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三十章 黃雀  
   
第一百三十章 黃雀

第一百三十章 黃雀



PS:爽就來兩票,呵呵

古銅戰甲騰空飛出,五彩光芒不斷繚繞,在這瞬間,整片木世界的法則都像戰甲湧去,在一道道密文鏈條的注入下,戰甲當中,居然生出了閃耀五彩光芒的身影,凌駕在天地當中,掛著無盡的威嚴.

"這是?"眾王者臉色皆變,雖然他們並不清楚這道身影是什麼,但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卻讓這些強者聞之變色.

"難道這是傳中的戰甲凝身?"玄武老者這時候顯露出了他的博學,畢竟五千年的壽命不是白活的,他的閱曆和知識同樣是眾人當中最多的一個.

"赫赫,老頭到有些眼力,能夠死在補天戰甲的手上,你們應該值得驕傲了."樹干中的人皮之臉在這一刻居然脫離的龐大的妖樹軀干,詭異的飛了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融入了天空的古銅戰甲當中,原本虛無的面部,呈現出了樹妖的形態.

"你居然費了自己一身修為,本源注入戰甲."眾人變色,樹妖已經破釜沉舟了,沒想這個家伙居然舍棄了自己的身體,與戰甲短暫的融為一體,來獲得強大的戰力,原本有些虛無的五彩身影在人皮之臉的注入下,漸漸變得真實起來,一股真正皇者的氣息散發出來.

"你們這些人類,今天都做好死的覺悟吧."樹妖面目已經不能用猙獰來形容了,空中的他徹底的瘋狂,簡直就失去了理智.眾王者沒有想到,這次九淵之旅會發生這種意外,遇到了幾千年沒有見過的瘋子,在這一刻,剩下的十三名王者已經有些後悔,遠處的樊天和西婷也同時皺起了眉頭.

"樊天怎麼辦?父親這樣下去會有危險的."西婷眼中含淚,王者的接連隕落,讓她一向對父親的信任,這一刻全部變成了擔憂.

"這樣下去不只是你的父親會有危險,就連我們倆也會有危險."樊天隱蔽在樹木當中攥著拳頭,他可不相信對方沒有發現他們兩個,這里簡直就是樹妖的天地,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當中,之所以沒有理睬他們,完全是因為,與這些王者相比,他們的實力太弱.

轟隆隆

天空中的身披古銅戰甲的樹妖,已經開始綻放出五彩光芒,舉手投足間充滿了毀滅的氣息,一道道空間裂痕因為它的氣息而撕裂,巨大的輪盤漸漸從空中浮現,在樹妖的控制下,五彩光芒不斷向眾王者壓去.

"不好,這是傳中的補天之輪,具有皇者的威嚴,只有真正的皇級魂師才能夠施展,沒想到它通過整個木世界的法則和補天戰甲的增幅,居然短暫的達到了皇者的領域."這一刻任何人已經不能再淡然,各大古族和門派紛紛變了顏色,十三人周身能量不斷湧動.

"我們必須合為一股,不然今天所有人都會死在這里."赤冥子神色凝重,周身源力如同一個炙熱的太陽不斷放出刺眼的光芒.

"廢話,還用你嗎?問題是怎麼合為一股,難道把源力都傳給你?"玄武老者一臉晦氣,每個人都知道聯手,但問題是他們十三人所修煉的源力盡不相同,怎能合鳴.

"玄武老王八,我現在沒有時間與你吵架,既然提出來自然我會有解決的辦法."看著天空中不斷下落的磨盤,眾人都感覺到了恐怖的氣息,誰都知道,沒有時間可以耽擱,赤冥子更是直接出了方法.

"我這有一陣法,可以集眾人之力,發出雷霆一擊,但結果會有很大的反噬,如果各位願意,我現在就將,陣法的附錄傳給你們."

"這都什麼時候了,再反噬也比死了強,趕緊給我們"另一個門派的王者,已經禁受不住,眼中盡是焦急,因為上方的磨盤旋轉的波動,已經觸及到了他們的衣襟.

"既然大家同意,那我就作為陣眼,其他十二人按照附錄記載,鎖定自己方位,我們一起運轉這伏天陣."十二名王者不會是一方諸侯,皆是天縱之才,短短瞬間便領悟了其中的奧妙,站到了自己的方向,一股股源力按照特殊的軌跡,向中間不斷彙集.

隨著伏天大陣的運轉,十二名王者的力量飛速的向陣眼當中聚集,形色迥然的源力在這一刻彙聚到了一起,居然形成了黑白陰陽.兩條陰陽互相旋轉,纏綿,慢慢的升了起來.隨著源力不斷增加,陰陽之力也變得更加濃郁,與天空中壓下的補天磨盤遙相對峙.

"大家不要保留了,在這樣下去就快招架不住了."赤冥子身為陣眼,倍感壓力,眾人也發現,這伏天大陣雖有威力,但卻還不足以對抗補天磨盤,而天空中的五彩身影看著下方苦苦地獄的眾王者更是露出了譏笑之色.

"哈哈,就憑你們這個垃圾陣法,也想擋住我的補天磨盤,不如還是讓我早點送你們上路吧."樹妖的猖狂笑聲,終于讓所有的王者明白,今天他們面臨的是一場血戰,太久沒有經曆過生死戰斗,已經讓他們忘記了那種感覺,在這一刻,他們再次找回到那個打遍天下的年輕時代.

吼吼

失去兄長的青龍族王者第一個瘋狂了,源力不要命的輸出,他的嘴角居然因為超負荷而流血,青色的能量如同蛟龍一樣源源不斷的撲向伏天大陣,頭頂的陰陽之力因為他的瘋狂而多了一分精光.

青龍的變化,激起了大家,也喚醒了大家,一名接著一名,十二名王者全部瘋狂了,源力不要命的輸出,伏天大陣已經變成了一個血霧大陣,從他們身體當中流出的血並沒有滴到地上,而是變成了淡淡的血霧,彌漫在整個大陣當中,幾大古族的血脈混在了一起,天空中的陰陽之力猶如得到了強大的生命化成了巨大的陰陽圖,凌駕虛空.

陰陽圖與補天磨盤發生了驚天的碰撞,整個木空間都在不斷的顫抖,黑色裂紋接二連三的出現,十三名王者王者的血氣終于擋住了補天磨盤,樹妖面目更加猙獰,卻不在猖狂,因為它的補天磨盤在陰陽圖的撞擊下,已經產生了裂痕,不斷後退.

"你們這些人類,居然讓我的補天磨盤發生了裂痕."樹妖眼中露出嗜血,在這一刻,它居然瞄上了自己的樹妖之軀,龐大的樹干肢體在人皮之臉的注視下突然發生爆炸,青綠碎屑狂飛,一團團本源騰空,湧入磨盤當中,那些破裂的地方居然再次愈合.

"不好,它居然連自己修煉千年的身軀都毀了."赤冥子心中一顫,對方居然已經瘋狂到這個地步,身軀一旦毀滅,就不只是修為毀于一旦的問題,而是元神是否能夠保得住,在源大陸一旦身軀被毀,那麼體魄就會喪失,剩下的三魂將會受到天地的排斥,不能長存.

"它是想與我們同歸于盡啊!"十三名王者滿頭的黑線,誰也沒有想到,會碰到個不要命的主,居然完全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抱著與敵人同歸于盡的想法.

"哈哈,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是不是以為我要與你們同歸于盡,那真是讓你們大失所望了,我的七魄本源早已與盔甲融合,即使樹妖之軀毀滅,依舊能夠存活與天地,而你們,今天卻全部要死在這里."眾人沒有想到,看似瘋狂的樹妖,居然留有後手,原來他們所有的動作都在這位樹妖的算計當中.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青龍族的王者雙目血,身上精血幾乎流失大半,但是仍舊在瘋狂的催動著源力,似乎兄長的死,已經讓他對樹妖恨之入骨.

"對,我們不能放棄,即使最後拼掉本源,也不能夠留下這個禍害."赤冥子也終于露出了狠意,一團本源從體內飛出,融入到空中的陰陽圖中,其他王者見此也都恨恨的咬了咬牙,他們知道再不拼,就沒有機會了.

隨著一團團本源融入,陰陽圖再次重振雄風,與補天磨盤狠狠的咬在了一起,誰也不服誰,雙方全部拼命,但卻誰也奈何不了誰,最終只能在空中僵持著,比拼到底誰的本源雄厚.

十三王者各個臉色蒼白,空中樹妖同樣接近油盡燈枯,就在這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遠處的樊天終于有了動作.

"西婷,該我們上場了,掩住容貌,別被對方發現了"聲音剛落,古銅色的身影身披黑袍,沖了出去,如同鬼魅般的來到樹妖背後.

"你的戰甲,歸我了!"黑袍下面,樊天嘴角微翹.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古今第一石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