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把零三章 天空之威嚴  
   
第一把零三章 天空之威嚴

第一把零三章 天空之威嚴



PS:大家有意見在書評提,燈絲每天都會注意的,呵呵,謝謝大家一直的支持,這兩張放松下,接下來繼續繃緊,嘿嘿.汗了,剛看書評,這篇就揭曉,等著別急呵呵

在六品丹藥的支持下,經過半個月的恢複,西婷傷勢終于痊愈,而且經過這次慘烈的戰斗,她距離半步王級又近了一步.因為在鸞鳳禁地中,她根本不可能經曆到如此血腥慘烈的戰斗,只有脫離了父母的羽翼,鸞鳳才能夠飛的更高更遠.

"樊天,你體內的傷勢恢複的怎麼樣了?"西婷再次恢複以往的活潑,月牙彎彎的大眼睛不斷露出調皮搗蛋的鬼精靈.

"我沒有你傷得重,早就恢複了,倒是你徹底恢複了嗎?"雖然西婷的氣色和氣息都變得十分平穩,但是樊天還是放不下心來,多問了一句.

"呵呵,你忘了我的源力天生就具有強大的恢複能力啊,它連你的命都能救,我自己當然更加沒問題了."西婷的源力包含著一種水的屬性,天生具有強大的恢複力,在鸞鳳族中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既然你已經沒有事了,那我們動身去天空之城吧."樊天早就迫不及待,但礙于西婷的傷勢,一直忍在內心沒有出而已.

"哼,早就看出你心里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了,成天到晚的就知道掛念著你的妹妹."西婷語間居然透露出了一絲醋意,但這些對于感完全木訥的樊天來,全部當做成了一種抱怨.

"嘿嘿,我和妹都幾年沒見了,而且離開的時候我也不在她的身邊,自然擔心些."樊天抹了抹鼻子,無奈的苦笑,對于這個姑奶奶,那是根本把握不住心理的想法,一會風,一會云的,千變萬化,神秘莫測,簡直比古藏都難以讓人琢磨.

"好啦好啦,知道你掛念自己的妹,那我們現在就出發,不過你知道天空之城在什麼地方嗎?雖然我們來到了西晉,但可不代表這里就是天空之城."

"嘿嘿,這個你放心,在你受傷的時候我已經打探好了,天空之城在西晉是一塊聖地,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它的存在,只要我們繼續向西,三百里,就是天空之城的所在."樊天成竹在胸,這件事十天之前,他就打探的非常清楚了.

西婷在樊天得意地目光中,皺了下鼻,率先向空中走去,離開了這片臨時休憩的村莊.兩名高級魂師踏空而行,速度不可謂不快,樊天虛空印在腳,西婷更是召喚出她的法魂,騎乘在上面,讓一旁苦苦飛行的樊天好不羨慕.

"西婷,能讓我上去感受下嗎?"樊天不斷套近乎,但人家根本不領,直接撇過頭去.

"這法魂就相當于我的身軀,你我能讓你騎在我的肩膀上嘛."這魔女的回答讓樊天聽了直冒黑線,雖然理論上是這麼回事,但實際上聽起來總是怪怪的,尤其是法魂可以放于體外,看起來更像是召喚獸.

就這樣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一個時辰的時間便來到了天空之城的腳下.

"這是什麼破地方,居然布下禁制,禁止飛行,不是天空之城只有能夠騰空的高級魂師才可以達到嗎,都限制飛行了,騰不騰空,還有什麼差別麼."一進入天空之城的地域,西婷便開始抱怨,不過也不能怪她,這個禁飛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哎,你就忍忍吧,還有幾十里就到了,幾呼吸的功夫!"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雖然樊天也不怎麼爽,但還是要勸勸這個暴躁的姐.

隨著兩人不斷前進,遠處天空的異色漸漸顯露了出來,七彩之光在太陽的映照下,綻放出一道道光暈,虛無縹緲,無盡平和的源力籠罩著大地,天空中一座巨大的浮空之島仿若沒有引力,在虛空中靜靜的懸浮,猶如一座仙殿皇宮.一條銀河劃過天際,連接著島嶼與大地,流水似乎沒有源頭,但卻涓涓不斷.

"哇,好美的一個地方啊,我們鸞鳳禁地要搬到這里該多好啊."西婷上來就想把人家趕走,將自己家族搬來,這麼無敵的想法也只有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女能夠想出了.

在兩人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天空之城的腳下,遠處眺望,這里一片神聖,近處仰望,卻是無盡的巍峨,那個浮于世間的島嶼就連最下面的底座,都是閃閃發光的精磨石.

"真是奢侈啊."就在兩人沉浸在感歎于驚訝的時候,天空中突然飛下一排騎著鷹飛白馬的衛隊,白馬之上每個人都散發著中級魂師的氣息,並且穿著者統一的制服,整個隊伍無論是白馬,還是魂師,都如同雪一樣潔白.

"尊貴的客人,不知道兩位來到我們天空之城腳下所為何事?"青年男子一身白裝,年紀不過二十多歲,但卻已經擁有了中級三段的氣息,這種實力無論放在哪里都是天之驕子,但卻在這里只作為一名城衛隊長.

"在下樊天,不遠千里來到這里,只為求得與舍妹一見."樊天文質彬彬,心中暗道,果然同獸魂殿的長老所一樣,西晉天空之城在天空之主的統治下一片平和.

"哦?舍妹在我們天空之城修煉?敢問她的芳名是?"青年男子一驚,能夠進入天空之城的女子,都是擁有過人天賦的天才,沒想到這位來者居然有這樣一位妹妹.而見到如此容易便能夠獲得妹妹的信息,樊天也是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出了名字.

"舍妹叫樊靈兒,不知兄台是否可以通告一聲,就是他的哥哥樊天來此相見."樊天本以為木已成舟,水到渠成,就可以見到自己的妹妹了,沒想到對方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我沒有聽過天空之城有姓樊的弟子啊!"青年男子疑惑的搖了搖頭,轉向身後的一群侍衛.

"你沒有聽過姓樊的女弟子嗎?"青年男子看向眾人,在樊天期待的目光中,居然每個人都露出了一副不知的神,這可讓樊天炙熱的心頭,突然一沉.

"他們都沒有見過."

"有沒有可能是你們不認識的其他人啊."樊天心中已經顛上顛下,有些忐忑不安.

"這個可能性不大,天空之城一共就百名女弟子,即使我不認識,他們中總有一個人能夠認識.但是大家都不認識的話,就有些奇怪了."青年男子搖了搖頭,否定了樊天的猜測.

"不知道你的妹妹是怎麼加入天空之城的,也許我們可以通過這個途徑幫你尋找一下."天空之城的人果然非常熱心,這要是換做其他地方早就開始趕人了.

"我的妹妹是被一位穿著霓裳羽衣的女子,三年前從始源城帶回來的."樊天抓住心中的最後一棵救命稻草,此刻他的心幾乎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始源城應該是妙語師姐所關注的地方,但是從來沒聽她帶回來過任何人啊."聽到對方的回答,樊天的心中徹底沉了下去,現在她都開始懷疑當初金行長老的認為是否正確了.

"哎,我你們能不能叫一下那個妙語師姐出來問一問,也許她帶回來過什麼人,你們根本不知道呢."看到突然心如死灰的樊天,西婷忍不住站了出來,她的話又燃起了樊天最後的希望.

"對對,你們能夠能將那位師姐叫出來,或者我去求見,確認一下."樊天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見到妹妹的希望破滅給他帶來的不止是打擊,更是對妹妹的擔憂,若是靈兒沒有來到天空之城,那究竟是被何人帶走了,那位霓裳女子到底是誰?

但是樊天的要求,去讓對方為難了.

"對不起,你這個要求我很難辦到,妙語師姐已經閉關一年,沒有重要事不能打擾的."青年男子面露難色,他只是一名守衛,有很多事確實做不到.

"那你讓我進去,我親自拜門求見可以嗎?"這最後的希望,樊天什麼也不能夠放棄.

"這個也不可以,天空之城外人是禁止入內的,這個是城規,曆代都不可破的,我更沒那個權力了."這個城規樊天自然知道,只不過是一時心急,忽略了而已.

"我記得你們有一條是可以打破城規的吧."樊天突然想起了獸魂殿進行長老所,似乎有這麼一個考驗的.聽到樊天的話,對方先是一驚,隨後便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

"你是一名高級魂師?"因為對方聽過這個個考驗,一定知道只有高級魂師才能夠擁有資格參加這種測試,成功通過的人就能夠獲得天空之城的尊敬,成為貴賓,從此可以自由出入.

"我是一名高級魂師,不知道現在是否可以參加考驗?"樊天點了點口,絲毫不在乎對方的驚訝.不過對方卻更加震驚了,因為在青年男子的目光中,樊天絕對不會比他的年齡大,如此年輕就達到了高級,可見天賦可怕,現在他已經開始有些相信,對方的妹妹就在天空之城當中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種挑戰,失敗了有一半的幾率會隕落,你確定還要參加嗎?"青年男子語中再次提醒著樊天其中的危險.不過此刻的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再次陷入了失去妹妹的瘋狂,做任何事已經不計後果,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見到妙語後,對方告訴他自己妹妹的蹤跡.

看到已經不顧任何,聽不進去任何勸告的樊天,青年男子無奈的歎了口氣

"那你跟我來吧,西皇陣已經好幾年沒有啟用了!"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西晉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西皇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