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暫的安逸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暫的安逸

第一百四十一章 短暫的安逸



PS:新的一場血雨又將開始了!

三年未見,三年的思念,對于一個母親來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這一切在見到樊天之後終于得到了釋放,族長和西婷並沒有去打擾他們,選擇了默默離開,整片樹林中只剩了母子兩人,完全沉浸在相見的溫當中.

"樊天,怎麼就你一個人來,靈兒呢?"母親擦拭著眼淚,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妹妹,臉上露出了擔憂,似乎很害怕聽到噩耗.

"呵呵,母親放心,靈兒沒事,來之前我已經去看過她了,她現在正在西晉的天空之城中修煉呢,短時間內可能出不來!"樊天沒有瞞著母親,因為母親本就不是什麼普通的女人,出生在麒麟世家的女子,怎麼可能簡單.

"哦?天空之城?你的妹妹怎麼會被天空之城帶走呢?"母親聽到妹妹沒事,頓時松了口氣,不過聽到靈兒被天空之城的人帶走了,還是覺得有些不解.

"來慚愧,我在覺醒武魂的時候,妹妹在外面等我,但是卻一直沒見出來,最後就被天空之城的一位好心的姑娘帶走了…"樊天撓了撓頭,開始向母親講述幾年來的經曆,其中的波瀾驚破,都被樊天一筆帶過,他不想讓母親過于擔心,即使如此,母親依仍舊樊天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天兒,這些年真是辛苦捏!"

"呵呵,沒事,不經曆風雨,怎麼能夠成長,你看我現在已經是一個高級魂師的強者了."樊天還擺了擺自己的肌肉.

"呵呵,不過你妹妹的事確實不需要擔心,她在天空之城比任何一個地方都安全."母親的目光看著虛空,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

"為什麼?難道天空之城的城主真的很正直!我跟她有短暫的接觸倒是覺得這人不錯,有一種不出的感覺,好想讓人很親近."樊天回憶當初,那個神秘的城主總給自己一種特殊的感覺.

"傻孩子,你當然會覺得親近了,因為她是你父親和我的一位大姐姐,當初在年輕闖蕩的時候,她一直都很照顧我們,白了,她其實是你的姑姑,你對你能不親近嗎."母親笑著點了點樊天的額頭.

"啊?他是你們的結拜大姐?我的姑姑?"樊天突然醒悟,他終于明白,為什麼對方不將別人,偏偏將自己的妹妹放在金蛋上方,沉睡.

"我她怎麼會這麼好心,將妹妹放在金蛋那樣存在的上面呢."原來這一切並不是完全因為妹妹的天賦,更是因為父母之間的誼,她將妹妹完全看做成了自己的孩子.不過母親在聽到對方將靈兒與金蛋放在一起時,首次覺得有些出乎意料.

"什麼?你他將你的妹妹與金蛋放在了一起?"

"是啊,我親眼所見,怎麼母親,難道會有什麼問題麼?"那個金蛋確實有些異常.

"沒有想到她居然犧牲這麼大,你可能不知道,要想將靈兒放在金丹之上,必須要付出足夠的條件,不然那個具有靈性的金蛋是很難答應的,而她身上能夠讓金丹瞧得上的東西,就只有那株三萬年的蓮王了."母親突然歎了口氣,似乎覺得自己欠這個姐姐的東西越來越多了.

"母親,那個金蛋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我怎麼覺得它特別恐怖呢?我高級魂師的實力,在他面前,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想想當初因為窺視對方而受到的那次攻擊,樊天便覺得不寒而栗.

"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沒人知道,也許你的姑姑知道,但是她從來沒有跟我們起過,只是告訴我們如果這個東西真的出世的話,那將是一種災難!"母親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又是災難,血妖大陸即將回歸,這也是源大陸的一場災難吧,哎這里真的變得不太平了,可是我只想和母親好好的呆子一起."樊天趴在母親的懷中,如同一個孩子,不肯起來.

"呵呵,樹欲靜而風不止,你還有更重要額事要去做,怎麼能夠只呆在母親的身邊呢."

"我才不要,我覺得能夠帶在母親的身邊就是最重要的事."母親摸著樊天的頭發.

"傻孩子,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的父親在什麼地方嗎?"聽到父親兩字,樊天幸福的目光中,突然在次變得鋒利.

"母親,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父親應該是在北極了吧!"母親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樊天.

"你怎麼知道?"

"我曾經在異大陸遇到的那個准皇,在他晉升成為皇者的那一刻,我便感覺到了那股與當初一模一樣的氣息,正是從北方而來."母親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的沒錯,你的父親當初為了是否晉級成為皇者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能禁得住誘惑,踏出了那一步,也就是你見到骨爪的那一刻."

"這麼,父親真的已經是一名皇者了?"雖然早就料到,但是樊天還覺得有些驚訝,畢竟皇者的強大,那是不容質疑的.

"是啊,你也許感覺到了,體內其實除了墨麒麟外,還有另一種血脈的氣息吧."樊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本來你只會是擁有墨麒麟的血脈,你父親的暗黑蛇血脈並沒有麒麟強大,所以幾乎被吞噬,但是就在你父親成功晉級為皇者的那一刻,他的暗黑蛇進化成了黑暗閩龍,同時也激活了你體內的暗黑蛇,使得它再次進化,擁有了黑暗閩龍的氣息."

"怪不得我總感覺到體內有另一種氣息,原來這是父親的血脈,黑暗閩龍!"樊天終于知道自己體內那股不弱于麒麟的血脈了,原來它居然是傳中的黑暗閩龍,黑暗終極力量的代表之一.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你的前路將變得更加艱辛,兩股血脈在九淵神殿當中,其實就已經開始反噬,但是卻被神殿當中的麒麟氣息所鎮壓,最終麒麟顯化,但是當你到達王級的一天,任何東西再也無法鎮壓住它們的反噬,你所能做的唯一辦法,就是將兩股血脈重新融合,締造出一個新的獸魂."樊天知道,母親擔憂的目光中,所指的是他最好的道路,也是他唯一的道路.

"如果你的父親在就好了,憑借著他現在皇級的實力,一定會幫你渡過難關的."母親臉上再次露出惆悵.

"呵呵,沒關系,我才高級一段,距離王者還早呢,也許一輩子都不用擔心呢."樊天嬉皮笑料絲毫不為自己擔憂.

"是啊,只要我兒不突破王級,根本不會有危險,若是以前,娘親必然不會讓你突破王級,但是現在卻不行,因為血妖大陸即將降臨,沒有實力,連生存都是問題,所以你當前的第一要事,不但要提升自己的實力,還要盡可能的救出你的父親."母親提到這里,揚中突然迸射出了一股堅定的光芒.

"父親?難道你知道如何才能夠救了父親?"樊天有些不敢相信,一個皇者都無法突破的束縛,他一個高級魂師能夠有什麼辦法.

"當然,以你的實力,根本無法戰勝北極之眼當中的詛咒之力,那可是當初一名帝皇所下,就是皇者都無分毫的的抵抗能力,更別你.但是我們卻可以從另一個方向,讓封印自己動破裂."

"自動破裂?"

"沒錯,就是找到那位人族帝皇的女兒,人族聖女,只有他能在這個無帝皇的世界,打開他父親的封印."母親的聲音讓樊天的內心如同波濤,久久不能平靜.

"都過去一萬年了,難道這個聖女還活著?"樊天有些不敢相信.

"當然,他們這些強者,都有自己封印的法門,別一萬年,就是十萬年,他們都可以醒過來!"母親的話讓樊天突然間醒悟,為什麼那些消失了很久的遠古種族,還有那寂寞之淵的人,躺在棺木當中,仍然具有生命力,原來他們使用一種特殊的法門將自己封印了而已.

大路朝天,各種一邊,樊天沒有急于去尋找聖女的足跡,因為他想多花些時間陪陪自己的母親,麒麟族中的仇怨雖然並未化解,但他也不想繼續追究下去,因為這是母親的意思.而在這段休息的時間里,西婷無疑是最忙的一個,成天忙著和母親學習洗衣做飯,琴棋書畫,搞得母親不聽的和樊天,你要是能夠討到這樣一個老婆,母親就更高興了.

但是幸福的日子,總有過到頭的時候,一個月之後,又一則消息傳來,讓樊天不得不提前動身.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 母親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 葬仙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