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極丹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極丹

第一百三十一章 皇極丹



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黑袍身影,讓下方的眾王者為之一驚,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附近居然還有其他人的存在,若是在外面的世界,別幾公里,就是方圓百公里內,只要他們願意,都逃不過他們的耳朵.

面對樹妖,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樊天的左手泛出紫金色光芒,密密麻麻的鱗片遍布整個手臂,一股隱而不現的毀滅氣息,直接穿向對方的人皮之臉,因為這里才是它真正的要害.

"喋喋,家伙,你以為我沒有注意到你嗎."人皮之臉眼中沒有流露出任何意外,反而充斥著譏諷與不屑.

"是麼?"黑袍下的樊天微微撇嘴,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發現感到驚訝,已經變成了獸爪的左手繼續插向對方,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

"都告訴你早已經被我發現,居然還不收手,真是愚昧,你以為我會不防備一手嗎."樹妖看著翻天的目光,如同面對一個愚不可及的人,在紫金色手抓即將碰到對方的一刻,一枚暗黑色的芒,突然由對方的面目飛出,射向樊天眉心.

"真是無知!"在黑芒飛出的瞬間,樹妖便已經不看樊天了,因為在它的心中,這個無知之徒下一刻就應該被丁錐鎮死.

"我覺得更應該你是一個自大之徒."面對這突然飛出的黑芒,樊天絲毫沒有驚慌,一副淡然自若的樣子,反而是他手中無聲息,出現了一枚紫色的圓珠,隨著源力的注入下漸漸泛出了淡淡的紫芒.

"這是?湮雷珠,!你怎麼會有這東西?"樹妖終于變色,就算面對之前的十三位王者,也沒有讓他表現出如此驚慌的表.

"哦,原來你認識這個東西啊,那就慢慢享受吧."聲音剛落,被黑袍包裹著的樊天如同一道閃電,迅速遠遁,而空中的樹妖卻因為操控著補天磨盤身形頓滯,慢了半拍,正是這半拍的時間,那個看似無害的湮雷珠突然爆裂開來,一條條黑色的電弧瞬間將方圓十米之內的一切泯滅,如同一團紫色的電云,但十米以外的空間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啊,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在樊天如此近距離的算計下,樹妖沒有來得及脫離湮雷珠的爆炸范圍,身穿古銅戰甲的他,瞬間便被這充滿雷電的毀滅之力包裹在其中,在那里,整片空間都化為虛無,虛空法則全部破裂,居然震穿了整個世界.

古銅戰甲不斷泛出五彩光芒,紫色雷弧在其表面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若非戰甲當中含有天下第一石,早就被這剛正的雷電之力劈成碎片,雖然戰甲因為有五彩之光的保護沒有受到致命破壞,但是其中的樹妖卻已經承受不住這毀滅性的攻擊,而且還是在他油盡燈枯的時候.

"湮雷珠的滋味怎麼樣?"黑袍下的樊天看著古銅戰甲中逐漸泯滅的的人皮之臉,隨時准備搶奪,一旦對方的力量被湮雷珠泯滅,他將毫不猶豫出手搶奪補天戰甲.

"很好,這群王者敗在了我的腳下,卻被你算計,不過這樣就想殺了我,也太便宜你們了."在湮雷珠中的人皮之臉這一刻變得出奇平靜,看著樊天的目光猶如死神一樣冰冷.

"不好!"樊天雙眸一緊,他感覺到對方這次似乎真的准備拼命,然而還未等他來得及做任何動作,人皮之臉居然主動飛出了古銅戰甲,那道完全由木世界法則凝聚的身軀,在這一刻突然濃縮到了一起,化成一點.

"他這是要毀滅整個世界."下方依舊苦苦抵禦補天磨盤的幾位王者終于喘了口氣,因為在對方飛出戰甲的同時,補天磨盤也消失在了空氣當中,不過這口氣似乎並沒有喘息多久,整片空間就發生了裂動,一個個繁雜的法則開始破裂,木世界中所有能量在這瞬間變的狂暴,他們如同一群汪洋之舟,在驚濤駭浪中搖曳不定.

"樊天,怎麼辦?"西婷通過神識,有些焦急.

"搶奪他的戰甲,不然憑借我們兩個的實力,根本無法在這樣狂暴的能量當中生存下來."他們可不是那些王者,沒有了世界之力的壓制,能夠恢複到自己本來的實力,他們兩個即使恢複到巔峰,也不過才是高級三段的水准.

"我攔住他們."西婷擋在了對方的前面,因為這時已經有一些王者,將目光轉移到空中那件無人的戰甲之上.若是平時,西婷絕對連阻擋對方半刻的實力都沒有,但是面對這些已經油盡燈枯,本源耗損的王者來,高級三段的西婷還是能夠阻擋他們片刻.

"你干什麼?趕快滾開,王級魂器不是你們能夠享受得起的."一名王者已經沖了上來,身上一片血,顯然剛剛的戰斗已經讓他大受損傷,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西婷能夠阻止對方片刻,但卻不能止住他的腳步.

"還需要多久?"西婷一邊苦苦抵禦,一邊通過神識詢問.

"補天戰甲的器靈並不強大,再有片刻就可以將神識烙印其中,簡單進行驅使"樊天手上不斷演化著複雜的符文,隨著一滴鮮血落到戰甲當中,五彩之光再次綻放,主動飛向了樊天的身上,其他王者見到這些全部雙目噴火,他們拼死拼活最終卻為別人做嫁衣,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子,如果你認為自己可以逃過幾大家族和門派的追殺,完全可以離開這里."對方的沒錯,樊天這次幾乎得罪了多半個大陸的勢力,不過現在他已經完全顧不了這些,不斷紊亂的空間能量隨時都有可能破碎,他必須首先保證西婷和自己的安全.

"西婷,不要理他了快過來,這里快要泯滅,我們迅速離開."穿上古銅戰甲,樊天頓時感到一股輕盈之力,黑袍下的身影瞬間來到西婷面前,將其包裹在其中,而就在這時,整個空間終于承受不住,發生了徹底的毀滅.

轟隆隆

一股股紊亂的能量流,不斷沖刷著整個空間的生物,十三名王者雖然恢複了實力,仍舊被這破亂的空間之力,弄得手無足措,一時間無法顧及到樊天二人,天空中的裂痕越來越多,大地也變得龜裂起伏,仿佛一場世界末日,這個世界都在消亡.

"怎麼了?"正在一層努力尋找冰妖的一些高級魂師,也已經該覺到了天空之上的波動,大地同樣震動,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天際間居然破裂開來,打開了一條條裂縫,而裂縫的另一端則是他們夢寐以求希望能夠到達的二層世界.

"天啊,那是二層,居然破碎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個高級魂師目瞪口呆,不過這些人中確有反應敏捷者,在這瞬間向空中越去,通過裂縫穿向了二層.

"有人飛進了二層,那里的寶藏一定比這里好得多,快去,不能落後."有了第一道身影,第二道,第三道,眾人狀若瘋狂的沖向了那里,然而在他們沖入到二層的瞬間,全部呆掉了,因為這里已經變成了一片黑暗的虛無,除了塵土飛揚,殘骸斷壁,唯一讓人興奮的就只剩下那寫同樣破碎的裂痕,沒錯這些正是通向三層的裂痕.

"你把補天戰甲方向,我們可以既往不咎,饒你一命."十三名王者同時跟在樊天的身後,一個個面色蒼白,但卻不能掩蓋他們的王者之氣.不過樊天卻並沒有理睬他們,不是他不肯教,而是他清楚地明白,即使交出去了,這些人一樣不會放過他,一個高級魂師出現在這里,難道不值得懷疑嗎?

"怎麼辦?繼續被他們追下去,我們遲早會被抓到的."西婷被樊天護著,到處逃竄,若非有補天戰甲保護,他們兩個早就被後面時不時飛來的攻擊打穿.

"只能冒險一搏了."樊天原本准備得到戰甲之後便向一層沖去,現在的景看來顯然不可能能,一旦出了大殿,會有更多的人追殺他們,所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沖到上面的三層當中,希望能夠有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物攔住這些王者的步伐.

呼呼

耳邊場景不斷變換,通過之間的裂縫,樊天來到的三層,雖然他在四層曆練的許久,也得到了其中威力強大的湮雷珠,但這三層卻始終沒有踏足過,天空一片蔚藍,大地中偶爾有些裂縫,那是二層泯滅的痕跡,不過這些裂縫正在不斷減,顯然九淵神殿當中具有很強的修複能力,相信那個木世界在千年後又會重現世間.

"這里怎麼感覺不到任何屬性?難道不是九淵當中的一方世界?"西婷皺著鼻子露出了疑惑.

"這里當然是九淵中的一方世界,而且還是最堅硬的一個,金界."紫金色雙眸透過地表的瞬間邊看清了這里的本質,密密麻麻的金之密則同樣對進入的眾人產生了壓力,但身穿補天戰甲的樊天,卻只受到了微微的限制,因為所有的金之法則在這塊天下第一石面前,都是兒戲.

"他的速度怎麼沒有降下來?"進入瞬間,後方的王者就發現,他們的戰力再次被束縛,前方兩人的速度卻沒有明顯的下降.

"一定是補天戰甲的原因,這里是金的世界,補天石有很大的抵抗能力."後面的眾多王者不由的微微皺頭,看著樊天越來越遠的身影,終于有人狠下心來,准備再次用些本源絕招,然而就在這時,眾人突然感覺到了空氣中傳來一絲皇者的波動,順著方向,一枚古樸無華的元丹正漂浮在一個祭壇之上,那絲皇者的波動正是從中傳出.

"皇極丹!"

"怪不得傳九淵神殿擁有突破皇級的契機,原來這個契機所指的就是皇極丹."看著那枚飄浮在祭壇當中的丹藥,眾人已經忘記了追殺樊天,紛紛眼.




上篇:第一百三十章 黃雀     下篇: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地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