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就是樊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就是樊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就是樊天?



今天另外兩章會晚點呵呵

眾人經樊天提醒,心中頓時一凜,果然發現了對方體內異樣的波動!火螭男子胸口的源核在暗暗的不斷跳動,狂暴的能量不斷壓縮,一股毀滅的力量即將爆炸開來,對方猙獰的面孔上突然發出狂笑,讓眾人覺得甚是陰冷.

"哈哈,現在才看出來,晚了,都給我殉葬吧!"隨著火螭男子的陰狠之色,壓縮到極點的源核,突然膨脹放大,猶如一個毀滅的核心不斷向四周擴散,整座後山即將因為對方的自爆而泯滅,然而就在眾人面目沉重,黔驢技窮無法應對的時候,對方的笑聲嘎然而止,一直白色的手爪,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透了他的胸膛.

"這…?"火螭難以置信的看著穿過自己胸膛的白色利爪,目光在不甘當中開始渙散,一個即將自爆的半步王級,生生被這突然出現的身影打斷,就連對面的幾人都未看清究竟.直到火螭的身影倒下,一個白色的身影才漸漸呈現在大家面前.

"你是…?"看著面前這位一身白色皮甲,身材精干的男子,眾人皆是露出了疑惑,但可以肯定對方沒有惡意,相反卻幫助他們遏制了一場災難.突然出現的白衣男子,扔掉手中的火螭,向眾人露出了一個文雅的微笑,但卻給人一種壞壞的感覺.

"在下,白虎王地,西野月風,很高興能夠結識各位."聽到對方的來曆,眾人不由得一陣頭大,這些幾千年不出世的古老家族,居然接二連三地出現在這里,難道他們准備再次複出了?眾人疑惑,西婷同樣疑惑,因為她自己是從家中跑出來的,她可不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樣,顯然古族隱世的這條規矩已經有了打破的跡象.

"白虎王地的人,你不在家好好呆著跑出了干嗎?"西婷看著這個家伙一臉的壞樣子,就生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那你鸞鳳聖域的不也沒在家里呆著嗎!"白虎王地的西野月風閑庭漫步在空中,看著西婷的目光,充滿了懶散,仿佛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

"哼,我是閑家里太無聊了出來透透氣!"西婷可不會承認她是否跑出來的.

"那我也是覺得家里太無趣了出來放放風,不行嗎!"同是古族的人,但息野月風和麟凡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一個孤高自傲,另一個則是滿臉的坯氣,不過相比而,樊天還是喜歡這個白虎王地的家伙,至少看來他不做作,真實得很.西婷一時間被對方的啞口無,魔女終于碰上了對手.而就在這時,一些聞聲而來的弟子,也趕到了現場,這其中自然包括樊天的生死之交,福泉和曉月.

"樊天,樊天沒想到你的實力比上次離開時更加精進了."看到兩位朋友,樊天自然要前去相聚,然而就在他准備向地面落去的時候,一道七彩之光卻攔住了他的腳步.

"麟凡,你這是何意?"樊天有些不解,臉色微沉,即使是麒麟聖域的少主,也不能夠為所欲為,然而對方接下來的深沉之聲卻讓他露出了一臉的苦笑.

"你就是樊天?和西婷私定終身的那個男子?"樊天聞身形一滯,不用問也知道,對方為何攔住他的腳步,他這個擋箭牌做的莫名其妙,然而在西婷殺人又可憐的目光下,卻又無法解釋,最後只能硬著頭皮,看向對方.

"我就是樊天,怎麼有什麼事嗎?"擋箭牌的事,他也是平生第一次,所以並沒有什麼經驗,也不知該如何處理,只能硬著頭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什麼事?你搶了我的女人?居然還問我什麼事,我現在正式向你挑戰,輸了的人立刻從西婷身邊滾開."若非剛剛在同一戰壕中一起戰斗,以麟凡那股傲氣,根本不會與樊天廢話,早就動起手來.

"西婷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女人了?你不是都沒有提親嗎?"樊天對這個家伙的蠻橫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仿佛天上地下他最大,只要他想要的東西,就屬于他.

"只要我看中的女人,不管是否提親,他都是我的女人."麟凡一口一個他的女人,的樊天不禁有些皺起了眉頭,這個家伙的性子,簡直就被人寵壞了.

"你口口聲聲,他是你的女人,但是你見過她嗎?"在一旁的西婷,也覺得這個家我越來越不像話.

"沒見過,將來就會見到!"這時就連睡眼朦朧的月風都看不過去了.

"我你,一個堂堂麒麟世家出來的人,怎麼像找不到女人似的,盯著一個不放,你連人家能不能看得上你都不知道,就口口聲聲,是自己的人,也不怕到時候,挖個坑給自己埋了"月風這個家伙滿嘴的坯氣,話比魔女還鋒利.

"開玩笑,我堂堂麒麟世家的少主,居然還會給別人看不上!"眾人已經對這個家伙徹底無奈,也不知道是誰把它弄得如此自大,目中無人,西婷更是揉著太陽穴,慢慢的走到對方面前.

"之前,我還不確定,但是我現在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不喜歡你!"西婷突然的舉動,讓麟凡一時摸不到頭腦,瞪著大眼睛滿臉不爽.

"你喜不喜歡我,跟我有什麼關系嗎?"在他一臉不屑的目光中,樊天徹底無奈地搖了搖頭.

"她就是,你要提親的對象,鸞鳳聖域的鸞西婷!"在對方詫異和不信的目光中,幾人紛紛離去,落到了地面,與胖子和曉月聚在了一起.

"西婷,那個人是誰呀?"曉月指著空中,外表上看來玉樹臨風的麟凡.

"一個討厭的家伙."西婷撇了撇嘴,然而就在這時,灰衣長老卻拉住了樊天,臉色並未因為打敗火螭男子而變得放松.

"長老,發生了什麼事?"樊天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

"剛才你不是在問我,為什麼感覺不到其他長老的氣息嗎?因為他們正在另一個戰場,與對方的強者,厮殺大戰,而我正是因為這個火螭男子,突然脫離戰場,才尾隨出來"長老的解釋,讓樊天瞬間意識到了,事的重要性.

"你是,其他長老還在與凶獸的大戰當中?"樊天原本放松下來的心,再次繃緊.

"沒錯,他們已經連續大戰了一個多月,這也是你為什麼看到的凶獸,都是低階的,因為他們的強者,都被我們牽制在另一處戰場,哀嚎之骸."

"哀嚎之骸?那是什麼地方?"

"現在時間緊迫,你的實力已經足夠幫助我們參加戰斗,我們在路上邊走邊"話間,灰衣長老看向在場的其他人.

"想必你們這些古族的人,來之前家族已經告訴你們一切,現在萬獸門急需眾位的幫助,如果大家願意的話,高級以上的魂師,可以同我一起前去另一個戰場."灰衣長老話間已經邁了出去,不難看出,他的心中非常焦急.

"老頭告訴我這里有好玩的東西,看來你那個地方應該就是他所指."月風一身懶散,但卻第一個跟在長老的身後,麟凡還沒有從剛剛的事中反應過來,身體一頓也邁出了腳步.西婷不知所以,但看著樊天跟了過去,自然也要湊一份熱鬧.

四名高級魂師浩浩蕩蕩,在眾人羨慕的目光中,飛向了密林深處.

"我們這次去的地方,叫做哀嚎之骸,想必兩位古族的人已經聽,其實萬獸門後山的大陣並非是我們自己所設,而是遠古時期便一直存在,這個大陣的真正目的,並不是保護萬獸門,而是為了封印整片後山."其他兩人紛紛點頭,顯然在離開家族之前,就已經了解到了這一切,唯獨樊天和西婷,眼中露出了不解和疑惑.

"其實萬獸門地老祖,當初把山門選址在這,第一是因為,這里是萬獸宗的遺址,而另一條更重要的是,她要守護後山這片禁地.山門所處的位置正是整個後山封印大陣的陣眼."聽到老者的述,樊天更是震驚不已,萬獸門是通向後山的唯一門戶,這件事眾人所知,但他們卻忽略了,為什麼整個後山那麼大的虛空,卻沒有任何凶獸能夠飛出,直到這一刻他才徹底明白,原來整個後山都籠罩在一個,神秘的封印大陣當中.

"長老,這個封印大陣,不可能只是為了鎮壓這些凶獸吧"樊天可不相信,如此大的陣勢,就是為了鎮壓一些凶獸.

"當然不是,哀嚎之骸剛剛我已經跟你過,其實整座後山真正封印的是此地."月風代替長老沉吟起了古族的記載.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七彩麒麟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哀嚎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