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零四章 西皇陣  
   
第一百零四章 西皇陣

第一百零四章 西皇陣



PS:明天開始三更,下周絕對爽到底,有票票收藏的咋死燈絲呀,哈哈,最好再來點打賞撐撐門面,當然前提是兄弟們非常富足的況下,不然不用睬燈絲,燈絲還餓不死哈哈.

西皇陣,天地一體,源于浮空,是通向天空之城的唯一途徑,同時又是天空之城的一道核心,站在這所謂的西皇陣面前,樊天雙眸當中充滿了震驚,因為這所謂的西皇陣居然就是劃過天際的那條瀑布,遠遠望去猶如九天銀河垂落人間.

"這就是西皇陣?"西婷半信半疑,這個從鸞鳳古禁地出來的魔女持懷疑態度.

"當然,這就是西皇陣,不過你們看到只不是表象,一個還未開啟的陣法."白衣青年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一道符印出現在他的手中,隨著源力不斷的注入,符印當中射出一道金光,沒入九天銀河當中,而這條所謂的西皇陣在眾目睽睽之下突然震動了起來.

嗚嗚

一陣陣轟鳴由瀑布當中傳出,原本自然垂下的晶瑩天泉居然緩慢地輟開,慢慢地變成了一條直通天空之城的銀河水梯,簡直就如同一座登臨仙境的階梯,下落凡塵.整條直聳云間的階梯散發著淡淡的水霧,一層朦朧的光暈不斷在其中環繞.

"這條水天梯一共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每向上一步都會增加一分阻力,直到最後的一階已經接近了王級的力量."青年看向這將近王級的天階,心中不出的感歎,因為自從有這條階梯以來,一共走到頂端的人數不超過一只手.

"只要我走上頂端就行了嗎?"樊天沒有注意到青年感慨的語氣,黑色的雙眸在這一刻爆發出了不出的堅定.

"是的!"青年的話音剛落,樊天古銅色的身影已經沖了出去,周身閃爍著淡淡的紫金源力,一腳踏在階梯之上,水花四濺,天梯滾動,在接觸到對方的瞬間,樊天便感覺到一股未知的莫名力量,將整個身軀籠罩,自己的騰空能力完全在陣法中失去了作用,似乎他只能憑借著雙腳一步步向頂端攀登.

不過站在下方觀看的西婷卻再次露出了疑惑的神態.

"你剛剛闖陣有一半的幾率會隕落,我怎麼除了壓力外沒有感覺到任何殺機呢?"西婷的嗅覺十分靈敏,此刻正在蹬梯的樊天同樣感覺到了這種疑惑,因為他除了阻力之外,身形根本不受任何限制,憑借著他高級魂師的實力,轉瞬間便走過了三分之一.

"現在當然不會感受到任何殺機,因為前三分之二的路程完全是對極限實力的一種測試,最後三分之一的路程才是成功與否的關鍵!"白衣男子淡然自若,神卻非常凝重,注視著樊天的目光一動不動,因為此刻的樊天已經迅速地爬到了一半,很快便要接近最後的三分一路程了.

嗡嗡嗡

一股股壓力不斷向古銅色的身軀湧來,樊天體內的大漩渦瘋狂運轉,紫金色源力彌漫于他的周身,堅毅的雙眸在這瞬間不斷迸發出深邃的光芒,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宛若不敗的戰神,強大的意志力讓周圍的壓力紛紛避讓.

"呼,這股壓力果然在不斷增加!"隨著不斷前進,樊天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壓力,現在這個位置若是一般的一段魂師已經開始竭力,但身體變態的樊天卻才剛剛開始吃力,頂著壓力,古銅色的身軀一步步地向上邁去,腳下的水花四濺,飛向天梯兩邊的虛空中,向地面墜去.

嗡嗡

"快看,他已經進入最後一段路程了."青年男子的表突然緊張起來,西婷此刻也目不轉睛的盯著虛空當中的樊天,手指不斷搓著衣角.空中樊天在這一瞬間也感覺到了不同,一種危險的感覺突然從心底冒出,古銅色的身影毫不猶豫的披上了黃金戰甲.

而就在他穿上戰甲的瞬間,空氣中突然出現一道道源力風刃,金光閃閃,看起來更像是一條條絲線,彌漫在他的前進的路上,不斷閃爍.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殺陣了."看著前方那一條條金色鏈條,樊天的眼中露出了凝重,因為他已經看出這種東西根本無法打碎,它們仿佛就是一條條光帶,斬斷仍會重生,打散還會凝聚,對付這些東西的唯一辦法,就是憑借強大的意志和源力,硬抗!

樊天催動著體內源力,化作一團罡氣保護在自身周圍,目光堅定的走了上去,在他進入的瞬間,一股撕裂的感覺便從中傳出,這些光帶就如同九天罡風,不斷湧動,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撕碎身體.

紫金源力不斷流轉,龍虎獸魂立于頭頂,這才堪堪穩住身形,空中的金色光帶撞擊到樊天的罡氣之上不斷發出噗噗的聲音,整個身體如同一葉扁舟在暴風雨當中搖曳飄蕩.面對如此況,樊天突然一聲怒吼,強大的武道意志從身體當中噴湧而出,瞬間整個人的氣息暴漲一段,步履也開始穩健起來,一步步再次向上踏去.

"厲害,居然這麼短的時間就鎮住了亂法光帶."白衣青年注視樊天的目光中露出一絲敬佩.

"亂法光帶?你那個金色的東西叫做亂法光帶?"西婷見到樊天穩住了身形,也短暫的松了口氣,被旁邊青年男子的感歎所吸引.

"沒錯,其實整個西皇陣,最危險的東西就是這個亂法光帶,這些東西在外面看起來像是一條條發光的能量,其實它們每一個都是一塊斷裂的法則凝聚而成."青年男子看著階梯上的光帶,眼中露出了一種向往的癡迷,而西婷更是被這所謂的法則吸引住了眼球.

"你這東西不是能量,而是法則?"作為武道之人,沒個人不知道法則意味著什麼,那是一種天地規則,大道韻律.只有感悟更多的天地法則才能夠提升到更高的實力,可想而知,法則對于一名武者有多麼重要.

"當然,你以為西皇陣是白闖的嗎,每一個成功通過的人,都會從其中獲得巨大的好處,今後的前途不可限量,這也是為什麼一旦通過西皇陣的考驗,就得到了天空之城的認可,因為擁有如此巨大潛力的人,沒人不願意交好."青年男子一臉的正經.

"能夠獲得這麼大的好處,你怎麼不去闖?"西婷突然話鋒一轉,這麼好的地方,怎麼可能會幾年都沒有一個人闖,雖具有一半的隕落幾率,但是這一半的機會對于武者來根本不算什麼,就是一場普通的戰斗還有可能丟掉信命呢,所以西婷的質疑不無道理.

"你的沒錯,如果真的只有五層的死亡幾率,應該會有很多人為了那里面的法則而瘋狂,但事實上卻是,五層的幾率是指法陣不瘋狂的時候,一旦西皇陣受到了什麼刺激,很有可能會瞬間變得瘋狂,到時候亂法光帶的威力不但會翻倍,還會影響人們的心神,最後即使能夠活下來,也會神志不清,所以真正能夠成功通過的幾率其實一層都沒有,這也是為什麼,曆史上通過西皇陣的人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青年男子的解釋瞬間便使西婷暴跳如雷,差點撲過來掐人.

"你明知道一層,為什麼剛剛不,還告訴他五層,你是不是想害死他."西婷瞬間抓狂,直接拽住了對方的衣領,而青年男子也出奇的沒有反抗,反而露出一臉的苦笑.

"其實我剛剛是想告訴他來著,但是你也已經看到,沒等我完,他就已經沖了上去,你覺得一層和五層對于他來有區別嗎?"西婷知道對方的一點沒錯,以樊天的性格,為了自己的妹妹,他什麼都干得出來,別一層的成功率,就是沒有成功率,你只要給他一絲機會,他都不會放過.

"哼!"西婷放開對方的衣領,狠狠地瞪了青年一眼,仿佛要將所有的怒火和擔憂都發泄出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空中天梯之上,樊天的身影突然倒退了一步.

砰砰

空中古銅色的身影突然一仰,整整後退了一個台階才穩住身形,樊天體內氣血翻湧,剛剛那道強大的光帶差點將他的罡氣擊潰,望著最後還剩下的五百台階,樊天的雙目當中已經發現了一絲端倪.

"這一道道光暈絕對不是能量,反而更像是一種道力."樊天眯著雙眼,黑色的雙眸再次迸發出紫金色光芒,在這瞬間,他看到了光帶的本質,雖然很模糊,但卻讓他雙目滾圓,一時間都忘記了身在險地.

"法則紋理!"樊天口中喃喃,完全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但經過仔細觀察之後,他又可以肯定,這就是道的軌跡,雖然他現在還看不懂這些東西,但卻可以記下,一旦以後遇到相同瓶頸的時候,就可以搬挪出來參考.

不過就在他欣喜若狂的記錄一道法則碎片的時候,整個西皇陣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突然發狂了起來,一道道更加狂暴粗大的亂法光帶壓向樊天,在這瞬間,他的臉色刹那變綠.




上篇:第一把零三章 天空之威嚴     下篇:第一把零五章 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