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玄天罡風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玄天罡風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玄天罡風



原本遮天蔽日的玄天罡風,居然在他們准備要行動的時候,突然從天地間消失,仿佛這片天地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出奇的平靜,靜的幾人甚至有些頭皮發麻,看著那片再次恢複明亮天的天空,幾人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辦?這地方的天氣怎麼這麼詭異?"西婷看著萬里的晴空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樊天幾人同樣也陷入了沉思,誰又知道這鬼天氣,會不會再次刮起罡風.

"我們不能停在這里不動吧?"西婷的話讓大家眉頭一皺,確實總呆在這里也不是辦法.

"看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西婷的沒錯,我們不能總停在這里."樊天紫色的雙眸看向遠處,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動,這讓他不由得略為松了口氣,麟凡似乎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

"如果大家沒有意見,我們還是趕快啟程離開這個鬼地方吧,不定一會又會刮起罡風."月風也覺得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只能盡快離開這里,然而在幾人向平原前進不久後,那只本應該消失了的蠱峰王,居然再次出現,看向樊天幾人消失的方向,露出了一絲陰冷,沒想到這一切果然是這個家伙算計好的.

隨著幾人不斷向此次的目的地前進,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似乎有些單調,時隔很遠才會看到幾棵希稀散散的樹木,這和中原地區到處充斥這山林的景可有天差地別.四名高級魂師在空中飛行速度不可謂不快,但是隨著他們漸漸深入大平原,一股不舒服的感覺,也越加明顯.

"我怎麼總覺得,周圍空氣中的波動有些異樣?"月風對空間的波動是最敏感的一個,其他幾人也察覺到了一樣.

"我也有這種感覺,仿佛我們行進在一頭蟄伏的凶獸之上,而這只凶獸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樊天細細品味著周圍的空間,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

"不會是玄天罡風,又有出現吧?"西婷很不知趣地了一句,不過她這次似乎中了,話音剛過,周圍的源力就開始突然湧動了起來.

"我靠,你這個烏鴉嘴!"月風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這就是玄天罡風的前兆.

"你才是烏鴉嘴呢,我要有那麼神,現在就死你."西婷狠狠地瞪了月風一眼,這兩個家伙仿佛就是一對冤家.

"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一會罡風出現,想逃都難."樊天眉頭緊鎖

"向哪個方向?"麟凡七彩光不斷閃耀,卻始終找不到安全的方向.

"哪個方向都晚了,我們正處在風暴中心,沒有一個方向是安全的."在月風話間,玄天之上狂暴的氣息已經開始蔓延,一道道九天罡氣從天而降,將整片大地都籠罩在其中.

"准備防禦吧!"這次大家都沒有再什麼,現在已經很明顯,他們被算計了,而且還是被一只蠱峰算計了,面對這恐怖玄天罡風,他們已經無暇再想其他,因為這可是連王者都能夠脫層皮的存在.

轟隆隆

天空中落下一道道玄黃之氣,正是它攪動著大地,濃煙滾滾,玄黃之色彌漫,罡風凜冽刮得眾人無法站穩身形,一條條玄黃之氣猶如鋼刀,不斷要撕裂眾人的身軀,樊天萬獸軀甲已經祭出玄武龜甲護體,青龍鸞鳳環繞周身,若非如此,恐怕早就被這駭人的玄天罡風割裂身體.

月風這次沒有遁入虛空,因為現在的虛空,被玄天罡風攪動的紊亂不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永遠放逐虛空,他可不敢冒這個險.而是取出了一個丹珠持在手中,淡淡的青芒不斷從丹珠中飄出,圍繞在他的身旁,讓他整個身形不動如山..

麟凡再次取出聖角,鎮住了自己的身形,唯獨西婷匆忙逃出來沒有帶什麼家族法寶,苦苦的憑借著自己的獸魂支撐,在罡風當中不斷搖曳.

"我魔女,你們鸞鳳聖域連一件像樣的寶貝都沒有了嗎?"月風瞥了眼西婷以為這個家伙藏拙,還在不停得開她玩笑.

"你管姑奶奶,心自己別讓罡風給刮走了."西婷氣不打一處來,看著這個風涼話的家伙就想詛咒他.

不過,一起和西婷出生入死這麼久的樊天,卻察覺了對方的境況,西婷若是真有什麼寶貝,也不會在當初與半步王者大戰時,忍而不用,險些隕落.顯然西婷的攻擊力不弱,但是她的防禦卻在這里發揮不了任何作用,因為一旦她使用護罩,脫離地面更容易被罡風掛到空中.

"西婷,你撐住了"話間,樊天已經向西婷靠攏,玄武龜甲在這里顯示出了厚重的力量,穩健的步伐保證他不被刮向虛空.隨著時間的推移,玄天罡風變得越加猛烈,樊天和西婷兩人是這里實力最差的,一個沒有法寶,一個只有高級一段.

所以他們兩個無疑是最危險的,玄黃之氣不斷從破裂的虛空灑下,整個大平原都籠罩在飛沙走石當中,樊天和西婷已經開始搖曳,雖然兩人站到了一起,還是難以抵抗這罡風的猛烈,月風和麟凡兩人也不好受,但卻要比他們強得多.

"樊天,你的肩膀流血了."在猛烈的罡風之下,樊天的萬獸軀甲終于露出疲態,被玄黃之氣割裂了身體,鮮血不斷流出.

"沒事,你拉住我的手,不要被吹上天空,否者就是神王來了也救不了我們."樊天雙腳死死的種在土地中,面目因為痛苦而變得有些扭曲.

"你這樣會流血而亡的,我來幫你治療."西婷聲音中露出哭腔,右手便要舉起來,樊天再想阻止已經來不及,玄天罡風仿佛擁有生命,在這瞬間,猛然下落,將西婷卷了出去.

"西婷!"見到她飛向空中,幾人的嘴角同時一抽,但卻因為罡風的限制,很難出手,唯獨樊天的一只手還在拉著對方.

"抓住,不要松開!"樊天眉頭已經皺到了一塊,伸出的手臂,不斷被罡風劃出血痕,鮮血染了這片天地,西婷看的已經要哭出來,就有松開她的手臂,不過這一行為卻被樊天看了出來,先于她一步,雙腳離開了大地,古銅色的身影沖向空中,將她狠狠的抱在了懷中,在這一刻,萬獸軀甲變得更加明亮.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西婷眼含淚水的看向樊天.

"呵呵,當初你救了我,這次自然不能讓你一人隨風而去."樊天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兩人的身軀同時向九天之上的裂縫當飛去.

"你真傻."

"我傻是傻了點,但是你也別廢話了,趕緊用源力幫我治療,我可不想就這樣放棄生命."樊天嘴角一咧,一枚六品丹藥飛入口中,同時借助著西婷的源力,不斷恢複著體表的傷勢.西婷在懷中不斷幫樊天治愈,而樊天卻頂著萬獸軀甲逆天而上.

"虛空印"腳下的印法登峰造極,在樊天狂暴的威勢下,不斷變換著自己的方位,躲避九天之上降落的玄黃之氣,同時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斷向地面飛去,但是玄天罡風的威力實在太過威猛,無論樊天怎麼努力,身體始終在向九天飛去.

"完了,他們飛向裂縫了."地面上的月風肝膽俱裂,他沒有想到,這個魔女居然真的沒有防身法寶,此刻現在心中已經後悔不已,不過這一切都晚了,因為他們兩個的境況也不怎麼樣,要知道這可是王級魂師都要脫皮的罡風,他們憑借魂器能夠頂住已經很了不起了.

看著兩人越飛越高的身影,眾人沒有想到,這次九淵之旅,還沒有開始,便失去了兩人的性命,因為被玄天罡風刮入虛空裂痕的人,還沒有聽過,誰活著回來了.

隨著高度不斷增加,樊天已經感覺到九天之上的裂痕,不斷泯滅,重生.仿佛又回到了,當初在無盡東海的時刻,身體不斷被割裂,撕扯.盡管有丹藥和西婷的不斷治療,依舊不斷走向崩潰的邊緣.

"樊天,你要堅持住"西婷大眼睛滴答滴答的流眼淚,幾次想沖出去保護樊天,都被他按了回來.

"放心,我命大著呢,掛不了,比這更凶狠的風暴我都經曆過."只要他的身體不誇,樊天的意志永遠不可能凋零,因為他龐大的武道意志永遠不可能磨滅,琤j不滅的心,更是久經淬煉.望著那不斷接近的虛空裂痕,樊天的身體當中突然爆發出一種不滅的洪流.

這一刻,武魂立于頭頂,在玄黃罡風的撕裂下,再次發生了蛻變,磅礴的武道意志不斷在獸魂的周圍游蕩,毀天滅地的王者之位直沖裂痕,一個紫金色的光罩慢慢出現在它的周圍,將其包裹在其中,這一刻,他的獸魂居然發生了變化,一種未知的變化.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巫族血脈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九淵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