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王者隕落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王者隕落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王者隕落



PS:這兩天又是生病,又是人節,燈絲承認,更新時間不穩定,給兄弟們帶來不便,從明天開始一律下午四點到晚十點前更新完,之後每天穩定兩章,燈絲發現自己的節奏也就能碼出兩章保證質量的,周末有時間就會加精,這本書燈絲不為掙錢,只為寫出一個精品,所以甯缺毋濫,這兩天自己覺得寫得都不滿意,現在開始要穩定.

整個木世界在樹妖出現的瞬間沸騰了,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股不凡,紛紛放下手中的動作,向這里趕來,而那個被掃飛出去的王級魂師看著面前的古銅戰甲,更是露出了貪婪之色,高級魂器談們可以不動容,但是面對一個王級魂器,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淡然下去.

"樊天,他居然要只身單挑那只樹妖."西婷通過神識,在一旁的的隱秘之處,並沒有出來.

"嗯,他有些著急了,憑借著他一人的實力,是不可能打敗這只准皇級的樹妖的,雖然在外界,他們都是一方王者,但在這里,最多也就相當于一個半步王級的存在."樊天從神殿開啟的那一刻,便感覺到了這樣的變化,這里的大道法則受到了壓制,所以王者很難體現出他們的優勢.

"那我們要不要出手,王級魂器,我們麒麟聖域也才兩件而已."西婷話絕對不考慮別人的承受能力,聽著意思擁有兩件王級魂器,還嫌少了.

"你覺得我們兩個的實力能夠打過他嗎,他的實力受到壓制,我們同樣也沒有強到哪里去,雖然這麼多天沾染上了這里的雷電氣息,能夠躲避一些威壓,但我倆現在最多也就能表現出個二段的水准,比這些三段,和半步的差多了."樊天不由的掰了掰手,實力不濟他們也只能干瞪眼,但是這兩人也沒有放棄趁火打劫的想法,畢竟這里可不知對方一名王者,這麼大的聲勢,就是傻子也知道,寶物出世.

"你,我們鸞鳳聖域的人回不回來?"西婷突然眨巴著大眼睛,看向樊天.

"你覺得你家老爺子可能不來嗎?"樊天沒好氣的,這麼大的事,怎麼可能少了古族的參與.

"也對,其他古族都動了,我們也麼有閑著的道理,不如一會我跟他們商量一下,讓他們做掩護,我們搶奪,如何?"西婷眼睛一乍,又是一個鬼主意.

"你覺的他們會同意嗎?"樊天知道這個魔女想獨吞.

"呵呵,我覺得也不會"就在兩個人話先,那名王者已經同樹妖打了起來,一柄長劍從對方手中揮出,不但斬向樹妖,就連這一片空間,都被他割成了兩半,一道道裂痕不斷向四周擴散,將樹妖完全籠罩在當中.

吼吼

樹妖手中沒有任何武器,但若然的樹藤卻如同冰嬋的吐絲,無法被斬斷,藤條與長劍相撞,四周的樹木全部被泯滅,兩人交手之地變成了一片虛無,在樹妖巨大的力量當中,這名王者再次倒飛了出去,顯然在木世界當中,他的實力不敵對方.

樹欲靜而風不止,王者想停止戰斗,但樹妖去沒有絲毫放過他的意思,綠皮色的樹藤無的追向王者,一道道法則鏈條將其籠罩,想要粉碎他的身體,王者被控在其中,一身力量被壓制的無法使出,眼中充滿了不甘,不停的怒吼.

"我們要不要幫他?"西婷有些看不過去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兩個的實力上去也是送死."樊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些路是自己選的,幾時走錯了,也不要指望別人能夠出手援助.

"那我們就這麼看著他被殺死?"

"他不會被殺死的!"樊天的目光看向遠方,因為他已經感覺了幾股絲毫不弱的氣息,正在向這邊趕來.

"哎,一場大戰不可避免,我們還是離遠些."拉著西婷兩人遠遠了離開這里,即使不能夠捕到蟬,樊天也不想成為一只螳螂,成為別人的獵物.兩人隱匿著氣息,遠遠地望著,這一切.

轟隆隆

又是一名王者,出現在這里,不過他並沒有理會那個被困在藤中苦苦抵抗的王者,而是直接攻向了藤妖.突然出現的銀甲王者,手握銀色鐵鏈,氣勢恢宏逼人,銀色鐵鏈帶著鋒利的鏈錐轟向對手.

銀甲王者的氣息顯然要比被困的那位強大,銀色長鏈如同一條蛟龍,翻騰洶湧的紮向樹妖胸前,面對這名突然出現的銀甲王者,樹妖淬不及防,不過就在鎖鏈即將撞到古銅戰甲的時候,一陣刺眼的無量光從中發出,十分輕松的擋住了鎖鏈的攻擊.

"卑鄙的人類,居然偷襲本王."樹妖的主干之上突然一張人皮之臉,模糊不清的面目充滿了憤怒,狂暴的神識直接沖向整片區域,就連遠處的樊天和西婷都已經感覺到了對方的憤怒.

"哼,一只樹妖而已,如果現在乖乖將古銅戰甲交出來,本王還可以繞你一命,不然讓你一身修為灰飛煙滅."突然出現的這名銀甲男子不出的狂傲,雙目當中似乎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你們殺我族人,還要奪我族聖器,簡直豈有此理."樹妖身軀遮天蔽日,在憤怒中不斷的抖動,仿佛山洪海嘯一般,整片區域都受到了波及.

"一個樹妖殺就殺了,有什麼道理可講."雖然銀甲王者的語有些狂傲,但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源大陸,永遠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誰更強,強者永遠是對的,而弱者,只能屈服在強者的統治之下.

"你們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本王今天就將你們所有人都留在這里."對方蔑視的目光讓樹妖感覺到了屈辱,身為這里的王者,他終于忍受不住自己的怒火,古銅色戰甲在這一刻泄露出了王者的氣息,在樹妖的的震怒下,整片木世界的法則,都在向中心聚集,空氣中那股無處不在的威壓,隨著樹妖的舞動,變得越加濃郁.

"天啊,他居然超空了整個空間的木之法則."遠處的西婷和樊天同時皺眉,因為他們已經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再一次被壓制,已經降到了中級一段的的水准,而在場中的銀甲男子,同樣感覺到了周圍的變化,不過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因為樹妖的瘋狂攻擊已經降臨.

吼吼

古銅戰甲大方光芒,樹妖遮天蓋地的身軀,瘋狂湧動,人皮之臉猖狂大笑,無數的藤條從四面八方飛起,將銀甲男子籠罩其中,仿佛一個囚籠,要將對方困死在其中.面對如此瘋狂的攻擊,銀甲男子一時間被殺個措手不及,節節敗退.

"哈哈,就這點實力,也想滅殺我?簡直就是癡人夢,今天我就送你們這些卑鄙的人類上路."樹妖在古銅戰甲的幫助下,戰力不可一世,已經達到了王級魂師的水准,而對面的銀甲男子反而被對方限制了實力,跌落大了高級三段,連半步王級的實力都無法發出.

"你真以為這樣就能夠生我嗎,今天就讓你們這些卑微的生物見識一下,王者的真正實力."銀甲男子終于要施展自己的壓箱絕技,在這一刻,周圍的法則似乎對他失去了作用,一道道王者的氣息,從體內升騰而起.

"逆天鎖魂鏈"銀色鎖鏈在男子王者氣息的灌注下猶如一條被激活的蛟龍,漂浮,盤旋在他的身旁,銀色的錐尖更是散發這森冷的光芒,凝視著對面的古銅戰甲,仿佛遇到了自己的對手一般.隨著銀甲王者源力不斷湧動,鐵鏈終于舞動起來,七條蛟龍身影出現在他的背後,一道道密則不斷纏繞,刁鑽恐怖的爭先恐後沖向樹妖.

嗷嗷

七條蛟龍堪比萬馬齊奔,聲勢浩蕩,古銅色戰甲更是綻放光芒,想要攔住對方腳步,樹妖的藤條不斷與鎖鏈相撞,堪比精鐵般的碎末四處橫飛,若非樊天和西婷離得遠,現在早被這飛出的木屑打成了篩子.

"幸虧我們兩個離得遠,不然…"西婷沒有下去,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種戰斗確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參加的.就在兩人目不轉睛的觀看時,樹要不斷粉碎的藤條,終于再也抵擋不住對方的七條蛟龍,將自己暴露在銀甲男子面前.

"樹妖就是樹妖,永久都那麼沒有見識."銀甲男子撇了撇嘴,滿臉的不屑,銀色鎖鏈毫不猶豫穿想對方胸膛.然而,意料中的泯滅並沒有出現,樹妖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古銅戰甲大放光芒,居然毫不費力地攔住了洶湧強大逆天鎖魂鏈.這樣銀甲男子不屑的臉龐不由得一愣.

"你難道真以為,聖器的防禦那麼好破的嗎?"人皮之臉眼中露出了一絲陰險,就在銀甲男子意識到不妙的時候,一根藤條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摸到了他的身邊,悄無聲息的突然穿向他的胸膛.

鮮色的血也灑落在空間的地面之上,銀甲男子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胸前的樹藤,一個王者就這樣隕落.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級魂器出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古今第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