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把零五章 出世  
   
第一把零五章 出世

第一把零五章 出世



九天銀河階梯突然暴動,西婷在地面看的肝膽俱裂,如同熱鍋螞蟻.樊天在上方同樣雙目色變,體內源力不要命的噴湧,然而這些罡氣面對更加狂暴的亂法光帶,根部無濟于事,層層敗退,眼看紫金色光芒就要被亂法光帶擊穿.

吼!!

樊天頭頂上的龍虎獸在這瞬間發出驚天怒吼,融入了體內,與此同時一道鎧甲從黃金戰甲下方鑽出.紫金色的光芒不斷閃耀,琤j的氣息彌漫四周,一只虎首在胸前咆哮,背後龜甲不斷旋轉,散發著堅硬的氣息,左手蒼龍纏繞,右手鸞鳳低鳴,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樊天終于亮出了自己最後的底牌.

"那是什麼?"青年男子見到樊天突如其來的變化雙目當中充滿了震驚,而一旁的西婷同樣感到意外,因為樊天的這種功法從來沒有在她面前使用,即使是前不久的生死戰中依然沒有,西婷可不相信樊天會藏拙,那麼唯一剩下的解釋就是,這個可怕的戰甲,剛剛練就不久.

樊天宛若戰神在天梯上散發出強大的自信和威嚴的氣息,雖然青龍鸞鳳模糊不清,整個戰甲也沒有那麼厚實,但在這一刻卻起到了十分關鍵的作用,萬獸軀甲首次出世,彰顯威儀,力破蒼穹,青龍鸞鳳不斷環繞周身,低于著外界狂暴的亂法光帶.

轟隆隆

萬獸鳴叫,大道合鳴,樊天整個人勢如破竹向頂端沖去,雙眸當中不斷綻放光芒,記錄著周圍的法則碎片,腳下沒有絲毫停滯,在萬獸軀甲出現之後,樊天的身形突然變得行云流水,直步青云.

"萬獸軀甲果然霸氣!"就連樊天自己都開始不斷感歎,之前一直處于隱世未出的狀態,所以就連樊天本人都不清楚它的威力,今天出世猶如一把利器,直接將樊天的氣息提高到了變態的三段,現在就是那名橫眉老者再次出現,他也有信心一戰.

當然,憑借著他現在的實力,萬獸軀甲根本無法長存于身,因為體內的源力正以平時四倍的速度消耗著,若非樊天的積累豐厚,恐怕這會已經力竭不濟了.

"必須要盡快沖到頂峰."感受著體內飛速流逝的源力,紫金身影的速度再次提升,四周的亂法光帶如同一片片鋼刀,刺骨的要將樊天撕裂,面對著無的光帶,樊天源力緊收體表,縮到最低的范圍.亂法光帶撞到黃金戰甲之上不斷發出鋼鐵般的聲音,刺眼的紫金芒不斷在鏈條法則與戰甲的相撞中迸發而出.

隨著樊天不斷前進,周圍的壓力也在不斷增加,一條條亂法光帶幾乎想要將他打下天梯,但是都被樊天咬著牙,扛了過去.在西婷和青年男子驚訝的目光當中,散發著紫金光芒的身影飛快的向上移動,片刻間就快到達了梯頂.

"他就快成功了!"西婷興奮的跳了起來,從這種速度和趨勢上看,後面幾個台階也應該無法阻擋樊天的腳步.不過一旁的青年男子卻沒有西婷這麼樂觀,反而面露憂色.

"雖然我很佩服他的實力,但是前進的如此之快會讓他最後九階的路更加難走."青年男子面露凝重,對天梯的了解,無疑他最深切.

"為什麼?"西婷興奮的表如同被潑了冷水,不解地看向青年.

"因為這天梯的難度並非一層不變,不然那些實力強大的人豈不是優勢更大."青年在西婷的目光中頓了頓,繼續道"其實天梯的難度會隨著挑戰者的實力不斷增加,越是強大的挑戰者,引來的亂法光帶越是凶猛,尤其是在最後九階,會瞬間暴漲到挑戰者極限的兩倍,若是沒有強大的武道意志,很可能在那瞬間便被亂法光帶絞碎."

青年男子凝重的神色,讓剛剛略微放松下來的西婷,再次吊起了心髒,而就在兩人話間,樊天已經踏上了第九萬九千九百九十階,馬上就要進入青年所的最後九階.

"呼,只剩下最後九階了."樊天長長吸了口氣,穩住身形,回轉了一下體內已經縮水四分之三的大漩渦,心中不敢有絲毫放松,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後面三分之一是怎麼過來的,雖然在外界看著他的速度不慢,但其中的凶險卻只有他一人知道,稍有不慎,就可能萬劫不複.

轟隆隆

隨著樊天再次邁出步伐,天地間瞬間變色,而樊天本人也是變得難看至極.周圍狂暴的亂法光帶稠密的讓人窒息,一條條法鏈與秘文交織疊湧,危險的氣息不斷撲來.樊天險些沒有穩住自己的身形從天地中墜落.

噗噗

在亂法光帶的撞擊下,黃金戰甲的防禦瞬間破開,若非體表的萬獸軀甲,他現在應該已經變成一團血霧了.一口鮮血從口中湧出,舌尖發出淡淡的腥味,樊天再次退回了剛剛的台階,雙目中露出一股駭然,但卻隨之變得更加鋒利.

毀滅的氣息突然沖身體當中湧出,毀滅之拳沒有打出,但整個空間卻彌漫著毀滅的法則,在這一刻,樊天明白,接下來比拼的不僅是實力,還有對法則的感悟.天地間一道虛影從樊天的身後冉冉升起,沒有使出毀滅之拳,但卻演化出了毀滅之王的身影.

充滿毀滅黑暗氣息的魔王頂天立地,隨著樊天紫金色雙眸的迸發,魔王的身影逐漸變得更加清晰,拳頭大的鱗片,惡魔般的雙角,高達千丈的身軀,在這一刻睥睨天下.

"什麼人闖入了我們天空之城?"毀滅氣息已經透過天梯傳向了整個天空之城,一些實力強大的修煉者紛紛嗅到了一股王者的尊嚴,露出凝重的神色,向氣息的源頭趕來.而在天空之城的深處,一座華麗的宮殿當中,一名雍華富貴的女子突然睜開了雙目,如同天空的皓月,綻放出星辰之光.

"多少年了,沒想到毀滅之道再現人間,源大陸又將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女子淡淡的歎了口氣,仿佛一切東西在她眼中都是那樣的淡然,世界的滄桑似乎只能讓她發出一絲歎息,僅此而已.

天空之城因為毀滅之王的出現一下子變得沸騰,但是此刻的樊天卻已經顧及不了這麼多,因為隨著毀滅之王的不斷清晰,他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邁出的每一步都如同泰山壓頂,腳下階梯發出沉悶的聲音,若不是這天梯看上去材質不錯,樊天都開始懷疑,是否會因為力度過大而斷裂.

吼!!

毀滅之王凌于虛空,在樊天的頭頂上猶如降世的王者,亂法光帶紛紛避讓,紫金色的身影頂著巨大的壓力,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雖然亂法光帶因為毀滅之王的的緣故不再轟擊樊天本體,但對于空中的巨大身影,卻毫不留.

亂法光帶是由一個個法則碎片組成,而毀滅之王確是由一套完整的毀滅法則演化,若非樊天無法發揮出它的真正威力,豈能容得下這些破碎的法則放肆.虛空中,黑暗鏈條不斷與亂法金光相撞,完全是秩序的比拼,樊天心中不斷演化大道軌跡,將自己畢生的感悟全部融入之中.

隨著兩者不斷地抨擊,樊天居然在亂法光帶中捕捉到了一絲毀滅的氣息,這讓他頓時欣喜若狂,若是能夠將這些破碎的毀滅法則拉入其中,那麼對他的毀滅之道和毀滅之拳的幫助都是巨大不可代替的.

而就在樊天一步步捕向亂法光帶的時候,天空之城第一批被驚動的強者已經出現在天梯的周圍,絲毫不受這里的禁止限制,懸于空中.但是當眾人見到毀滅之王的巨大身影時,無不露出震驚的神.一名女子更是直接落在了青年男子的身邊,直接詢問.

"白蕭,這是怎麼回事?"身穿紫衣的霓裳女子,語間露出一股冷豔.

"回妙音師姐,這個人想要求見妙語師姐,因為城規的限制,所以只能夠闖西皇陣."白衣白蕭簡單的將事經過向紫衣女子訴了一遍,紫衣女子聽後面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什麼.

"你們的那個女孩,妙語確實帶回過,不過後來就再也沒有見到,也不知道妙語將她弄到哪里去了."這個突然出現的紫衣女子剛剛兩句話就差點讓西婷吐血,不為別的,就為樊天九死一生想要知道的信息,居然被她如此簡單的出,簡直就是門檻害死人啊.

西婷雖然非常想將天梯上的樊天拉下來,但是箭已在弦,這個時候告訴對方,除了擾亂他的心神沒有任何好處,這就好比放到鍋里的雞蛋,你不煎也得煎.就在西婷焦急的目光中,樊天嘴溢鮮血的踏上了最後一個台階.

而在這一瞬間,整個天空之城突然震動了起來,紫金色的雙眸居然透過天梯的門戶,看到了驚人的一幕,樊天雙目滾圓,差點從空中栽落下去.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西皇陣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 亂發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