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九十八章 反圍剿  
   
第九十八章 反圍剿

第九十八章 反圍剿



城外密林當中,兩道身影極度隱匿著自己的氣息,如同不波的古井,紛紛藏身于茂密的枝干之上.樊天此刻寂靜如石,體表沒有任何氣息,整個人盤坐在樹干上,幾乎與身後的樹木融為一體.

"樊天,你他們會追來嗎?"西婷也隱藏在不遠處的另一個樹干中,通過神識與樊天交流.

"來與不來都無所謂,但是如果他們真的繼續糾纏不放,那我們也不要再放狼歸群了,那樣會引來更多的凶狼!"樊天本身就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人,若非剛剛顧忌城中深處那幾道強大的氣息,早就招呼西婷一起出手將對方滅掉.

兩人雖然同時在樹干中隱匿了自己的氣息,但體內的源力依舊在暗中流轉,隨時猶如山洪可能爆發.就在兩人靜靜修煉恢複的時候,一行氣息由遠及近,急沖沖地向這邊趕來.

"奇怪,剛剛明明看到他們兩個停在了這里,怎麼著眼前就不見了?"一個沙尼疑惑中包含著焦急,要知道若是跟丟了,身後這位心狠手辣的師兄掌門,一定不會輕饒過他.果然,看不到樊天兩人的身影,這位一向表現得非常慈祥的掌門師兄,面目突然變得猙獰.

"你不是他們人在這里麼?人呢?"禪者質問間已經抬起了手掌,在沙尼的恐懼中就要落下,然而就在這時樹上樊天,卻突然睜開了雙目.

"一共五人,三個半步高級,兩個高級.你出手對付後來出現的身披金紗的老禪者,我負責對付那個紗的二師兄和三個半步高級!"樊天未等西婷質疑,身批黃金戰甲的他已經沖了出去.毀滅之拳第一時間打出,還未等對方來得及反應,一名半步高級的魂師已經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

"你居然敢出手偷襲!"金紗禪者眼如銅鈴,便要出手相救,面對對方的攻擊,樊天仿若未見,毀滅之手緊隨毀滅之拳打出,一只紫金臂鱗爪飛天而出,直接掐住對方咽喉,電光火石之間,便扭斷了高級魂師的頸部.而金紗禪者即將到達樊天背心的手掌,突然被一道藍色身影攔住.

"你的對手是我!"西婷微微一笑,藍色的身影突然從她的身體中飛出,撲向對方額頭.雖然身影中並沒有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但是在禪者看到這獸魂的瞬間就變了顏色,藍色的羽翼,藍色的靈冠,藍色的尾翎.

"青嵐鸞鳳!"老者瞪大了雙眼,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文柔弱的女子居然擁有如此強橫的獸魂.

"眼里還不錯!"西婷噘著嘴露出一絲得意,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青嵐鸞鳳身體前突然飛出一個個冰錐,密密麻麻成千上萬,看的禪者頭皮發麻.他的金翅鵬鳥獸魂上方第一時間幻化出金身羅漢,垂落金光將其保護其中.

砰砰砰

冰錐發出一連串的撞擊,不過對方的金身羅漢雖然動蕩,卻始終堅持了下來,西婷這第一擊也只不是試探,並非絕殺.在攔住青嵐鸞鳳的攻擊之後,金紗禪者知道今天是踢到了鐵腳板,一個不好,就有可能陰溝翻出.

"姑娘請慢,老衲並無惡意!"見到不敵,金紗禪者准備再次撤離.不過樊天他們可不是傻子,放虎歸山,這次既然出手,就是准備將他們全部留在這里.

"鸞鳳五鳴!"西婷沒有理會對方,這次出手並無保留,五鳴之音如同天籟,一道道波紋從鸞鳳的鳴叫聲飛出,直逼對方.金紗禪者見西婷不但沒有停手反而出手更加凶猛,知道今天的惡戰在所難免,手下也不敢怠慢.

"禪音真!"金翅大鵬鳥同樣不示弱,口中噴出六道禪音,與西婷對峙,金藍色光芒在空中撞擊,發出了毀滅的波動,樊天沒有想到,在這一刻西婷居然展現出了高級三段的實力,與對面的老者不相上下.

禪音與鳳鳴比拼,一時間陷入僵局,不分勝負.但是樊天這邊卻有些慘烈,以一挑三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本來按照金紗禪者的計劃,三名半部高級魂師用來拖延樊天,而他與自己的二師弟一同將這個棘手的女人拿下,但事與願違,樊天第一時間干掉了他們一名半步高級的強者,而且憑借著高級一段的實力居然硬抗剩三人.

毀滅之王如同魔神,屹立在樊天的頭頂,狂暴的毀滅氣息,不斷抗衡著三人的攻擊,諦聽在兩名半部高級的幫助下,同樣在頭頂幻化出一尊金佛,不斷散發著佛光,驅逐惡魔.面對佛光,樊天不懼反笑.

"哈哈,你這個佛性不純的人,居然還想用它來打敗我,簡直就是癡人夢!"樊天一邊冷笑,一邊催動著空中的毀滅之王,鱗爪巨手隔空伸出直取金佛眉心.

轟隆隆

天地震動,佛魔相對,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在虛空相撞,毀滅之王大手拍出,金色佛光不斷吟唱.龍虎武魂從身體中溢出,怒視諦聽,仿佛王者在俯瞰一切.諦聽銅鈴雙目不斷發出金光,不斷影響樊天心神.見此龍虎獸魂突然冷哼,一聲震天嘯聲突然沖向對方.在這瞬間,金色巨佛出現了停滯,金紗老者同樣露出了震驚.

"魔棍化矛,去!"在冰冷的聲音之下,一把閃著紫金色的長矛出現在樊天手中,如同箭矢一翻劃破空氣,在金佛停頓的瞬間,飛了出去,直釘另一名半步高級的強者,金紗禪者見此肝膽俱裂,但在西婷的攻擊下根本無法出身,他現在已經有些後悔,打兩人的主意了.

鮮血噴湧,化作一條魅力的弧線,又一名半步高級的禪者被貫穿胸膛,失去了一名強而有力的助手,金佛突然變得動蕩起來,面對毀滅之王,身影岌岌可危,在紫金色鱗爪的再次轟擊下,化成片片光輝,破碎在空氣當中.

金佛破碎讓對方露出了慌張,轉身便要逃跑.樊天早有預料,古銅色的身影踏著虛空印突然出現在了對方面前,達到高級之後,虛空印的威力再次增加,雙腳下一枚大大的印字不斷散發著紫金色光芒,使得周圍法則變得一片混亂.

"一印踏虛空!"禪者在虛空中的速度受到印法的干擾驟然減慢,巨大的印字從樊天腳下飛出,壓向對方,虛空秘文不斷流轉,如同磨盤碾壓對方.禪者奮力抵抗,但樊天卻再次冷哼,身影連閃出現在對方上空,右腳狠狠的跺了下去,兩印踏萬物之威能粉碎一切,禪者終于承受不住壓力,骨骼開始咔咔作響.

"啊!佛陀金身!"在這生死關頭,對方終于拼命,然而對于樊天來,一切皆枉然,腳下源力再次湧動,四指鱗爪突然出現,龍獸武魂仰首昂天,毀滅之壓無法匹敵,第三印與鱗爪一起落下,佛陀金身應聲而破,禪者口吐鮮血,眼露陰冷.

"你殺了我,婆娑門是不會放過你的!"面對恐嚇,樊天不但沒有變色,反而加大了腳下鱗爪的威力,直接將對方踩成了肉餅,在金紗禪者肝膽俱裂的目光中,樊天以迅雷之勢,滅掉了最後一名半步高級魂師.

"我還與你教有緣嗎?"樊天淡淡站在虛空與西婷並立,深邃的雙眸讓人發顫,金紗老者現在已經不能用後悔來形容了,早知如此,他不如請師門中的一位長輩出手,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地步.

"施主的確有緣,不過現在看來是孽緣!"金紗禪者咬著牙,眼中盡是怨恨,同時頭頂金翅大鵬雙翼鼓動,就要逃離.禪者額頭上已經露出汗水,今日遇上這兩個妖孽,真是陰溝翻船了.

"那我們就了結此孽緣吧!"樊天豈會看不出對方的退意,早就運轉起了體內源力,腳下波紋湧動,虛空印的速度只能用變態形容,轉眼間便出現在對方身後,西婷的鸞鳳同樣可怕,似乎能夠後穿過虛空,直接出現在對方面前.

"你們當真不肯放在下一馬?"金紗禪者面對兩人的夾擊,知道今天凶多吉少,似乎准備拼命.不過西婷的回應卻讓對方差點從空中墜落.

"你有馬嗎?拿出來,我可以放過它!"面對西婷的諷刺,對方臉色突然一沉,一道黑霧從他的體內飛出,淬不及防間撲向面前的西婷.

"哼,雕蟲技!"西婷撇了撇嘴,一個冰罩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完全將自己籠罩其中,黑霧根本無法侵蝕分毫,與此同時,金沙老者身體突然發出一絲血光,速度暴漲,穿過了西婷的攔截.

"啊,不好,他要跑!"西婷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被對方算計了,捂著嘴尖叫起來.

"跑得了嗎!"對于這個狡詐的禪者,樊天無時無刻不在防備對方,紫金色長矛尾隨其後,化作紫芒如同蜂針釘在對方腿上.

"啊!"金紗禪者應聲而落,身體險些栽落地面.樊天抓住時機,痛打落水狗,毀滅之手直接按下,就在這千鈞之際,一道禪光突然由遠處的婆娑城爆發而出,恐怖的氣息,直接攔住了樊天的攻擊.

"始祖!"見到來著,樊天西婷二人不由得神色驟變.




上篇:第九十七章 諦聽魔徒     下篇:第九十九章 麻煩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