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零七章 煉化  
   
第一百零七章 煉化

第一百零七章 煉化



樊天盤坐在房間當中,周身不斷閃爍著源力之光,此刻正在滿臉詫異的看著體內,神識凝視著那股金色的符文,一時間心中猶如五味瓶,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原本被認為將要驅逐體外的金色能量居然是法則痕跡的凝聚,這種本是無形的東西,居然以另一種形態化作了固體,簡直讓分匪夷所思,前無古人.

"這,這難道是從金蛋當中沖出來的那股能量,隨著毀滅之王回到了自己的體內?"樊天腦海當中不斷運轉,一個個畫面閃過,最終他可以肯定,這就是那股從金蛋當中飛出的洪流.

"這金蛋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居然能夠將大道法則化為實體."樊天的內心此刻已經不能夠用震驚來形容,如果這種事傳了出去,天下一定會有很多人瘋狂,西晉的天空之城也不可能繼續平和,反而會變成人們的欲望戰場.

樊天努力平複著自己的心,他不敢去想那個金蛋的來曆,因為那一切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觸及的,也許將來有一天他成為王者,甚至更強大的存在,就能夠接觸到那神秘駭人的秘聞,但這一切絕不是現在.

"當務之急,還是先將金色能量煉化."既然是法則碎片,自然不能夠浪費,樊天此刻的眼中已經露出了一絲貪婪,因為他准備將體內的法則碎片全部煉化,為自己所用.當然煉化法則碎片可不像其他東西那麼簡單,雖然它本身就是道的軌跡,但是要想成為自己的東西,必須感悟臨摹,融入己身才行,這可不是簡單的煉化源力那麼簡單.

嗡嗡

隨著體內源力的不斷灼燒,一段段金色的符文鏈條再次呈現,樊天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法則碎片,一遍又一遍的從中感覺大道,仿佛就是一個孩童得到了一本武學秘籍,不斷的揣摩其中的真意,而在這之前,樊天就如一個沒有任何材料的壯年,只能感悟天地,企圖從中窺視到什麼.

這其中的難度不而喻,一個是學習,一個是發現,哪個更難,路人皆知.樊天如同一個癡迷的學者,完全沉寂在法則碎片的領悟當中,忘卻了自我.而他的周身更是因為對法則的感悟,不斷散發出不同的光芒.

"沒想到打入我身體當中的都是毀滅之道的殘片,想必那個金蛋是想與我一較高低,但是它沒料到這些法則雖然傷害到了我,但是對我的好處更大."看著體內不斷融入己身的法則,樊天的嘴臉都要笑的抽筋.

以前的他完全是憑借著毀滅之拳領悟毀滅之道,而現在的他卻將毀滅之拳變成了毀滅之道的一種表現形式,這其中的關系雖然簡單,但展現出來的威力卻大大的不同.

一個月之後,西婷不斷在樊天的屋外踱步,嘴中不斷嘟囔著,滿臉的不爽.

"哼,這個家伙居然沉浸在武學當中,完全將本姐棄之不顧,真是氣死人了."也不怪西婷抱怨,樊天在這一個月當中就連吃飯都沉浸在體內的法則當中,與西婷的交流更是少得可憐,總共加起來,都不會超過十句話.

"姑奶奶不干了!"西婷終于忍受不住,奪門而入,准備好好的懲戒樊天一次,然而在她沖屋內的瞬間,就被眼前的景色所驚得呆了.一道道黑色的秩序之鏈充斥著整個房間,樊天古銅色的身軀完全被黑色籠罩,臉上更是露出一股王者的威嚴,一道虛影若隱若現在其身上浮動,似乎要與他合二為一.

吼!!

盤坐中的樊天突然睜開雙目,眼眸如同一道無盡深淵,迸射出兩道黑暗的毀滅之光.與此同時,房間中的黑色秩序鏈條猶如獲得生命,紛紛跳動起來,不斷向古銅色的身軀當中鑽去.隨著毀滅法則的不斷湧入,樊天身體當中的氣息節節暴漲,最後居然達到了西婷都為之悸動的地步.

強大的氣息一閃而過,突然如同潮水般退卻下來,綻放無盡深淵的雙目緩慢閉合,在這一刻,屋內再次恢複了平靜,當樊天再次站起身的時候,往日那個和煦的身影再次出現,剛剛的變化如同幻境,不複存在.

"你這是…?"西婷嘴已經變成了O字,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樊天.

"呵呵,經過一個月的祭煉終于將體內那些金色的法則碎片完全融合."樊天此刻的心出奇的愉悅,臉上一直掛著濃郁的笑容.

"那你剛才的氣息是怎麼回事?難道又突破了?"西婷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樊天才剛剛突破高級沒多久啊.

"呵呵,你誤會了,達到高級後,哪有那麼容易突破,剛剛那只是融合法則後,瞬間引動的大道之力,我可沒有那麼強大."聽到樊天的解釋,西婷這才釋然的點了點頭,要知道突破高級之後,每一個級別都是一道溝壑,就連自己,也是在家族無限的物質和一位即將坐化老者的傳功,才有如今的成就.

經過了一個月的折騰,他總算是再次恢複了健康,而且體內的源力也有所精進,距離一段的頂峰已經只有一線只隔了.在短暫的休息之後,樊天決定明日進入天空之城,因為他已經通過了西皇陣,獲得了貴賓的稱號,之所以住在腳下,完全是西婷的要求,不然樊天完全可以住在天空之城中養傷.

第二日清晨,明媚的陽光,照耀著這座浮空之城,白衣男子白蕭已經在門外等候,今日他是樊天的引領者,對于第一次進入天空之城的樊天來,人家絕對是做的面面俱到.

"這是天空之城的胸針,戴上它就可以無視這里的禁制在虛空飛行了."白蕭將一枚古樸的胸針遞給樊天,這個只有兩指環繞大的掛飾看起來十分精致,而且還透露著一種與這片天地相容的波動.

"我那天出現的的人怎麼個個能夠騰空,還以為有什麼特殊的功法呢,原來是這個胸針的緣故,不知道你還有沒有,也給我一個,不能飛的感覺可真不舒服."西婷在樊天之前將東西搶了過來,不斷在手中把玩,甚是喜歡.不過她的要求卻讓白蕭露出了難色.

"呃,這個東西只有天空之城的成員和貴賓才有,其他人是不能佩戴的."本來還興高采烈把玩胸針的西婷,聽到這些臉立刻耷拉下來,滿臉不爽的將胸針撇給我樊天.

"真是夠氣的,本姑娘還不稀罕了呢."著,撅著嘴跑開了,白蕭和樊天兩人互視一眼,皆是一臉無奈.

"白蕭,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嗎?"樊天的心中還是有些迫不及待.

"沒問題,你可以飛行,跟著我就成了."白蕭露出了一副羨慕的目光,再看看自己坐下的飛馬,人家年齡比自己還,但是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高級魂師,想想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因為佩戴了胸針,所以天空之城的防禦大陣對樊天已經產生不了任何影響,踏著虛空,古銅色的身影來到了九天之上的天空之城.進入這片浮空城的瞬間,樊天就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一座座遠古風格的城堡,道路格局條理分明,那條九天銀河的溪水從中流過,幾只獸犬在互相追逐.

"這里簡直就是一個世外桃源啊."樊天絕對不敢相信,這樣的浮空城之上居然居住著普通居民,那些人身上的源力分明都只有初級,但是卻能夠居住在這里,白蕭看出了樊天的震驚,但卻露出一個理所當然的神,因為每一個外來者都會發出同樣的感歎.

"其實這里的居民都是一些強者繁衍的後代,他們有很多人無法修煉到更高的境界,但是因為出生就生活在這里,所以也就沒有離去,成為了這里與世無爭的常住居民."聽對方的解釋,樊天豁然開朗,原來這些人都是曾經駐留在天空之城強者的後代.

輕輕的踏在這里潔白的玉石街道上,樊天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輕松,似乎這里的空氣可以影響到人們的心,使人變得更加愉悅,放松.

"不知道,妙語師姐住在什麼位置?"樊天可沒有忘記此次前來的目的.被樊天這麼提醒,白蕭才發現自己只顧介紹這里,卻忘記了,對方真正關心的事.

"哦,呵呵,不好意思,妙語師姐就居住在副殿當中,不過你此次前去打擾了她的閉關修煉,可要注意些辭啊."白蕭還不忘記囑托翻天,經過多日的相處,他們已經成為了一對不錯的朋友.

"呵呵,謝謝,白兄,我會注意的."樊天也知道自己這次十分無理,但是為了知道妹妹的消息,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經過一陣穿梭,兩人終于來到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面前,兩個威嚴蕭靜的大字赫然而立"西殿"

"這里就是妙語師姐的修煉地,你只要向這些魔晶注入能量,妙語師姐就會感受到你的存在."隨著白蕭的指向,樊天看到一堆密密麻麻的魔晶石,上面標注著各個不同的名字,想必這些都是入住西殿的弟子了.

"那我就得罪了!"在白蕭的目光中,樊天向妙語的魔晶石上注入源力,在這瞬間,晶石發生變化,放出刺眼的光芒.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 亂發碎片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 萬獸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