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一十六章 哀嚎之骸  
   
第一百一十六章 哀嚎之骸

第一百一十六章 哀嚎之骸



PS:今天弄個光線,半天連不上,還耽誤碼字,郁悶死了,下一章燈絲得碼到下半夜了,大家見諒,明天早上再看吧.

月風那張壞壞的臉,在到這件事的時候,居然也露出了凝重.

"沒錯,在來之前,家父曾經叮囑,哀嚎之骸是一處遠古戰場,究竟形成于何年何月,無人知曉,傳那里是一場滅族之戰,曾經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種族,被稱作巫蠱,他們天生就具有大巫之力,蠱蟲之能,整個種族都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被人集體泯滅.那一戰,驚天動地,鬼哭狼嚎,巫力鎮群雄,但卻依舊無回天之力."眾人似乎看到了那一戰的慘烈,巫族的悲傷和痛苦.

"可是最終,巫族還是全部被滅,留下滔天的怨念,在這片遠古戰場中,永不散去,而隨著時間的流轉,在這股滔天的怨念之下,居然衍生出了一種邪惡的生物,它們起初毫無智慧,只知殺戮,但又不知道經曆了多久,這些邪惡的生物居然開啟了智靈,稱自己為巫骨,向源大陸侵略,那一刻生靈塗炭,哀鴻遍野,最後源大陸的眾多強者再次出手,封印了整片後山,從此,這里成為了一片禁地."

"沒錯,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八方來源,支持萬獸門,因為一旦封印被打開,後果將不堪設想."麟凡似乎已經壓制住了自己緒,但是看向樊天的目光中,依舊充滿了不善.

"當務之急是對付那些凶獸,我們之間的恩怨,稍後再!"雖然這個家伙驕傲自大,但卻知道孰輕孰重,不過一想到這無中生有的麻煩,樊天就有些撓頭,當然現在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

"既然,知道其中的凶險,這些凶獸為什麼還要打開封印?"樊天有些不解,一旁的月風卻替灰衣長老回答了這個問題.

"無利不起早,里面當然是有它們需要的東西了!"

"什麼東西"能夠讓對方不惜興師動眾,將整個源大陸陷于險地當中.

"能夠成為皇者的東西."在樊天和西婷驚訝的目光中,長老居然出了這樣一個驚人的消息.

"成皇的東西,不會是…"西婷捂著嘴,不由的抽了口冷氣.

"沒錯,世界上能夠讓人成皇的東西只有一種,那就是皇者死後的逆天之心."幾大古族不會是最古老的存在,他們所的東西樊天連聽都沒有聽過,今天算是徹底大開眼界.

"我只是在古籍當中看到過,沒想到世間真的存在這樣東西."西婷拍拍胸脯,吐了吐舌頭,至今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別的地方也許不會有,但是哀嚎之骸這個地方還真不好,據那場戰爭巫族一方就泯滅了四個皇,圍攻的一方更是在強大的巫力下犧牲很大,甚至有些家族從此一蹶不振."樊天越聽越是覺得這個地方嚇人,居然連如今大陸上很難見到的皇者,都會隕落十多個,這是多麼嚇人的一個數字啊.

而一想到皇者,樊天不禁回憶起那個同他一起來到源大陸的准皇,如今已經成為一名真正的皇者,但卻不知道被那蒼白的骨爪帶到了什麼地方,似乎這一切都和北極之地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樊天決定等自己更加強大之後,一定要去那個地方看一看.

嗡嗡

在幾個高級魂師的迅速飛行中,周圍的密林不斷倒退,樊天還是首次來到這個一直讓他敬而遠之的後山深處.一個看是風月殘敗的岩洞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破敗的石柱仿佛已經腐爛,洞口處居然彌漫著一種刺鼻的氣味,讓人覺得有些發暈.

"這是什麼味道啊?"西婷第一忍受不住,拿出一塊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這是巫蠱的味道,透過洞口滲了出來."老者仿若沒有聞到,直接向山洞中邁了進去.

"難道這個上古戰場在地下?"樊天聞著刺鼻的氣味,也不怎麼舒服.

"本來是在地上,後來被上古強者們使用大能力移來一座大山,將它壓在了地下,不然根本無法直接封印掉那股濁氣."進入山洞的瞬間,眾人便感覺到一股陰暗,空氣中那股難聞的氣味變得更加濃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不知不覺中,開始腐蝕著皮膚.

"大家心些,這些刺鼻的氣味,還能夠腐蝕皮膚."長老沒有忘了提醒大家,西婷聽到能夠腐蝕皮膚,第一跳了起來,瞬間放出藍色的光罩將她包裹起來,嘴中不斷嘟囔.

"什麼破地方,早知道就不來了!"不過眾人誰都沒有理睬他,因為大家已經感受到了前方空氣當中的波動.

"快走!"感覺到彌漫的恐怖氣息,老者率先變了顏色,一個箭步沖了出去,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對方如此緊張,不由得也跟了上去,就在他們走出山洞的瞬間,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

天空一片赤,大地冒著滾滾岩漿,空氣中彌漫著紗一般的黑煙,刺鼻的氣味,即使催動源力,依舊可嗅.兩方人滿不斷在虛空出手,萬獸掌門獸天擎當中而立,身穿綠色長袍,頭戴紫金冠,周圍不斷湧動這王者的氣息.他的對面的身披黑袍之人,不知是男是女,只有一股讓人聞之發寒的刺骨般的陰冷.

"邪逸,難道你還繼續堅持要打開封印嗎?"萬獸門掌門獸天擎聲音低沉,眉宇間泄露出一股霸道的力量.

"獸天擎,你我都在王者級停留很久,難道你就不想得到里面的東西?成為一名皇者?"邪逸全身被黑袍遮住,看不到面容,但是聲音卻讓人聽的渾身發麻,不禁打起寒顫.

"雖然,我也想成為一名皇者,但是我們都知道,這里面的東西不能碰,難道你非要給源大陸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嗎?"

"你總是這麼畏手畏腳,怪不得至今還停留在王者級別,一旦我們得到里面的東西成為皇級的存在,難道還會懼怕里面那些孤魂野鬼?"邪逸周身不斷閃著幽綠的光芒,就連他身旁的手下,都不敢靠得太近.

"這里已經被封印了幾萬年,誰知道內部會發生什麼變化,這個封印可是當初十幾位皇者合力施展的,你怎麼就能夠確定,成為皇者之後就一定能夠抗衡里面的生物."獸天擎苦口婆心,他們兩個的實力不相上下,若真拼起命來,誰勝誰負還很難,而且對方執意轟擊封印,獸天擎根本防不勝防.

就像外面那個萬獸門的陣眼,突然受到襲擊,他根本就未來得及防禦,大陣就失去了效應,這才使對方找到哀嚎之骸的入口.其實萬獸門後山的封印大陣與這里的陣法是一套子母陣,只有將後山外面的大陣破壞,才能夠找到,並且打開這片哀嚎之骸的洞口,進入真正的封印之地,遠古戰場.

面對獸天擎連續一個月的勸,邪逸早就耐不住性子,若不是一直沒有打敗對方,他才懶得在這里浪費口舌.而空中的緊張對峙在樊天幾人出現的瞬間,發生了動蕩,原本的平衡,因為幾人的出現,漸漸出現了傾斜.

"蒼葉,你怎麼回來了?"獸天擎的聲音隆隆作響,眼中的雙瞳已經變成了獸瞳,顯然這是武魂融體後的一種表現,傳掌門的武魂具有白虎血脈,當然和白虎王地沒有關系,他的白虎血脈完全是自己進化出來的.

獸天擎所看向的蒼葉正是灰衣長老的名字,他與蒼岩乃是同一輩分的師兄弟,只不過他比蒼岩走的更遠,已經達到了半步王級,雖然今生都可能無望王級,但是在萬獸門中也是地位靠前的幾人了.

"回稟掌門,隱患已經解決,這幾個是其他古族派來資源的弟子."蒼葉微微稽首,他的回答讓萬獸門一幫長長的松了口氣,卻讓以邪逸為首的凶獸門眼中露出一絲忌憚,因為對方所的隱患,眾所周知就是剛剛離去的火螭,沒想到才這麼短的時間,就被對方干掉了,這怎麼能讓凶獸們不緊張,要知道,火螭在他們一群人中的實力那是公認的前幾名.

"你們把火螭殺了!"在凶獸門有些動亂的時候,最前方的黑袍人話了,聲音依舊如同冰獄一樣寒冷.然而回答他的卻是掌門獸天擎.

"怎麼邪逸,你的手下出去殺害我的弟子,難道我的弟子就不可以殺他了是麼."獸天擎作為一門之首,這一刻露出了不可侵犯的霸氣和威嚴.

"一個手下我還真不在乎,但是殺死我手下的人,似乎來至于古族啊!"陰冷的聲音還沒有落地,邪逸突然黑袍舞動,一股隱身的殺氣從對方體內爆發而出.

"怎麼,邪逸你打算拼命?"獸天擎眉頭一皺,經過一個多月的耗站,這還是對方首次將戰力提升到如此的境界.

"古族都已經插手,你覺得我再不動手還有時間嗎?"在邪逸動手的瞬間,整片空間掀起一股陰冷的狂風.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就是樊天?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