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代掌門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代掌門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代掌門



PS:漿糊了,腦袋!還是先欠一章吧,努力今天補上呵呵,網吧不好受回家了!謝謝兄弟們支持,還有那兄弟的打賞,拜謝了!各位!

九頭祖蛇,八惡一善,善主神智,惡主威能,但卻很少有人能夠不受惡的影響,而邪逸更是在少年時期就被八惡所侵,不得已被一名老者,斬去八頭,希望他能夠棄惡歸善,打開九域當中唯一的善門,但老者沒有想到,邪逸最終還是沒有逃出邪惡的枷鎖,走上了九頭祖蛇的邪惡之路.

隨著銀手消失,一位身穿素衣,枯瘦干黃的老者出現在大家面前,就是這樣一個風月殘燭,垂熙暮年的老者,輕易化掉了這位王者三段的攻擊,並且用身體當中的銀色光芒,包裹住了下落地面的萬獸門掌門獸天擎,並且驅除了毒氣.

"是你?你居然還沒有死?"枯瘦老者出現的瞬間,邪逸便停止了手中的動作,震驚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絲恐懼.

"沒錯,是我,沒想到你還能夠記住我的身影!"老者的聲音中充滿了滄桑,有氣無力,仿佛下一刻就要進入黃土.

"我怎麼可能忘記你,斬我八頭的仇恨,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忘記!"邪逸的目光中充滿了仇恨,尤其是那只後長出來的頭顱,更是想將老者抽筋扒皮.

"哎,沒想到你最終還是走向了這邪惡之路."枯瘦老者無奈地搖了搖頭,銀色手掌再次出現,伸向對方,一名王者,就這樣毫無反抗之力的,在對方的手掌中化為塵埃,一團團黑色的能量,成為這個空間的一部分.

面對如此景,無論是萬獸門的長老,還是邪逸手下的凶獸們,無不震驚的半天不出話來.一旁因為慘烈的戰斗而受傷的樊天,瞪大了雙目,更是完全忘記自己還在流血的身體.而就在大家震驚之時,萬獸門的長老中,終于有一位與老者看起來同樣風月殘燭的長老,站了出來,目光中充滿了激動,顫抖的身體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

"獸掌門,居然是你,你居然還活著!"這位風月殘燭老者的話讓眾人震驚不已,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因為這里除了他,沒有一個人,認識這名枯瘦的老者.

"呵呵,原來是垣啊,沒想到這群人中還有人認識我."枯瘦老者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舉手投足間讓人感覺不到任何毀天滅地的氣息.

"掌門,真的是你,大家都以為你在千年前就仙化了,沒想到至今還活著."就在眾人被眼前的景驚呆了的時候,身受重傷的獸天擎終于醒了過來,在看到老者的瞬間,身體突然僵住了.

"師尊?真的是你?"獸天擎目瞪口呆的模樣,終于讓大家明白,這位突然出現的老者,居然就是萬獸門的上一代掌門,獸燭.萬獸門的長老們,見到上一代掌門,各個喜極而泣,但是眾凶獸卻高興不起來,一個能夠隨手就殺死他們王者的人,更不是他們能夠抵抗的,面對這樣的老者,不難想象他們的後果.

然而枯瘦老者卻並未痛下殺手,反而慈祥的看著眾多凶獸,露出滿臉的辛酸.

"你們都走吧,只要以後不再傷害萬獸門的弟子,我將不會為難你們."眾長老對這位上代掌門的行為很不解,但卻不敢質疑,而凶獸們卻一個個如釋重負,紛紛逃離了出去.看到紛紛離去的凶獸,枯瘦老者不由得長長的歎了口氣.

"都是我一眼看著長大的,以後不要互相厮殺了!"眾人沒有料到,老者居然能夠出這樣的話語,要知道,凶獸和人類天生就是死敵啊,不過老者卻並沒有理睬他們的緒,而是率先帶頭離開了這里.

在眾人紛紛離開山洞之後,枯瘦老者大手一揮,整個破敗的山洞,居然就這樣消失在眾人面前.而那些圍攻萬獸門的低階凶獸,似乎得到了什麼命令,紛紛如潮水般地重新退回到後山密林當中,一場浩劫就這樣輕易地被老者化解.

然而,在那個神秘的哀嚎之骸空間,空氣中的黑色霧紗,突然一陣湧動,一張帶著滿臉的怨毒的鬼臉出現在虛空之上.

"該死的老者,眼看就要成功,居然出現一名准皇,破壞了所有的計劃."怨毒的黑色鬼臉不斷在空中盤旋,時刻露出陰狠的光芒,猙獰不堪,暴跳如雷,然而就在他准備離開這里,繼續尋找其他辦法的時候,洞口處一灘鮮血引起了他的注意...

萬獸門中央大殿

"師尊,難道你突破到了皇級?"獸天擎滿臉激動,下方的那些長老更是露出了期待的目光,要知道一個門派出了一個皇級魂師那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至少幾千年不倒.

"還沒有,這片天地,已經不允許皇者存在,所以我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名准皇而已."枯瘦老者聲音淡淡,端坐在大殿城中,仿佛是一名暮年的老人家.

"為什麼不允許皇者出現?"眾人滿臉疑惑,樊天更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因為他親眼看到准皇為突破到皇級,被一只骨爪抓去,然而老者回答卻讓他大失所望.

"這個具體什麼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們萬獸門有關這方面記載實在是太少了!"枯瘦老者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在不久之後,天地間可能會發生變化,出現一絲成為皇者的契機."老者的話再次燃起了大家的希望.聽到自己的師尊有機會成為皇者,獸天擎更是滿臉的喜慶.

而且老者的出現,讓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即將出世的九淵,如果師尊一同前往,那麼此次萬獸門的實力將不再弱,一位准皇,那可只有古老的家族才能夠拿出.

"不知師尊,對這次九淵出世,怎麼看?"獸天擎對自己的師尊非常尊敬.

"這次九淵出世,與眾不同,老一輩都不會出手,因為在它出世的那天,正是突破皇者契機降臨的時刻,所以一些古世家,大門派的強者都會選擇抓住這厮契機突破,而不會參與到九淵出世當中."老者頓了頓繼續道

"這也是這次萬獸門劫難,為什麼沒有一個強者出手,因為他們都在為突破皇者做准備,分神不得,而剩下的一些王者則是此次九淵爭奪的主力,他們已經前去出世的地點,等待降世."

"所以這次萬獸門有我坐鎮,你和古影兩人前去即可,其他的高級弟子和長老也可以去碰碰機緣,不定這次九淵出世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東西."老者的話讓眾人的心思不由得活躍了起來,因為有一位准皇極強的坐鎮,他們不用擔心任何強敵偷襲,所以門中的長老一個個皆露出喜色.

而剛剛猖狂逃竄的西婷,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第一個眼中閃出了星星,看向樊天的目光飽含寓意.

"我們這次是不是也要參加呀?"西婷露著虎牙,大眼睛忽閃忽閃,看到樊天一頭冷汗.

"去倒是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個家伙怎麼解決."順著樊天手指的方向,一身七彩衣的麟凡已經走了過來,臉上的傲然之色已經變成了醬紫,看到樊天和西婷親密的樣子,雙目中不斷冒火.

"現在凶獸已經離去,萬獸門的大劫已經渡過,沒有了其他憂患,所以我現在向你正式提出挑戰,輸的永遠離開西婷."麟凡白玉般的手指,指向樊天,吸引到了整個大殿所有人的眼球,蒼葉長老看的更是滿臉無奈,這件事從他出現便開始鬧,現在看來還沒有結束.而面對這位世家公子,樊天也是一臉的無奈.

"西婷已經了他不喜歡你,你覺得我們之間的戰斗還有意義嗎?"

"有沒有意義我不管,我只要知道,輸了的人永遠離開西婷,你敢不敢應戰."麟凡膛目結舌,弄得樊天不知所以,他與西婷只是朋友,這個賭戰,跟沒法接受.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樊天進退兩難的時候,殿堂上的老者突然一笑,走了下來.

"這個女子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鸞鳳聖域的人,他是白虎王地的人,你們兄弟倆則是麒麟聖域的人,兩兄弟沒必要因為此事大打出手,你們只要聽一下這個姑娘的意見,她選擇誰就行了."然而在他道樊天是麒麟聖域的人的時候,麟凡就已經皺起了門頭,礙于對方的實力,才沒有打斷對方的語,但是對方話音一落,還未等樊天解釋,對方便出相譏.

"他怎麼可能是麒麟聖域的人,我跟他可不是兄弟!"麟凡一臉傲然,絲毫沒有看得起樊天.倒是老者被他得眉頭一挑.

"你不是麒麟聖域的人?"枯瘦老者看向樊天,似乎還有些不相信.

"我確實不是,不知道師祖怎麼會認為我是麒麟聖域的人呢?"樊天一臉苦笑,這是從何談起,然而就在這一刻,老者看向樊天的雙眸突然閃出一片光芒,如同一片璀璨的宇宙,仿佛將樊天的整個身體都看穿了,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九頭祖蛇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千里沼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