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十七章 練劍,就是為了殺人!  
   
第十七章 練劍,就是為了殺人!

第十七章 練劍,就是為了殺人!



"你練了兩個半時辰,沒有動過."孟超然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這位二弟子,思索著道:"你似乎不止在練劍?"

"師父明鑒."楚陽笑了笑,對這位師傅,不管是前世今生,他一直很尊敬.

孟超然一直淡泊,但卻無人敢欺;看似出世,什麼都不在乎都不在意,但世間萬事,卻沒有一件能瞞過他;他的心中,自有一杆秤!

稱量天下!

這樣的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不世人才!

但他心中也有他要守護的,那就是他的宗門!天外樓!

所以他才會在天外樓危機的時候死戰不退!但卻又在腥風血雨之中,保全了自己的弟子.

或者師父還有別的遺憾,但楚陽不知道.只知道師父經常一個人深夜里靜靜地矗立風中,似乎在懷念,似乎在感歎,也似乎在想念著什麼……

"你在練心,練意,也在練出劍速度,還在控制劍出鞘的音量!"孟超然負著手,淡淡地道:"這些,是誰教給你的?"

"沒有誰教給我,弟子只是覺得,出劍要用心!每一劍,都要用心,才能練出效果."楚陽道:"弟子以前只是為了練劍而練劍,落後了太多……"

"唔,不錯."孟超然淡淡的點頭,然後手一揚.楚陽只覺手中一重,一看已經多了一個水壺.

"你練劍之後,收了劍心劍意,散去心中劍氣,然後再與我了幾句話.今天的境界已經穩固,可以喝水了."孟超然微笑著道.

超量的運動之後,不能接著喝水.若是在練劍停止的那一刻就這麼喝水的話,那麼鍛煉一早晨的努力成果,將化作烏有.而且會對身體有損.

但現在經過這段時間的緩沖,已經沒問題了.

陽揚起水壺,的喝了幾口水,就接著放下了水壺.他雖然渴到了極點,但現在同樣不能多喝水.

這個道理,人人懂得,但能夠真正有這個自制力的,卻不多.

孟超然一直在看著他的臉,到現在,才慢慢的松了口氣,露出微笑,道:"以心練劍,才能練成劍心.劍心成,才能有劍膽,劍膽出,始能縱.橫天下.在你們這一代弟子之中,都知道這個道理,但自己真正這麼做的,卻不多.如今,你勉強悟到了這一層,不錯.不過,還需繼續努力."

他頓了頓,道:"怎麼練劍,我不管你.但你控制長劍出鞘的音量做什麼?"

楚陽嘿嘿一笑,道:"師傅,整個九重天大陸所有劍手也好,刀客也罷.總之,那些需要鞘的兵器,鞘,都是鐵的.或者有些富有的人,劍鞘會是金的,銀的,或者,是玄金的,甚至更加貴重的也有.但無論如何,終歸都是金屬.金屬牢固,不易磨損,可以長久使用.而且在萬不得已時也可以當做攻擊利器.這都是優點,但兵器出鞘,與鞘摩擦,聲音清亮."

"不錯."孟超然點點頭.

"但聲音清亮,就給了敵人防備的時間.弟子認為,這便是金屬劍鞘的缺點!"楚陽侃侃而談的道:"師父,練劍為何?就是為了殺人!若要單純健身,用不著兵器,既然要殺人,為何要給敵人防備的時間?一劍奪命,豈不干脆?"

"我練無聲劍,就是為了攻其不備!"楚陽微微一笑,道:"江湖無路,男兒當殺人,濺血三千里,殺人無形中!我始終認為,殺人于無形,才是最高境界."

"殺人于無形?就像你陷害石千山一樣麼?"孟超然歪了歪頭,眼神猛然犀利起來.

楚陽一怔,想不到孟超然對這件事也是看在眼中,而且看破了自己的布置.

"不得不,陷害石千山,是我覺得最爽的事."楚陽坦然一笑,並沒有否認.隨即低沉道:"若是他不色令智昏,利欲熏心,便不會被我陷害!"

孟超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卻立即略過了這個話題,負手轉身前行,口中淡淡地道:"你剛才,學劍乃是為了殺人……未免偏頗.須知,在這世上,有很多的可愛,也有很多的牽掛,學劍,不一定為了殺人,也為了守護."

"用自己的劍,守護自己在乎的.人,或者事."孟超然喟然道:"人命關天,能不殺,便不殺.縱然是再狠辣的凶徒,殺一人,也讓自己的心傷一分.無論所殺之人是否十惡不赦,但那畢竟也是父精母血,也是別人的兒子丈夫兄弟父親……"

"師父也了守護,弟子贊同.但,當別人來傷害我們守護的東西的時候,為了讓我們的親人不要傷心流淚……"楚陽跟隨孟超然的腳步緩緩前行,口中卻是堅決道:"那就只好讓敵人的父母傷心流淚.這個人,還是非殺不可的!"

孟超然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我饒人,人不饒我!"楚陽道:"人間路,便是如此.危機和敵人,還是盡快解決得好."

"你殺孽太重!"孟超然:"這樣很不好."

他悲憫的搖頭:"須知冤冤相報何時了?"

"那便斬草除根!那樣即刻就了."楚陽直道:"師父,你心太軟了.不像江湖人."

"你練劍無聲,等同于偷襲.這與江湖武道規矩有悖.恐怕,會引起非議.這對你的前途影響,並不好."

楚陽呵呵一笑,道:"規矩是規矩,我是我.我為何要遵循哪些規矩?弟子做事,想來只有一個規矩.那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就是最大的規矩!沒了命,就算是在遵守規矩,那也是扯淡之極的事!"

他頓了頓,譏誚的笑道:"更何況現在江湖上,還有多少人遵循那些規矩?那些所謂的規矩,反而已經成為了老實人致死之因!"

孟超然沉默.

師徒二人誰也服不了誰,但兩人心中都感到一股新奇之意.楚陽的前世,對師父只有尊敬,從未爭辯過什麼.現在兩人一前一後邊邊行,雖然的是殺人這等大煞風景的事,卻覺得心頭溫暖起來.

孟超然也是如此.

楚陽的話他不贊同,卻也不能否認是有道理.他不再,是因為,就算是自己的徒弟,他也從未勉強過任何一人.各人有各人的路,如何走法,讓他們自己選擇.

"師傅,有一件事,弟子遲遲想不通."楚陽斟酌著道.

"你的是……石千山?"孟超然灑然一笑:"我一直縱容石千山虛假意的欺騙你們,任由石千山在此之前獨占師門資源,卻不聞不問,是不是?"

陽揚眉,抬目.

這件事,是他心中的疑惑.孟超然既然明白,為何從來不阻止?石千山是徒弟,難道自己兩人就不是徒弟?

楚陽不是不滿,而是知道孟超然這麼做必有其原因.他現在問,便是問明白,因為下一步,就是殺了石千山.但萬一要是破壞了孟超然的計劃呢?

【持續求票,求收藏,求點擊!孜孜不倦的沖榜!】




上篇:第十六章 梅花香自苦寒來     下篇:第十八章 身世之謎!