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四十章 母親  
   
第一百四十章 母親

第一百四十章 母親



麒麟族長語出驚人,樊天沒有想到,這背後居然隱藏著這樣一個不為人之的故事,而他們這些現如今所謂的人類,更是妖獸,受到詛咒之後的結果,樊天不明白這位人類強者為何要這麼做,但是他卻覺得這其中必有原因,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尋母居然獲得了一個令整個大陸都為之震驚的結果,這萬年斷層之謎,終于解開了她神秘的面紗.

"族舅,人類強者的女兒難道被老祖給殺了?他居然遷怒整個大陸?"對于這個滿臉帶著慈愛的中年人,樊天生不起任何惡意,相反他覺得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似乎當初還站在母親一邊,不然也不會友好到與他觸膝相談這麼多.

"我們老祖自然不會狂到殺另一個帝皇的女兒,但是卻也沒有瞧得起人類,他認為我們妖獸的血脈才是最強的,所以就禁止自己的族人與人類通婚,但是冥冥當中似乎要懲罰這個大陸,老祖手下最疼愛的一個兒子,也是族中獨一無二的墨麒麟,偏偏愛上了這位人族公主."聽到這里,不用對方,樊天也已經明白,又是一件為了血脈純正而干預子女的千古遺病.

"這麼最後兩個皇者動手,完全是因為他們兩個人的關系了?"翻天幾乎已經猜個八九不離十.

"你的沒錯,最後人族帝皇主動找上了我們的老祖,最後兩人一不合,終于大打出手,不過最終還是我們的老祖更強一線,將人族的帝皇擊落,就當我們的老主義為問題已經解決的時候,沒想到對方居然以生命為代價,釋放了最強大的詛咒,那一日,天降血雨,狂風肆虐,整個源大陸的妖獸,在那一刻全部痛苦的變成了人類的外表,老祖雖然全力抵抗詛咒,但是因為自己也是強弓之弩,最終為我們妖獸族增的了一絲契機,但卻已經無能為力徹底解除封印,從那刻起,便陷入了沉睡當中."麒麟族長目光中似乎看到了當時的動亂,身體變異,勢力洗牌,整個源大陸在很長一段時間都陷入在血腥當中.

"這麼,當初人類強者本來是准備將我們體內的血脈全部封印,而因為老祖的出手才得到了這個武魂覺醒的契機!"直到此刻,樊天終于明白,覺醒武魂時候,在氣海穴當中的那些血絲組成的封字是什麼了,原來是這位人族強者以生命烙下的詛咒封印.

"沒錯,這也是為什麼曆史在萬年前斷層,因為老祖在沉睡之前抹去了整個源大陸的記憶,只有那些同我們一樣的古老家族才能夠留下記載,其余的整個源大陸關于萬年前的記載被化成了飛灰,也是從那一刻起,所有古族都決定隱世,不在出去.

一連串的駭人信息,不由得讓樊天和西婷一同吸了口涼氣,他沒有想到源大陸在萬年前還發生了這樣的一幕,僅僅因為兩家的原因,弄得整個大陸都受到了牽連,從這種就不難看出,這個所謂的帝皇,到底會強大到什麼程度,他的詛咒居然能夠影響到整個大陸.

到這里,樊天已經明白了整件事的緣由,但是他依舊不明白,為何這些人會讓自己的母親離開自己?難道他們在覺醒武魂之前,便已經知道自己是黑麒麟武魂了?

"族舅,我還是不明白,這一切跟母親被帶走有什麼關系?難道他們真的預先便知道我的武魂了嗎?"樊天不解,就算預先知道,也不能夠肯定他的獸魂就是墨麒麟啊,畢竟就是他自己,都是在最近進化之後才清楚了自己現階段的武魂的.

"對于你的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當初你的母親同樣違逆上一代族長,也就是我們父親的意願,嫁給了你的父親,而你父親的獸魂卻是暗黑蛇,帶著非常純正的黑暗氣息,如果讓麒麟家族的血脈沾染到暗黑能量,他們的後代,很有可能就是墨麒麟,這也是為什麼,當你的父親離去的的時候,族中只接了你們的目前回來,其實他們的主要目的是想讓你這個很可能是墨麒麟的種子自生自滅!"樊天明白了,這些人之所以判定自己有可能是墨麒麟,完全是因為父親的原因,當初將母親帶走而留下他們二人自生自滅也不是真正的目的,其實他們本來的目的是想殺掉樊天兄妹二人,最終還是顧忌著什麼,沒有動手,只是將母親強行帶回去了而已.

"看來我沒有死,應該算作是麒麟族的賞賜了?"樊天眼中已經變的顏色,任誰知道自己差點被殺死都不會怎麼平靜,更何況還是自己的親人.看到樊天此時的表,這位族長不由得再次歎了口氣.

"就知道你會這個樣子,不過這件事,確實是我們的錯,都怪父親大人,當年受到墨麒麟的影響太大,你可能不知道,上一代族長其實是墨麒麟的哥哥,當初親眼見到自己的父親重傷沉睡,弟弟被鎮壓在北極之下,心中受到了太大的打擊."

"怪不得,他這麼不想讓墨麒麟再現,可能在他的心目中,墨麒麟已經變成了不祥的代表!"西婷也聽明白了事的原委,看著樊天的目光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了同,想象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便沒了父母,他們的生活會過的多麼艱苦.

"族舅,其他的事,我暫時不想追求,能先讓我見一下自己的母親嗎?"樊天覺得他為人子,一切還要看母親的態度,畢竟這里是生她養她的地方.

"當然可以,自己麟夢被強行帶回來之後,他每日想念最多的就是你們兄妹倆,時常抱著你們的影響晶石入眠,又一次晶石丟了,她像發瘋了一樣,到處尋找!"樊天已經看出來,這位族舅絕對站在自己母親一邊,語間總會無意間透露出對母親的心痛.

隨著中年男子的步伐不斷前進,樊天的內心開始變得有些激動,三年多沒有見到自己的母親了,自己從當初一個不經人事的孩,長到了今天獨當一面的高級魂師,想想目前見到自己一定會非常高興.

麒麟聖域當中的一片僻靜之地,這里平時很少有人問津,而翻天的母親就獨自一人居住在這里,看著那個獨樹一幟的木屋,樊天的眼角有些微微發酸,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居然還居住這樣的地方,他不相信麒麟聖域沒有這個能量讓她住上華麗的房子,之所以這樣,一定是自己母親所要求的.

"哎,這是他對我們提出的要求,必須要給他一間這樣的房子,他這樣就會有一種還和你們居住在一起的感覺."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萬年前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暫的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