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零二章 西晉  
   
第一百零二章 西晉

第一百零二章 西晉



PS:看到有兄弟希望更新再給力點,呵呵.燈絲下周一周會三更的,今天已經開始存稿了,大家都知道,燈絲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家只剩下五個時能夠碼字,兩章已經很快了,如果再碼一章兄弟就只能兩點睡覺了,所以大家見諒,我會在周末一有時間就努力存稿,其他時間不,下周一周肯定給力次保證三章.

西王城中,眾目睽睽下,樊天的左腳無地踏在對方臉上,雖然老者想不斷地掙脫起來,但血祭已經耗去了他大部分能量,剩下的力量根本無法與現在的樊天對戰.見到自己一方的半步王者,被對方踩在腳下,趙家一同前來的其他人大驚失色,一時間各個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是好.

"趕快放了我們長老,不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趙家的人半響後終于反應過來,一個個怒火燃燒,面目猙獰,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沖上來,因為這些一同前來的其他族人,最多的只有半步高級的實力,顯然在這里根本不夠看,上來也是送死.

"你們的族長已經落敗,沒想到族人還是這麼囂張!"面對一群不停叫囂的人,樊天嘴角一咧,踏在對方臉上的左腳,再次向下發力,痛得橫眉老者再次咳血.

"你居然敢踐踏我們趙家的尊嚴,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地面上的老者感到無比屈辱,含糊不清的口齒,充滿了怒意和怨毒,對方現在已經恨不得將樊天抽筋剝皮.

"如果只是想這些廢話,那麼現在可以去死了."樊天右手化作鱗爪,紫金色的利刃向對方胸膛抓去,就要結束橫眉老者的生命.然而就在這時,一旁虛弱的西婷卻攔住了他的動作.

"我們快走,城中似乎有一名強大的王者正在蘇醒!"樊天聞心中頓時一沉,趙家果然還有未出世的隱世王者,一旦對方蘇醒,他和西婷兩人將無任何逃出的機會.

"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他"樊天即將沖過對方胸膛的紫金鱗爪,突然轉向了對方的左手,血花飛出,橫眉老者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樊天取下對方著手上的戒指後,立刻攜帶西婷,向傳送陣奔去.

沒有痛下殺手,是為自己留下一絲生機,如果對方沒有王者存在,那樊天自然毫不猶豫下手,但是對方突然出現一名王者,他做事就不得不給自己留一絲生機了,如果老者沒死,對方只是憤怒,如果死了,那真是不死不休了.

樊天已經不得不賭一把,一旦對方王者複蘇,即使兩人逃出百里,仍舊無法徹底擺脫對方的追殺,所以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傳送陣,直接傳送到其他地方,他現在也只能賭兩人身上的虛空之力不要太強大,在傳送中出現差錯.

"傳送西晉天空之城."樊天聲音有些急促,因為現在就是他,都已經感覺到了那名王者蘇醒的跡象,若是再不迅速離開,恐怕就要永遠留在這里.傳送陣旁的侍者同樣看到了剛剛的驚天大戰,趙家是西王城的霸主,這樣的勢力根本不是他一個侍者可以得罪得起的.

"這個…"侍者左右為難,但樊天在這一刻卻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拎住對方的衣領,眼中充滿了殺氣.

"趕快傳送,不然我就殺了你!"話間,樊天的手爪同時發力,令侍者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在生命的威逼下,對方終于掙紮的點了點頭,打開傳送陣,二人的身影消失在空氣當中,而就在他們離開的瞬間,一股王者的氣息將整個傳送陣籠罩起來.

"哎,還是慢了一步!"這位王者的聲音中聽不出任何緒,似乎趙家族長被斷一臂根本與他無關.而在這股氣息的籠罩下,最恐懼的無疑就是那名剛剛打開傳送陣的侍者.

"我是被逼得,還請大人饒我一命!"侍者話間已經帶出了哭腔,跪在地上的身體不斷發生顫抖,然而那名王者卻並沒有理睬,氣息如同潮水般,突然退卻.

"族長,你沒事吧!"在樊天離開後,一群人立刻湧了上來,將老者扶起,橫眉老者看著自己的斷臂,眼中爆發出滔天的恨義,口中牙齒幾乎咬斷,望向樊天和西婷離開的方向,身體周圍散發出的陰冷氣息,讓自己家族的弟子都為之膽寒.

而從傳送陣當中離去的西婷和樊天,同樣不好受,沒有散盡的空間實力不斷與周圍相排斥,樊天的身體不斷爆發出紫金色光芒,雙腳之下將虛空印運轉,這才堪堪為維持住周圍的平衡.

轟隆

光華閃爍,兩人的身影終于平安的從虛空當中傳送出來,而樊天落地的第一時間便將身後的傳送陣摧毀,他可不敢保證趙家的王者不會通過傳送陣追殺過來.周圍的侍者被樊天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呆了,一時間忘了阻止,片刻後才面色不善的將他包圍.

"不知兄台這是何意?"一名中年男子面色陰沉,顯然他是這里的首領,話的同時還在不斷示意身旁的侍者,似乎想讓他通知負責傳送陣安全的守衛大人.

傳送陣的運轉自然不會沒有強者看護,每一個傳送陣,都被當地的大家族把持,這種收入不菲的肥肉,可輪不到其他人.

樊天和西婷剛剛是因為僥幸,西王城看守傳送陣的大人不在,不然還能輪到他放肆.當然這些看守傳送陣的強者不會時時刻刻地守護在那里,也幾乎沒有人會去破壞這個東西,所以正常況下,這些強者都會在在某個地方修煉,只有當遇到事的時候才會出面.

而這個西晉城的傳送陣也是如此,剛剛離去的一名侍者,正是去通知看守傳送陣的強者.樊天可不是一個到處挑事的人,來到這里自然不會還是一副不講理的樣子.

"各位,我們也是不得已,傳送陣的修複費用和損失,在下加倍賠償!"樊天誠懇地微微稽首,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對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半響後,這位中級魂師似乎想到什麼,陰沉的面部舒緩了下來.

"你們是被人追殺了吧."樊天被一擊中,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本來是懲戒別人,但到最後卻變成了他二人瘋狂逃命.見到樊天的苦澀,對方明白他這是猜對,而反觀傳送陣上那個被樊天破壞不大的角落,中年男子居然露出了一種無奈的表.

"哎,像你們這種人,要是多出現幾個,我們也不用做生意了."兩人並無仇怨,既然樊天願意賠償,而且傳送陣破壞的地方也不大,差不多半天的時間就能修好,中年男子也不再計較下去,畢竟開門做生意,沒人願意結仇.

"那您看需要賠付多少?"既然對方同意,樊天也不願意再耽擱下去,因為西婷的傷勢不輕,急需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來進行療傷.中年男子看著滿身是血的二人,也知道對方時間不多,話倒也直接.

"修補傳送陣費用,兩枚高級源核,半天的損失,一般也是兩枚高級源核,再加上驚動看守者,一共給我五枚高級源核即可."聽到對方喊出的數量,樊天差地先于西婷摔倒在地,若非剛剛打劫了橫眉老者的空間戒指,即使賣了他也拿不出這麼多源核.

"給你!"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五枚源核遞給對方,樊天的心都在滴血,自從他接觸武道以來就沒有見過這麼多高級源核.今天才剛見到就交給了別人.接過樊天手中的源核,對方立刻打開了包圍圈,放二人離去,所謂有錢好辦事,就是這麼回事.

而在樊天拉著西婷離開不久之後,傳送陣上的幾名侍者紛紛圍到了一起.

"老大,剛剛你看他們虛弱的那個樣子,我們幾個一起出手未必會輸."

"是啊,看他一出手就是五枚高級源核,我們要將他打劫了,這個工作完全可以不要."中年男子被幾個年輕的侍者圍在中間,的直皺眉.

"你們幾個年輕氣盛,早晚要吃虧,像這種年輕的高級魂師,是什麼家族都能培養出來的嗎?今天他們被別人追殺,但不代表沒有背景,你們若是在這里將他們斬殺,即使有命拿錢也沒命花."

樊天當然想到了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善類,但是當時的他根本沒的選擇,西婷身受重傷,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只能期盼對方顧慮什麼不動手,他果然堵對了.

西晉城外,一個偏僻的山村,樊天帶著西婷隱匿氣息居住了進去.

"這是我從橫眉老者空間戒指當中找到的六品丹藥,你趕快服用恢複傷勢."草木屋中,樊天服著西婷坐下,一枚散發著香氣的六品丹藥被放在對方口中.

"你們趕快恢複一下傷勢."西婷聲音十分虛弱,但仍舊不忘關照樊天.

"我沒事,這里很安全,我們兩個隱匿氣息,沒人會找到這里."樊天不斷苦笑,西婷本打算跟自己過來游玩的,卻被拖到了生死之戰當中,出來真是一個笑話.

"好,那我先恢複一下,你自己心些."

"恩,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這個農家草屋分里外兩間屋,西婷在內屋含著丹藥慢慢運轉起了藍色源力,樊天同樣在外屋恢複起傷勢.兩人在這無聲無息間的恢複中,卻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鳳舞九天     下篇:第一把零三章 天空之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