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零六章 亂發碎片  
   
第一百零六章 亂發碎片

第一百零六章 亂發碎片



PS:第一更到,有磚的金磚銀磚啥的不用客氣,三更開始,第一更到

天梯的盡頭是一道門戶,只要踏過這道門戶,樊天就成功的闖過了這個傳當中的西皇陣,然而就在他即將邁出這最後一步的時候,紫色的雙眸居然透過金色的門戶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正是這番景象險些令他隕落在此.

門戶的後面居然通向了整個天空之城的核心,無數的的亂法光帶,濃郁的猶如汪洋中的海水,金色的法鏈不斷穿梭,破碎,重組.而這所有亂法光帶的中間,卻是一個圓形的巨蛋,這個巨蛋通體金色,散發著強大的生命氣息,那些亂法光帶正是這枚金蛋所散發出的氣息導致.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樊天雙目瞪得滾圓,雙眸中的紫金光芒變得更加炙熱,仿佛要看穿金色巨蛋的內部,然而就在他准備進一步窺視的時候,一道前所未有的金色鏈條突然從巨蛋周圍凝聚,碗口出的光帶直接破門而出,沖向樊天頭頂的毀滅之王.

嗷嗷

金色巨蛋似乎在懲戒翻天的窺視,毀滅之王瞬間被這巨大的鏈條貫穿,一股更加磅礴的毀滅氣息湧入惡魔的體內,翻江倒海的痛苦讓空中的王者發出陣陣嘶鳴,同時一股無法抵禦的力量透夠毀滅之王的身軀直接進入了樊天的體內.

金色的能量猶如一條蛟龍,在樊天的經脈當中橫沖直撞,分別向他的識海和武魂湧去,這股能量史無前例的強大,勢如破竹,一路摧枯拉朽,直接沖向了他的兩大要害.

"完了!"樊天已經有些後悔偷窺天空之城的秘密,不過就在這最後一刻,他還是決定先邁出金色的門戶,那樣至少還能夠給自己留一具尸體,若是在階梯當中隕落,恐怕連一個衣襟都無法剩下,瞬間便會被亂發光帶化成血霧.

隨著樊天費力的邁出最後一步,天空中的毀滅之王痛苦地倒了下來,面目痛苦而猙獰,最後化作虛無消失在空寂當中,唯有那絲秘文再次回到了樊天的體內.在他離開大陣之後,西皇陣再次恢複寂靜,天梯緩慢的運轉,還原回一條九天銀河,流淌天際.

"難道我要這樣死去了嗎?妹妹,就差一步就能過看到妹妹了."樊天的雙目當中充滿了不甘,但體內瘋狂的金色能量卻讓他的生命力緩慢的流失著,雙目當中也漸漸開始渙散,這幾年經曆的一幕幕,紛紛呈現在他的眼前.

絕望和不甘充斥著大腦,但是面對那強勢無比的金色能量,樊天卻手足無措,任人宰割,因為自己一時好奇,窺視了天空之城浮空的秘密,但卻也因此葬送掉了自己的生命.在這一刻他終于明白,有時候知道的太多,更容易掛掉.

眼看著金色能量進入了識海,樊天的意識漸漸模糊,雙目已經微微開始閉合.而就在這時,天空之城的深處突然傳來一絲歎息,一只金色巨手騰空飛出,化作另一股輕靈的能量湧入了樊天的身軀,那些狂暴的破壞身體的能量突然變得平和,其中一部分融入到了這股金色能量當中,退出了翻天的身體.

"大哥的孩子,真是讓人操心啊!"這個聲音當中透出了一股無奈,但卻又包含著一絲慈愛,不過此刻的樊天已經無法知道這些,因為他已經完全的昏了過去.

四日後的清晨,天空之城腳下的休息驛站中,樊天終于睜開了雙目.

"呃,這里是天堂嗎?房子真是不錯啊!"潔白的臥室,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清馨香味,四周的源力沒有一絲暴躁,到處充斥著溫馨的氣息.樊天漸漸地恢複了些之前的記憶,一幕幕不斷呈現在他的眼前,百丈巨大的金色巨蛋,居然能夠紊亂周圍的天地法則,天空之城的浮空根本,原來都是那個金蛋的原因.

樊天對那個金蛋的來曆越發感覺到震驚,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能夠在金蛋的時候,就擁有如此駭人的力量,樊天高級魂師的實力在對方面前簡直不堪一擊.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嘲笑.

"管他有什麼樣驚人的秘密,老子已經掛了,告別那個世界了!"樊天苦笑了一下,想要站起來看看周圍的新世界,然而就在他要坐起身的時候,一陣劇痛從身體當中傳來,樊天整個身軀瞬間就僵住了.

"怎麼會痛?難道我還沒有死?"在自己詫異的目光中,趕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體內,這不檢查不要緊,一看嚇了自己一跳,金燦燦的光芒照耀整個體內,宛若一輪太陽不斷發出炙熱的光芒,讓人幾乎無法直視,整個身體當中的經脈全都被鋪上了一層金色,讓人看起來無比神聖.

"怎麼會這樣?"樊天滿臉的難以置信,這金色光芒分明就是亂法光帶的氣息,自己的經脈怎麼會到處彌漫著這種氣息.

樊天在初始的驚訝之後,終于漸漸的冷靜了下來,現在他已經確定自己還活著,但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體內的氣息完全紊亂,紫金色的大漩渦幾乎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點源力不足指甲大,若是大漩渦完全消失,那他的一身修為也就基本廢掉了.

而就在樊天凝重的檢查傷勢的時候,西婷手中端著熱水,憂心匆匆的走了進來,但在接觸樊天之後,猶豫的心思突然變得興奮了起來.

"你終于醒了,嚇死我了!"西婷拍著自己的胸脯瞬間來到樊天身邊,眼中露出了一絲喜色.

"呃,醒是醒了,但是我體內的傷勢!"樊天滿臉的沉重,西婷聞也撅起來嘴.

"你還知道體內的傷勢啊,是誰當初什麼都不顧的沖了上去."西婷臉氣的鼓鼓,看著樊天的大眼睛宛如一個怨婦,樊天則是尷尬的撓了撓頭.

"當初,有些太沖動了,嘿嘿!"樊天也知道自己當初欠缺考慮,但是面對自己親妹妹的行蹤問題,他不可能不緊張啊.

"哼,看在你勇于承認錯誤的份上,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在你進入西皇陣後,有一個叫做妙音的姑娘,她見過妙語帶回來的女孩,這下你放心了吧."西婷告訴樊天的本意是讓他靜心養病,將混亂的心思放在心里,沒想到樊天不但沒有放松,反而變得更加緊張了.

"什麼?你的是真的?她見過我妹妹?"這一激動再次拉動傷口,痛的樊天呲牙咧嘴.

"你慢點行嗎,不將傷病養好,怎麼去見你妹妹,天空之城可不收病號."西婷一邊心疼的看著樊天,一邊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提到自己體內的傷病,樊天有些無奈的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已經發現了問題的所在,並非他的經脈變成了金色,而是這些經脈完全被金色的能量所包圍了,還有體內那岌岌可危的大漩渦,更是被金色能量乒的幾乎熄滅.

"西婷,你幫我護法,別讓其他人打擾我,這次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複."注視著體內不斷縮的大漩渦,樊天知道若是再不將金色能量祭煉,很有可能他的一身功法就要徹底廢掉了.西婷似乎也了解樊天體內的況,沒有在過多的廢話,便將他一任留下,到外面為他護法.

隨著樊天神識的注入,氣海穴中的大漩渦如同軍隊,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將軍,奄奄一息的紫金色能量緩緩的再次運轉起來,一股股天地間的源力,十分緩慢的透過金色能量的包圍傳入之中,見到大漩渦緩慢的壯大,樊天終于長長的出了口氣,因為他開始還在擔心,這些金色能量的阻擋,會導致無法吸收到外界的源力.現在看開雖然有些緩慢,但還是可以恢複的,唯一需要的就時間而已.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樊天耐著性子不斷積累源力,他仿佛再次回到了初級魂師的時候,速度慢的如同蝸牛,若不是有西婷陪伴,樊天早就跳了起來,畢竟現在心神不凝,妹妹的消失始終讓他牽掛.

一晃半個月過去了,樊天體內的大漩渦終于再次恢複澎湃,氣海穴中的領地再次被奪回,上方的獸魂也恢複了一絲光彩,這一日,他終于決定要開始煉化體內的金色能量了.

控制著自己的紫金色源力,將距離氣海穴最近的一段經脈包裹,紫金色源力如同熊熊烈火不多灼燒著對方,金色的能量在烈火的炙烤下漸漸開始融化,變成一絲絲氣體脫離了經脈表面,漂浮在經脈當中.

而就在樊天准備將它們逼出體外的時候,一道驚人的畫面出現,經脈中氣化了的金色能量居然幻化出一個個神秘的字符,樊天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突然叫道.

"這,這難道是亂法碎片,法則大道的痕跡!"




上篇:第一把零五章 出世     下篇:第一百零七章 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