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獸魂大陸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火族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火族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火族



('

PS:謝謝大家,諒解燈絲,現在對那機器有恐懼了,碰都得瑟,呵呵估計的緩一段時間才行了!今天恢複更新,狀態好就把昨天的補回來!

火族,在風族之後出現在源大陸的又一個遠古種族,全身赤,火焰沸騰,隨著實力的不斷增強,他們周身所燃起的火焰會隨之增強,傳中的皇極之火可焚天滅地,而眼前這名男子,顯然已經將火焰修煉到了高級的赤之火,不斷燃燒的火焰,讓周圍空氣都變得略微炙熱.[搜索最新更新盡在.Z

"放開我們的族人,可以饒你一命!"對方絲毫沒有將身穿黑色斗篷的樊天放在眼里,不過這也怨不得別人,人類在遠古時期就是一群弱勢群體,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群外表酷似人類的人,其實是並非人類,而是遠古時期便稱霸一方的妖獸所化.

"給我一個放開他的理由!"樊天的聲音有些嘶啞,他不希望別人認出他的身份,這樣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火族的族人,就是最好的理由,如果你現在放過他,我還會考慮給你留個全尸!"對方的聲音還未落,紫金色鱗爪突然發力,手中的那名火族男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失去了生命.

"那我現在告訴你,我並不想接受你的建議."樊天的動作,讓對方始料未及,本就火的雙眸在這一刻更是噴出了火焰,看著樊天的目光已經變得有些陰冷,一絲絲殺氣從對方赤的身體當中溢出.

"你這是在找死!"

"錯,我這是在送你去死!"毀滅氣息在話間已經向對方撲去,面對這種人,樊天從來不會手軟,毀滅之拳從天而降,風云變色,源力湧動,面對只有高級一段的火族男子,樊天絲毫不需要使出自己的全力,然而在感受到樊天毀滅之拳的瞬間,對方突然變了顏色.

"你居然會毀滅之拳,你是毀滅一族的人?你們不是被打到另一個空間了嗎,怎麼還能夠回來?"對方誤以為樊天不是人族,面對鋪天蓋地的毀滅秘文,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你覺得死人還有必要知道這些嗎?"空中的黑色巨拳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驚訝而停下,反而更加凶狠的落下,火族男子見到樊天沒有收手,反而更加凶狠,心中頓時一沉,整個身體猶如一團赤色火焰,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和灼人的力量.

"毀滅族的強者有話好,這里的封鎖只針對于人類,毀滅族的完全可以進入!"男子一邊苦苦抵抗,一邊解釋,不過在聽到對方的解釋之後,樊天下手反而更重了些,因為他覺得,雖然自己的本質是妖獸,但目前來看,沒有解除詛咒的他,更應該算作是人類的一員.

"你的廢話太多了!有時間下地獄去吧!"樊天身體周圍彌漫著殺氣,來到這里,他就沒有准備再做一個慈善的人,阻擋自己解救父親的人,都將成為塵土,從這一刻起,他決定,殺—無赦!

毀滅之拳猶如重重浪濤,不斷砸在對面的男子的赤火焰之上,能量湧動,火花噴湧,雖然同為高級一段,但是男子的戰力,顯然沒有樊天變態,在第三拳落下之後,對方的身體已經發生了龜裂的,但是卻沒有像人類那樣流出鮮血,而是灑落一地金黃色的液體,仿如岩漿一樣,落在地面會將土地都燃成焦炭.

"你真的要置我于死地?"火族男子面目猙獰,看著樊天的目光充滿了怨毒.

"是你想要置我于死地,你沒有想過一報還一報麼!"對于這種欺軟怕硬,目中無人之徒,樊天並不想放過,因為如果今日是他不敵對方,這個火族男子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一起死吧,炎火之心!"男子知道樊天不會停手,想要與他玉石俱焚,隨著猙獰的怒吼聲,一顆赤色的心髒從他的身體當中飛出,澎湃而又炙熱的能量像四防擴散,樊天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第四拳直接打出,毀滅之王的左腳直接踏向對方胸前的炎火之心.

"哈哈,晚了,跟我一起死吧,炎火之心給我爆!"赤色的心髒在對方的命令下,突然變得極其不穩定,短瞬間紊亂的氣息便攀升到了極其恐怖的地步,威力絲毫不弱于半步王級,樊天聞之立刻色變,補天戰甲毫不猶豫的出現在他的身上,同時將西婷包裹在其中.

轟隆

這一瞬間,炎火之心與火族男子一起泯滅,所爆發出的能量居然還超過了剛剛的半步王級,已經達到了准王級的地步,若非樊天有補天戰甲相護,如此近距離的爆炸一定會造成不的傷害,炎火之心的能量猶如潮水,來得猛烈,退卻的也迅速,不過空氣中那股火族的味道,卻在不斷地蔓延.

"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炎火之心爆炸的能量波動,很快就會引起許多火族人得注意."樊天可不想讓自己陷入包圍從中.幾個閃爍,他和西婷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這片樹林當中,而就在他們剛剛離去不久,一個具有半步王級的火族強者便趕到了這里.

"是誰殺了我的孫子!"突然出現的老者,怒火朝天,幾乎整片葬仙谷都聽到了他的怒吼.能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幾乎沒有無名之輩,即使實力不濟,也會有一些強大的長輩,相照應,像樊天這樣單槍匹馬沖來的人可不多.

怒火聲雖然不斷在山谷當中回蕩,但是在這個眾多勢力插足的地方,想找出真凶那比登天還難,因為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有很可能是殺手,只要涉及到利益,沒人不可殺.

嗡嗡嗡

兩個人隱秘身形,如同兩道影子在樹林當中穿梭,他們的目的自然就是將這些皇者的葬身地探查個遍,希望能夠從中找到一些聖女消失的蹤跡.

"樊天,我們先去什麼地方?"西婷通過神識,兩人十分心,若是被發現,果子肯定不好吃.

"最近的東皇之墓,母親來時交代,這個東皇是成名非常久遠,是十幾萬年前的一位古皇,他也是最先來到這個地方的,想必知道的東西最多,聖女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這個人的古墓."來之前母親已經將這里的分布完完全玩的講給了他,而所謂的東皇之墓,正坐落在整片山谷的東北側,也是最偏僻的第一,對于他們來,卻是最有價值的一個.

"我們就這麼去,不會被別的勢力發現嗎?"雖然西婷心大,但也沒有自大到可以挑戰遠古之族的份上.

"我們心些,這個古皇的年代比較久遠,禁制也被破的差不多,里面基本沒有什麼寶物,所以前去的勢力不會很多."樊天所估計的非常正確,這些遠古之族此刻正聚集在最近兩萬年才坐化的一位古皇,因為在這位古皇坐化的時候,很多遠古家族已經開始沉歲,對他們來,這個股古皇幕當中的東西才值得爭搶.

嗖嗖

兩個人潛匿身形,很快便來到了東皇幕邊緣,破敗的墓碑前仍舊彰顯著皇者的威嚴,但是守靈大陣卻早已經千瘡百孔,墓前希希冷冷,和樊天料想的一樣,隨意就可出現的地方,果然已經幾乎無人問津.

"我們心點,不要被人偷襲了!"樊天絲毫不敢大意,即使這里再破敗,那也是皇者坐化的地方.大陣之內寂靜潦草,空間並沒有他們想象的大,只有方圓不過幾百米,一樹一木屋,經過了十幾萬年的風化,木屋依然在,樹木仍旺盛,可以想象這位皇者的手段到底有多麼逆天.

"這個木屋布滿了道痕和法則,不然經過十幾萬年,早就化成了灰飛."樊天內心當中無比佩服這位古皇.

"是呀,就連這棵樹都是道痕與法則的結晶演化,不然世間怎麼會有如此長存的古木!"西婷睜著大眼睛,四處張望,但除了這木屋和樹,整個皇墓中再無其他東西.

"果然和母親的一樣,這里除了這些不可挪動的東西,再無其他,我們還是進木屋當中看一看吧!"看著那個近在眼前,布滿道文的木屋,樊天信步走了進去,這個屋內依舊空空如野,這里是古皇作畫的地方,卻不見古皇的尸體,四周一片平滑,沒有任何聖女留下的足跡,樊天有些失望,准備離去,然而就在他轉身的時候,體內的武魂突然發生了悸動,再樊天不解的目光,紫金雙眸自顧自的亮了起來.

瞬間映入眼簾的景,險些讓他頭皮炸開……

更多到,地址




上篇:只碼了這些,實在碼不下去了     下篇:第一百十四章 古皇遺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