想想一個家族都是鸞鳳獸魂,這個家族會多麼強大?僅僅眼前的這個青衣西婷就已經是高級魂師,而且還是法魂師.想想族中其他長輩會恐怖到什麼地步.受到這麼大的刺激,樊天更是不敢放松自己的修煉.

體內的紫金漩渦如同沸水,不斷翻騰湧動,大漩渦的深處依舊通向未知的深處,那里有一片壁壘,永久無法打破.漩渦上方的龍鱗獸犬雙目微合,下方的紫金色源力正在不斷灼燒,為武魂積累能量.

武魂中八魄時刻散發著七彩光芒,宛若一幅星空之圖,第八破更是在不斷的波動,似乎再向樊天索要能量.自從晉升到中級之後,樊天便沒有獵殺凶獸來補充自己的第八魄,這也致使第八破的修煉停滯不前,始終沒能在戰斗中派上用場.因為萬獸訣只有顯形于世才能夠發揮出真正的萬獸之威,之前的修煉,完全是為了後面打基礎.

"是到時間獵殺一些凶獸了."樊天收回源力,緩緩的站起身來,體內的傷勢早已經完全恢複,但是中級二段的屏障卻始終無法打破.經過多日汲取靈脈,樊天的積累已經達到了可怕的地步,但武道的修煉越往後越難,很多人在一個階級一停就是幾十年.樊天知道這種事,急是急不來的.就在這是山洞口突然傳來西婷焦急的聲音.

"樊天,樊天,不好了,出事了!"就在他准備休息的時候,青衣少女西婷突然出現在山洞門口,第一次眼中露出了驚慌.

"出什麼事了?"樊天突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能夠讓這個魔女緊張的事一定不會.

"家族的長老們透過鸞鳳鏡捕捉到了你的氣息,他們馬上就要派人來這邊了,你快點離開!"西婷話已經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原來在樊天修煉的時候,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被鸞鳳族的長老捕捉到,產生了懷疑,于是啟用了家族的鸞鳳鏡捕捉到了他的身影.

"我倒是想離開了,問題是我根本沒有離開過這里,你讓我怎麼走啊!"樊天雖然同樣焦急,但是自從他來到這里就沒有離開過這個山洞半步,讓他自己逃跑,簡直就是要送到人家懷里自首一樣.

"費什麼話,真是麻煩,跟住我!"西婷看來這次真的急了,連話都來不及就跑了出去.然而還未跑出半步,樊天的頭就大了,因為對方是騰空飛的,而他卻還不具備這種能力.

"我艹!"樊天不由得爆了句粗口,腳下踩起虛空印追了上去.雖然如此,卻還是比不上西婷這個高級魂師的速度.

"你跑那麼快干嘛,要跑的是我啊!"吃灰塵的樊天看著快要消失在視線當中的西婷,滿頭的黑線.

"嗯?你怎麼跑的那麼慢,真是大麻煩!"西婷聽到聲音看到遠遠被拋在後面的樊天,眉頭都快皺一起去了,但她卻忘記了樊天只有中級魂師的實力.最後只能無奈的跑了回來,一把拉住樊天得手向森林中跑去.

"我們這要是去哪?"看著周圍幾乎不變的場景,樊天有些迷糊了.

"出幻陣啊,你當鸞鳳聖域那麼容易進出的嗎."西婷沒好氣的回答,樊天見到這個姑奶奶今天似乎吃了火藥,趕緊閉上了嘴,還是少點火的好.

轟隆隆

隨著不斷在叢林當中穿梭,後方震天的氣息終于傳來,感受著恐怖的波動,樊天的頭皮都要炸開了.這到底是什麼陣容才能夠釋放出如此恐怖的氣息啊.

"不好了,師伯他們追上來了,不過還好我們馬上就要出去了!"西婷鼓著嘴,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樊天有些不解,他要逃出來了,這個大姐興奮個什麼勁,但是接下來對方的話卻讓他險些從空中掉下去.

"姑娘我出去後的生活就由你照顧了哈!"看著西婷得逞的笑容,樊天半響沒有反應過來,而就在這時,後面的人影終于出現.一個個騰空而行,恐怖的氣息充斥著藍之色.

"西婷丫頭,你要做什麼,快點把入侵者放下來,帶回刑罰!"老者鶴發童顏,身體周圍澎湃著恐怖的高級魂師氣息.




上篇:第八十一章 慘逃     下篇:第八十三章 毒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